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残明霸业

更新时间:2021-02-22 21:19:55

残明霸业 连载中

残明霸业

来源:落初 作者:天漄行知 分类:历史 主角:吴勇方静雅 人气:

《残明霸业》为天漄行知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他是敌人谈虎色变的人屠皇帝,他专杀敌人和恶人。她是百官口中的妖后,天地灵气,万千宠爱都集于她一人。来到残明是偶然,携手争霸是必然。明月清风下,他杀人,她跳舞。山河崩葅中,天道难伸,残血未冷。十步杀一人,慷慨在秦宫。泠泠不肯弹,翩跹影惊鸿。奈何江山生倥偬,死生知己两峥嵘。宝刀歌哭弹指梦,云雨纵横覆手空。凭栏无语言,低昂漫三弄:问英雄,谁是英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些铁蹄冲击着谢复荣麾下士兵们的盾牌,明军抵着盾牌的臂骨在艰难承受着碎裂的撞击。

但是他们没有低头,仍是直面那疾风骤雨。

谢复荣的人马给了刘承胤很大杀伤,却因为撤退不及很快又陷入被动之中,终于被逐个分割围堵在一块块狭小区域内了。

谢复荣带领着十名亲卫各处救火,见一名清军正待用马刀将对面受伤的一个明军劈成两半,清军那发亮的眼眸里似乎已经看到了血液迸溅形成的花朵。

他爱极了这种花朵以及花朵散发出的味道,只是他接下来闻到的味道不是面前明军,而是他自己的。

马刀还未及触碰到对方,他的马背陡然塌陷了下来,马腿骨被谢复荣一锤扫断,那清军一个扑空,堕入马下,谢复荣踩住了他挣扎欲翻转的后背。

继而便是一柄金瓜锤在他眼瞳中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近,直至将他的整个生命包裹其中。

踏过那清兵的残肢,谢复荣一个健步向身后一名骑兵迎头撞去。

肘臂击向了那战马的前胸,侧身肘击的过程还顺便躲过了清军刺来的长枪,放下肘臂,便放了那匹战马过了去。

战马蓦的胸口一声脆响,再也看不清身侧那个刚刚一肘击中它,让它血液都不再流的人是谁。

战马心口好疼,心脏骤停,身子惯性的抛向前方,连同马背上的骑士也张牙舞爪的飞了出去,随即便被等待他脸着地的明军给七手八脚扎成了蜂窝煤。

而谢复荣手中的金瓜锤这时却已经砸向了第三个骑兵,第三名骑兵即将劈到他面门的环首刀也在空中戛然而止。

从自己肋下乘风袭来的金瓜锤便已将他毫不留情的击飞出几十步远,只是他的飞行方向,刚好跟第二个骑兵的方向相反而已。

须臾间三名骑兵相继毙命,其余的骑兵都惊悚地掠起马蹄,转而勒起缰绳拨马往后撤,可是这种乱战当中哪儿可能说后撤就后撤呀?

全都人堆挤着人堆呢。

这时,这股明军中战斗力最强的那二百多锦衣卫也伺机扑了上来,他们不但是要杀人,还要抢马。

刘承胤那些陷在阵中的骑兵迅速被他们拉下马背,或是被砍翻在地,还有的和锦衣卫脸红脖子粗的扭抱摔打在了一起。

谢复荣也不依不饶的追出数十几步远,又将转身逃跑不及的三匹战马的马匹股砸成了烂西瓜,把马鞍上的三个骑兵的脑袋拍成了烂泥,一个个全都肝脑涂地的,像是被砸烂的西红柿,红的白的全都冒了出来。

他正欲去解围近处的一队士兵,身后传来了愤怒的马蹄声和兵器破风的怒吼。

‘不好’,谢复荣一声惊呼便是个就地翻滚,避开了马蹄的践踏和一根凶狠的铁棍。

“谢参将,你很能打是吗?我刘铁棍今天便会一会你。”

谢复荣回身与刘承胤对视,两人原来还是同僚,广西又与湖广毗邻,自然都听说过对方的官职和名字。

刘承胤见刘承胤头上没带帽子,束起的头发扎着猪嘴方巾,是个汉儒的发型,身上的雕毛大氅里面,竟隐约露出来了大清朝的补子朝服。

不洋不土,不文不武的,来战场了还尼玛穿着朝服,有木有显得很突兀?

有些让人不知道到底是他的强大限制了人们的想象,还是他的装逼已经到了不知死活的地步。

谢复荣扯起一边嘴角,蔑视地看着眼着的刘承胤,轻笑一声说:“刘铁棍儿,你丫怎么不先去剃了头再来呀?你的主子见到你这幅德行,没准儿会把你当成唱戏的呢。”

“你!”刘承胤气结呀,“老刘正要剃头,朱由榔却跳城逃跑啦,某也只能扔掉剃刀跑来追他。”

“是吗,你这么卖力追了四天五夜,你主子管饭了吗?”

“你少跟某斗嘴,看棍!”

其实连他这个人都是一根搅屎棍,南明的搅屎棍。

‘呼’的一声,刘承胤策马近身,一棍砸去,谢复荣侧身闪避开来,也抡起锤子去砸他的马,这是谢复荣步战的绝活。

不料刘承胤的棍招是个虚招,他抽棍回刺谢复荣胸口,两人你来我往打在一处。

这一场战斗,战场虽不大却极为激烈,兵器反反复交加碰撞着,像一曲远古且荒凉的悲歌。

战马‘唏律律’地嘶鸣着,或冲破人墙。

不少锦衣卫都抢到了战马,正在赶往谢复荣的方向。

因为谢复荣自己还不知道他处在的状况,锦衣卫们却因为平常的任务主要就是保护重要目标,眼明腿快地全都看清楚了。

此时谢复荣的身边,真的连一个士兵也没有了,全都已经战死。

锦衣卫冲过来想帮谢复荣解围,谢复荣则专注于和刘承胤的厮杀。

本来刘承胤的兵器长,还骑着战马,武功也并不比谢复荣弱,绝对是会占优势的。

可谢复荣却完全一副搏命打法,近身贴靠,你的你的我打我的,对刘承胤的铁棍根本不管不顾,简直就是奔着要和刘承胤同归于尽的目的。

一时间刘承胤被他不要命的狂攻打得连连后退,战马瞪着大眼睛看向谢复荣,谢复荣也同样瞪着铜铃大眼,认准了非要将刘承胤击杀。

“嗖”的一支冷箭,却是正中了谢复荣的后心,让金甲将军的身形蓦地一滞,挥起砸向刘承胤的金瓜锤静止在了半空之中。

继而又是两箭,全部射中了谢复荣的后心,谢复荣嘴角流血,仍没回头,依然发力想继续向刘承胤靠近,哪怕就是一死,谢复荣也要手刃毁了大明希望的逆贼。

在不远处战团之外的一匹马上,坐着的却是一脸狞笑的洪有德。

没错,他又神出鬼没的出现了,还偷袭了谢复荣。

“呵呵,王爷箭法如神啊!”刘铁棍用大手抹了把灰扑扑的鼻头,挑起大拇指赞道。

“谢将军,快救谢将军!”锦衣卫流着泪嘶吼着全都飞扑过来救他,刘承胤见锦衣卫冲过来足有几十骑,他也学着孔有德的样子躲到了人群背后。

“找到他了,那孙子在那儿呢!”

蓦然一个激动的声音在山坡后响起,随之便是一声嘹亮的唿哨。

山坡后‘忽地’窜出一匹闪电般的战马,战马上是一个奇长身材的男子。

男子的亮色的铠甲和梅花般染红的衣衫飘逸着金黄色的光辉,手中拎着一把已经顿挫了的绣春刀。

孔有德刚刚偷袭得逞的笑容凝固了,他看清了来人,正是朱天浪。

原来朱天浪一直没出现,就是埋伏着专门等着洪有德现身呢。

洪有德先是低咒了句‘某人特么的比自己还坏’,随即拨马便走,撂下了一脸献宝地扑奔他来的刘承胤。

“哎我说王爷,您去哪儿啊?”刘承胤还毫无察觉身后即将到来的危险。

孔有德也不告诉他身后有人,也不用告诉他,因为刘承胤这会儿已经开始亲切呼唤自己的爹妈,而不是再喊他亲爱的王爷了。

天浪抡圆了重重一刀砸在了刘承胤后背,说是砸,因为天浪的刀已经钝了。

刘承胤背天浪这一刀砸中,‘噗’地吐出一口黑血,然后开始告诉爹妈他很疼。

背后中了一刀的部位,细腻冰莹的肌肤也开线了,正在嗖嗖冒着凉风。

刘承胤却是想问:不知是谁居然这么快?

就在他喊疼的时候,砍他的天浪又已经冲出百米远去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