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三国高校传

更新时间:2021-02-20 09:40:31

三国高校传 连载中

三国高校传

来源:落初 作者:清凉风油精 分类:历史 主角:龙渊张飞 人气:

《三国高校传》由网络作家清凉风油精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龙渊张飞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来到一个类似终极三国的世界,龙渊本以为可以向其他穿越者一样随心所欲,可是却发现自己穿越成了刘备。本来穿越成刘备到是没什么,但是这个时空的刘备居然比终三里的刘备更可恶,自己还没享受到穿越者的福利,却已经享受到了刘备恶名所带来的影响。龙渊整天提心吊胆,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莫明其妙的人,突然窜出来,给殴打至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校长,你可不能再放任公孙瓒胡闹而不管了,你不知道他现在都猖狂成什么样子了,擅自对普通学生行以私刑。把人家的手脚都给打烂了!”刘虞神情激愤的向着校长郭勋说道。

校长郭勋一见刘虞进来时的神情,就知道这是对方又跟公孙瓒斗嘴输了,连忙劝慰了几句:

“伯安,稍安勿躁,你先消消火。你也知道,马上又要到严冬了,如果没有公孙瓒和他的纪律队,那我们拿什么来抵抗乌桓高校的入侵啊?如果没有他这些年的奋勇抵抗,我们学校早就被乌桓高校吞并了。”

“可是,就眼睁睁的看着他继续胡闹下去吗?”刘虞知道现在还不能没有公孙瓒,只是不甘心他啥罪过也没有,还想挣扎一下。

“伯珪他也没胡闹啥啊,平时管理学生也没出过多大问题,估计是这次的学生惹到了他了,所以他才会不顾纪律,下狠手教训对方吧。”

“校长,你这样维护他,迟早会把他惯坏的。”

“唉,谁叫咱们仁德高校没人,就只有他能领兵打的过乌桓高校的人啊!”

闻听此言,刘虞知道,恐怕这次的结果依然还是和以前一样。刘虞顿时萌发出找一支能对抗乌桓的队伍,这样公孙瓒就再也没有耀武耀威的资本,脑海里不由得想起在审讯室里见到的那两名学生。能让公孙瓒使用围殴战术,料想武艺应该不会差的。

嗯,就这么决定了!想到这里,也就不在跟校长郭勋继续扯皮了。公孙瓒,我刘虞刘伯安,绝对不会继续让你败坏学校的名誉的!

……

看到龙渊的手脚除了一点小破皮以外,已经基本上完全恢复正常,张飞还以为是华贵的功劳,连忙松开抓着华贵衣领的手,一个熊抱将华贵抱起,转了三圈才放下,握住华贵的手激动道:“天哪,多谢医生,多谢医生,你可真是神医,妙手神医啊!”

“不,不是,那个伤是你们大哥自己恢复的,跟我无关的。”

虽然很想得到神医的名号,不过不是自己的功劳,华贵也不好乱认。

一旁的关羽闻言若有所思,看来刘兄能承受天雷的击打,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了。就冲这份恢复能力,确实有可能承受住,难道他真是自己要找的天命之人?关羽在心里想到。

“哈哈,不愧是我张飞认的大哥,果然有独到之处,看来我老张还是很有眼光的吗!哈哈~”

张飞在一旁大笑着,为自己的眼光而感到骄傲,认为自己也是一个识人知人的伯乐。却惨遭关羽,华贵的一阵白眼。

“啊~,各位早啊!”

手术台上的龙渊这时打了个哈欠,迷糊的给众人打了个招呼。

“大哥,你醒了!”

“嗯!嗯?我这是在哪啊?”

被张飞的大嗓门一叫,本来还有些癔症的龙渊,顿时清醒过来,看着有些熟悉的环境,和一旁穿着白大褂,带着口罩的华贵,再看看自己被捆绑固定的手脚,顿时大叫道:“靠,我怎么跑到手术室了,你想对我做什么?”

张飞看着大哥挣扎的动作,知道他是误会了,连忙让华贵松开捆绑住大哥手脚的机器,解释道:“大哥,别激动,是我带你来医务室接受治疗的,这位是华贵华大夫。”

“对,刘兄,你在公孙瓒那里被他们折磨的昏迷不醒,我们这才急匆匆的把你带到这里。刘兄你现在没事了吧?”

“对啊大哥,你现在感到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吗?用不用我在叫人带你去大医院里去看看啊?”

看着张飞,关羽关切的目光,龙渊心里一阵的温暖。果然是我的好兄弟啊!

“没事了,感谢两位兄弟的关心,我现在生龙活虎的很。”说着龙渊活动活动手脚,做出了一连串的健美动作,示意自己已经完全恢复了。

“额,大哥,你刚才是在什么练武吗?是不是什么武功秘籍,可不可以教教我?”

好吧,果然还是不能完全把这里当成现代啊!

“咳,那个,张飞啊!这个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动作而已,算不上武功的。”

龙渊急忙解释了一句,别让张飞这个死脑筋给误会了。却见张飞突然一脸认真的看着自己。

“那个,大哥,你知道自己有什么特殊的吗?”

龙渊一惊,莫非自己睡着时,说漏什么了吗?

连忙解释说:“我哪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啊!还不是和你们一样,一个鼻子两只眼。一个头,两只手。”

“难道大哥你不知道你的恢复能力特别强吗?”

“是吗?我没觉得啊。”

“刘兄你就没觉得奇怪吗,你的手脚受了那么重的伤势,居然只用了这么短的时间,居然就恢复正常了。要知道别人如果受了这么重的伤,没有十天半个月是好不了的。”

“这个……”

“叮,恭喜宿主发觉自己的隐藏能力,强化的细胞活性。因为宿主的身体被时空之雷劈中,所以体内的细胞活性远超常人,因此受到的伤势要比常人更容易恢复。”

系统的声音突然想起,给龙渊解释了一切。

“哦,我那个什么,前几天不是被雷劈了吗!不是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吗,可能就是因为那样,所以我伤才好的比别人快吧。”

“原来如此,刘兄果然是上天眷顾之人。”关羽确定,面前这位刘备就是自己苦苦寻找的天命之人了。

众人恍然大悟,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句话,成功的解释了这一切。毕竟不是谁都能在天雷的击打下,还能得以生存。

“好了,别说别的了,待会儿还要上课呢,你们都先回去吧。”

虽然很感激关张二人的关心,但是不能因此耽误学业,因此龙渊催促二人赶紧回去上课。

“大哥,你还不知道啊,现在早就放学了。”

“不是才刚上了一节课,怎么就放学了?”

“因为本来下午就两节课啊,而且大哥你从被抓到现在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了!就连华大夫,也是在刚要下班时被我们拦住的。”

可恶的公孙瓒,连累我弟兄旷课,我迟早把你拉下学生会会长的位置,然后踢出仁德高校。

扭头满含歉意的对着关张二人说道:“抱歉,连累两位弟兄逃课了。”

“这叫什么话啊,你可是我大哥,你有难了,兄弟我还能见死不救吗。”

“就是,刘兄你说这话就太见外了。”

“哈哈,好,你们这两位兄弟我认定了。走,既然已经放学了,那么我们就按照原计划,去桃园结拜去。”

“好,我这就叫人准备车,来接咱们。”

……

夕阳西下,昏黄的阳光映射着满天桃花飞舞,香烟缭绕,烘托出一片人间仙境。

桃园里,刘备,关羽,张飞,相拥在一起,站在手下人精心布置的桌案前,欣赏着这段人间美景。

桌案上,一个精美的小香炉摆放在中间,上面插着三根檀香,青烟直上,周围摆放三牲祭品,空的老酒六坛,三口脸盆一样大的大海碗叠加在一起。案前摆放三个锦绣蒲团,正在被手下人收起。

就在刚才,龙渊和关羽张飞,完成了基本每个三国时空里都会发生的结拜桥段。

虽然中间有些小插曲,不过几人最终还是成功的结拜为异性兄弟。

三人按照年纪大小排列,大哥自然是我们的龙渊,也就是刘备。二哥关羽,张飞依旧是那个小三。

三人相拥在一起,久久不愿松开。

回想刚才,龙渊一到桃园就见到了桌案上那显眼的三根大香,有些震惊的看着面前半米长的大香,在看看那个并不算大的香炉,这个香和那香炉实在不成正比,龙渊都怀疑,这香炉能不能立的住三根这样的大香。

询问张飞:“翼德,你这香准备的未免也太大了吧!你看看香炉才多大啊,这个样子根本立不住的。”

“没事大哥,香大才代表我们的诚意,而且这香还是我让人特意准备的。保证没事的!”

“你确定?”

“没问题的。”

“那么那三个脸盆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让我们结拜后洗手用的?”龙渊指着桌案上那三个脸盆一样大的碗说道。

“那个是喝结拜酒用的啊!大哥你不知道吗?”张飞疑惑的看向龙渊。

“云长,这是真的?”

“自然,结拜当用此碗,才显得兄弟情深。”

“好吧,那我们准备开始吧!”

三人齐跪在蒲团上,手握半米长的大香,一起高声呐喊道:“今我刘备,愿结为异性兄弟,从此以仁义为名,行侠仗义,拯救苍生,患难与共,福祸相依,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有违此誓,人神共诛。”说完磕头祭拜天地。

三人不分先后,一人一根大香,恭敬的插在那个不大的香炉之内。

“靠,我就说立不住吧!翼德你个白痴,怎么就让人准备这么大的香呢!”说着龙渊顿时一个爆炒栗子,敲在张飞头上。

而张飞又是一个爆炒栗子敲在一旁的手下头上:“你们怎么办事的,不会事先试一试吗?看把大哥气的。”

手下被打的一阵委屈,心说,还不是你非要准备的大香吗,桌案就那么大,怎么准备合适的香炉啊!不过心里这么想,嘴上却不能说出来,乖乖的让人拿来了正常结拜用的檀香,小心的递给张飞。

张飞连忙交给龙渊,“大哥,用这个总行了吧!”

“你早用这个不就好了吗,非要学人家搞的花里胡哨的干嘛,做人要脚踏实地懂吗!该用什么,就用什么。”

“是是是,大哥教训的是。”

重新点燃香火,又跪在蒲团上喊了一遍誓词,三人恭敬的将香插在香炉内,这回檀香稳稳的立在了香炉之中。

端起一旁的海口大碗,这海口大碗,是真的大啊!一个碗居然跟一个脸盆那么大,可谁让这是这里的传统呢!龙渊无奈,看着张飞的手下,足足倒了六坛老酒才将三个海口大碗倒满,看着碗里黄乎乎的老酒,一咬牙,和关羽张飞,一起抱起脸盆,不是,一起抱起大碗相互一碰,说了句:“来,弟弟们,干了!”

“大哥,三弟,干!”

“大哥,二哥,干!”

三人顿时“咕嘟,咕嘟”的喝了起来。

只是喝了一半,龙渊就有些坚持不住了,胃口已经被黄酒灌满。我的妈呀,这是谁规定的,居然要用这么大的海口大碗来结拜,我一定要问候他的亲戚。

扭头看向还在一旁大口喝着的关羽张飞,龙渊心说自己这个当大哥的可不能输给弟兄们,一狠心继续抱住大碗仰头猛喝,酒水顿时“哗啦啦”的顺着龙渊嘴边流下,到是给龙渊减轻了不少负担。

最终在流了一地的酒水后,龙渊捂着圆鼓鼓的肚子,终于喝掉了碗里所有的酒。“嗝”的一声饱嗝响起,还带出了一丝酒水。

十分痛恨的骂着定下这规矩的人,不为别的,就为了肚里这股难受劲。龙渊虽然现在没有痛觉了,但还是有感觉的啊!现在喝的肚皮都快炸了,这谁受的了啊!

可是在看一旁的关羽张飞,却跟没事人一样。好吧,当我没说,真的是,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承受不了对方的习俗啊!

“哈哈,没想到大哥也是好酒量啊!”关张二人相视一眼,见大哥居然也没倒下,不由得赞赏一句。

“开玩笑,嗝,你们大哥连天雷都不怕,嗝,还怕一点酒吗!”实在是太撑了,龙渊打着饱嗝说道。

“哈哈哈,痛快,来人继续拿酒来,我们要继续陪着大哥喝。”张飞豪迈的对着手下说道,却被龙渊给拦了下来。

“别别别,我实在的撑得受不了了,要喝你和云长一起吧,别在拉上我了,我要缓缓。”龙渊果断认怂了,开玩笑,在喝我可真就要肚皮爆炸而死了。

见大哥真的不能在喝了,二人也就不在强求,让人又抬上两坛老酒,开始对饮。

只待二人喝到日落黄昏,见到桃园美景,这才停住。三人相拥,坐在一起。欣赏起这桃花满天,落日余晖的美景。

龙渊忽然有感而发:

“风吹花落,桃色春光如雨下。

落日余晖,人约黄昏结金兰。

看今日,桃花园里三结义。

望明朝,扶危救困逞英豪。”

……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