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唐骨

更新时间:2021-02-20 11:38:31

唐骨 连载中

唐骨

来源:落初 作者:院落大少 分类:历史 主角:白棋刘叔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唐骨》的小说,是作者院落大少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两仪殿上,白棋和李世民站在大大的地图上。“子午候,给朕看看这里!”李世民指着长江口。“陛下,这里已经在兴建城市了!”“蜀中的道路打通了吗”李世民又问。白棋望过去,李世民指着岭南那一块,马上回答:“陛下,那边正在兴建港口呢!”李世民满意地点头,突然眼睛一亮,指着离大唐不远的太平洋上的一块又长又狭小的陆地。白棋立即躬身,霸道地道:“陛下,这个可以拿下!”这是一个温馨的大唐,更是一个极其强大的霸道的大唐!PS:《唐骨》交流群576101159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六子笑得很开心。

白棋于是就很想糊一巴掌在对方那张脸上,顺便研究一下,那双眼睛是不是永远就只能表达平静的意思。

白棋低下头,看着一群蚂蚁从他的脚边匆匆爬过,然后在顺着之前的路径回去的时候,被卷进了水渠里的水里。

水轻轻打了个卷,那些蚂蚁就不知被卷到哪里去,然后又是下一批蚂蚁重复着之前同类的命运。

白棋突然用脚尖把蚂蚁先前走过的痕迹轻轻抹去,看着那些找不着方向的小不点,他突然笑了起来。

“这位兄弟是……”六子听到笑声,似乎才留意到扶着老村长的白棋。

“呵呵,六子,你不是要这个水车吗?他才是你要找的人!”

白棋一身麻布衣,年轻的脸上看不出有多少风霜与岁月浸Yin的痕迹,一头及肩的短发扎起来,这就是一个阳光的少年,看不出有一丝的计较与阴谋。

“刘叔,您就这样得把这位兄弟推出来吗?”六子依然微笑着,眼睛又回到了老村长的身上。

白棋也看了一眼身边的这位银发老人。

“奇技Yin巧罢了,莫非以你的家世,还缺这种人吗?”老村长轻轻地咳嗽了一声,眯着的老眼盯着六子:“多他一个,少他一个,对于你来说有什么分别?莫非你还真会难为他不成?”

六子双手负于身后,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面前的这位银发老人。

桃源村的大人们把自家的孩子紧紧地护在了身后,而男人则是站到了老人的背后来。

一时间,双方竟然都鸦雀无声,不少人拳头紧握,手心里捏出汗来。

阳光普照,河水在水车的“吱呀”转动声中,源源不断地灌进水渠里来。

“六子,回去吧,你的地不在这里。”老村长轻轻说道,“这里是长安脚下,天子所在,还容不得你放肆!”

“刘叔,你不应该忘记我的姓!”

老村长瞥了一眼六子,轻轻叹了一口气:“正因为我没有忘记你的姓,所以我才劝你不要放肆!”

“那你的根呢?”六子突然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这里不是你的根!”

老村长的咳嗽开始变得厉害起来,肺部像是拉风箱一般,咳了好久才停下来。白棋看到老村长颤抖着把手伸进了衣袖里去,隐隐约约的,有一丝血腥味传进了鼻子里。

白棋马上用手轻轻拍打着老村长的背,过了好久,老村长才慢慢停止了咳嗽。他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六子,这种眼光里有愤怒、无奈、冷笑、平静,还有怜悯。

“老汉我姓刘,这里就是我的根!”

六子盯着老村长的脸,看了好久,似乎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些什么来,可惜最后去什么也没看见。

“刘叔,你应该知道,我还会来的。”六子平静地说道,却让桃源村的其他村民心里掀起波澜,他指着庞大的水车,轻轻地说:“你知道的,这两个水车终究会倒下,到时候你又能躲到哪里去呢?”

说完,六子转身就离开。与刚来一样,他带着五名农夫,直接撕开了朝阳的轻纱,一头扎了进去,消失在众人眼中。

看着六子他们离开了,老村长转过身来,疲惫地朝众人挥了挥手。

“散了,散了,还要准备Chun耕呢!”

白棋扶着老村长,来到了田边上的一个草亭里坐下。

“孩子,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要问,”老村长坐下,对着白棋说了一句话:“老汉我时日无多,心里有个秘密埋了好多年了,你想听吗?”

白棋用力地点点头。

“听了,你可能会后悔,也要听吗?”

白棋依然用力点点头。

老村长笑着,粗糙的老手插进白棋的头发,触摸着后者的头,轻轻地咳嗽着,嘴角有血丝流出,却阻止了白棋帮他擦开的手。

“六子,姓宇文。”

“西魏八柱!”白棋肯定地说。

“呵呵,我就知道你会猜到的。”老村长哈哈一笑,眼神有些落寞:“老汉如今姓刘,至于原来的姓是什么的早已经不重要了,老汉就当今生姓刘了。六子来找我们村子的麻烦,是因为他要找一样东西,一样他们一直在找的东西。他们以为在我这里。”

白棋知道“他们”所指的谁,而他们一直要找的东西肯定也是非同寻常。

“我一直住在长安脚下,他们由于忌惮我的身份以及官府,无法对我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所以就只能派六子这么一个小喽啰,整天来骚扰我了!天下初定,万民需要休养生息,这片土地实在不宜再起战乱。那件东西不在我这里,当然喽,我是知道它在哪里的,但是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也不会告诉你,它究竟被藏到哪里了!”

老村长颤抖着从怀里掏出一块白玉,递给白棋。

“风曲,老汉知你胸中有丘壑,非池中物,留在桃源村,等于是龙游浅海,有些难为你。这块玉佩是当年有人欠下我一个天大人情,而送给我的,可以抵消一个人情,当你看到玉佩主人的时候,你就会明白了。”

“老祖宗,您错了,风曲只是一只刚刚上岸的乌龟,从你把我收留那天起,桃源正是我的家,您就是我的老祖宗。”白棋真诚说道。

“哈哈哈,乌龟好啊!一个月前,我把你从河里救回来之后,这一个月来我观你言行,我就知道你是一个重情义的好孩子。这水车上小小的改进,升降满农夫之用,轻便的辕犁,使耕作更加的简单。你的学识,如天上繁星般,令人折服。我知道,你必不会困于小天地中。”老村长语气急促,突然一把抓住白棋的手:“但是,看在我老头子的面上,我走后,一定要照顾好桃源村里的人。他们已经失去过一次家园,不能再失去一次了!”

“村里有老祖宗您,有刘叔,有张木匠,以及各位长辈,还有那一群小混蛋,风曲不会让他们受委屈!”白棋抓住老村长的手,觉得好冰凉,哽咽地说道。

“那样就好,那样好就……”老村长突然躺了下来,浑浊的眼睛突然变得明亮起来,他看着草亭顶盖,嘴里念叨着:“昔日路途迢迢,今朝杨柳飘飘。三千弱水谁舀,万金富贵谁要?”

老村长闭着眼睛,安静地躺在草席上,白棋跪坐在他的前面。

过了好一会,白棋从河岸边砍了下一棵柳木,回到草亭里,取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在满地的木屑中,一根柳木削成的拐杖在白棋的手中慢慢地成形。

Chun日照耀万物,燕子在Chun风里衔泥筑巢。

四岁多的狗子穿着一条开裆裤,流着鼻涕,在田埂上奔跑着。

“先生,先生!”狗子一进来就向着白棋冲了过去。

白棋放下手中的拐杖,苦笑着把浑身是泥水的狗子抱住,用手指刮了刮小家伙的鼻子。

狗子好奇地在白棋和老村长之间来回看了几眼,然后把一只手指含在嘴里,Nai声Nai气地轻声问白棋:“先生,叔公太怎么还不起床的,是不是被人欺负,就像狗子被阿娘打屁股一样,不愿起床?”

“狗子,你这小混蛋!”老村长慢慢睁开浑浊的眼睛,看着充满好奇的小男孩,笑骂着:“你把叔公太的草席都要打湿了!”

“叔公,您耍无赖了!”白棋手中的匕首用力地在拐杖的头部用力地挑了几刀,一只顾盼四方的乌龟形象就活灵活现地出现在眼前,然后递给了老人。

老人眼前一亮,赶忙从草席上坐了起来,接过拐杖,粗糙的老手轻轻的抚摸着拐杖,昏花的老眼睁开,看着白棋像看着一个宝库一样:“小子,你有这一门好手艺,完全可以去长安养家糊口啊!”

“算了吧,小子能坐着就不想站着,做这个东西太麻烦了。而且,用这些小玩意来养家糊口,太麻烦了!如果我要做,那可是比范蠡还要大的营生”白棋也不管礼仪了,一把坐在了地上,刚想把匕首放好,就被老人一把夺了过来。

“啧啧啧!好大的口气,不过这样的后生才是值得我刘老汉托付的人!”老人拿着匕首,拔出一根银发,放在匕首上吹了一口气,看着断成两截的银丝,再把匕首对着阳光反复看着,嘴里不断发出赞叹声。

“小子刚才可是被您坑了一回,把自己整个人都赔进去了,您老人家不是准备把小子唯一可以拿来当作对过去念想的纪念物也坑了去吧?”

“嘿嘿,风曲小子,你也不要满腹怨气。你的过去老汉我不问,官府也会过问,那个玉佩可以帮你解决很多问题。”老人依依不舍地把匕首递还给白棋。

“算了,这也是小子我自愿的。您老人家是只狐狸,我这只小乌龟怎么能逃得掉呢?”

白棋看了一眼在草席上滚来滚去的狗子,满脸笑容。

“你就是一只小狐狸!六子没拿到他想要的东西,而我这个老不死的暂时还死不去,接下来,他们还会来的,当他们心情不好进而影响耐心的时候,估计就不会这么有礼有节了!”老人皱着眉头,问白棋:“风曲小儿,你有什么打算?”

白棋抬头向草亭外看去。水车上,清澈的河水不断地涌进水渠里,灌进了远处的一块块田地里。张木匠夫妇双手抓着着曲辕犁,驾驭着老黄牛,随着他们的走动,一行行夹着些许黑色土壤的黄泥巴在他们的脚下翻滚着。

每一块的田地上,桃源村的村民都在为Chun耕做着准备。十几岁的孩子在家长的骂声中,帮忙着整理田地。年龄更小的则是用小手扒开泥土,把水引进每一块田里。

白棋深深地吸了口气,胸腔里顿时溢满了Chun色的清新味道,一股豪情壮志如雨后Chun笋般在心间燃起。

“无他,唯借势耳!”白棋遥指长安方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