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我做蛊师那些年

更新时间:2019-02-10 01:14:48

我做蛊师那些年 已完结

我做蛊师那些年

来源:落初 作者:枭非 分类:灵异 主角:宫殿琼楼玉宇 人气:

《我做蛊师那些年》作者:枭非,灵异类型小说,主角:宫殿琼楼玉宇,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为了保命,我的身体里养了一条狂暴的金蚕蛊;为了镇压金蚕,我又不得不去寻找传说中的圣物;接下来我所遭遇的是捉鬼,斗蛊,俘尸,一件件,一桩桩,都是那么神秘莫测,我和我的好兄弟,还有那位隐藏在最深处的人,牵扯出了几千年前不为人知的秘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还不了解自己什么底子?只了解一些关于蛊的东西,还算不得精通,现在也答应人家了,也不好反悔。于是我对老徐说:“我也不敢保证能不能看好,我先跟你去看看吧,能不能救过来,只能看你儿子的造化了。”

我留了个活口,别到时候我看不好这两口子找我拼命。老徐一个劲的点头,告诉我说他儿子现在还在东莞的红十字医院,那里条件虽然比不上其他高等级的大医院,但是花费不高,老徐他们也勉强能承受得起。我点点头说晓得了,心里想着反正也要去东莞,就顺便去看看。

一路上老徐对我照顾有加,不过担忧儿子,总是皱着眉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于是闭目养神。虽然我第一次坐长途汽车,但是还好我没有晕车,不然我真不知道这段旅程该怎么熬下去。

迷迷糊糊中我就睡了过去,梦中我再一次的来到了那个宏伟的宫殿,熟悉的摆设装饰,熟悉的宫娥仆人,熟悉的白衣长发女子,最后依然是冷汗涔涔的醒过来,喘着粗气,我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凌晨四点多了。再有一个小时就能到站了。我旁边的老徐通红着眼睛看着窗外,估计是一夜没睡。

看我醒过来赶忙递给我一瓶水,我也没管那些,仰头就喝了一大口,这才缓和下来。平缓了心情之后我和老徐开始沉默的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景物,心里却琢磨着老徐儿子的病情。

最初是咳嗽流鼻涕,然后是呕吐腹泻,便尿,这倒是有点像中蛊的样子,但是后来却昏迷不醒,饶是中蛊估计也不会是一种蛊,但具体是什么情况还要看过我才敢下结论。只是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听老徐这意思,孩子这个样子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一旦蛊毒在体内繁殖开来,那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得了。

熬过了这一个小时,刚下车老徐就叫了一辆出租带着我直奔红十字医院,一路上我还来不及欣赏大城市的景色,就一头扎进了老徐儿子的病房。刚来这里的时候还能看到几个护士查房离开,走廊里有很多早起买早餐的病人家属,医院里死气沉沉,让我感觉不舒服。这里是死亡的集中地,怎么死的都有,偶尔还能看见几个灵体在医院的走廊里飘荡。自小受过阴风洗涤,再加上尸气缠身,我自小便有一双能辨阴阳的眼睛,可以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很多东西。外婆总说不知道这是福是祸。我总笑着说,还是福气大些,这样如果有什么危险,我都能看得见,不至于死在看不见的危险下。

眼前飘荡的都是死在医院里的人,但是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所以对阳间还有留恋的阴魂就会在医院里徘徊游荡,但这种阴魂不会伤害人,全当自己还活着,在医院里日复一日的游荡着。当然,不可能全都是这种不伤害人的东西,还有几种阴魂绝对不能碰,最好不要看见。一种是横死,这种人死前多有怨气,心有不甘,阴魂就会留在医院里面,将阴气沾染在生辰八字比较弱的人身上,轻者倒霉不断,重者家破人亡。加上每逢初一十五受阴风洗涤,这种阴魂很容易变成厉鬼,危害人间。还有一种是小鬼,也就是一生下来便夭折的孩子,他们没有意识,或者说意识混沌,他们很喜欢跟着孕妇,导致孕妇家中血光连连,更有甚者直接附在孕妇身上害死腹中的孩子。总之医院是我最不愿意踏足的地方之一,这次是答应了老徐不得不过来看看。

踏上二层的走廊,走动的人开始少了,老徐带着我来到一个病房前,告诉我说就是这。我抬头一看,是加护病房,这种病房里有一些急救设备,用来应急。我点点头,跟着老徐一前一后的走进去。

房中的摆设很简单,除了一些设备只有两张椅子。床上躺着个脸色苍白的小男孩,一旁还趴着一个中年妇女,和老徐一样,双眼通红,脸色蜡黄,一脸的憔悴。看到老徐立刻站起来,问怎么样了。老徐只说都卖了,暂时不用担心。妇女点点头,这才注意到老徐身后的我,疑惑的看着我问:“老徐,这位是?”

老徐立刻对妻子介绍起我,很坚定地说:“俺跟你说啊,这位是俺在汽车站碰到的小哥,有真本事,我求了半天他才肯过来给孩子看看。你快去倒杯水来。”

那妇女一听,脸色立刻一变。本来就因为受骗搞的钱都花光了不得不买地,加上我还是老徐在汽车站认识的,心里肯定犯嘀咕。本想张嘴说什么,但是老徐一瞪眼,那妇女就乖乖去倒水了。但是眼神却一直在偷偷的打量我。毕竟我太年轻,他们不相信也是很正常的。

老徐转头对我说:“小哥,您快给看看吧。孩子都快没几斤肉啦!”说完泪眼婆娑,恨不得躺在床上的是自己。

我点点头,走上前去,伸出手想去试探一下孩子的温度,眼看着指尖就要碰到孩子的额头了,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而且还是我们这个病房的。

我立刻抬头看老徐,老徐也懵了。一旁的妇女走过来,把水放在桌子上说:“应该是佳佳那孩子来看宝根。俺这就去看门。”转身就要去开门。

老徐对我解释说佳佳就是他投奔的亲戚家的女儿,全名叫刘佳。是个大学生,快要毕业了。听说宝根病了,最近经常会带着营养品什么的过来探望。不是个嫌贫爱富的孩子。我点点头,这样有人情味的人的确不多见了。

还没看到人,我就听到门打开之后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传了过来:“婆姨,我来看您了。宝根好点没?我跟您说,我这次请来了整个东莞都有名望的先生过来给宝根看看,这次宝根有救啦!”

那妇女说:“哦是吗是吗,快请快请。”

随着几声脚步声传来,妇女领着一个年轻靓丽、胸脯胀鼓鼓的漂亮女生走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身穿唐装留着八字胡的中年男人,手臂上挂着一串鹅黄色的手珠,手里还拿着两个核桃在不断的转啊转。一双眼睛滴溜溜的乱转,正在打量着屋子里的我和老徐。这让我想到了民国时期的二世祖,似乎都是这个打扮。没什么本事却总要摆出一副高人的样子。

看到老徐和我,刘佳疑惑的问妇女有客人?妇女立刻有些尴尬的不知道该咋回答,转过头看着老徐。老徐也面露尴尬,没想到刘佳会在这个时候领着‘大师’前来,也不好解释,只说我是跟他一起过来看宝根的。至于怎么看,老徐没说。只不过老徐有些羞涩哀求的看了我一眼,我轻轻一笑表示没关系。孩子的病才是当务之急,谁看好的并不重要。更何况我还是第一次遇到所谓有名的‘大师’,正好学习一番。

刘佳一听我是过来看宝根的,也没放在心上,回头对那个中年男人说:“唐大师,这位就是我弟弟,麻烦您施以援手,报酬方面我是不会亏待您的。有什么需要您尽管说!”

一听就知道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不差钱!

那唐大师眼睛都快笑没了,笑起来的时候胡子一抽一抽的,看上去和路边猥琐年轻姑娘的大叔没什么区别。真不知道这种人是怎么名声在外的。

只见这个唐大师先是慢悠悠的把核桃收起来,然后走过来看了一下孩子的面色,又伸出右手,将大拇指和小拇指收起来,留下中间的三根手指放在孩子的动脉处摸了摸,慢慢的开始皱起了眉头,最后唉了一声。宝根他娘一看唐大师愁眉不展的,立刻焦急的问孩子咋样了?

唐大师看了我们一眼,说:“这孩子阴气入体,时间也不短了,五脏皆受到了一定的影响,所以导致食不下咽,再这样下去,怕是支撑不了多久了。”

这人的嗓音有点沙哑,再加上口气坚定,让人听着还真是那么一回事。但是我看那孩子死气沉沉,而且生气越来越弱,根本就是中了咒术。所谓咒术也是茅山术的一个分支,就是利用施术对象的头发或者血液这一类的东西,加以特殊的道具,一般都是泥塑娃娃或者稻草人这样的东西,对他人施下诅咒,中了咒术的人最初会咳嗽流鼻涕,慢慢的会开始严重起来,最后昏迷不醒。等中招者死亡之后,相应的咒术道具就会破裂以此来提醒施术者。

我本来是想看看这位唐大师有何高见,现在看来,是我有点高看他了。难怪老徐会那么警惕,原来都是这些骗子惹的祸。我无奈的摇头,但是又佩服起这些骗子的演技,如果不是这么有真实感的演技,老徐一家人又怎么会被骗的钱财两空?

刘佳一听宝根的情况,表情严肃起来,问唐大师:“唐大师,求求您想想办法救救我弟弟吧,他还这么小,若是有个闪失,我婆姨他们可怎么办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