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情殇宋金

更新时间:2020-10-08 05:50:14

情殇宋金 已完结

情殇宋金

来源:落初 作者:代平 分类:历史 主角:冯益肃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代平原创的历史小说《情殇宋金》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冯益肃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故事展现的是北宋末、南宋初的历史故事。故事结构紧凑,既有民族大爱,也有男女私情。既有历史的再现,也有传奇的色彩。小说讲述了北宋末、南宋初的宫廷斗争,尤其是《靖康之难》后,帝女、帝姬们的非人生活,刻画了赵嬛嬛、赵福金以及赵植,蔡鞗、宇文虚中、王重阳、吴激同韦贤妃、赵(木咢)、刘彦文、秦桧及金国权贵们斗智斗勇的故事。小说还刻画了李纲、宗泽、岳飞等主战派人士同宋高宗、黄潜善、秦桧等主和派人士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及其斗争。嬛嬛历经坎坷回到了宋国,而韦贤妃为了保住自己的名誉,与秦桧、高宗密谋杀害了赵嬛嬛。整个故事跌宕起伏,惊心动魄,是人类灵魂的极大碰撞,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县主簿表面上劝阻着王松,内心里却在为王松寻找着机会,他要利用王松替自己争得临泉县的更多话语权。

快过年了,机会终于来了,临泉县每次送去济南府的贺岁金银,都是由江太尉领着县里的衙役们押运,每次回来后的镖金、奖银,众人一平均,每个人的袋里,摊不到多少。

主簿向县令建议:“今年押运济南府的贺岁金银就由太尉个人承包,人员让他定,镖金任他给,奖银随他发。江太尉的女婿是做转运的小吏,有钱自家赚,忒大的一笔生意,太尉一定不会落下自己的女婿。”

“这二千两的银子,全都给那江太尉?”见王松心有不舍,主簿笑呵呵地说道:“哪能呢?江太尉不但得不到镖金、奖银,还要追查失职之责。”王松疑惑,主簿就在他的耳旁叽叽咕咕地说了一通。王松的眼眉顿时舒展开了,他乐呵呵地笑道:“主簿有什么要求,尽管道来,王松定会全力帮忙。主簿故作谦逊地说道:“王大人见外了,为老爷排忧解难,乃是我刘彦文的本分。”“本官知道怎么做了,你就放心好了,只要这件事情给本官做妥了,王松就是拼着……”刘彦文连忙打断了王松的话语,说道:“大人千万别这样,看您茶饭不思,睡觉无眠,彦文咋能袖手旁观、无动于衷?”两人又是客套了一番,转而就互相地拥抱了起来。

刘彦文出身科举,写得一手苏体,别看他是县里的主簿,干得是老气横秋之活,可他年岁不大,刚过二十五。不是娶不到新娘,家中说亲之人纷踏而至,可他就是不予理会,气得父母整日里长吁短叹、唉声叹气。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都是这把年龄,如何不娶新娘?是不是要气死父母,你这个孽畜。”

这刘家就他一个独子,像彦文这般年龄的人,那孩子早该学堂里读书了,可他呢?媳妇还不知处在哪里?都怪自己省吃俭用,供他读书,如今成了个只顾自己快活,不管祖宗烟火的白眼狼。是自己的命硬,只能承载一根独苗,要能多个儿子,管他是死是活。

可知刘彦文和王松在叽咕个啥?王松听了,为何会兴高采烈、喜气洋洋?

原来刘彦文派到王家的探子,打听到老志、老气兄弟俩正在闹别扭,就派那探子把老气叫到了暗处,刘彦文一见老气,就故意大声地吼叫:“你这个王老气,要如何说你才好?什么事情不好做,偏偏要去寻找蜈蚣岭的土匪。”刘彦文只是听人说过王家的二儿子与土匪的头目杨青关系不差。自从老气离家出走,确实找过了杨青,可全是为了吃饭喝酒,没有做过半点土匪的行当。

“怎么了?不就是讨碗饭吃,用得着大惊小怪的吗?”这小子,果然去了蜈蚣岭,刘彦文摇了摇头,说:“兄弟呀,你上了蜈蚣岭,干嘛又要下山呢?这不是为难兄弟的亲家吗?老气的亲家身为临泉县的县太尉,剿匪是他的职责所在。”

“你在这里瞎扯些什么?我的事情与亲家无关。”王老气十分不满地说道。见老气不快,刘彦文轻声细语地说道:“怎么了?生气的呀,刘某可是为了你好。”“那咋个好法?说来听听。”

“兄弟与蜈蚣岭的关系,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抓你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依彦文看,还不如上山入伙,照江湖规矩,入伙也得献上重礼、厚金,老气有个什么家底,彦文的心里最是清楚,所以兄弟都替你想好了法子。若是老气不去,愿意坐牢,就当彦文在此放屁。”

王老气一听,连忙说道:“你看看,你看看,这法子还没说,咋就知道老气不同意?”

看火候十足,刘彦文就告诉了一切。“咋行?哥和江太尉不就被老气坑苦了吗?”

见老气舍不得兄弟,刘彦文大声呵斥道:“你这个王老气,好无道理,都到这个时候了,还顾虑什么兄弟之情,老志对你怎样?父母待你如何?你家的事情,谁人不知?哪人不晓?那老王家根本就没把你老气当人看。”

这下说火了王老气,他咬了咬嘴唇,狠了狠心,曰:“也罢,怪不得弟弟了,是哥哥对不起老气。”

“这就对了,无毒不丈夫,老志若是明智,尽早放弃秀美,也不至于会遭受如此大罪。”

王老气按照刘彦文的计谋,事先就给蜈蚣岭的头匪杨青打好了招呼,那临泉县孝敬济南府的贺岁金银,换取了蜈蚣岭的第三把坐椅。

江太尉和女婿后悔不迭,悔不该让老气一同押运,送至土匪的口中。

原来,江太尉将县令安排的好事,告诉了女婿,女婿二话不说,就接下了担子。

老志将这个十分利好的消息告诉给秀美,秀美忧虑道:“以往的贺岁金银都是由衙役们押送,今年咋会承包给个人?”老志不假思索地回答:“这还不简单,是你老爹会做人呗!”

这时,老气回到了家里,父亲很不高兴地说道:“你不是离家出走和王家断绝了关系吗?咋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忍受不住了?是不是上了蜈蚣岭?”老气刚要发火,可是他忍住了,小不忍则乱大谋,刘主簿说得清楚,加入押运队伍,才是取得成功的关键所在。想此,他低头说道:“以前都是孩儿做得不对,以后的老气一定改正。”

见老气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躺在病榻上的母亲,对着丈夫,高兴地说道:“老志……他爸,别扭拧了,手心……手背……都是肉,就原谅……老气吧?王德林见老伴气喘吁吁、咳嗽不停,连忙点头应允。

秀美愉悦地对老志说道:“叔叔回家,定是知道自己以前行为的不妥,既然已改邪归正,何不叫上叔叔一同押运贺岁金银?”

老志觉得在理。

江自生见王家的兄弟冰释前嫌,便高兴地笑曰:“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