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烈焰boss:偷心娇妻不上钩

更新时间:2019-06-30 22:37:37

烈焰boss:偷心娇妻不上钩 已完结

烈焰boss:偷心娇妻不上钩

来源:落初 作者:顾宛叔 分类:历史 主角:鹿邑凌厉 人气:

火爆新书《烈焰boss:偷心娇妻不上钩》是顾宛叔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鹿邑凌厉,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是厨房,不要乱来,唔……”“这是电梯,公共场合,唔……”“这是办公室,会有人看见,唔……”为了宝宝认祖归宗,白心千方百计推倒高冷男神。但推倒后才认清男神无限腹黑外加无节操真面目。“这是阳台,你敢对我乱来我就跳下去。”白心逃无可逃,只求能在正规场合放过她。南宫煜薄唇挑起邪肆,步步逼近,“跳啊,空中激吻更刺激,让全世界看看,你是我的女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南宫煜微微踱步,在白心床边坐下。

他的重力将床压得微微凹陷下去。

白心的心警惕得跟这床一样立马颤了一下。

白心手指抓紧了被褥。

南宫煜将她的防备看在眼里。

“刚才有胆量讽刺我,现在还怕我把你吃了?”眉梢微挑。

奇怪了,明知道我在讽刺他,他为什么不生气?

白心不可思议。

瞥见他眼中的讥诮。

白心依旧竖着防备。

这个男人又想到什么方法来折磨她了吧。

她在他的领地来偷东西,还将鸟屎泼到他身上了。

以他那种小气的Xing格,定然不会放过她的。

“谁怕你啊,你起开,别坐在我这里。”

伸手推他。

南宫煜身躯巍峨,纹丝不动。

“你在害怕什么?怕靠近我,还是怕我知道什么秘密?”

南宫煜挑起的眉梢溢出诘问,那剑一般锋利的眉染着寒霜。

这种表情总让一般人脊背泛寒。

可白心可也不是一般人。

“你少自恋了,谁怕你!我要是怕你,就不会一个人来拿Lufeier。”脑袋中突然闪过什么。

白心猛然朝南宫煜伸出手掌,“戒指还给我!”

狠狠的瞪着他,仿佛只有这样,在气势上她才不会输给他。

幽眸泛着丝丝寒光,冷冷的盯在白心身上。

南宫煜就这么盯着她,一句话都不说。

白心那恶狠狠的眼神逐渐败退,被他盯得心里发慌。

她自以为足够的气势就这样被他一个轻描淡写的眼神给打败了。

“你……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白心无法跟他对视下去,率先开了口。

“锁芯戒指哪来的?”

南宫煜那低沉而威慑有分量的声音忽而响彻。

“你管我是哪来的,那是我的东西你必须还给我!”

白心依旧朝他伸着手,那晶亮的黑眸瞠出水泽来。

头微微低垂,一股轻笑自南宫煜唇边流泻出来。

笑得白心不明所以,她正纳闷。

下巴突然被男人捏住,对上他那戏谑却威严的眸子。

“老实告诉我,别自讨苦吃,嗯?”

华丽的声线,配上他那微微挑起的眉宇,异常邪魅。

那一举一动之间无不蛊惑着女人芳心。

但她白心绝不会上他的当!

绝不会像这种恶人屈服!

狠狠的甩开他的手,“鬼才告诉你!你这个强盗,盗了别人家园还要盗别人戒指!赶紧把Lufeier和我的戒指还给我!”

想起渔民一个个失落而无可奈何的表情,想想他们即将无家可归的叹息,想起自家宝贝可怜的脸庞,想起她在宴会上所受到的折磨跟屈辱。

一股愤怒蓦然在心里燃烧起来,无所畏惧跟这个恶魔对抗。

寒眸幽暗下去,南宫煜脸上的肌肉绷紧,残冷之意溢于言表。

“胡言乱语,别消耗我的耐心!”

声音虽然不大,但那字里行间震慑出来的威慑力,直沁人心。

“你少吓唬我,大不了你杀了我!不就是一条命,反正你将我们的家都毁了,无家可归,流落街头跟死了有什么区别!”

“给我说清楚!”

南宫煜眼神锋利,俊脸紧绷。

“你少装蒜了,是你要拆了渔家池塘,不顾村民的死活建什么游乐园给你们这些富贵公子逍遥快活!猪狗不如!”

白心愤恨。

男人脸色骤然阴鸷,犹如风雨欲来阴沉的天。

白心的心一突,这才知道自己骂了他什么。

定是又惹恼了他。

手掌捏住白心下颚,猛烈缩紧。

一股剧痛从白心下巴传来,似要断骨。

南宫煜身躯压近白心,那寒烈的气息直逼而来。

“你最好管住你的嘴,不然我让你的白天变成黑夜!”

森寒的眼里,溢出一片肃杀。

白心被他那冷肃的表情震慑,那股剧痛还在下颚蔓延,她的手腕已经被他捏断了,若是下巴再被他捏断,那她就太不划算了!吃苦的是自己。

白心真有点怕了,眼里闪过些柔弱的光芒。

南宫煜正在气头上,牙齿咬得很紧,手上的力道越捏越重,真想将这个女人掐死在自己手里。

忽而瞟见女人那明亮的眼眸中掠过一丝求饶,伴随一股淡淡的栀子花香掠过鼻翼。

朦朦胧胧,脑海闪电般闪过5年前似梦幻的画面。

这样的栀子花香味很熟悉……

朦朦胧胧,却令他痴恋……

多年来他一直在寻找,却从来未曾找到那个梦。

而现在……

猛然间清醒过来,眉头触动。

推开白心的下巴,依旧如王者一般站在她面前,抬手,微微整理暗紫色真丝领带。

“你们村长已经将渔家池塘卖给了CK集团。该怎么利用我的资源是我的事。”

白心不可思议,猛的看向他,“你胡说,明明是你强抢豪夺,村长不可能出卖全村的人!”

南宫煜薄唇微微斜向上勾起,讥诮在唇边流泻。

“他告诉你抢回Lufeier就能保住村子?”

“不是抢回,是拿回来!Lufeier是被你抢去的,那本是我的东西!”

白心目光晶亮瞪着他。

尧村长因为替全村的人修建池塘而欠下外债,债主让他拿整个村子来还债。

白心得知此事,将自己一直珍藏的珠宝Lufeier给村长还债,保住村子。

但前天尧村长告诉她,Lufeier被南宫煜抢了去,不但如此,他还抢走了村里的地契!

南宫煜权势大,尧村长斗不过他。

“可笑,两百万,尧村长迫不及待将Lufeier供奉到我手上。”

“不可能!”白心目光之中现出一丝打击,“村长说过,拿Lufeier还债,换回整个村……”

“天真。”

南宫煜幽潭深彻的眼眸掠过可笑。

白心咬着下唇,不愿意去相信。

“你骗我!你想挑拨离间,没门!”

“愚蠢的人不可怕,可怕的是愚蠢得被人骗了还不知道悔改。”

南宫煜薄唇稍动,威临天下,不可一世。

“你不要说了,我不会相信你的鬼话,明明就是你仗势欺人!”

白心无法接受村长背叛全村人这种事,她宁愿相信是眼前这个男人又用手段来离间他们。

“无可救药。”南宫煜寒眸幽深。

“鹿邑,拿进来。”

一张本子,一张纸跃然空间。

白纸黑字出现在白心眼前。

地契,转让书,还有Lufeier转手保证书!

上面还龙飞凤舞的写着尧肖松村长的亲笔签名!

头顶上炸开一声巨响。

白心脑袋一片空白。

“这就叫做被人卖了还替别人数钱。”

那男人讥诮低沉的嗓音呢冷不丁萦绕在白心耳旁。

白心狠狠抓住被子,心很疼,被南宫煜捏断手腕,从二楼跳下来摔得骨头疏松都没现在这么疼过,比寒风更钻心的疼。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