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大国海魂

更新时间:2020-10-15 04:05:23

大国海魂 已完结

大国海魂

来源:落初 作者:夏天的风和雨 分类:历史 主角:柏林王海蒂 人气:

《大国海魂》是夏天的风和雨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大国海魂》精彩章节节选:赫尔戈兰湾的炮声、多格尔沙洲的惊魂、科罗内尔的豪情和福克兰群岛的殇,埃姆登号的游击、坦噶尼喀湖的牛刀小试,还有不得不提的血火日德兰与斯卡帕湾上空的“彩虹”。惨烈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给我们留下太多的记忆,有热血,有惨痛,还有无尽的遗憾。  90后大学生穿越,被迫加入德意志公海舰队,在赫尔戈兰湾海战中一举成名,开始一段救赎之旅。  纯海军海战小说,无陆军争霸,商业投机和11种田情节,不喜误入……  书友群:40246668,bb、bc党们都可以加一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夏洛腾堡宫会议厅精致考究的大门缓缓合上,清脆的落锁声在鸦雀无声的议会厅响起,配合年轻人消逝的背影,带着骇人的气势敲打在帝国有数的大佬们久经考验的心头,叫他们恍惚间平生一种错觉:

正如那扇隔绝帝国最好的海军军官的大门,属于德意志的胜利也被蛮横短视的他们挡在门外。

“那个,那个基尔渔民的后裔,码头上长大的穷小子居然什么也不辩解,就这么离开了?”

将桀骜不驯的海军战神打倒在地,重重踩上一脚好叫他不得翻身。这是德皇威廉自欧战爆发以来梦寐以求的场景。

就在20世纪大英帝国历史上最杰出的传奇领袖阿瑟-贝尔福奏响改革的号角;就在被协约国惊慌失措的民众捧上神坛的戴维-贝蒂无罪开释;就在承载不列颠国民殷切期盼的约翰-杰利科就任英国海军总参谋长的同一天,朴茨茅斯海战后前所未有地沉寂一个多月,甚至在夏洛腾堡宫主持海蒂-西莱姆晋升海军上将仪式的德皇威廉终于协约国和中立国政治家和民众的“厚爱”,不负众望地亮出锋利的獠牙,将屠刀对准成为帝国海军精神象征的海蒂-西莱姆。

哪怕是威廉最美妙的梦境,他也没有预料到扳倒海军战神的过程会如此顺利,结局会如此平淡。没有如日德兰海战后军事法庭那般唇枪舌战,没有引发海军骚动的政治风暴,海蒂-西莱姆只是丢下几句狠话便投降认输了。

从西莱姆提出“减缓主力舰造舰计划以确保主力舰和配套轻型军舰比例的平衡”的那一天开始,皇帝就不喜欢这个妨碍他大海军计划的小家伙。略施压力,让提尔皮茨将西莱姆放逐海外,却不想大胆的提尔皮茨居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西莱姆调回本土。自此,有众多海军将领照拂的西莱姆迅速成为一颗参天大树,在他威廉-冯-霍亨索伦的眼皮子底下火速蹿升,仅一年多的时间就成为哪怕是皇帝也轻易不能撼动的对手。

是的,威廉对西莱姆已经不是当年的心情不快,而是欲处之而后快。不同于当年那个小小的海军中尉,如今的西莱姆威望已经从海军向帝国各个阶层渗透,哪怕两次政治风暴都没能将压制年轻人,反而让西莱姆以更快的速度进入帝国高层。

矛盾发展到1915年,不仅西莱姆意识到他的Xing命在战后岌岌可危,威廉也开始担心战后积累足够威望的西莱姆会对霍亨索伦家族带来威胁。

与西莱姆的交锋不死不休,当皇帝威廉从弟弟亨利亲王那里得到海蒂-西莱姆与工会有染的情报,不仅翻出了没有海蒂-西莱姆加入工会的申请书,还第一时间秘密逮捕了当年主持基尔码头搬运工工会的国会议员艾伯特。

获得最够情报后,皇帝指使容克保守派将这一切捅到报纸上,用帝国军人远离政治的传统绑架恪守信条的军官团,用工会煽动温和派容克地主的敏感神经,藉此分化海蒂-西莱姆最坚定的支持者——工商业阶层。

皇帝已经策划了很久,在发起海陆军紧急会议之前,威廉设想过嚣张的海蒂-西莱姆不肯辞职,由皇室掀起舆论狂潮,将异端赶下台的戏码,可是,可是喜欢与自己对着干的海蒂-西莱姆居然就这么干脆的认输了,就这么决绝的辞职了,没有抱怨,没有哭嚎,没有博取同情,只是留下一个萧瑟的背影离开,叫皇帝精心设计的冷嘲热讽一句也用不上。

想到西莱姆从自己位置上站起来时所流露的杀气,推开座椅冲过来的气势汹汹,还有隔着首相贝特曼-霍尔维希说得那些石破天惊的话,威廉隐约有些后怕会起来,心底也冒出重重奇怪的想法,惊诧解决对手了却心愿的他为何没有太多的快感。

应该有快感的,可以享受灵魂的轻松愉悦,享受凌辱仇敌的酣畅,但是每当威廉记起西莱姆萧瑟的背影,那扇寓闭合的大门,还有那句掷地有声的“我依然是德意志的英雄,而您除了亡国之君的称号,什么也不是。”,威廉便战栗起来。

皇帝在战栗,而他的将军和重臣正保持沉默。

陆军总参谋长法尔肯海因不敢去看西莱姆远去的背影,更加没有勇气坦诚一切,尽管他惊艳可以毁灭法国的“霸王计划”,可是他知道这份计划已经胎死腹中。

哪怕帝国皇帝不止一次的殴打他的将军和重臣,但是Xing格急躁的舍尔元帅仍旧想拂袖而去,还好大洋舰队总司令弗朗茨-冯-希佩尔阻止了海军大臣。

希佩尔上将抄起《柏林纪事报》,一字不漏的浏览全文,想要弄清楚背后的阴谋。

希佩尔理解西莱姆的愤怒,年轻人为帝国拼尽全力,到头来却被自己人背叛,换做谁都会难以接受。理解归理解,可是希佩尔毕竟是大洋舰队总司令,是海军现阶段第二把手,希佩尔所要考虑的东西注定要比头脑一时发热的西莱姆要多得多。

西莱姆毫不辩解的辞职和离开无疑会为他自己带来许多麻烦。当明天《柏林纪事报》的污蔑传播开来,再加上在场的大佬们对西莱姆辞职这一幕的加油添醋,或许会有许多中立派会站在反西莱姆阵营去。

希佩尔绝不相信西莱姆会与工会有任何联系,虽然年轻人意志力不强,但还算是标准的帝国军人,而德意志的军人向来远离政治,尤其在意识形态上。

事实上,在场每一位大佬都知道这是一场针对西莱姆的阴谋,希佩尔敢说这场一大半大佬都是阴谋的策划者和帮凶,可一举一动都代表海军立场的希佩尔却不能藉此据理力争,宣布西莱姆无罪。

在头版巨幅影印照片下,《柏林纪事报》详细回顾西莱姆的履历表。

“1915年4月,社会民主党石勒苏益格-赫尔斯泰因分部的党内会议上,逐渐分化成为三个派系的社会民主党内部争执不休。追随谢德曼和艾伯特的右派继续支持这场战争,而卡尔-李卜克内西、罗莎-卢森堡的左派则指责右派无视帝国正常的民主秩序遭受破坏的事实,主张国会第一大党社会民主党应该号召其他政党重新履行国会的职能,对这场战争进行监督,其左派领袖考茨基随后爆出海蒂-海蒂-西莱姆将军正是右派负责人布朗特实现‘沙文社会主义’最凶恶的爪牙。

我们在基尔意外发现西莱姆当年的入会申请书,并且了解到出身贫寒的海蒂-西莱姆上将为了帮助家庭,蒂姆克勒格尔中学毕业后在基尔码头上担任搬运工。1894年7月,现社会民主党国会议员艾伯特主持基尔码头搬运工工会扩充工作,由于西莱姆将军母亲海瑟薇去世,西莱姆当时并不在基尔码头,所以他的入会申请书由他的朋友,来自奥格斯堡、现石勒苏益格-赫尔斯泰因州社会民主党领导人布朗特代写。由于西莱姆将军考上基尔海军学院,故而匆忙结束搬运工工作,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没有证据显示西莱姆已经加入社会民主党,但是他与当年的入会证明人——布朗特有着密切关系,这一点已经被当年接受西莱姆将军入会申请书的国会议员弗里德里希-艾伯特所证实。另外,西莱姆将军的父亲也曾加入德国捕鲸工会,这或许对将军与工会和工人组织保持密切联系有间接的关系。”

不到五百个单词的旁白,向来仇视海军和海蒂-西莱姆的《柏林纪事报》极尽能事:先是大大方方的承认西莱姆并没有加入社会民主党,随后笔锋一转,看似站在客观的立场陈述,实际上却是用大量“详实”的资料先入为主的向受众强行灌输片面观点,至于证据链中某些模棱两可甚至大有文章的地方却只字不提。

希佩尔敏锐地抓住了《柏林纪事报》旁白中的漏洞,正当他准备诘问亨利亲王时,看似老僧入定的波尔却抢先发难了。

“西莱姆,就连辩解一句你也不愿意不耐烦吗?”

海军总参谋长雨果-冯-波尔枯坐在属于他的座位上目瞪口呆。能够在提尔皮茨、英格诺尔和赫岑多夫这些名将突起群雄并列的时代叱咤风云屹立不倒,波尔上将自然不是浅薄之人,只是这一切太过奇幻和讽刺。

许多年前,为了减少帝国在军国大事上的失误,哈德—冯-沙恩霍斯特和奥古斯特-冯-格奈森瑙创立了参谋部,削弱国王这个可能决定战争成败的不确定因素发挥的作用。普法战争后,德意志军事指挥体系也被认为是整个欧洲乃至全世界最高效最优秀,可现在看来,所谓的“最好”不过是日耳曼人的意Yin——军国大事在夏洛腾堡宫议会厅不正是一场幻梦式的游戏?!

“十分钟之前,我还欣慰的幻想着可以提前退休,为更有想法更有冲劲的年轻人腾出舞台,可现在看来,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从赫岑多夫将军那里接过海军总参谋长职务以来,雨果-冯-波尔鲜少对帝国战略和高层人事发表他的看法,对属于参谋部的本职工作也谨小慎微,可这并不代表波尔允许他热爱的海军陷入危机。

从1897年第一次海军扩军法案获得通过至1914年欧战被引爆,那是提尔皮茨时代最巅峰和辉煌的十七年。领导海军崛起的提尔皮茨本人、英格诺尔、赫岑多夫、波尔等一批元老重臣因为其自身的时代局限Xing,存在这样和那样的缺点,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们总能够在妥协退让之余坚守自己的底线。

一如日德兰海战后为海蒂-西莱姆仗义执言,波尔再次为他看好的年轻人说话了。

“陛下,我相信这份申请书并非伪造,可毕竟没有西莱姆本人签名,因此,海军不接受这个结局!”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