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龙旗

更新时间:2020-10-09 04:18:45

龙旗 连载中

龙旗

来源:落初 作者:猫吃狗粮 分类:历史 主角:任令羽索马里 人气:

猫吃狗粮新书《龙旗》由猫吃狗粮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任令羽索马里,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架空的目的,在于探讨历史的另一种可能。  而架空的质量,则取决于推演的过程能否尽可能的接近真实的历史。  希望这本书能成为一本有质量的架空……  感谢书友帮助建了个群:57127780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节三身份的证明

“林颖启果然是个谨慎的人!”

当自己又由黄渤陪同着在住舱与舰上的厕所间往来了一次后,任令羽终于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全舰禁足、除住舱外不得擅行半步;饮食则一概由董泽黄渤两人送来,食毕再由二人将餐具取走;甚至连去卫生间都必有一人陪同!

于是任令羽就这样被林颖启牢牢地看在了住舱里。

对于这位对自己深具戒心的北洋水师精练前营游击,“威远”练船管带,任令羽此时已是大有钦佩之感。

如果是换了自己在林颖启的位置上,对于像自己这样一个来历不明,衣着谈吐上像日本人又多于像中国人的家伙,恐怕也想不出更好的处置办法了。

但如果这样下去的话……

那自己岂不是在劫难逃?

所以现在任令羽才会这样毫无形象的坐在船舱的地板上,缩着双腿,下巴放在膝盖上,目光呆滞的看着手里的那个从那位罗特先生身上搜到的金属徽章。

他并不担心那个已经落入林颖启手中的乔.桑德斯,这个半路出家的兼职海盗绝不是一个有胆色的家伙,再被救上“威远”之前,他已经严厉的警告了那个家伙,如果不和他配合的话,那他就会把他参与抢劫的事情和盘托出!

无论在任何时代,一个有着基本荣誉感的海军军人都不会对海盗有任何好感,当然德雷克船长等人除外!

经过这一番处置,乔.桑德斯已经和任令羽成了拴在一根绳上的两个蚂蚱。而他现在需要考虑的威胁,还是那个躺在他身后吊床上的希尔.罗特……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轻轻的呻吟,任令羽猛地从甲板上一跃而起,一个健步就冲到了希尔.罗特的吊床前——还好,他仍未醒来。

连续两日水米未进,再加上严重的失血,这个有着一头火焰般红发的少年看起来更加憔悴了,却仍不失其清俊。他好像正在做噩梦,修长的眉毛紧紧地簇在了一起,苍白的脸上也流露出了明显的痛苦神情。

任令羽轻轻的叹了口气,拿出一根棉签,蘸上水,小心翼翼的涂抹在了希尔.罗特皲裂的双唇上——尽管从自保的角度而言,趁四遭无人之际杀人灭口才是他此时最好的选择,但多年来养成的道德底线还是让任令羽沦为了一个负责任的保姆。

也许是感觉到了嘴唇上的清凉,希尔.罗特脸上的痛楚之色稍稍有些缓解,他突然轻声吟唱起了一首歌曲。

歌曲的曲调忧伤而凝重,而原本笼罩在希尔.罗特脸上的激愤之色也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近乎圣洁的庄严之色。

任令羽的目光在一瞬间变得灼然,他知道希尔.罗特吟唱的是什么——虽然他听不懂歌词,但他熟悉这歌曲的旋律。

任令羽从号衣的衣袋里掏出了一枚精致的金属徽章,他仔细端详着希尔.罗特的面孔,自打从后者身上见到这个徽章起,他对眼前这个宁死也不肯接受威胁的红发少年的真实身份就产生了一个模糊的揣测。

而这个少年刚刚吟唱的那首歌,则几乎已经可以彻底证实了任令羽的判断!

“笃笃”,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打破了任令羽的沉思,他飞快地将那枚徽章收好,转过身问道:“哪一位?”

舱门被拉开了,一名穿着北洋海军1888年式军官制服的青年人也随之出现在任令羽的面前,“叨扰了,任先生。”

任令羽没有说话,只是在心中发出了一声苦笑:“拜托!林颖启林管带,您就不能不那么精明强干么?”

~~~~~~~~~~~~~~~~~~~~~

打从看清楚此时正坐在自己对面的这个青年军官衣袖上那幅双龙戏珠图上的蓝色珠子的那一刻起,任令羽就已经知道了来人的身分。

1891年,大副制服,30岁左右的年纪……

在“威远”舰上,能同时满足这三个条件的只有一个人——枪炮大副,留**童容尚谦!

根据任令羽的记忆,眼前这位面部线条柔和的青年军人今年才不过28岁,却已是在7年前就参加过马尾海战的资深海军军官,22岁就已经是巡洋舰大副,这样的阅历让任令羽这样的后辈只能是高山仰止!

不过现在任令羽可没有功夫向容尚谦表达什么仰慕之情……

除却上述这些耀眼的经历外,容尚谦还有另外一重身份,他是一手促成当年的留**童计划,被后世誉为中国留学生事业先驱的容闳的嫡亲侄子,更是中国派出的第一批留**童之一!从9岁赴美到18岁奉调回国,容尚谦的整个少年时代都在美利坚渡过,对于美国的风土人情可谓谙熟于心。

选择他来试探自己这个“美籍华人”的真伪,那个同样有着海外留学经历的林颖启管带也当真是对得起当年福州船政学堂教习送给他的“超悟绝人”4字考语了!

任令羽努力维持着脸上的微笑,同时大脑也飞快地运转起来——现在无疑是自己穿越后的面临的第一场危机,只要一语不慎,被容尚谦看出破绽,但自己恐怕顷刻间就要Xing命不保!

要命的是,鬼才知道19世纪末的美国是什么样子?!

~~~~~~~~~~~~~~~~~~~~~

容尚谦静静的打量着眼前这个留着平头的男子——个子很高,皮肤黝黑,挽起的袖子露出结实有力的小臂,四方脸,眉毛粗黑,眼睛乌黑发亮,鼻梁端正,两颊丰满——谈不上英俊,最多也不过勉强算的个清秀,但身上那股勃勃的生气却真的不似久居国内的国人。

“敢问尊驾是?”,任令羽先开口了。

“鄙姓容,容尚谦”,容尚谦的声音听起来都透着几分淡淡的温和味道,“现忝居‘威远’练船枪炮大副职……任先生?”,他突然惊讶的收住了话头。

在听到“容尚谦”这三个字的一瞬,任令羽脸上容色数变。

痛苦、思念、激动……如此多的感情分子在同一瞬间出现在了任令羽那张只能勉强称之为“清秀”的面孔上,最后一起溶作无可掩饰的苦涩!

“可是广东南屏的容辉珊?”,任令羽的声音中都带上了几分颤抖,如果是他原先在军校时所在的校话剧社的那个指导老师在场的话,一定会对他的演技大加褒扬——太他妈格罗托夫斯基了!

“正是容某,阁下这是?”,在容尚谦震惊的目光中,任令羽起身,走到他的面前,接着便是一个90度的大鞠躬,待得他重新起身时,眼角竟已带上了星星点点的泪花!

“泼海旌旗热血红,防秋诸将尽笼东,黄衫浅色靴刀备,年少犹能作鬼雄!”,任令羽望着容尚谦的双眼,一字一顿,语调铿锵!

容尚谦的脸色在一瞬间变得苍白,“这首诗,阁下是如何知道的?”

此诗乃是1884年马尾战后,

诗人黄遵宪为悼念殉国于福建水师旗舰“扬武”号上的留**童黄季良所作,而容尚谦本人正是马尾战事时在“扬武”舰上奋战的6名留**童之一!

“在下任令羽,家父早年被迫出洋,后在大洋彼岸美利坚国定居,在下15岁时,随家父迁至美利坚国马萨诸塞州赫约克镇定居至今。”

,任令羽似乎所答非所问,但容尚谦却立刻陷入了沉思。

“马萨诸塞州赫约克镇?”,容尚谦仿佛想到了什么,“敢问阁下贵庚?”,他继续问道。

“在下是西元1868年生人,今年23岁。”,任令羽回答道。

“1868,那阁下迁往赫约克镇应该是1883年的事,那时我等幼童已经奉朝廷诏命回国了,阁下又怎会结识有福兄?”,容尚谦双眼一瞬不瞬的盯着任令羽的脸,把后者脸上最细微的表情变化都收入眼底。

而任令羽接下来的表现则让容尚谦大跌眼镜,他的双颊竟飞上了两抹红晕,表情也显得扭捏起来。

作足了情窦初开的小男生情状后,任令羽才香香吐吐的说道:“嗯,是凯瑟琳姐姐告诉我的。”

“凯瑟琳?”,容尚谦一愣,“凯蒂?她已经知道有福的事情了?”,不知有什么事情触动了容尚谦的情肠,他的双眼中竟也有水光闪动。

“是!”,见到容尚谦脸上的痛苦神情,任令羽的心中竟也感到一阵痛楚——昔日的120名留**童在美完成中学学业后,曾有多人考入美国各个大学,其中薛有福、杨兆楠等人就读于麻省理工学院,这也是考入这个世界著名学府的第一批中国留学生。

在美求学期间,薛有福曾与其所在的马萨诸塞州赫约克镇上的一名名叫凯瑟琳的美国女孩相识相恋,即便是薛有福在1881年被召回国内后,浩瀚大洋也未能阻隔这对异国恋人之间的鸿雁传书……

直到1884年8月23日……

当日下午1时许,驶入马江的法国舰队突然对驻扎马尾的福建水师发动突袭!水师旗舰“扬武”因其炮多船大成为了法舰第一波集火攻击的目标,而在“扬武”舰上最先Cao作舰尾火炮反击法舰的便是三位留**童出身的见习军官——黄季良、薛有福、杨兆楠!

他们和时任“振威”舰大副的耶鲁学子邝咏钟则是94名归国幼童中的第一批烈士!在三年之后的甲午之战中,这个由中国第一批留学生组成的烈士名单还将继续延长……

而当时在“扬武”舰上最先发现法军旗舰发出战斗命令的福建水师军官也是一名留**童——容尚谦!

“凯蒂还好么?”,容尚谦此时已不再怀疑眼前这名青年的真实身份——知晓薛有福和凯蒂之间的恋情的,即便是在同期归国的留**童中也不过是当年同时在“扬武”舰上服役的寥寥数人,且多已在马尾之战中殉国。

如今这世界上,还能知晓这段异国情缘的,恐怕也只有眼前这位即居住在赫约克镇、又是华人血统的年轻人了。

“还好”,任令羽给出的是一个绝对挑不出错的答案。

“那就好”,容尚谦心中疑窦尽释,和任令羽之间接下来的对话也就自然融洽的许多,两人又随意聊了些各自在美国生活时的琐事,随后容尚谦便起身告辞。

“哦,对了”,走到舱门口,容尚谦突然回头,“任兄如果觉得舱中气闷的话,便可随意在甲板上走走,如果有其他需要的话,直接向董、黄二人交待即可。”

“多谢容兄”,任令羽微笑道,“不知容兄那里可否有钢笔,墨水以及绘图用具?”

“这些自然有”,容尚谦回之以微笑——在国外长大的人,自是用不惯毛笔,“只是这绘图用具?”

“天机不可泄漏”!

~~~~~~~~~~~~~~~~~~~~~

“呼”,任令羽关上舱门,几乎瘫倒在地。

感谢国内的海军史学者,要不是他们考证到了那位凯瑟琳小姐80多岁时交给小镇博物馆的,她与薛有福之间的信函,任令羽就是手眼通天也不可能知道昔日那位第一代MIT留学生还有这样一段异国情缘。

有了这样一次试探打底,想来林颖启也不会对自己的身份再多作揣测了吧?

“马萨诸塞州赫约克镇么?只是我很奇怪,我熟悉我那艘船上的每一个水手,可我怎么也不记得他们当中还有一个华人,难道您是沿着太平洋一路游过来的不成?”。

听到这个从背后传来的清脆声音,任令羽顷刻间感觉如坠冰窟!

他缓缓地转过身——吊床上的那个红发少年此时正睁着一双湛蓝的眼瞳,一瞬不瞬的看着他……

———————————————————

如果读者大大们觉得本书还能看得话,就请投下您手中宝贵的推荐票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