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我在冥校当校长

更新时间:2019-02-10 00:59:02

我在冥校当校长 连载中

我在冥校当校长

来源:落初 作者:长门恋歌 分类:灵异 主角:老三满屋子 人气:

长门恋歌新书《我在冥校当校长》由长门恋歌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老三满屋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与妻子相亲相爱,是人人羡慕的神仙伴侣。不料,妻子怀孕难产,竟然母子双双去世。我新娶后,阴妻却日日不离左右,言及可怜的孩子在学校受人欺负,要我承担起教育孩子的责任,于是,我在阳间阴间同时担任了教书育人的工作。仲尼曰:“死生亦大矣,而不得与之变,虽天地覆坠,亦将不与之遗。《庄子德充符》)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话音未落,我嘴里的树叶子就顺着喉咙下到了食管,刚好卡在喉咙里,我便开始“哇哇”地呕吐起来。

大哥不停地替我捶背:“瞧你这饿死鬼的样子,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我不过说了一句话,你就吓成了这样了?”

我哪儿有功夫说话,大哥在我后背上使劲拍打了一下,卡在喉咙里的树叶子才下了肚。我擦了擦眼中的泪水,对大哥说:“哥,你不知道,今天晚上你还没有回来的时候,王长命给我吃了一个苹果。”

“吃个苹果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我拉着哭腔说:“他说苹果是阴间的苹果,我就说那苹果吃到嘴里和平常咱们吃的怎么味不一样?”

大哥笑了:“什么阴间的苹果?那小子肯定在吓唬你。”

“我到现在都觉得喉咙里好象还有东西在,一股怪怪的味。”

“这是你多想了。阴间是什么样子?有苹果树吗?”

我嗫嗫着对大哥说:“他说是他死去的母亲告诉他的,阴间也有学校,当然也有苹果树,不然,阴间的人难道都不吃水果?”

大哥眼睛一瞪:“好了,不要说了,在这种地方讨论这个话题,你能不能长个心眼?”

我立即住了嘴。环望四周,树丛中一个一个小丘似的坟堆,就象一个个小小的蒙古包。蚊子嗡嗡地叫着,萤火虫在树丛中飞来飞去,树丛深处竟然传来青蛙“呱呱”的叫声。夜,显得特别阴森可怕。

我们都穿着短裤,蚊子似乎专门找光腿的地方咬。不一会功夫,我们俩的大腿小腿都被咬得到处都是小包。

我实在受不了,劝大哥:“不如我们回家吧?这里的蚊子太多了,听说蚊子叮了的地方最容易感染,万一感染了细菌可不是开玩笑的。”

大哥不同意:“都半夜了,咱们再回去?明天再折腾来,有那个必要吗?”

我说:“尸体在墓地里,这种地方谁敢来,你怕什么?”

大哥说:“这次说什么也不能离开,万一这尸体再丢了怎么办?再说了,长命这么小的孩子在这里过夜,安全吗?我们总得替他考虑考虑。”

见说服不了大哥,我一脸的不高兴。

大哥看了看那具白生生的尸体,说:“有了,这尸体臭不可闻,我们坐在他跟前,保准没有蚊子咬我们。”

这倒不失为一个好主意,可是离尸体那么近,也太臭了,我宁愿被蚊子咬。大哥拉了拉我:“走吧,还愣着干什么?”

我拣起坐在屁股下面的苹果树枝,和我大哥一起坐在尸体旁边,撕了片树叶塞进鼻孔里,我不想闻到尸臭味。

我突然特别想撒尿,天太黑,我害怕走远了万一再踩到什么东西上可就惨了,站起身来就尿,等尿完了,才发现自己竟然把尿撒到了一座坟头上。大哥埋怨我:“撒尿也不看看地方,随便尿?你尿到坟头上了。”

我说:“大晚上的,谁能看得清?马灯没有油早灭了,这也怨不得我。”

大哥累了一天,实在是困了,坐在那里竟然睡着了,我坐在他旁边,望着那具光不赤溜的尸体,一点睡意也没有。

不知什么时候,王长命在摇我的胳膊,我看见他气不打一处来:“让你在河堤上等我们?你怎么把他弄到这里来了?”

长命摸了摸脑袋:“是啊,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在这里。这个尸体那么重,我根本就背不动他?”

“这就奇了,难道是他背着你来的?”

大哥也醒过来了。我看了看我们屁股下面坐着苹果树枝,才发现,根本就不是苹果树,而是白杨树枝,再看一看四周,除了白杨树就是一些槐树、柳树,根本没有苹果树的影子。我吃惊不小,问长命:“你不是说你父母的墓地里有一片苹果园吗?怎么连树影子都没有?”

王长命笑了,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其实并不是他的牙齿白,而是因为他的皮肤太黑,才使牙齿显得特别白。“我不是告诉你了,那苹果树是阴间的树,你是阳间的人,怎么能看到呢?”

“你不也是阳间的人?你怎么就能看到呢?”

王长命笑道:“我是骗你的,那苹果是我妈摘好了给我的。”我立即感到身上的汗毛竖了起来,直反胃。

大哥见我们俩在闲扯,不耐烦地问:“长命,你告诉我怎么带他到这里来的?”

王长命摸了摸了后脑勺,想了一会,说:“我想起来了,你们走了之后,我坐在尸体旁边,竟然就睡着了。这时候,我听到我父母吵架的声音。”

“真的?”

“真的,父亲埋怨母亲没有把我管好,大晚上的不在家里呆着竟然坐在河堤上。母亲哭着说你就知道埋怨,我一天到晚都和你一起在地里挣工分,那有时间管孩子。父亲说这孩子大晚上的陪着个尸体多危险啊?万一被哪个坏人害了或是被狼吃了,我们王家可就绝后了啊。”

“他们真是那么说的?”

“是的,我记得清清地,父母亲对我一个人呆在河堤上实在放心不下,父亲在我的肩膀上拍了两下,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天完全亮了,牛娃的父亲倒底还是放心不下我们兄弟俩,带着他老婆来到了墓地,他听说我们在墓地里坐了一晚上,嘴巴张得老大:“你们怎么能这样呢?不想回家到我家去呀。这里阴气这么重,沾上了什么脏东西可怎么得了?”

大哥笑道:“我们都是壮年小伙子,有脏东西也不怕。伯父,现在唯一着急的是,我们得把这具尸体抬走,说不定现在已经有人到河堤上认尸去了。”

牛娃的父亲看到那具面目全非的死尸,直摇头:“你们兄弟俩胆子可真大,不光在坟地里坐了一宿,还坐在尸体旁。这是谁家的人?”

长命抢着回答:“不认识,是两位叔叔在河道里挖出来的。”

他更加不解了:“你们这是做什么?在河道里挖尸体?”

见他疑惑的样子,我不满地说:“叔,这件事说起来跟你们关系大的很?”

“好娃哩,你越说我越糊涂了,你们挖出了这具尸体怎么反而和我有了关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