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重生明末之中州崛起

更新时间:2020-10-17 04:40:21

重生明末之中州崛起 连载中

重生明末之中州崛起

来源:落初 作者:青山孤舟 分类:历史 主角:李亭弓兵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重生明末之中州崛起》是青山孤舟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李亭弓兵,书中主要讲述了:明朝末年的河南,是灾难轮番肆虐的地方,是各路豪杰争雄的战场,更是无数百姓的苦难之地。那是不堪回首的岁月,那是混乱无比的时代,可是,却有英雄悄悄在这块大地上崛起。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水耗子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手下最能打的丁发,竟一招都没过。这个弓兵,可比以前见的弓兵厉害多了。

常社巡检司,何曾见过这么厉害的弓兵?

“大哥,杀了他!”

“杀了他!为丁发哥报仇!”

水耗子身旁,几个小喽啰同时叫嚷着要上前杀了李亭。

水耗子毕竟还有些脑子,虽怒火万丈,回头道:“让我来!”

对于水贼,并不全是靠打打杀杀维持他们的强势地位。他们也是靠武力打出威风,以后就是靠着威慑力,别人听到他们的名字就害怕,见到他们就自动退避三舍才是他们要得到的。

如果每次都要靠杀人,自己也难免受损,所以,维持他们狠勇无敌的印象最为重要。

他之外,最能打的丁发已经被人一刀杀死。如果他们再有人折在这里,那就等于场面上坍台了。

“来,我来会会你。”

水耗子手举鬼头刀,点指着李亭。

人群中,哄地一声,众人向后连退两步。

很多人都认识他,水耗子,常来这里最厉害的水贼,人人闻之色变,家家听之禁声。

一见水耗子出手,众人皆是一惊,这下,这个弓兵要完了。

水耗子面上还挂点狞笑,骤然间,猛地一声喊,前跑两步,手中鬼头刀一举,一招力劈华山急急使出。

鬼头刀刀光一闪,带着凌厉的刀风直接朝李亭面部而来。刀未到,脸上一股寒风吹来。

“啊!”观望的人群猛地一惊,长大嘴巴,眼睛瞪的溜圆,此刻他们才知道水耗子的厉害,竟也是出刀快到不可思议。

眼看刀光闪动,李亭心道:水耗子果然厉害。

李亭不敢大意,紧端手中鸟铳,使了一招突刺术中的防刺,用刺刀向外磕打鬼头刀。

李亭这日已然能吃饱,力气有所恢复,“嗨”地一声怒吼中,还是和刚才一样,双手和右腿同时发力于鸟铳之上,三股力量汇于一体,同时打在鬼头刀刀身之上。

“叮”地一声,火光四射。

水耗子的鬼头刀硬生生被鸟铳被磕开。

水耗子一惊,呀,这个年轻人不简单。

张凯心中一喜,怎么没想到,这个兄弟竟如此厉害。

“快跟上来!”

他已经穿过拥挤的人群,虽挤的衣帽歪斜,但已经离李亭只有不到一丈远的距离。此刻身后天雄军兄弟已然也从后面陆陆续续挤过来。

“呀!水耗子竟没砍上那个弓兵!”围观之人惊喜地发现水耗子在李亭面前,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强。

李亭防刺一招打出,水耗子的鬼头刀被磕开。

突刺操李亭熟稔,防刺之后,立马就是跟进。

他当然也是如此,身形向前急跃,如出水蛟龙一般,红色身影闪动向前。其实也就是左脚猛跨出一步,右腿在后猛地发力,与手握鸟铳的双手同时发力,对着面前的水耗子刺来。

“刺!”

随着一声震天的吼叫声,刺刀闪着寒光,急如闪电一般,向前急冲。

刺刀闪着寒光,带着寒气,急如闪电一般。

这刀之快,几乎瞬间到水耗子面前。

水耗子已然发现不妙,他的手还抓着鬼头刀,不是他不知道反应,只是李亭的反应实在太快,快到根本来不及应对。

“噗”刺刀已经稳稳扎进水耗子的胸口,李亭感觉扎进一个大萝卜般,很是轻松,也许两人对面而冲的效果。一股鲜血激流而出,溅的李亭满身血红一片。

血腥弥漫当空,雪雾漫天飘散。

李亭一拧手中刺刀,刺刀在水耗子身躯内一打转,顿时鲜血冒着热气,从水耗子身上缓缓流下来。

“啊!”

惨绝人寰的一声惨叫在水耗子嘴里喊出来。

水耗子咚地一声躺倒在地,再也没了气息。

“啊!”

人群一阵惊呼,所有人都不敢相信,李亭竟连水耗子也杀了,他的招式之轻松几乎超过所有人的想象。

只有两招,一招荡开鬼头刀,紧跟着就是鸟铳和刚才刺丁发一样,直冲刺向胸口,简单直接,快速有效!

一招毙命!

原来小看弓兵的人,此刻心里也在掂量,猜想现在弓兵是不是开始训练了。

“兄弟,你这刺刀,果然厉害!”此刻,张凯终于跑到李亭身边,见到李亭,兴奋地夸奖道。

张凯过来的路上已经看的清清楚楚,李亭的刺刀之术,招式看起来简单,可招招都是实用的杀着。刚才实在小看这位兄弟了,没想到竟有如此之能,若以后身体再强壮些,只怕自己未必是他的对手,张凯暗暗地想。

看到姗姗来迟的张凯,还有他身后的天雄军弟兄,此刻,每人都是满头大汗,身上衣帽歪歪扭扭。

李亭知道他们挤进来也费了功夫,此刻不是闲谈之际。

“大哥,将他们迅速解决!”

“杀啊!”

张凯不再停留,一个箭步冲过李亭身边,直朝水耗子后边那些蓝衣的小喽啰杀去。

转眼间,刀光四起,血溅当空。张凯之刀,比李亭的还快上三分,左砍右劈,转眼间,他面前之敌已经倒在血泊中。

这时,韩举气喘吁吁地跑过来。

“韩大哥,速喊几个人,跟我去船上救人!”

韩举马上明白过来,高喊一声,跟我上船救人。

那边人一过来,李亭举着鸟铳带着约20人飞快地朝运粮船跑去。

码头上下,此刻乱做一团,愤怒的百姓,已经冲下来,看见水贼的尸体,胡乱踩上几脚,有些将他们的衣服脱掉,有些去抢他们身上的钱财。

可怜水贼,一辈子抢劫,死后却被人抢的一点也不剩,赤条条的躺在岸上,又被人踩的血肉模糊。

……

岸边的混乱,惊醒了粮船之上的水贼,李亭到时,前面一个黑衣干瘦水贼正蹲在船头,手举鬼头刀,正拼命的砍着缆绳。一面砍,一面呲着大黄牙,额头已经急的冒出汗来。

李亭一个前冲,刺刀向前,白光一闪,黑衣水贼哎的一声惊叫,身子往后躺了一下。李亭竟走了个空。

不过此时,水贼已经躺倒在甲板上。李亭顺势高举鸟铳,双手抱住鸟铳木柄。直上直下,对着这个水贼的胸口,“刺”,李亭咬牙一声高喊,白光闪过。

鸟铳前的刺刀已经直直的插进那个水贼的胸口,鲜血如箭,李亭眼前血红一片,热腾腾的鲜血直扑面门,血腥味喷到鼻子上嘴巴上。

李亭毫不在意,一抹眼前的热血,脸上已然成为“红人”,手一抖抽出鸟铳。

双手平端,再次向前,船上的水贼已然惊慌,眼看他亲眼杀了丁发和水耗子,到船上又杀一人,此刻又如血人一般,那个不惧怕三分?李亭则是越杀越勇,对于刺刀之术,越发有了自信心。这毕竟是他第一天真正杀人。

他所到处,小喽啰纷纷倒下。那20个天雄军兄弟,也是毫不手软,左砍右劈,水贼那里是这些久经战阵勇士的对手,稍一交手,就知道这些人异常厉害。

如同一股激荡不已的黑色激流,直接冲向甲板,水贼唯有落水,才能躲过这股激流。

也许他们忘了,此时之水,刚刚化冻,冰冷刺骨……

此刻,张凯正在岸边解救那六个捆绑在地上的锦袍之人,回头朝船上看一眼,眼见李亭举起鸟铳,嘴里不停的地高喊着突刺刺,他不懂其意,但气势实在过瘾,如同下山猛虎一般。

张凯点点头,这个兄弟,我交定了。

……

天色渐渐变暗,水面吹来阵阵血腥的冷风,水面上的猩红色随着天色渐渐黑下来。

李亭站立船头,身后是被解救的高家的水手船工正在清洗船只甲板。

火把点起,高家的六个身穿锦袍的管事之人,正在张凯的带领下一起来到粮船。

“谢过李什长救命之恩,高福这厢有礼了。”一个中年胖子直接跪倒下来,身后那五人,也同样跪倒在李亭面前。

这个胖子就是高家的管家高福,李亭将众人搀扶起来。

高福再次拱手道:“李什长,此次大恩,高家无以为报,这两艘盐船,就送于李什长。”

刚才激战中,水耗子的三艘盐船还是跑了一艘,剩下两只船,刚才盘点,盐有差不多900石。这可不是小数。

李亭没想到,他们这个管家竟有这么大权力,看来东家必然不简单。

不过李亭笑道:“谢过高管家好意,这礼李亭不能收。”

“李什长,我们还有后报,这两船盐是这里给你的。”

高福见李亭拒绝,以为李亭嫌少,连忙往上加码道。

李亭也没想着做个清廉之士,他现在也没钱,只是这盐,他拿回去,实在是太多,关键还要先分给曾巡检,他自己所剩下也不会多。

与其给曾巡检,还不如给正需要的人。刚才在他那里,就想着要帮他们,现在刚好,终于可以真正的帮他们了。

“高管家,你看这样行吗?这两船盐,我送给张凯大哥他们,你看行吗?”

张凯站到旁边,一直还没机会给李亭好好叙谈一下刚才打仗的经历。他正想问李亭的刺刀之术,到底还有那些招式。

他作为战将,看到有人又高超的战斗之术,如何不心痒。

正想着,猛然听到李亭跟高福说起送两船盐给他。

“兄弟,你……”

张凯简直要哭了,天雄军,这一下不饿肚子了。

高福一愣,哈哈一笑道:“李什长,放心,这些盐我们全部换为钱粮,交给张凯他们。”

“好。”李亭点点头,看天色已黑,抱拳拱手道,“高管家,天色已晚,码头又出如此大事,我必须回去,要给曾巡检说明一番。”

高福道:“也好。”

李亭拱拱手,转身就离开粮船。

“恭送李义士。”高管家恭敬地高声喊道。

“兄弟,你真是帮了我们大忙。”望着夜色里消失的李亭,张凯心中暗暗的说道。

他一把抓住韩举,轻声说道,“以后我们的日子会好起来的。”

韩举也点点头道:“有了李亭的帮忙,我们一定能好起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