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开棺有夫:邪肆鬼帝夜来撩

更新时间:2019-02-10 00:55:49

开棺有夫:邪肆鬼帝夜来撩 已完结

开棺有夫:邪肆鬼帝夜来撩

来源:落初 作者:哈比鱼 分类:灵异 主角:老伯王力 人气:

《开棺有夫:邪肆鬼帝夜来撩》作者:哈比鱼,灵异类型小说,主角:老伯王力,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为了捞笔油水钱,我壮着胆去邪门的煜祟山挖灵芝,却遇到一心要取我性命的恶鬼。我白羽儿对天发誓,就算有前世今生也从未与他洛天冥牵扯上任何瓜葛。他连我姓甚名谁都不知,却红口白牙一张一合说恨我,三番两次惩戒我,暴戾恣睢的他害我差点丢了性命。他冷若寒霜,兀傲不驯,帝王般睥睨万物,却执意要与我立阴魂,就在他如愿以偿时,我竟发现,我白羽儿真正的鬼夫君并不是他,他将我许给了其他男鬼!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耳边再次传来王力竭力怒吼的咆哮。本伸手不见五指的院子突然亮堂起来,一张铺着血红粗布的桌子上,黑色罐子里燃着熊熊大火,婆婆跪在地上,口中念念有词。

后来才知道,婆婆用稻草扎了个小人,贴上一张写着王力生辰八字的红纸。杨奶奶用旁门左道的方式搞到天火,稻草人入火,王力的鬼魂被禁锢,在天火中生不如死。

鬼魂的嘶吼越来越弱,婆婆硬撑的身子终于扛不住,猛地喷了一口鲜血。白发苍苍的头颅,涌出鲜红的血,顺着满是皱纹的脸颊流淌,浸染了粗布麻衣。

“婆婆!”我嘶声力竭的唤她,扑到她身边,却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着,婆婆翻着眼珠子,没了呼吸,倒在血泊里。

“不要!”我发了疯的晃她,染上了她一身的鲜血,却怎么也唤不醒她。

“丫头,节哀。”杨奶奶拄着拐杖,深深叹了口气。

对付鬼,阳间的法不行,就用阴间的道来抗衡。杨奶奶教给婆婆的法子是为我结一门阴亲,前些日子入土的老汉就是不二人选,老汉想要讨个媳妇的执念很深,若是将我和他缔结阴亲,为了护我周全,他一定会与王力那个王八蛋抗衡。可婆婆心疼我,不愿我嫁给这么一个老汉,选择了下下策,这天火噬鬼术,没点道行的人若是硬来,定被反噬,婆婆却为了我......

眼底泛起氲氤,倒在血泊里的婆婆越来越模糊。婆婆俭朴勤劳,任劳任怨,打小我就和她相依为命,她为了我,不知吃了多少苦,我还没有报答她的养育之恩,她怎么能撒手人寰,以后没有婆婆在我耳边叨唠,我该怎么办。。

恍恍惚惚,耳边传来男子沙哑的声音:“洛天冥可以救你婆婆。”

“谁!”他就是方才递给我剪子的人?

我四处环顾,不见人影,忙向杨奶奶求证,可她什么都没有听见。只要能救婆婆,哪怕刀山火海都在所不辞。抹干眼泪,我将婆婆抱到床榻上,满身血迹的她,苍白憔悴,好不容易憋回去的泪又开始吧嗒吧嗒地掉。

拜托杨奶奶照顾婆婆后,我又请来了身为大夫的张爷爷,一切安置妥当,我不顾他们的阻挠,急匆匆地往煜祟山去,洛天冥一定就在那里。

灰蒙蒙的弯月挂在树梢,清冷恐怖。婆婆死了,我心如死灰,这一路,跌跌撞撞,我是视死如归。

就在我快要爬到山顶,回首拭汗时,竟看见远处闪着两道绿点,煜祟山怎么会有人?我当即打了个寒颤,不是人就是鬼!我吓的双腿发软,见到洛天冥前,我绝对不能死!绿光越来越近,好在脚下的野草茂密,我屏着呼吸,匍匐地躲进草堆里。

绿光愈发亮了,好像是“人”提着两盏灯笼,蹊跷的是,怎么都不见人影,诡异地令我一阵发凉。更阴森的是,传来阵阵唢呐。

人的好奇心就跟火炉上滚沸的水似的,咚咚掀着壶盖,想要一窥究竟,却偏偏滑落在火苗上,蒸发殆尽,这就是所谓的好奇心害死猫吧。我明明清楚,要是真的看见什么东西,免不了惹上麻烦,可这双眼睛居然死死地盯着绿光来的方向,看清楚以后,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哪里是人是鬼啊,就是一大群老鼠啊,前面两只老鼠竟人模人样地走着,举着幽绿烛光的灯笼,后面一群老鼠,抬着一台红轿,珍珠帘子被阴风吹地瑟瑟,里面还传来女子的啜泣声。看到这一幕,我差点叫出声来,双手死死捂住嘴。

都说老鼠的鼻子特别灵,果然不妙,那群老鼠突然兴奋地尖叫,一窝蜂疯狂地涌到我躲藏的草堆里,我刚起身要撒腿跑,就被他们放倒在地,一群的老鼠抬着我跟着红轿移动。

我想挣扎地逃跑,可这群老鼠明显加快了速度,只要我一动,他们就咬我,好像饿了三天似的,恨不得把我剥皮吃了。老鼠不会真的吃人吧!没有救到婆婆以前,我绝对不能死!可我根本挣不开蜂拥我的老鼠,想到自己不仅被恶心的老鼠抬着还被他们啃了好几口,我完全憋不住泪水,哇哇大哭。

红轿里啜泣的女子听到我的动静,匆忙撩起窗帘子,朝我嘀囔道:“姑娘是人是鬼啊?”

她的声音很柔和,抚平了我不安的心,我抹抹眼泪,往红轿望去,吓的几近晕厥,两道血泪顺着她苍白的面颊滑下,又是一只鬼!

“救命啊!救命啊!”

女子觉察到我的畏惧,后知后觉地掏出丝帕将脸上的血泪擦拭干净,颤巍巍地同我说她唤孔静静,就在出嫁的那天,途径山路,一行人全被歹徒杀了,银两珠宝被一抢而空。可怜的她还没见着相公就被抛尸荒野一个月,她满含怨念,游荡在肉体旁,直到尸体腐烂,引来一群老鼠,啃的一干二净,就连魂魄也被这群老鼠给逮了,要进献给一个只恶鬼。

她同我说这些是想让我救她?我是同情她的遭遇,可她身为女鬼都对付不了这群老鼠,更别说对付那只恶鬼了,我只一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自身都难保,哪里来的能力救她?一想到待会要被老鼠啃个精光,我就忍不住地流眼泪,撇过头索性不看她。

眼前林子越来越茂密,穿过枝头,竟有一间破败的屋子,这群老鼠骤然兴奋地吱吱大叫,估计这里就是老巢了。果然,那扇门竟自个儿开了。

男子奸佞刺耳地笑道:“呦!今夜竟送上两个女人让爷享受!”话音刚落,他一施鬼术,我和红轿里的女子莫名其妙地摔在他的床榻上。

“春宵一刻值千金,我先享受哪个好?”男子揉搓下巴,色眯眯地盯着床上的我和孔静静,“就你了!”果然,我这一身粗布麻衣,山路上跌跌撞撞地爬上来,早已脏乱不堪,男鬼再怎么眼拙也会选择孔静静这般纤弱娇滴的女子。

但他长的实在是太丑了!瘦骨嶙峋,就跟皮包骨似的,还留着两撇八字胡须,随着他的话一扬一扬的。

男鬼淫邪地解着衣衫,孔静静吓地哆嗦,双腿估计是发软了才站不起身来,艰难地想要爬下床。男鬼哪能放过她,舔舔唇,色眯眯地拽住孔静静的脚踝,一把将她揪回床上,附身压了下去。

我这人没什么能耐,可就是嫉恶如仇,最见不得的就是女子被轻浮的场面,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直接操起桌案上的烛台,使了吃奶的劲,往男鬼的头“咣当”砸了下去。趁男鬼倒地之际,我拉起孔静静的手就要往外跑,可这一打没有将男鬼打晕,反倒惹怒了他,他一呵斥,围在屋外的老鼠疯了一样地涌进屋子,猛兽般啃咬我脚踝,我痛地乱踢,可一群接一群,我根本束手无策,痛地直冒冷汗。

“哼!敢对我动手动脚,活腻了!”男鬼恶狠狠地淬了口唾沫,撸起袖子,竟是白骨,着实瘆人。

“你说谁活腻了?!”气势磅礴的煞气劈天盖地席卷而来,若不是他压制怒气,整座屋子都会被掀地粉身碎骨。

腰肢被宽大的掌心扶住,脚踝痛地我踉踉跄跄地站不稳,只得靠在他胸膛上,那股淡淡的清香很熟悉,洛天冥?!他胸膛被我插过剪子的伤,已然愈合。周身汹涌的煞气,滔天磅礴,那群啃咬我的老鼠被震慑地当场五脏俱损、一命呜呼。

“你是个什么东西,竟敢在老子地盘撒野......”男鬼也被洛天冥的气势吓的不轻,故作镇定地呵斥,话还没说完,洛天冥一使鬼术,三尺外的男鬼禁锢在他凶狠的五指下。

洛天冥冰冷着傲兀俊脸,那双利眸凛然凶恶,他掐着男鬼的脖颈,只一拧,男鬼的头“咔擦”就断了,暴戾的他残忍地眼都不眨一下。

“啊!”恶鬼的头颅涌着鲜血一直滚到床榻脚下,翻着白眼,我吓得全身瘫软。

洛天冥不屑地冷哼一声,挥了挥那只嗜血残暴的手,修长的指尖甩出一道污血,溅在坍圮的墙上。他抱起战栗的我,刹那间我便被浓郁的鬼气缭绕,等我恍过神来,已然倚着那棵巨大的榕树。

“醒了?”洛天冥睥睨万物地望着我,如往日般冷漠。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