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明旗

更新时间:2019-03-09 09:32:10

明旗 连载中

明旗

来源:落初 作者:楚禹 分类:历史 主角:陆清郭 人气:

《明旗》由网络作家楚禹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陆清郭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身临土木堡之变前夕,小小锦衣校尉能否力挽狂澜?  血染明旗插遍北地,汉家儿郎的军刀永远向北!  铁蹄声中,属于东方的大陆时代拉开序幕,还在萌芽中的舤海时代被扼杀!  世界,属于汉家儿郎,属于那日月辉映的大明!  万岁,汉人!万岁,大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眼看前后左右上万溃兵一窝蜂往南跑,而后面几千瓦剌骑兵呼啸追杀,照此下去,谁都别想活着跑回大同,一个个都得死在这,后世遇上恐怖袭击的经验告诉陆清,当危险就在一边的时候,跟着盲目的人群跑肯定不会有好事。因此他果断的从逃命的人群中挤了出来,先趴在地上装了一会死,等到追赶的瓦剌骑兵大部呼啸向南追杀那些溃兵后,这才定下心神一边查看四周环境,一边寻思如何在瓦剌兵的眼皮底下逃跑保命。

正愁着,却看到左前方不到两百米处有一穿红袍的人在那傻傻的站立着,若不是那着红袍之人所处之地死尸太多,瓦剌兵又急于追杀往南溃逃的明军,这等显眼之人怕早就被瓦剌兵给发现了。陆清心中暗骂那红袍人定是活腻了,这会不去逃命你也得找地方藏起来啊,哪能跟个傻子似的在那发呆,这不是提着灯笼上茅房——找死吗!

骂完整个人却愣住了,身体原主人的记忆让他猛的一个激灵,他想起那红袍人的身份了!能穿红袍上战场的,除了那大同镇守太监郭敬,四万大军中可找不到第二个人!

郭太监没有死?!陆清的脑袋短暂短路后,鬼使神差的冒出一个念头来:若是自己能将大同镇守太监从乱军中救出,岂不是就能同内廷扯上关系?

要知道,尔今那司礼监王振王公公可是天子跟前的红人,而这郭敬据自己那上司白总旗说好像就是王公公的人,而且还是王公公眼前的红人,不然也不会让他出任大同镇守太监这等要职兼肥缺。换句话说,要是自个能救下天子红人王公公的人,就是绕着弯子搭上了王振这条路。

如果说眼下有谁能够改变土木堡之变的结局,陆清相信除了王振不会再有旁人。解铃还需系铃人,既然土木堡之变是王振一手搞出来,那让他再改变一下又有何难。这郭敬就是让王振改变的关键所在,也是自己的通天路!

想到这里,陆清有些激动起来,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天可怜见,这郭太监简直就是上天送给自己最好的礼物!

正激动着,却猛然看见那郭太监好像从地上捡了把刀横在了自己脖子前,陆清一惊,顾不得多想,箭步便冲了过去,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能通天的人,岂能让他就这样死了!

这一冲,果然救下了要寻死的郭太监,费尽千辛万苦,提心吊胆的领着郭太监逃进这草滩,自己的谋划八字还没一撇,这郭太监却说走不动了,瞧这架势怕是又跟先前一样生了寻死之意,这让陆清心中如何能不急!

可再急也没办法,这郭太监确是老得两条大腿都埋进了黄土,看他这气喘的样子,怕再撑下去能一命呜呼。

人要死了,自己还通个屁天,改个屁局!念及于此,陆清只好上前蹲下身,一边去搀郭太监,一边说道:“公公若是走不动,那我来背公公好了。”

“你背我?”听了这话,郭太监大为感动,对这年轻人好感更加重几分,心下也意动,但抬眼看了陆清一眼后,还是摇头说道,“不成,不成,咱家一把老骨头可不能连累了你,你这后生是好孩子,你能把咱家救到这里,没叫咱家落在鞑子手中,咱家已是感激不尽,念着你的情了,如何再能害了你。我瞧你也是勉强撑着,真要背了咱家,只怕咱爷儿俩谁也走不出这滩子。趁鞑子没顾到这头,你还是自个逃命去吧。”

“公公不走,我如何能走?”

郭太监不愿连累自己让陆清也有些意外,这似乎和印象中的太监自私自利不同,他想了想,此地在草滩深处,有着夜色和芦苇掩护,瓦剌兵又不是千里目,哪里能发现他们。既然郭太监走不动了,那索Xing就不走了,就在此处歇上一晚,养足精力明日再走也不迟。不过若是留在这草滩深处,如何应付那吸血的蚊子却是个难题。

眼前尽是芦苇荡,哪里有办法驱蚊,陆清思来想去,突然脑中一动,探下身子伸手在水塘里扒来扒去,郭太监看了奇怪,不知道这年轻人在做什么,待看到陆清从塘里刨出大堆淤泥涂抹于身上每处露出部位,包括脸也抹上后,顿时明白这倒是个挡蚊子的好办法。

陆清用淤泥涂抹了自己后,很快也替郭太监抹了一遍,蚊虫当面,郭太监倒也没有顾惜身份,很是配合的让陆清将他涂成了个泥人。

别说,这淤泥虽然脏污,可在眼下却是最好的保护措施,至少那蚊子虽然仍是满天飞,但却没一只再落在身上吸血的,只不过耳根子却是不太清静。

没了蚊子来吸血,又没了迫在眉睫的Xing命之危,郭太监心情大好,虽然是小半个屁股都坐在水塘里,屁股下面潮得厉害,可却一点也没有让他感到难受。

“你这后生脑子好使,也是个好孩子,可惜咱家没早点遇上你,不然定要提携你一把。”

郭太监很是感慨,说得也是真心话,若是早前让他碰上年轻人这等好后生,无论如何也要得提点一下的,以他堂堂大同镇守太监的身份,提携一个亲军校尉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陆清笑了笑,却没有接这话,只是暗道若早前遇上你老人家,怕你老人家都不会正眼瞧我这小人物。

“对了,咱家得你所救,却不知你这后生叫啥名字呢?”坐了半天,郭太监才想起自个还不知道这年轻人叫什么名字呢。

“回公公话,属下叫陆清。”

“陆清?”郭太监念叨了声,皱眉仔细想了片刻后,便放弃了继续搜寻和这个名字有关的印象,因为他确是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对这张脸也更是陌生得很。也是,他是堂堂大同镇守太监,赐公侯服,位诸将上之一方镇守,乃中官的杰出人物,身份地位比之那山西巡抚和大同总兵还要高,这等贵人又如何会与一个普通亲军校尉扯上瓜葛,便是他们的千户平日见了也不过是正眼看一眼而已,多看一眼就算是抬举了。

“你们陈千户和咱家有点关系,等咱家回去后,定然要他好生提点你一把。”

感觉自己能够逃回去后的郭太监很是真心的要谢一谢这位对自己有救命之恩的年轻校尉,绝不是空口白话,而是实打实的要好生重谢陆清了。一下提个千户、百户的难度太大,官面上不好说,倒是升个总旗、试百户的好弄些,不过一道手续的事。想到陈千户也不会、不敢不给自己这个面子。

不想,陆清听了郭太监这话,却是有些惊讶道:“公公要回大同?”

“阳和兵败,鞑子肯定要打大同,咱家身为镇守太监,既然未死便要回到大同去,不然又能去哪里。”郭太监有些奇怪陆清何以有如此大的反应。

陆清意识到自己反应有些大了,忙稍稍低了低头,避过郭太监的目光,踌躇一会,试探道:“公公,属下先前听说这次瓦剌入寇,天子要御驾亲征?”

听到陆清提起天子,郭敬忙脸色一肃,正色道:“确实,鞑子入寇,皇爷震怒,已经决定御驾亲征,比咱们出兵阳和口晚了一天,咱家还是前几天得到的消息,听说是司礼王公坚持御驾亲征的。”说完,面上却是露出几分得色来,很是羡慕道:“这可是咱们中官打三宝太监以后难得的露脸,啧啧,王公日后怕肯定要名垂青史了。”

嗯,是名垂青史了,只不过这名却是有点...想到王振在史书上的名声和评价,陆清忍不住暗自诽议起来,却不知这王振要是知道自己日后会被骂成祸国殃民的Jian贼,被人称之为有明太监祸国第一人后会有什么感想,怕这老教书先生会气得吐血三斗不止吧。

面上不露声色,反而迟疑道:“天子御驾亲征,鞑子肯定望风而逃,不堪一击,可是公公刚才说了,御驾只比咱们晚了一天出京,可这会皇上和王公公那里还不知道咱们在阳和口败了呢,要是鞑子趁天子还不知道这边的事偷袭御驾怎么办?”

听了这话,郭太监却不以为然道:“大同那边一旦知晓兵败,必定八百里急报报到御前,大军有了准备,鞑子又怎会偷袭得了御驾?”说完,顿了一顿,又道:“便是鞑子敢内犯,又怕个什么,有宣府杨洪在,鞑子哪里又能敢轻易内犯蹿进内地,难道他不怕杨洪断了他后路,来个关门打狗?”

郭太监所说的杨洪乃是宣府守将,永乐元年袭父职百户官,几十年来以功升都督,官拜一品,麾下有一万多骑兵,五万多步卒,比之大同边军战力还要出众。杨洪其人自正统二年出镇宣府,十多年来不敢说打得蒙古人望风而逃,却也是让蒙古人大为忌惮,称为“杨王”,瓦剌可汗脱脱不花、太师也先皆尝致书于洪,并遗之马,由此可见,这杨洪还是颇有本事的。

.........

您的一个小小收藏对作者可是莫大的支持,请看书之余不要忘记顺手收藏,谢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