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梦里三国

更新时间:2020-09-12 11:48:23

梦里三国 连载中

梦里三国

来源:落初 作者:林飞 分类:历史 主角:林飞陈村 人气:

主角叫林飞陈村的小说是《梦里三国》,它的作者是林飞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几回回梦里回三国  金戈铁马万夫雄  有谁知  无定河边万骨哭  五胡驰骋中华泣  以我纤细笔  重著我心史  扬我大汉威  诛尽魑魅徒  热忱欢迎大家到《梦里》的群5251102来发表意见,顺便督促林飞,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八月十五夜,兴隆酒楼,高朋满座。

“谢谢诸位的光临,本县是个粗人,说话不喜欢拐弯。今天让大家来,是想要告诉大家一句话:本县来新郑,是为了发财来的。”林飞一言既出,举座皆惊,众人不禁个个心里犯嘀咕,这新来的县令也太离谱了吧?难道就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索贿?

“大家不用担心,本县来发财,不是想要靠搜刮你们发财的。本县原本就是一个商人,只是在经商的时候,屡屡受到贪官的盘剥,苦不堪言呀。现在,在新郑地域,可是没有人敢来盘剥我了,可以放下心来做自己的生意了。当然,推己及人,我也不会让大家受到我当初所受的盘剥之苦的。”又一句话让大家悬着的心落了下来,甚至于有人开始拍手叫好了。

“但是,大家都知道,正正当当做生意挣钱,是要花心思,费时间,耗精力的。如果各位有违朝廷律法,我作为朝廷命官,自然要管上一管。而这一管,势必要花费我的时间和精力,耽误我挣钱。对于这种坏我好事的作Jian犯科之辈,我不但要严惩不贷,而且,我把丑话说在前头,我还要想方设法的做小鞋给他穿,我就不信,我的花样会比那些以前让我吃尽苦头的贪官们少。”最后的一句话,林飞故意说得一字一顿,倒真是有几分阴森的味道,骇得众人连称不敢。

“好威风”冷不丁有人在角落里插了一句嘴。

“今天让大家来,一来是要把我刚才的话给大家说清楚,免得有人说我不教而诛,二来么,我还想趁着各位大财主都在,做成一笔生意。”林飞也不理那人,直接说道。

“庸俗”那个声音偏偏不领情,又出来搅场了。林飞这才向他看去,是一个衣着锦绣,面目俊俏,神情倨傲的年轻人。已经稍作了解的林飞自然知道,正是郑氏家族管事的长房大公子郑颉。

“郑公子,你我同为商人,商人言利,天经地义,不知何庸俗之有?莫非郑公子敢于抢占大枣市场的份额,却不敢谈一个钱字么?诸位,本县想要购买一万亩的土地,谁手中有那种地势较高,不便灌溉的大片土地,愿意出售的,请告知本县,本县愿按市价收购。”林飞转向众人说。

“万亩田地,这可不算小手笔,高某在城南倒是有那样的一整片地方,离水源也不远,但是地势很高,连年收CD很差。只是不知这样的田地大人要来何用?”一个中年男子探问着,正是以土地众多闻名,财产在众多巨户中排行第四的高家的当代家主高松。

“高兄客气了,不过对于土地的用途,本官要暂时保密,只问那田价几何?”林飞说道。

“那块土地,大伙儿都知道,连年歉收,别的田地收成300斤的时候,至多只能收到100斤,县里良田一般作价每亩千钱,这样的田地,每亩100钱的价格,大家帮我看看怎么样?”高松为示公允,直接向在座的人征询价格合适与否。

“高叔这样算的可有些贱了吧,只有别的田地三分一的产量,怎么价格就降到一成了呢?咱们的林大人可是说过不搜刮我们的哦。”郑颉又在插话了。

“郑公子做惯了大枣的买卖,田间之事,好像一点都不懂吧。对于良田,主家只要支付一成的收成给佃户,但是对于高老板的那块地,产量低,但是伺候起来可更费工夫,至少得有一半以上的收成支付给佃户,所以从收益上来说,良田会是劣地的6到8倍,再加上林大人一次Xing买一万亩,当然得有些折扣,每亩100钱,算是一般的价格,如果我要买,至多只能按90钱的价格,哈哈。”说话的人既损了郑颉的面子,又让高松得不到多少好处,着着实实的帮林飞还了一下价,正是那和郑家争夺大枣市场的常家家主常旷常老爷子。

“常老爷子,你还价的功夫我可不敢和你比较,林大人,就按照每亩95钱算吧,能行么?”高松忍痛降了一些。

“好,成交,这里是95两黄金,请高兄验收,明日请高兄将地契送来县衙。后日晚上,鄙人在县衙后院,自备薄酒,有些好东西让大家过目,当然这纯属生意上的事情,还望大家一定到场。今夜么,俗事已叙,现在大家尽兴喝酒吧。”言罢,回到自己靠窗的位置。

大家看县令大人要交代的事情已经诉说完毕,也都趁着这难得的聚齐的机会相互沟通,有的谈谈生意,有的说说风月,至于靠窗的林飞,因为隐隐然与众商之首的郑家有着几分不对,而且尚是初次见面,不知底细,却没有人敢走上去搭讪。

林飞没人打扰,也乐得清静,一边喝着酒,一边欣赏着窗外的夜色。夜晚的凉风吹进来,很是清爽,空中一轮皎洁的圆月洒下如水的月色,给远处银亮的河水和近处古朴的民居铺上一层朦胧的轻纱,让人感觉到一种无以言表的神秘和静谧。

圆月?!对了,今天是八月十五中秋节呀!

每逢佳节倍思亲,林飞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自己的家人——年迈的父母,宽厚的大哥,耿直的二哥。自从到杭州念书开始,已经有整整七年没有在家里过中秋了,本来还想着等啥时自己有钱了,可以掌控自己的时间,就可以陪着家人好好的过一次中秋。可是,现在,自己却再也没有那样的机会了,整整一千八百多年的时空间隔,让自己永远的离开了家人。往年身在外地的自己还能打一个电话回家,问候一下家人,而现在,却是连这样的机会都没有了,不知家中老父的身体可好,母亲是否Cao劳依旧,两位哥哥是不是过得开心。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现在,虽然亲人应该还安好,自己却是真的无法侍奉二老了。

想到这里,望着那如水的夜色,林飞不由得轻声吟道“纷纷堕叶飘香砌。夜寂静、寒声碎。真珠帘卷玉楼空,天淡银河垂地。年年今夜,月华如练,长是人千里”,是呀,月华如练,长是人千里,心头一酸,两行泪水竟不由自主地滑落下来。

“原来堂堂县令大人,竟然还喜欢哭泣,少见少见。”郑颉的高声话语让酒楼一时之间静了下来,大家都错愕的看向林飞和郑颉。

“林大人睹物伤情,正是至情至Xing之人,哪里会像郑公子那样不通人情,面目可憎。”居然有一女声为林飞解围。

林飞循声望去,正是旁边席上坐的一名素衣女子,此女眉目姣好,但眉间有一股英气,让人不容逼视。此刻,女子正在怒视着郑颉。

“潇妹,你怎么向着这个狗官。”郑颉一急,居然口不择言起来了。

潇妹?是了,这个女子应该是众家族中排行第二的龙家的大小姐龙潇了。据说,此女自14岁开始接管家族生意,三年内,家族声势之盛,几已不下郑家,人称“女陶朱”,是个名副其实的集美貌、财富、才华于一身的奇女子,郑颉正在疯狂追求中。自己刚刚赴宴时,还有些好奇的想要找出她来,却没能做到,没想到她居然一声不吭的坐在自己边上。

“林大人能否将适才所诵之句送一幅于小女子?”龙潇理都不理郑颉,对着林飞说道。

林飞摇了摇头,拱手向众人说道:“飞已不胜酒力,又见月色如水,睹物思人,以至失态,只好先行告辞。”

“林大人,适才所诵之句意犹未尽,能否将其补完再走?”

“这是一故友思念良人之作,下阙是:愁肠已断无由醉。酒未到、先成泪。残灯明灭枕头欹。谙尽孤眠滋味。都来此事,眉间心上,无计相回避。”

“都来此事,眉间心上,无计相回避”龙潇喃喃的重复着词句,望着林飞远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