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大宋之风流才子

更新时间:2020-10-08 05:54:01

大宋之风流才子 已完结

大宋之风流才子

来源:落初 作者:午后方晴 分类:历史 主角:石坚赵 人气:

《大宋之风流才子》由网络作家午后方晴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石坚赵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他自幼就带着神奇的光环,伟大的词人,理学家,文坛大师,还是农学家?工家?  当他推着他祖母的轮椅踏入京城时,无数个深闺少女翘首以待,看这个风度翩翩少年风彩。  他的出现,让上至皇帝大臣,下至庶民百姓,都为之倾倒。  在他的帮助下,将会出现一个无比辉煌的大宋天朝。  他传奇的一生,波澜壮阔。他用他的才华告诉人们,什么叫真正的风流人物。  重要通知,请各位新老书友支持一下我的第三本宋朝架空小说《一品富贵》书号3023204,下面有直通车链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少女也接过话题:“就是,没想到你这个小....小东西,长得怪可爱的,心那么黑。”

石坚苦笑,没有这么多钱,他到哪里买房屋,还有余下的生活开支。他用手敲着桌子,说道:“伯父,你有这种想法,也是不错的。可你没有想过,因为有了这种酒,会招来那些个爱好烈酒的人前来贵酒楼吃饭,酒水的利润也许不大,可菜肴的利润跟上去。这只是其一。我这种酒水制造方法很简单,只要用其他酒水用半天时间,就可以得到这种烈酒,自然要象伯父所说,让它少一点辛燥,还得埋上一段时间。即使这样,光靠贵楼,还是卖不出多少酒水的。但伯父别忘了,以伯父的能力,可以让它往江宁、杨州等大城市销售。甚至西北和北方寒冷地带以及辽国和吐蕃这些更为寒冷的地方,我相信哪里的人民更喜欢这种烈酒。到时候,伯父光卖这种酒水,其利润也远超过这家酒店的利润。”

这家老板听了心开始了动了起来,要知道商人逐利而行,这也是历代士大夫看不起他们的地方。其实这时商人的道德观念比起后世还是强得多。按照石坚勾画的蓝图,这是一次做大的好机会。

他想了一会儿说道:“不知道这种酒水成本是多少?”

“这种烈酒不需要特地酝酿,只要从别处酒家买来,经过简单加工既可得到。象我给你们喝的这种酒,

约每十斤可以酿得三到四斤,再稍平和一点数量还要多一点,再烈一点就要少一点。这中间的份量伯父自己可以自把握。”

“那么要多少人手?”这家老板在心中盘算了一下,按照石坚的说法,这种酒水成本比别的酒水贵上三到四倍,这也是可以接受的,毕竟这种酒这么烈,成本肯定要高一点,但不可忽略人工成本,要是许多人来完成,成本就更要高了,也会影响销路。

石坚微微一笑,说:“有三到四人足够了。”

这还是他多说了,整个蒸馏过程,无非就是加加柴火,倒接酒的过程,手脚麻利有两个人就足够了。

那位老板终于心动了,他说道:“小兄弟,我们成交了。”

石坚叫他喊来地保,做了公证,写了契书,还特地注明了待到这种烧刀子酒酿成了才付钱给他。在写契约时,石坚才知道这家老板姓王,叫王坤。

写好了契约,他向王坤问道:“王老板,可曾满意?”

他连喊了三声,才将王坤喊醒,原来石坚写这张契约时用了赵佶的瘦金体书写的,这种书体瘦劲硬挺锋芒毕露,还淡淡地透出一种富贵之气。赵佶可以说历史有名的昏君,也是最倒霉的帝王。可是他的瘦金体和工笔画闻名后世,瘦金体在许多电脑里还能找到这种书体,可见这种书体影响力有多大。这时候离赵佶出生时间还有近百年时间,世人那里看到这种书体。王坤和地保读过一些书,不算一个内行汉,也能算一个门边汉,他们一下被这种书体震住了。王坤还伸出手在桌子底下摸仿。

直到石坚最后很大的一声,才将他回过魂来,他一拱手道:“小相公,十分满意。”

这声小相公已经用上尊敬的称呼。

石坚这才走进王坤房中,将蒸馏器画出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这套在艺太简单了,只要别人一看就能仿摸,石坚不图以后一成的分利,也要对得起人家的十两黄金。但在他眼睛里简单,还是让王坤绕得稀里糊涂。石坚还不知道,他已经“发明”了这世界上最先进的蒸馏设备。于是石坚又和他解释了一些原理。比如各个物质不同的沸点之类。这一下,王坤更糊涂了。他也看过不少书,那本书上说过沸点,要么只能用一种解释。这个少年是个天才,他能通过书本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天下闻名的小晏相公不是十四岁就中了进士吗?

石坚见解释不清,他只好说:“王伯父,你就别为什么了,你只要按着我这个图纸做,明天我过来再教你把酒酿出来就是。”然后看天色不早,怕NaiNai担心,告辞。

望着他离开的背影,王坤的女儿不服气地问道:“爹爹,你真的相信这个小孩子的话?”

王坤抚着她的头发说:“乖女儿,你见过这样天禀异常的小孩子?”

“那是他家庭不好,少年老成。”

“再家庭不好,也不可能老成到这种地步。你再看看这字,恐怕街上的秀才也写不出来。”

这时候地保还没有走,他和王坤关系很好,他在旁边说道:“这少年写的字不要说那些秀才,就是那些举人也写不出来。而且这种书体我从未见过,好象还是他独创的。这少年以后非是常人,不要说他什么酿酒法子成不成功,王老弟,你要是凭此和这少年攀上关系,花点钱也是值得。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难。听说他祖孙二人在李府呆得不好,也不知这次,李举人怎能看走了眼?”

他们都不知道此石坚非彼石坚,原来石坚有现在石坚一半才华,不要说李慧的父亲,就连她的母亲也会瓜目相看。

王坤一击他的手说:“老哥此话正合我意,哦,我倒忘记一桩事,他不是要买一间房屋,麻烦老哥帮我打听一下。”

“以后有好处你得了,却要我来跑腿,”地保和王坤开着玩笑。

“等晚上客人少了,我亲自下厨炒几个小菜,请老哥喝酒行不?”

王坤不知道正是他看中了石坚,以后成为了大宋最顶尖的商人,他手中那张契约虽因此时石坚腕力不够,不能和石坚以后书法相比,可作为石坚第一张面世的书法,价值更是连城,甚至可以买下他这家酒楼。

石坚第二天下午又来到太白酒楼,王坤已经按照他吩咐将巨型蒸馏器按装好了。为了保密,王坤只带着自家几个人进了这间屋子,一个下午的时间,王坤为了一炮走红,不惜成本四蒸,几百斤淡酒经过四蒸,成了一香气飘溢的烈酒。石坚刚要伸手要钱,王坤却说道:“听说你想买房子,我帮你打听了一下,城西有一家房屋主人想要到江宁去谋生,房屋急着要卖,价格也合理,只要二十贯,不过地段有点偏。”

石坚现在急着要离开李府,那里管它地段偏不偏,何况价格只有二十贯,除了买房还剩下不少钱,够他们支撑一段时间。于是他感谢地行了一个大礼,说道:“多谢伯父了。”

王坤看到他从始至终都很有礼貌,越加欢喜,他不顾生意,带领着石坚来到那户人家。这家已经出了城区,不过环境十分好,房屋门口还有一个池塘,边上零乱地生着几棵垂柳。房屋也宽敝,五门房间,还有一个小院落,院角还长着几棵月季,此时开得正烈,满眼红花绿叶十分招人喜欢。看来这户人家是急着要走,否则也不会以这种价格售出。

石坚一看就喜欢上了,他几乎没还价,就将它买下。可是他看看房屋,还觉得少了什么东西。

王坤见过世面,他猜摸了一下,立即明白过来,这里离集市较远,石坚的祖母年纪已高,买卖出价东西不方便,他在边上说道:“小相公,是不是少了一个丫环?”

石坚一拍脑袋,他心想自己真是糊涂了,难道自己附身于这个少年身上,智商也低化了?自己手头有点余钱,以后还多少有太白楼的分帐,还要老祖母受苦不成?

这时边上的地保说道:“我倒听说张大官人家有一个丫环想要售出,价格也不贵,只要五贯,难能可贵她还识不少字。”

石坚问道:“勤不勤快?”

他前世的印象那些个小姑娘一个比一个娇贵,他可不想买一个姑NaiNai回来。

“这个小丫头勤快,而且还十分漂亮。”

“那么不正好吗?伯父还犹豫什么?”

“只是这个小丫环名声好象不好,听说她还勾引张家老爷,被张家大夫发现,狠打一顿,张家这才放出风声,想把她卖了。可别人家听到此事,都不敢要她。”

石坚听了心想,靠,难道我遇到一个提前版的潘金莲?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