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大唐第一驸马

更新时间:2021-02-22 21:52:11

大唐第一驸马 连载中

大唐第一驸马

来源:落初 作者:嘲墨 分类:历史 主角:赵子轩李世民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嘲墨的原创小说《大唐第一驸马》,主角赵子轩李世民,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人人都知道唐朝两件难事:一是陪太子读书,二是做公主驸马。因为在风气开放的大唐,做驸马可是一件需要勇气以及超级航母般宽阔胸怀的事情。  别的驸马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凭什么赵子轩却当得有滋有味?  别的驸马只能娶一个,寻花问柳都得偷偷摸摸,凭什么赵子轩却能三妻四妾,还个个金枝玉叶?  别的驸马史书中只能一笔带过,赵子轩却能大书特书?什么大唐文学家、政治家、军事家……  当驸马能当到这个份上,赵子轩也算千古第一驸马了。你问他有什么秘诀?赵子轩汗了一下,没办法,谁让咱是穿越来的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赵子轩当上驸马的消息第一时间就让管家赵诚传进了赵府,赵府上下又喜又悲,喜的是成了皇亲国戚,赵家得以保全;悲的是赵子轩成了驸马,此生只能寄人篱下卑躬屈膝。

不多时赵子轩就回来了,家里已摆好宴席为他祝贺。饭桌上赵子轩向父母讲述了上午的事情,他前世本来就能说会道,一番话说下来直让所有人惊叫连连,赵氏夫妇更是欣喜异常,虽然奇怪为何自己的儿子怎么突然开窍了,居然能力压众人拔得头筹,但他们并没有往深里想,毕竟谁不希望自己的儿子优秀呢?

赵家的家丁丫鬟都趴在门外偷听,听到那些诗词对联文章时各个倾佩不已,能做上赵府的下人,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你得会读书识字才行。自然也能听出当中的精彩绝伦,尤其是那片文章,直听得他们热血沸腾,如闻仙乐。

赵子轩将杯中的剑南烧Chun一饮而尽,这个剑南烧Chun和后世的“剑南Chun”虽说是同宗同源,但跟后世动辄四五十度的白酒不同,度数很低。记得小时候看到李白“斗酒诗百篇”“一饮三百杯”时佩服不已,后来才知道他们喝的哪是酒啊,根本就是酒精饮料嘛。

唐朝两大名酒,古诗有云:“乌程之若下,剑南之烧Chun。”其中剑南烧Chun更是以宫廷御酒而闻名天下。

虽然前世二锅头他都能喝两瓶,但是这副身板明显对酒不太过敏,才半瓶下肚赵子轩居然就有了醉的感觉!靠,还以为自己穿越了也能搏个千杯不醉的美名,没想到这个身板压根儿就不能喝,看来以后得多练练了。

迷醉间赵诚跌跌撞撞跑了进来:“老爷,夫人,少爷,不好啦,皇宫来抓人啦。”赵谦大吃一惊,这么快就开始拿自己开刀了?

很快就见一群宫中禁卫如狼似虎地闯了进来,手中横刀寒光四溢,最前头是皇上身边的内饰总管高昌。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赵谦整好发冠衣饰,站起身来主动向他们走去,边走边道:“什么都不用说了,我跟你走,咦?”

高昌理都没理他,直接从他身旁穿过,手指赵子轩喝道:“赵子轩,你欺瞒圣上,罪该万死,来啊,给我拿下。”身后禁卫恶狠狠扑了上去。

赵谦急了,赶紧上前道:“高公公,有罪的是我,跟我儿子没关系啊,求您……”

高昌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尖声道:“赵大人,皇上要抓的是赵子轩,你牵涉魏征一案也跑不了,自个儿到大理寺报道去吧。”说完直接转身走人,禁卫扣着赵子轩快步跟上。

“老爷,怎么会这样?”赵母早就傻了,还以为赵家已经脱险,却没想到眨眼间就变了天,不但丈夫没了跑,连自己的儿子都交代进去了,这该如何是好。

赵谦再无法保持自己的风度,直接往地上一坐,仰天痛哭道:“老天爷,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赵家,我赵谦做错了什么,惩罚我还不够,连我儿子都要受罪?”

……

赵子轩被两个彪形大汉扣着双臂,只觉酸痛难当,忍不住道:“两位英雄,我不会跑的,你们放开我,我自己走行不?”

可惜赵子轩的话却没带来他想象中的效果,两人一声不吭,手里的劲倒是越发大了起来。

靠,两块木头,赵子轩翻了翻白眼,又对前头的高昌道:“高公公,您老菩萨心肠,能不能让他们把我放开,我的胳膊都快折了。”

高昌想了想,皇上虽然震怒,但是对赵子轩的才学还是十分赏识的,说不得会网开一面,自己何不给他个人情?

他点点头,朝两个禁卫道:“把赵公子放开。”

赵子轩得到解放,手甩了两下舒缓舒缓胳膊,跑上前接着问道:“高公公,能不能给小民透露一下,皇上为什么要抓我?”

高昌似笑非笑道:“你做了什么你不知道?赵子轩,你行啊,为了你爹居然跑去当驸马,真不知该说你孝顺好呢还是该说你找死好。”

赵子轩心里一顿,这么快李世民就查出来了,真他妈不愧是大唐最大的特务头子。都说伴君如伴虎,君子一怒,伏尸百万,流血漂橹,自己该如何平息这头老虎的愤怒呢?

按理说李世民接见赵子轩应该在太极殿才对,但是却让高昌把他带到了寝宫两仪殿,这也是高昌对赵子轩如此和颜悦色的原因之一。皇宫里的太监最需要察言观色,必须思量好主子们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包涵的意思,既然皇上在两仪殿接见赵子轩,说明他对赵子轩还是有些宽容的,只要赵子轩激灵点,说不定什么事都没有。

进去的时候李世民居然也在吃饭,还吃得挺香的,高昌愈发肯定了心中想法。

“怎么,看到朕居然还不下跪?”李世民一瞥赵子轩,见他居然还器宇轩昂地站着,心里的火扑腾一声就涌了上来。

赵子轩赶紧跪了下来:“罪人赵子轩,叩见皇上,皇上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李世民心中一乐,这小子真会说话,上道!不对,我该臭骂他一顿才对,他把手中的九龙杯狠狠一放,站了起来,恶狠狠道:“赵贤侄,赵子轩!朕说你才华横溢怎么会抢着当驸马呢,一查才知道原来是为了你的好父亲,你可真孝顺啊,哼!”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玄武门事件留下的阴影,李世民最见不得自己的儿子不忠不孝,想要一家老小能活命,赵子轩只能从这方面着手,打感情牌了:“启禀皇上,小侄怎会不知皇上明察秋毫,凡事又岂能骗得了您的龙眼?只是家严身体不好,又重视名节,身为儿子岂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父亲身败名裂,入狱受苦?所以才斗胆冒犯天颜,望皇上恕罪。”

李世民居然有些嫉妒起赵谦来,什么时候自己的儿子也能少点花花心思,多关心关心自己啊。他心中一软,沉沉坐了下来,叹声道:“你这又何苦呢?明明没有你的事,非要牵扯进来。”

赵子轩仰起头,直视李世民的眼睛,一字一顿道:“但有一丝希望可以救得自己的亲人,就算刀剑加身,身首异处,那对我来说,也是值得的。”

李世民摇头道:“你明知魏征犯了谋反重罪,任何人和他有牵连都脱身不得,你父赵谦也不能例外……”

“皇上。”赵子轩站起身来,吓得一旁的高昌大吃一惊,这小子不要命了?只听赵子轩昂扬道:“我爹跟魏征绝无瓜葛,相反,父亲大人还曾跟我说过,魏征乃沽名钓誉,虚伪无耻之徒,他羞于与此人为伍。”

“什么?”李世民怀疑自己的耳朵,难道自己听错了?他好奇道:“魏征他怎么沽名钓誉,怎么虚伪无耻了?”

“我皇尧舜禹汤,灭暴隋,驱突厥,文治武功千古罕世,保我大唐子民安居乐业,实乃千古一帝。再看看您手下的臣子,文有房谋杜断,武有药师茂公,他魏征算哪根葱,除了耍嘴皮子什么都不会,就知道整天说您这个不好,那个不对,连皇上封禅纳妃都要管,我皇乃圣明之君,要他来多嘴多舌吗,这不是沽名钓誉是什么?”

李世民前面听得挺高兴,后面越听越不舒服,你这小子怎么说话呢?魏征有你说得那么不堪吗?虽然他说话是直接了点,经常让朕下不来台,但是说的都很在理啊。再说了,朕用他就是用的他那张嘴,不然要他干嘛?

“其次,魏征虚伪无耻,身为左光禄大夫,又和太子勾结到一起,明明家财丰厚,可是你看看他,偏要住在破屋里,还摆出家徒四壁的样子,就连死了都不对自己好一点,棺木都舍不得买贵的,这不是丢我大唐高官的脸吗?”

李世民脸一沉,魏征的家自己去过,家无正寝,寒酸破落,就连大屋还是自己帮他建的。死的时候就买了一副薄木棺材,这可是千古难寻的好臣子啊,要是人人都像他那样,大唐必定能千秋万载,百世传承啊。

“还有,魏征身为二品大官,太子的老师,可说是权势滔天,在朝堂上横着走都行。可是你看看他怎么对儿子的,他儿子魏叔玉仅仅是一个小小的秘书省著作佐郎,连我爹都不如,多少年了都没升过一回,皇上你给评评理,这天底下有这么当父亲的吗?”

是啊,魏征在世的时候推荐了不知多少人,可从来没推荐过自己的儿子。他的那个儿子朕见过,知书达理,一表人才,将来肯定是治国之能人,可他为了避嫌,却……唉,魏爱卿啊魏爱卿,你怎么这么傻?

“综上所述,魏征就是个沽名钓誉之徒,我赵家怎会和他为伍?整天就知道耍嘴皮子,殊不知祸从口出,这次把自己给耍进去了吧?太子之所以谋反,全怪他一人,若不是他当日推荐杜正伦和侯君集,太子能谋反吗?皇上能不爽吗?”赵子轩越说越得意,越说越起劲,正打算一口气说下去呢,

“放屁!”李世民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指着赵子轩的鼻子骂道:“魏爱卿一生清清白白,清如水,明如镜,是我大唐臣子的榜样,朕的好臣子,岂容你这黄口小儿在此污蔑?太子谋反他虽有过错,但是当时朕也同意了,怎么能怪他,额——”

赵子轩赶紧袍子一提,跪了下来,长声道:“皇上英明!”

李世民脸上阴晴不定。他是个念旧情的人,也是个护短的人。之前恨魏征,是恨他辜负了自己的期望,也未尝没有为太子谋反找个借口的想法。可是刚才听赵子轩一激,他又想起了魏征的好,忍不住为他开脱了起来。这个赵子轩啊,给自己出了一个难题,若是自己一意孤行,自己就成了昏君,可若是给魏征翻案,那岂不是承认自己之前都做错了?

赵子轩跪在地上,只觉膝盖生疼,见李世民不说话,忍不住膝盖动了动,眼睛偷偷瞄了过去。见李世民扫了过来,赶紧低眉顺眼做忏悔状。

半晌,李世民突然大笑了起来,边笑边走到赵子轩跟前,把他拉了起来:“好你个赵子轩,连朕都被你饶了进去。魏爱卿一心为公,忠心耿耿,又岂会和侯君集等人同流合污?是朕错了,明天朕就赦免他,并下罪己诏。来,陪朕喝一杯。”他心里有了决断,只觉畅快了很多,这些天的疲惫和烦躁居然一扫而空,看着赵子轩自然又舒服了起来。

赵子轩心中一喜,不容易啊,还好自己是穿到了贞观时代,面前的是李世民,要是穿到了康乾时代,满门抄斩都是轻的了,说不定得夷三族呢。

还是唐朝好混啊,赵子轩乐滋滋地想到,正想答应李世民,突然想到自己的父亲还在大理寺呢,不禁为难道:“皇上,小民的父亲还在大理寺受苦,我又岂能喝得下去?”

李世民手一甩,“好办,高昌,你亲自去大理寺,接赵谦出来,记得礼貌点。”

高昌喏了一声,出门的时候咂舌不已,这赵子轩真是了不得啊,三言两语就能扭转乾坤,那舌头利索得都能绣花了,幸好咱家刚才还算客气……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