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南宋之我主沉浮

更新时间:2019-03-26 02:34:08

南宋之我主沉浮 已完结

南宋之我主沉浮

来源:落初 作者:风中的失落 分类:历史 主角:吴邵刚马背上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南宋之我主沉浮》的小说,是作者风中的失落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崖山之后无中国,明亡之后无华夏。一次意外,特种兵教练吴邵刚穿越到了南宋末年。此刻的南宋朝廷,外有蒙古鞑子虎视眈眈,内有奸臣当道,已经是积重难返,大厦将倾。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吴邵刚的回答是:我主沉浮。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游奕军的军营,在整个军营的最前方部位,因为作战尚未结束,故而绝大部分游奕军的军士,依旧驻守在城外,防御蒙军的进攻,大营之中,剩下的游奕军的军士,不足三百人。

当然,游奕军军士调整的频率也是最高的,不仅仅是因为每次作战的伤亡重大,更是因为在游奕军之中表现突出的军士,会不断的被其他的军抽调走。而被抽调走的军士,对于自身来说,也是一种光荣,毕竟抽调到其他的军中,是对自身能力的认可。

吴邵刚没有被其他的军抽走,而是以承信郎的身份,留在游奕军之中,出任队将,这是很罕见的情况,为什么会这样,很多人都是看不懂的,甚至有人怀疑吴邵刚是不是谎报战功。

回到军营之中,吴邵刚没有马上开始训练麾下的军士,他甚至没有什么特别的动作,每日里就是与麾下的军士闲聊,询问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

很少有人注意到,吴邵刚与麾下的军士,在很短时间之内,关系就较为融洽了。

十一月三十日。

这是吴邵刚回到军营的第五天。

连续五天的时间,吴邵刚快速加强了训练,想着按照穿越之前特种兵的训练方式来锻炼,暂时不可能,不过几种简单的训练还是可以做的,一是负重练习,手上脚上都缠着厚重的沙袋,坚持跑步二十里以上,二是夜间的时候练习如意军体拳,这种组合的如意军体拳,乃是特种兵专门训练所用的,可以全面的测试身体的灵活Xing与柔韧度,三是重复练习长枪的刺杀、宋手刀的砍劈等动作,至少每分钟能够连续做出二十个以上的动作,也就是每三秒钟能够完成一整套刺杀的动作。

吴邵刚训练的非常刻苦,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体能不够,这是因为他穿越的这具躯体,还是少年,且是遭受重创的少年躯体,与穿越之前的他是不能够比较的。

必须让自己更强,如此遭遇到重大变故的时候,至少能够保护自身。

扎实的基础,刻苦的练习,坚持不懈的努力,就能够达到目标。

在屋里练习了一遍如意军体拳,吴邵刚擦去脸上的汗滴之后,准备出去看看。

外面传来嘈杂的声音。

军营之内出现嘈杂的声音,这没有什么奇怪的,毕竟都是军士,而且还有不少是被发配到军中的罪犯,这些人可不会那么安分,相互之间出现冲突是稀疏平常的事情,只要不闹出人命,不会有人去管的,有些时候就算是闹出人命了,也不是天大的事情。

不过这一次的嘈杂声音,迅速引发了吴邵刚的注意,因为他听出了马龙的声音。

“混帐东西,不知道天高地厚,给我跪下,要不然今日就取你们的狗命。。。”

一名头戴盔帽、身穿黑漆鱼鳞甲衣、手握宋手刀、腰佩弓囊的军士,神情轻蔑的看着马龙等人,他身边两名同样装束的军士,则是抬脚毫不客气的踢向马龙和杜小七等人。

马龙和杜小七等人,则是显得相当惧怕,一边低声下气的解释,一边避让。

看见这一幕,吴邵刚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

游奕军军官和军士在军营之中没有地位,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特别是那些寻常的军士,更是时常遭受到训斥和欺负,这已经是家常便饭,偏偏游奕军的军士逆来顺受,自己也看不起自己,回到军营不过五天的时间,吴邵刚就发现了这个问题,作为穿越的军训官,吴邵刚很清楚,杰出的军士,或者说兵王,首先表现出来的就是自信,强大到藐视一切的自信,若是在内心就矮人一等了,那永远不可能成为骁勇的军士,一辈子也没有什么出息。

三名发飙的军士,是催锋军的军士,他们的盔帽上面,刻着催锋两个字。

催锋军是鄂州御前诸军最为精锐的部队,与踏白军齐名,两军还有一定的区别,踏白军多属于亲兵营的范畴,而催锋军则是最为精锐的作战部队。

军营之中,踏白军和催锋军的军官军士,地位是最高的,没有谁敢得罪他们。

催锋军统领高达,率领大军从四川长途奔袭,回到鄂州驰援,大大缓解了守城的压力,导致催锋军军官军士都被视为英雄,所以他们更加的嚣张。

马龙和杜小七等人的避让,让三名催锋军军士更加的愤怒,中间一人拔出了宋手刀,脸色变得格外狰狞。

见此情形,马龙赶快跪下了,一边还在拉着杜小七等人。

“军爷息怒,我们跪下,我们跪下。。。”

“马龙,站起身来,男子汉大丈夫,岂能轻易跪下。。。”

一声怒吼从身后传来。

三名催锋军的军士,看着走过来的吴邵刚,有些愣住了,他们在军营之中向来都是横着走,还没有谁敢在他们面前如此说话,就算是其他军的一些准备将和部将见到他们,脸上也是带着笑容的。

马龙看了看吴邵刚,没有马上站起身来,神情急促的开口了。

“吴队将,都是我不好,几位军爷是来找吴队将的。。。”

马龙还没有说完,手握宋手刀的催锋军军士冷笑着开口了。

“我当是谁,原来是吴队将,听说吴队将在战场上勇猛杀敌,是我鄂州御前诸军的壮士,还得到了大帅的表彰,今日见到果然不简单,一张嘴倒是挺厉害,可惜嘴上无毛啊,怕是胯里的东西也没有长齐,还不能够用吧。。。”

“哈哈哈。。。”

另外两名军士跟着狂笑。

吴邵刚的眼神变得阴冷,他已经动了杀机。

“马龙,没有听见我说话吗,站起身来,你们三人听着,马龙是我的麾下,由不得你们欺凌,念在我们是同僚,我不想动手,给你们改过机会,你们跪下,给马龙磕三个头,承认做错了,我就放过你们,不追究你们说的话语。”

四周瞬间变得安静。

三名催锋军的军士,脸色瞬间变红,还是中间这名军士开口了。

“鸟人,敢在我面前这样说话,你今日不跪在地上爬三圈,就不要想着活命,以为大帅表彰了,就了不得了,什么东西,还不知道是不是冒领军功。。。”

一道身影划过,快的几乎看不见。

“啊。。。”

一声惨叫发出来。

中间的催锋军军士,果然跪在了地上,不可他握刀的右手,已经与身体分离,而手中的宋手刀,已经到了吴邵刚的手上。

吴邵刚面无表情,看着另外两个目瞪口呆的军士,冷冷的开口了。

“怎么,你们不想跪下吗,是不是也想留下胳膊和大腿。”

吴邵刚的动作太快,而且是空手夺白刃,瞬间砍下军士的右手臂,这等的功力,就算是催锋军的军士,也没有见过。

只此一招,众人就明白了吴邵刚的骁勇。

另外两名催锋军的军士,亲眼见证这一幕,他们绝不是傻瓜。

两人相互看了看,也看了看疼得在地上打滚的同僚,连忙跪下了。

跪下之后,两人不忘记给马龙磕头三下。

吴邵刚看着地上的三人,再次冷冷的开口。

“你们今日罪不至死,所以我不杀你们,你们若是想着报复,尽管来找我,我还要告诉你们,就算是你们催锋军的统领大人来了,我也不会客气,我们游奕军还轮不到你们催锋军来说三道四,回去告诉高统制,想要见我,那就请派遣军士客气的来说话。”

对着地上的三人说完这些话,吴邵刚扭头对着马龙和杜小七等人开口了。

“你们是我的属下,更是男人,男儿膝下有黄金,不是随便跪下的,你们今后想跟着我,就要明白一点,你们的骨子里要有傲气,不惧怕任何人的傲气,否则你们趁早另谋出路。”

吴邵刚说话的时候,四周异常的安静。

所有人都是脸色发白。

沉默了半分钟左右的时间,吴邵刚对着地上的三名催锋军军士开口了。

“你们可以滚了。”

两名跪在地上的军士,迅速扶起还在打滚的军士,朝着催锋军的军营而去。

“吴队将,不好了,您快逃吧,先躲起来。”

吴邵刚扭头看了看脸色发白、身体颤抖的马龙,微微摇头。

“我为什么要逃。”

“您不知道,催锋军的军士一直都很嚣张的,他们马上就会有大批的军士冲过来,到了那个时候,您想走都走不了了。”

“混帐话,男儿顶天立地,敢作敢当,岂能逃走,我刚刚说的话,你们没有听懂吗。”

四周再次的沉默,很快,一个声音传来。

“吴队将说得对,兄弟们,抄家伙,催锋军的军士要是敢来,我们跟随吴队将,和他们拼命。。。”

吴邵刚的目光越过了马龙,看着站在马龙身后的张炳辉,再次微微点头。

很快,营房里面所有的军士,都抄起了武器,有的拿着长枪,有的手持宋手刀,有的拿着弓箭,有的甚至搬来了**。

不长时间,催锋军军营方向,出现了巨大的喧哗声。

马蹄声在军营里面出现,一队军士从催锋军军营之中出来,朝着游奕军的军营而来。

如此大的动静,军营内肯定是被惊动了,更多的军士朝着游奕军军营的方向而来。

军营之内几乎没有什么秘密,吴邵刚刚刚的表现,已经有人传开了。

几个不知名的军士,迅速朝着营地最后方的方向而去,那里是统制的营房。。。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