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明魂

更新时间:2019-03-09 10:09:21

明魂 连载中

明魂

来源:落初 作者:缺月梧桐 分类:历史 主角:萧翰萧景逸 人气:

缺月梧桐新书《明魂》由缺月梧桐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萧翰萧景逸,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元朝末年,历史掀起了狂涛巨浪,面对这怒潮,无论你是强豪还是顺民,个人命运如蝼蚁一般不可掌控。  高邮城,一个富二代,一个贫二代,无足轻重的偶遇,由此展开他们新命运的起点。  恩恩怨怨,谁是谁非?  国仇家恨,公义在谁?  钢刀利刃,劈出血海一片遂铁血正义;  铜皮铁骨,打翻八方豪杰逞心中志向;  本书无秘笈、无悬崖、无内力、无老头、无美女,乃是战争武人小说,  本书有遭遇战、有阵地战、有步骑战、有攻城战、有水战;有一对一的单挑、有暗室盲斗的突袭、有小股部队的特种潜入战,有千军万马的阵战,本书各种战。  本书从头战到尾,从元朝战到大周,从大周战到大汉,从大汉战到大明,从大明战到漠北,一路从黑暗战到光明、从仇恨战到宽恕、从野兽战到人,大汉明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后来的那人三、四十多岁年纪,身材修长,穿着料子不错的长袍,腰带里挂着一块白玉,连靴子都十分整洁,发髻梳理的一丝不乱,指甲也干净,配上一双精光四射的小眼睛,任谁看也好似个成功商人模样做派。

“你还有脸说是我师叔?”齐猴子突然怒气冲冲的转过来脸,吼道:“知道今天疤脸虎找我了吗?要不是我机灵加上熟悉地形,今天老子肯定就死在高邮了!”

“疤脸虎?”那个人吃了一惊,眼珠转了转,笑道:“我记得你说过欠下银钩赌坊五十两银子,想必是这事吧?”

“放屁!”齐猴子跳了起来,攥得铁拳咯咯作响,盯着那个中年人咬牙说道:“肯定是你劫持萧二爷盐船的事!这事居然找到我头上来了?这可是杀头灭门的大罪!和我有屁关系,我不过是收了你十两银子,混入盐帮码头,替你打探过一个月的消息而已。我那时候要知道你竟然敢做这等事,你给我一万两银子我也不认识你!”

“疤脸虎怎么会因这事找你?不会吧。”中年人装模作样的一摊手,接着他笑了起来,手轻轻拍着少年的肩膀说道:“小齐,安心吧。那事早了结了。现在萧二爷踢了疤脸虎,他没有了萧家当靠山,自己做人又差,在江湖上已经是头死老虎了,不要怕。”

“能不怕吗?!”少年一把打开中年人的手,但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怒气。

“你不是说自己混江湖很舒坦吗?”中年人笑道:“你靠打探情报为生,疤脸虎这事迟早会发生。你一身清风流短打功夫,犀利到家。这么混实在可惜了,不如跟我干吧。你知道我喜欢你。”

“跟你干?”齐猴子一声嗤笑,他指着城墙下白花花的一片纸说道:“你的头像也在那里面,我看过,你有种,连萧家的货也敢动,你的脑袋值五百两呢。我脑袋不值钱,不干。”

“哦?才五百两。”中年人一把揽过少年的肩膀指着那一大片白花花贴犯人头像的地方笑道:“几十个犯人,而且越来越多,谁能认识我?再说那是我吗?”

说罢从怀里掏出一张纸递给齐猴子,齐猴子狐疑的打开,却是面前这人的通缉画像,看了看问道:“看这干嘛?我又不是不认识你,你问我你帅不帅?”

中年人指着自己颧骨笑道:“我这里可有三颗痣?”

齐猴子愣了愣又低头仔细看那画像,忽然抬头惊叫道:“这谁给你画像上加了三颗痣?”

“我所有画像上都有三颗痣,但我本人没有。”中年人做了个鬼脸,又用手劈了劈自己脖子,笑道:“谁也别想用我这脑袋去官府换钱,因为我脸上根本没有痣。”

“你找官府里的人给你加的?”齐猴子知道没人能确认眼前此人就是画像上的人,因为官府在他画像上多点了三颗痣,但这等于手伸进了官府,不由不他不吃惊。

中年人呵呵一笑,把画像抽了出来,在目瞪口呆的少年面前折好放进怀里,说道:“小齐,你消息十分灵通,想想看,我为什么敢动萧家?我劫了船之后,谁获利最大?”

齐猴子怔了,目瞪口呆了好一会才说道:“萧家因为这次事,被官府痛骂,失了一个盐场给艾菩萨,结果艾菩萨成了高邮第一盐商。难不成你背后是艾菩萨?”

中年人笑了笑,说道:“还有呢,盐帮凭借此终于把最讨厌的疤脸虎拉下了马,换上了一个‘救急雨’给萧家干,‘救急雨’张九四有名的散财如雨、有钱大家赚。盐帮也获利不小呢。”

“你丫背后还有盐帮?怪不得你根本不怕疤脸虎?”齐猴子彻底傻了。

中年人没有回答,他再次揽住少年人肩膀指着高邮城里金碧辉煌的几处豪宅屋顶说道:“你以为师叔我这个悍匪干活很危险吗?小齐啊,我住在城里,穿金戴银,酒肉美酒从来不缺。”说着他揽着少年人把他转了个面,又指着城外贫民窟说道:“那些人才是最危险的,简直是提着脑袋在活着,每日从日出干到日落,汗流浃背却吃不饱穿不暖,还要卖儿卖女,死后连副棺材也买不起,你想住在城外还是想住在城里?想赚安全的银子,还是想做卖命的勾当?”

“打住打住,”少年把肩膀上的手推开,冷哼道:“师叔你口才好,咱比不了,我娘还在萧家堡呢,她叮嘱我不要做伤天害理的事,免得遭报应。”

“哈哈,”中年人大笑起来,他拍着自己胸脯,指着城下那一片片的棚屋笑道:“现在是谁被报应呢?小齐啊,这是个乱世。乱世是不能用正常世道来衡量的。现在就是修桥补路无遗骸,杀人放火金腰带。萧二老爷、艾菩萨比我更好吗?老实说,我拉的屎都比他们干净,但人家是高邮的霸主、江淮的富豪。小齐啊,你年纪也不小了,有二十岁了吧?也该娶媳妇了吧?以你这个样子怎么娶得上老婆?你老妈在萧家堡累死累活肯定存不下银钱给你,不如跟师叔我干上几年,我包你富贵还乡,要知道,不管世道怎么变,总是笑贫不笑娼的,我高耀祖绝不骗你。”

“不骗我?***,你上次让我混入疤脸虎他们就是这么说的。”齐猴子冷哼一声,但语气已经缓和许多,但俄而他吃惊的说道:“你什么时候叫高耀祖了?你原名不是高四五吗?在我们清风观的时候道名金风;后来你嫌生活苦,离开道观,变了和尚,法号:无奇;再后来师傅死了、道观废了后,我来到高邮,那时候你叫高瘸子、高狐狸了,现在居然是高耀祖了?你不知道汉人不能给自己取名吗?”

“现在有钱人谁不给自己取名。”高耀祖呵呵一笑,指着齐猴子鼻子说道:“我的清风小道士啊,你乡巴佬了。”接着他指着城外冷笑道:“这些大元的两脚驴马才安分守己不给自己起名字。”

“老子不安分守己,我早就想好名字了。”齐猴子冷笑一声:“我叫齐烈风;烈火的烈,清风的风。”

“轰轰烈烈的赚一把,然后风一般逍遥,不错嘛。”高耀祖再次笑了起来,他揽过少年,笑道:“我的清风小师侄终于想通了。”

第二天上午,曾经的小道士清风、现在叫做齐烈风、绰号齐猴子的“江湖混世…”,还是小混混眼巴巴的等在靠太平桥不远的地方,看着远处耀武扬威的官军肆无忌惮的以检查的名义抢劫过路的人,全并不在意,此刻他心里得意和后悔并存。

这让他混乱了。

得意的是,他终于同意了师叔的邀请,昨晚在城里买了一套漂亮衣服,洗了一个澡,在高邮最好的酒楼,吃了一顿一生难忘的大餐,直到现在虽然他赶着一辆驴车出门已经两个时辰了,但他走路都踮着脚、既不肯坐下,连树也不肯靠一下,怕搞脏了那身漂亮之极的绸缎袍子和新靴子。

后悔的是,这个师叔可真不是正儿八经的师叔,高瘸子是谁?江淮黑/道鼎鼎大名的“高狐狸”,不仅狡猾之极,而且胆子通天,连萧二爷的货都敢抢,这是悍匪中的悍匪。现在这个超级悍匪正在招揽武功高强有各种技能的好手,不用在乎他满嘴的花言巧语,他肯定又是在计划进行一桩吓破天的大买卖。跟他混,没有一身胆子不行,但只有胆子没有心眼也不行,说不定他把你卖了,你还帮着他数钱。

齐烈风真不敢太放心,这不,整整两个时辰都在踱步,考虑的焦点是倒底是短期内衣食无忧重要,还是脑袋挂上城门较为可怕。

当然,他只是想想,他早做出了选择,他包裹里还有一把短剑,上好的精钢短剑,是所有武艺高强年轻人的梦想,这也是师叔从黑市上买来给他的,昨天夜里,他做的梦全是关于这把剑的,甚至他当了状元,竟然也是拿着这把剑入洞房的。

他这个道士是会武功的,而且功夫很不错。

他十二岁的时候就因为家里穷,被家人送上了离萧家堡不远的清风观当道童,在里面就是干活服侍两个师傅,当然也练武艺,不练不行,当然是因为妖怪太狡猾了,据说他们师祖和一个附身于村民的狐狸精斗法,驱妖斗了整个三个时辰,从正午斗到漫天星辰。

这期间要上蹿下跳的用木剑画符,还要不停的扔符,当然这些符还得单手用火石点着了,可见若身手不好,别说人了,一头狐狸你都打不过。

道观在荒山野外,来的不全是信徒,周围农夫们经常上来偷东西,这还是好的;还经常有匪徒出没,要是不习武自卫,几个道士全死光了几个月也没人知道。两个师傅都是好手,教了他空手短打和一些剑法,其中一个就是这个高狐狸,下山随便搞了搞就把江湖搅了个天翻地覆。

后来世道太艰难了,连鬼怪都饿死了,人们死人都不在乎,还在乎鬼?道教不如佛教会捧人,再说元大人们也喜欢佛教,慢慢的道观越来越破,最后师傅死了,小道士清风也不得不去了高邮混日子。

正胡思乱想着,抬头看见一艘小舢板远远的划了过来,上面篷子上隐隐有个黄圈,这是约定的暗号,师叔让他来接两个客人入城。

“终于来了!”齐烈风大喜,转身下到坡下,小心的赶着驴车朝远处一处残垣断壁行驶了过去。为了躲避官军的视线,他还特意绕过高处。被这群爷爷发现有人绕过桥过河的话,被敲诈是少不了的,他怀里还掖着高耀祖给他防身的五两银子,他打算除了城门交税外,剩下的一个子也不能跑,全得跟着它们的“爹爹”姓齐。

远远看着两个人从小船上下来,搬着一捆门板长的草捆子进了约定的地点:一边被官军剿匪烧毁的小村子。

齐烈风赶着马车过去,在里面最大的屋子前停下,这里曾经是个财主的牛马棚子,如今已经荒废,连门都没有了,看着那个黑洞洞的窟窿,齐烈风没有贸然进去——江湖上做事必须小心,如今亡命之徒越来越多。

“明月何时有?明月几时有?”齐烈风稍稍站在门旁,小声说着师叔交代的暗号。

“弟兄心中便有!”好久之后,黑洞里传来一声沉闷的回应。

“***,你心中有毛?!谁想的这个切口?”齐烈风恨恨的心里念叨着,脸上却笑得像朵花,笑得:“兄弟在等你们,你们可算到了。”

说着走了进去,只见里面站着两个壮汉,都是一身短打,一个黑脸大汉,比齐烈风高一个头,真是罕见的高个子;另外一个则是红脸,个头稍矮,但都是肌肉强健之辈,两眼顾盼之际极其有神,一看就是练家子。

齐烈风笑道:“老板让我接你们进城。我是小猴,驴车就在外面,各位我们就走吧?”

“嗯。”两人也不搭话,就低头去搬脚下的草捆子。

“我来帮忙。”齐烈风笑嘻嘻的跑过去要搭手。

“慢着!”红脸矮子的一声低吼停住了脚步,他侧耳倾听起来。

“怎么了?”齐烈风看了看这四处漏风满是破洞的库房,不解的问道。

红脸矮子没有回答齐烈风的问题,他扭头问高个:“我好像听到人马声,你听到什么了吗?”

“没有吧。”高个大汉和齐烈风面面相觑,这大上午的,好像没什么声音啊。

就在这时,漏洞里的阳光被一道道的黑影掠过,接着几个人冲了进来,齐烈风一见来人是谁,顿时脸都歪了,苦歪的——来了六个元军官兵。

领头的一个冷笑道:“你当然听不到爷爷的马蹄声咯,你们这种刁民学会在别处上岸逃避过桥皇税了,爷爷们为了治你们这群刁民特意把马蹄包了起来!”

“官爷啊,我们不是逃税,是坐船方便。”齐烈风站在领头的这百夫长面前点头哈腰,这是拿手好戏,说着,从腰里掏出一个七、八钱沉的碎银子亲热的塞到这大人手心里,笑道:“让大爷们多跑一趟了,这是茶钱。”

“滚!你们这群刁民是故意逃避皇税,是要杀头的!”百夫长把银子转手掖进自己袋里,嘴上却越发凶狠了。

“三个人让六个官军围起来,这把没二三两是过不了关了。”齐烈风心疼得都要哭了,一咬牙从腰带里摸出了一个一两大小的再次递上,用和哭差不多的笑说道:“各位爷,小的是城里粮食铺的,顶棚坏了个窟窿,这次出来寻摸几个木梁啥的撑一撑的……”

“吆,瞧你穿得这么光鲜,为了点木料出城?谁信啊?”当头的百夫长流着口水,摸了一把齐烈风的新衣服,把个齐烈风恨不得抽自己嘴巴子——为啥舍不得脱,咋这么肯定逃得过官兵耳目?这下子废了,弄不好把身新衣服也搭进去。

这时,齐烈风好像看到了什么,苦着的脸猛地荣光焕发,他指着百夫长后面一个人大叫起来:“郎乌大人,我是齐猴子啊,咱们前几天在银钩赌坊大战一宿呢?一起搂着肩膀押大来着!您忘了?”

“是你这个小王八蛋?穿这么好,怎么发财了?发财也不给爷爷两个撒花钱乐乐?”郎乌在后面阴笑着,眼睛却盯上了两个客人脚下的草捆,里面明显就是这个小子要接进城的宝贝。

“滚你***!”猛地一个耳光过来,把齐烈风抽了个踉跄,百夫长狂吼:“你当爷爷包马蹄逮人很痛快吗?!”

他咬牙再递上个银角子,眼泪都要流出来的,“爷爷们,就这么多了,真没有了。我出城来这里才几里路?身上没有多余的银子了,等明天我请几位军爷去翠花楼喝酒好不好?”

他伤心欲绝是真心的,一会三两出去了,对方还不松口。他又怕对方眼馋他这身衣服,不敢放口让对方搜身;要是对方铁了心要榨干他们,肯定要搜草捆,他担心里面有兵器或者银两,毕竟高狐狸的客人能有什么好人?

要是出了这事,被杀是不大可能的,但极可能和两个客人一起光着屁股回高邮了。

“我看你们俩是红巾贼!”百夫长指着后面的两个人笑着说。

说别人是红巾贼绝对不是官兵眼目如炬,这只是搜查抢光你的借口,就是说官兵还没榨够,齐烈风心里盘算了是给师叔办砸这事,还是让自己光屁股回家。

然后他两手伸直说道:“官爷们,这两个家伙是我找来帮工的,我真没钱了,不信你们搜好了。”

最后几两银子他藏在发髻里了,这是最后的法宝了。

果然郎乌笑着一个箭步上前,二话不说就扒齐烈风那身新袍子,旁边百夫长还笑着对旁边小兵讲:“我一看他们就像红巾贼,一脸贼相……”。

“***!”齐烈风脸上陪笑,肚里狂骂自己倒霉,但就在这时,他觉的眼前有什么东西不对劲了。

他睁开因为要失去新衣服而闭着的眼睛,只见面前六个官兵全部呆如泥偶,怔怔的盯着自己背后看着,好像看着什么怪物一般。

“怎么了?”齐烈风跟着他们实现扭头,但刚扭到一半,一股冰冷的风掠过自己鼻梁,最后那毛茸茸的东西还擦过自己的鼻梁,这种极其不舒服的感觉还没消退,前面一股风扑了过来。

齐烈风下意识的转身,一个人扑在了他怀里,齐烈风一看之下,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扑在他怀里和他对视的不是目瞪口呆的百夫长是谁?但问题不是这个大人扑到他怀里,而是瞪得大大的眼珠上插入了一根坚硬的箭杆,血和眼球的汁液流了半边脸,上面的白羽高高矗立在自己眼前。

“我Cao!这!这!”齐烈风一时间傻在了那里,他一边推着那开始迅速僵硬的尸体,一边用手揉了揉眼,然后使劲看,终于在那尸体血和汁液流到自己腮帮子上之前,惊恐尖叫着把他推了出去。

后面发生了什么?怎么突然官兵就死了一个?

满脑子混乱的齐烈风扭头刚想看,背后一团劲风扑来,这和刚才那箭飞逝而过的风绝对不同,那是冷酷到遍体发凉的小风,而现在则是狂暴到刻骨生寒的暴风。

连想也来不及想,多年习武的齐烈风瞬息间弯腰低头跪在了地上,余光之中只见一条黑龙从自己头顶上势如奔雷般扫了过去。

“咔嚓。”如此威猛的**却只带出一声闷闷的碎裂响声,然后是人的膝盖关节对折的声音,齐烈风面前的那个官兵腿一弯跪在了他面前,但只剩下半截下巴茬子了,那消失的半截脑袋不用说,全涂了顶棚了。

“妈呀!”剩余的官兵和齐烈风同时爆发出惨绝人寰的惨叫。

齐烈风连站起来也不敢,四肢并用朝侧面破洞里爬了出去,他爬得比跑都快,最后翻出破洞的时候还大着胆子扫了屋里一眼,只见红脸矮个正把一支箭上弦,而黑脸大汉正用铁棍猛砸着跑得慢的一个官兵,把他从门框一直砸到地上,然后又砸进地里。

“我的亲娘啊!”从破屋里爬出来,齐烈风满头大汗站起来就跑,冲到不远处的驴车那里,从旁边土堆里把自己的爱剑拽出来死死握在手里。

他瞪着惊恐的眼睛盯着那个屋子,仿佛一瞬间它成了噬人的怪兽。

“高瘸子这王八蛋叫我来接的都是些什么鸟人啊!”脑海里把这句话刹那间过了一遍又一遍,但吓傻了的他根本没想起来是跑还是干什么。

就在这时,前面沉闷的马蹄声响起,只见两个骑士一前一后朝自己冲来,齐烈风的“赌场好朋友”郎乌正疯狂的打马迎着齐烈风飞奔,手里提着一把程亮的好刀,却伏在马鞍上不停朝那屋里观望,当然没有停下厮杀的意思,两人对望一眼,都知道明显对方也吓破胆了。

“齐猴子,你这个叛贼闪开!”在逃生的驱使下,这个官兵怒吼起来,胯下马疯狂加速,手里的马刀高高举起,一瞬间倒有了他祖先百年前的气势。

齐烈风第一个念头就想赶紧闪开,这是所有人看见官兵这种气势下的第一反应,他们在高邮城里也是这么骑马的,若你身手不够快,被马踩死算你想造反。

但郎乌那个词“叛贼”猛地敲中了他的心坎——刚刚他攀亲,和郎乌交了底,若这个小子回去叫人了,以官军的刑侦能力而言,找到杀人的这两个哥们是绝不可能的,但肯定满大街贴满还未婚的齐烈风画像。

真杀官军的绝对没事,但齐烈风必然完蛋,因为官府会只认准他!

放走这个傻×,自己必成叛贼!

“我造反?我什么时候造反了?那我宰了你吗?”这个念头从没杀过人的齐烈风愣了一下。

在马上骑兵看来,这个小子好像身子晃了一下,脚下未动,然后满眼困惑的朝自己看过来。

“你***!齐猴子!”郎乌大吼着高举起刀,他真要砍这个家伙了——因为他的直觉告诉他,这小子绝对不是屋里那种亡命之徒,所以只能是他被砍了。

对方高叫出自己姓名,让齐烈风手中一震,眼看着对方马上就要冲到自己,握住剑鞘的左手松开了,剑鞘滑到了地上,露出了狰狞的剑光。

站在路中间,竖起剑刃,齐烈风满脑子只是一个声音在对他狂吼:“若放了这个傻叉,你就造反了!”

这让齐烈风混乱不堪,当然会混乱,他愣是想不起来:杀了官兵也是造反。

瞬间第一匹马杀到,郎乌的弯刀带着一股劲风划了一个优美之极的半圆,竟然不是当头劈下,而是自下而上自外而内朝齐烈风挑来,和着骏马急冲速度,那弯刀竟然成了一个刀圈朝敌人迎面推来,势不可挡!真是犀利!

这大约是郎乌生下来后打出的最厉害的一击,十足蒙古的无敌一刀。

顿时齐烈风险象环生,此刻已经闪躲不及了,要么左跳被疯了一样的马猛撞,要么右闪,那样无论如何也闪不可那如太阳般闪耀的刀圈,只要挨上,非死即伤。

事实上,他连把匕首般倒持的短剑拿正都没时间了。

生死之际,齐烈风感到的确是轻松,终于不用再疑惑了,现在是生与死的问题了!

咬着牙,齐烈风猛地跃起,拼命侧着身体,两手同时握住剑柄,倒持的短剑划出短短的光影,那光影瞬间就切入了爆裂的骑士魅影和耀眼刀圈之间,那是唯一的窄门,生的窄门。

天旋地转!

齐烈风脊背和马以及骑士猛烈摩擦了一下,却如被铁锤猛地砸了后心一下,但他连呼疼都忘了,他只想离那死亡的光环远那么一寸也好,那划过的光环离他的手只有咫尺之遥。

剧烈的冲击顿时把这个跃起来的剑手在空中撞飞了,翻转了一圈后,“吁!”齐烈风才落地,为了缓解这巨大的冲击,他不由自主的半跪在地上,左手撑地,好像被铁棍打了一般剧痛的右臂直伸着,短剑重得好像被震得颤抖的手都握不住了,胸膛和地面平行,鼻尖几乎擦着泥土。

但他没有闻见任何味道,他微微抬头,面前第二骑轰然杀到。

他手里是一柄长枪,面对这个半跪在地上如同卧虎一般的敌人,他和郎乌一般怒吼着,把浑身气力用在手上,加着骏马疾奔的高速,那柄长枪刺出来的时候几乎在冒着火苗,枪尖周围的风与土在齐烈风眼里好像同时燃烧起来。

在生与死间不容发之际,齐烈风知道自己在怒吼,因为他感到窒息,嘴下面的泥土好像暴风一般旋转了起来糊住了他的口鼻,他浑身都被自己的怒吼而震得发颤,但他自己却什么也听不到,因为他眼里全是那燃烧的枪尖。

在被听不见的怒吼震颤之中,齐烈风左手双腿同时发力,猛地平平跃起,他感到自己胸膛的心脏都好像顶不住这剧烈的一跃,而生生的下坠,但他却像把那颗几乎停滞的心拉飞的更高一点,因为燃烧的枪尖顺着他的下巴、胸膛、小腹、大腿一路刺了过去。

他眼睁睁看着那燃烧的枪身从自己眼前一点点消失,那么快,快到自己眼里看到的好像是慢动作,直到枪身那一只青筋几乎绷破皮肤的手出现在眼前。

齐烈风感觉自己慢慢伸手去握那只手,为什么要去握?

齐烈风不知道,只是顺着身体伸开了手,感到自己温柔的好像去握女孩子的手,温柔得好像在做梦。

“轰!”瞬间梦破了!

猛力无比的拉扯把齐烈风拽醒了,他和骑士错身而过,在瞬间跃起避开下刺长枪的瞬间,他还握住了敌人的一只手。

马匹疯了般疾奔而出。

而它的主人却被这个剑手一把拉到空中,只剩空鞍。

长枪瞬间在捅进泥土发出可怕的破碎声,木头的条纹在断裂处好像花一般猛地绽放了开来,在这一刻,两个人一杆枪好像变成了一朵被风吹袭的蒲公英,刺入地下的枪身好像是草杆,两个人宛如不愿离开草杆的须毛在空中互相粘在一起。

而黏在草杆上那根须毛好像瞬时间被拉长了稍许,风里却伴随出了惨叫和狂吐而出的血点。

刹那后,两人一起摔在地上,这瞬间交错之后,敌人长枪折断、手臂被拉脱臼,脸朝下趴在地上,而齐烈风好像疯了一般又扑到敌人背上,一手扭着那条已经如麻花一般的胳膊,一手倒持的短剑对准了敌人后心。

但他没有刺下去。

“我在干嘛呢?”这个念头刹那间进了满脸仇恨的齐烈风脑海里,一下子就让他目瞪口呆,呆呆跪在昏死过去的人背上。

“啪。”面前泥地上砸起一团土雾,什么东西从天而降,齐烈风抬头一看,下巴都合不上了。

那天上掉下来的东西居然是一条被齐齐整整切断的人胳膊!没错,是人的,而且拳头里还死死攥着一把蒙古弯刀。

这时不远处传来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齐烈风没敢去看,他只是用余光扫了扫那两匹空鞍的惊马。

“我刚刚干了什么?我跳起来,第一个是郎乌,然后我又跳起来,然后我就压着这个人了,那么那胳膊从哪里来的。”

就在这个人死活想不通为啥他压着官军而且面前有个被切断的人胳膊的时候,好像一团乌云遮住了太阳,一团黑影笼罩了跪在那里的齐烈风。

接着齐烈风看到一只脚过来,慢慢的踩到他右手的剑柄上,“这是干嘛呢?”齐烈风呆呆看着这只脚,然后这只脚猛地一踩,剑身顿时捅进了身下的人。

“啊!”齐烈风猛地惊醒过来,见鬼一般从那尸体上翻了下来,迎面是笑眯眯的黑脸大汉,红脸大汉手持弓箭过来笑道:“小兄弟身手硬得很,单剑破双骑啊。”

“正好,咱们一人杀两个狗贼。”黑脸大汉大笑起来。

“破毛了?破毛了?”齐烈风不知自己怎么赶着驴车回城的、怎么把两个鸟人运到指定地点的、以及他们背后说的:“小兄弟人不错,但只是有点傻”是什么意思、怎么对上暗号、怎么走到高狐狸藏身点之一。

“小齐,你没事吧?怎么好像傻了?”高狐狸满肚子狐疑的在这个张着嘴口水顺着下巴下流的家伙眼前晃了晃手。

静了片刻后,这个小院里爆发出一声可怕的怒吼:“你***老王八!你让我接的是什么鸟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