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岔路

更新时间:2019-03-26 01:27:20

岔路 连载中

岔路

来源:落初 作者:锅锅 分类:历史 主角:颜从彝金帝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锅锅原创的历史小说《岔路》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颜从彝金帝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岔路》总序  必然和偶然,究竟是谁决定了历史的面貌呢?如果把历史比作一列飞驰的火车,那么必然性就是马力强大的车头,它决定历史必然前进,任何想要推动车轮倒退的人都将被碾得粉碎。而偶然性则是一个小小的扳道工,只要在重要的岔口处扳动一下,就会令火车走上完全不同的道路,它决定了历史前进的方向。  可以说,历史其实并不需要传统架空或玄幻小说中那种来自未来、“力挽狂澜”改变历史脚步的英雄,而只需在某些关键的地方轻轻一拨,它就会按照自身的前进规律走向他途。  笔者之所以要写这部小说的目的,就是想要尽力为大家展现一个原本应该存在,却被一两个偶然改变了的中国的未来;描绘出中华文明被人们误解了的真实的一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西历1210年,金大安2年,宋嘉定3年,蒙古成吉思汗5年,八月三十日

蒙军围攻乌月营已是第四日。

清早,一小队侦骑禀报,蒙军攻打乌月营的部队突然增加了人数,达到了一万余人,诸将还未明白过来,独吉思忠却已经开始分派军马:以堡中骑兵一万为先导,独吉思忠自领四万中军,身后是一万五千的后军,最后以部将高德玉留守乌沙堡,大军快速向乌月营挺进。

很快独吉思忠统帅马步军六万出现在通往乌月营的路途上。乌沙堡距离乌月营只有不足五十里路程,大军急进,只需要不到一日路程,而快马也就仅仅需要一个多时辰而已,故此众将对于即将在乌月营下展开的战斗充满了渴望。

就在军队行出三十里左右,远远已经可以望见乌月营的墙壁时,大军西侧突然尘土飞扬,好像一支骑兵正在飞速奔来。“快,命令军士列圆阵,长枪在外,**手在内,即刻通知后军向中军靠拢!”在观察不出这支骑兵的旗帜后,独吉思忠不得不作出最坏的打算。

果然,这是一支蒙军骑兵,好在人数不是很多,仅仅四千人左右。独吉思忠心中略略放下心。但是,很快,老将军发现,这支骑兵的统帅并没有向金军的中军发起攻击,只是在中军周遭绕了一个转,晓得无隙可乘后,就向乌沙堡方向奔驰而去。

“不好,他们的目标是后军!”独吉思忠此时开始后悔将大军分成三部的举动。后悔归后悔,老将军心中盘算一下,命令道,“快,立刻向乌月营急进!”众将虽然对于主帅置后军于不顾的举动感到疑惑,但是独吉思忠平日的威信使得他们忠实的执行了这个命令。

乌月营下,原本得到乌沙堡金军出动的消息后,木华黎便想立刻撤围奔袭这支援军,但是,一个意外使这位蒙军前军万户的行动拖延下来。

这个意外就是前军统帅契丹人斫答以及他手下的一万糺军马队。这个斫答本是契丹人,糺军出身。糺军是金国边境守备的主力部队,战斗力极强,而他所统帅的这一万马队,也是在金国边境上锤炼了数年的百战之师,加之斫答悍勇不畏死,每每临阵总要冲在最前方,整支马队发挥出的战力不容小窥。

今次斫答带领马队为援军前锋,仅仅用了不到一个时辰便跑完了四十多里的路程,中途还杀死多队蒙军侦骑。在乌月营西北一个山包后小息片刻后,万余骑士开始了对于蒙军的迅猛攻击。

木华黎早已知道一支金军马队到达附近,但是,对于金军的蔑视,以及对于手下草原健儿超乎寻常的自信,使得木华黎没有将这支马队放在心上。对乌月营发动一次疾攻后,蒙军开始有秩序的退后。

但是这个退后的过程被斫答打断了。斫答的马队快速锲入蒙军队伍中部,斫答照例奔在整支队伍得最前方,一柄弯刀高高举起,随意晃动几下,拨开蒙军射来的箭矢,就在斫答得战马欺近得刹那,契丹将军狠狠得将战刀劈下,一道血光划破天际,紧接着,又是那夺命的刀影,依着弧线运动,将挡在其轨道上的一切障碍切断。

几个呼吸之间,斫答已经在蒙军队伍中前进数十步,而落在他身后的,是十几个蒙军的尸体,伤处只有一个:脖颈被锋利的弯刀割断,倒下钟爱的坐骑,无数个后续而来的马蹄践踏过后,再看不出这些蒙军原本的面目。

不要命的斫答,剽悍的糺军,快速的进攻,将蒙军一分为二。凿穿蒙军队列后,斫答一扯缰绳,将马头翻转,又一次回身过去,开始包抄蒙军被分割开的后队。作为整支队伍排头的他改变了方向,整支马队自然随之转向。

没有奔驰余地的骑兵根本发挥不出应有的战斗力,被挤压在一个狭小圈子内的这部分蒙军,几次企图冲锋都被糺军马队阻止后,只得下马,依靠马身的防护向外射箭,以躲避糺军不断的冲击。

斫答见这支蒙军已经失去应有的能力,于是一个呼哨,整支队伍飞也似的向正在由木华黎率领的另外一支蒙军扑去。就在这个时候,紧闭了整整四天的乌月营要塞大门“轰”的大开,守将攸兴哥率领乌月营内四千马队出援而来。

木华黎见到那支悍勇的金军马队突然转向,奔己军方向而来,心中暗喜,命令手下骑士们发挥出草原健儿的优势——骑射,与这支金军骑兵在宽广的平地上、围绕乌月营兜起圈子来,一个循环下来,便有数百个糺军骑兵被射中落马。

这时,见到糺军马队远去,原本被逼下马作战的蒙军火速上马,插入正在环绕的战圈,紧紧跟在糺军背后奔驰,并不断向糺军射箭。

斫答有些吃不消这样的攻击方式,只得带领糺军,瞅一个空隙,退出这个战圈,与出援的攸兴哥汇合一处,慢慢向蒙军押上去。

耽搁些许时候,乌月营城头已经远远望见独吉思忠的帅旗,立刻金鼓大作,金军士气霎时高昂起来,而木华黎敏锐的发现,如果再不脱离这个战场,今天,这支两万多人的蒙军就要被尽数灭绝于此。长叹一声,木华黎怅然的带领蒙军飞速退去,连一边的营帐都不要了。

独吉思忠来到乌月营城下,没有进城便命令攸兴哥与斫答火速救援那万五千人的后军。

二人上马驰援良久,才缓缓归来,与他们一同回来的,还有不到两千后军残余。

原来,统领后军的部将没有及时列阵迎敌,被旋风般袭来的蒙军一冲而跨,军士们四下组成小阵待援,但是,蒙军以数百上千的马军冲击这些小阵,哪有幸存的可能。就是这样,万五千人,也可以余下数千兵士,但是,就是在攸兴哥、斫答二人到来前不到半个时辰,又有一支万余人的蒙军到来,狠狠的屠戮了一番后军的残兵败将,幸而二人来得及时,堪堪抢出这两千人。

独吉思忠仰天长叹,只得留下部分军士固守乌月营,自己带领大军撤回乌沙堡。

但是,木华黎好像下定决心与独吉思忠耗上一般,将一万多蒙军扎营于乌沙堡外十里处,每日也不攻城,只是派出游骑射杀乌沙堡和乌月营中派出的侦骑、割草料的金军,要不就是在夜间鼓动角号大肆骚扰两处要塞,搞得两处守军疲惫不堪。

好在这样的局面没有维持多长时间,七日后,金国西南路招讨使乌古伦庆寿的四万援军,与中都派来的三万援军一齐到达,面对十几万精锐金军,木华黎纵有天大的能耐,也不得不退兵而去。

九月初八日,乌沙堡之围解。

战后没有多久,金国朝中便有大臣弹劾西北路招讨使独吉思忠,上来的奏章上开列了三大罪状:1.私启边衅,2.弃守边墙、失地千里,3.临敌怯战,丧师辱国。

金帝完颜从彝头痛的将这些如潮水涌来的奏章看了又看,只得将老将独吉思忠招入中都问对。

独吉思忠人尚没有到达中都,其奏章已经递到,在奏章中,他只说了几句话:

“蒙古、女真,宿敌也。女真强攻蒙古,而蒙古强则必攻金。万里边墙,置精锐士卒三十余万,里许边墙之上,仅得军士数十人,蒙古可择一处而攻破之,万里边墙形同虚设,不若择数处要点,置数万精卒固守,蒙古攻,我固守,蒙古退,我衔尾而追袭,一退一攻之间,蒙古势力渐弱,此大金长治久安之道也。”

看着独吉思忠得奏章,从彝欣然在其上批注一个字——“善”。

第二日,金国正式下旨,加封独吉思忠河东宣抚副使,行宣抚使事,奉国上将军,武威郡侯。同时,由于汪古部的背叛,金国开始修正边防,以独吉思忠为主将,加强西北边防。

回到蒙古的木华黎,将自己的双手绑缚背后,跪行来到成吉思汗的大帐外,哭泣请罪。成吉思汗亲自出帐为木华黎解缚,并将这位手下爱将拉入大帐中,询问战事经过。

听过木华黎的叙述后,成吉思汗沉思良久,才慢声问道,“木华黎,你要是带上十万草原健儿,可能攻下那乌沙堡?”

木华黎迎上蒙古大汗的目光,坚定的说道,“可以!”

“好!”成吉思汗一拍大腿,“我们将攻金在缓上几年,一边多培养一些战士,一边打造更多的兵器和攻城器械!”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