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恐怖档案

更新时间:2020-03-27 03:20:50

恐怖档案 连载中

恐怖档案

来源:盒子小说 作者:第三只眼 分类:灵异 主角:唐琅江晴 人气:

《恐怖档案》是第三只眼写的一本灵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恐怖档案》精彩章节节选:最近一段时间出现了很多奇怪的事情,让唐琅不得不查清楚,因为他也有感觉,预感还会发生其他的事情,他不能放任这种事情发展下去,那样只会越来越严重。经过这些时日的追踪,一些蛛丝马迹让唐琅慢慢有了思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而阿婆的眼里,除了泪水,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挣扎,痛苦。

唐琅一时有些茫然,紧接着,他似乎从那扇关着的门里,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心间蓦地涌上愤怒,但转瞬间淹没,站在原地片刻,无动于衷。

回屋,给自己倒了杯温水,唐琅站在窗边足足发了五分钟的呆。

接着他披了件外套,直接下了楼。

这时,大概是凌晨三点的样子,外面很清冷,周遭仍是黑漆漆的。唐琅打着手电,步行径直来到店里,铺里呈列着各种各样的白事用具,他打开白炽灯,从店内最角落的地方翻出一沓黑香。唐琅抽出七根,其余放回原处,用几堆黄纸盖在上面。

来到店门口,和上次一样,唐琅点着黑香,嗅着它们散出奇异的味道。

拜祭逝者的普通人可能不知道,但做白事的,对于烧黑香,是极其忌讳的,且不说这黑香的成分含有‘煞气’,而且极容易招来阴魂。

唐琅当然清楚。

他此刻,要做的,就是招魂。

默念了几声咒语,黑香焚烧的速度,肉眼可见的,越来越快,不到半分钟,七根长香已烧至一半。唐琅眉头微皱,扫了眼左右,冷冷的道:“招的不是你们,识趣的,走!”

忽的。

一阵凉风闪过,只见昏暗处,果然有几道模糊的影子,飞快的逃了开去。

唐琅垂目,手上的黑香竟要燃尽,他握着尽头,似乎一点也不担心会烧到自己。

呼——

清风游动。

那黑香上的灰烬剥落,下一瞬,七根黑香,同时燃灭。

“恩人。”

唐琅仍然低着眉目,没有抬眼,沉思数秒,道:“回答完问题,我送你上路。”

“谢恩人。”

高瘦的黑影直接拜在地上,极为尊崇的正对着唐琅。

扔掉黑香,唐琅站起身,拍了拍裤身。

“我上次见老杨,他和赵延顺结了最后笔尾款,江总,和丁老板也在场,款项结清后,众人就分别了。之后,我在赵延顺打电话时,不小心听到老杨说他要去……”

唐琅轻笑了下。

“你以为,老赵没有告诉我?”

董少林浑身一窒。

“恩、恩人,见……见过赵延顺,他,他不是已经?”

“那你呢?”

董少林打了激灵,颤颤的道:“既然恩人已经知道老杨在哪儿,用招魂香叫我来,是为何呢?我对你,已经没用了吧?”

唐琅狠狠的盯向董少林。

一触到唐琅的眸子,董少林那没有瞳孔的眼睛变得更暗,吓得连连后退,不知道唐琅的意义所在。

“赵延顺是我用招魂幡带来的。”唐琅皱眉道,“老杨逃到了哪儿,他自然也和我说了,可是,我关心的不是老杨,而是……究竟是谁,害了你们?”

……

“不。”

唐琅张了张嘴。

董少林不停的摇头道:“我不能说。”

“为什么?”

董少林掩面道:“我真的不能说,否则,否则……”

“你都已经死了,难道,还有比魂飞湮灭更可怖的后果吗?草,你还在怕什么?他究竟是谁?”唐琅咄咄道。

董少林嘶哑道:“那老赵呢?老赵在怕什么?他既然把杨老六逃在哪儿,都告诉了你,为什么没有把‘他是谁’讲给你?呵呵,恩人,我真的走投无路了。还有三日,若我再不入轮回,就永远也别想在每年忌日,见到我的妻子、孩子了,我怕什么,我还有家庭,我还有孩子……”

唐琅沉默了。

“对不起,我帮不了你。”董少林哽咽道,“罢了,这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若是还有机会,我宁愿一生清贫,什么王权富贵,不过是过眼云烟,只要有儿子陪着,足矣。”

“打扰了。”

“再见。”

董少林深深的朝唐琅作了个揖,之后,退进黑暗里。

望着地上的香灰,一时间,唐琅又陷入了茫然。他当然同情过董少林,同情归同情,不代表他会帮他,亦如董少林自己所言,自作自受,因果报应。如果唐琅强行帮他改命,渡他轮回,那么,他自己的报应,会不会来的更快了。

20日夜里。

迷雾,小雨。

赵延顺慌慌张张的从出租车下来,一进门,就直接跪在了自己面前,抱着他的双膝,乞求着让他救他,说他只有两日限期,还将唐琅的手掌按在他的胸膛上,战战栗栗的告诉唐琅,他的心,已经被掏走了,如果再不给他答案,他就活不了了。

唐琅问他,凶手是谁?

赵延顺哭着说,他惹不起的人,而且,就算死,也不能提的人。

赵延顺的本事,唐琅见识过,在整个奇门圈,他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有头有脸的人物。老杨说过,赵延顺四岁就进了峨眉修习,拜师学道。二十二岁那年,被茅山北派的一个大师看中,随其入道,这一学又是十五年,他的修为虽不至炉火之境,但替人相风水,看事消灾,甚至自卫都可以说是举手投足。

到底是何方神圣,能把赵大师,逼到这种地步?

“下一个是谁?”

赵延顺打着颤道:“董、少林。”

“然后是我,老杨?”

赵延顺摇头道:“他不会动你,不会动你的。”

“为什么?”

赵延顺摇头。

唐琅深吸了口气,他和老赵的关系不浅,虽然是通过杨老六结识,可毕竟有过几次交集,朋友是算得上的!

彼此缄默了片刻,唐琅从屋内取出一套寿衣,用朱砂笔在一张红纸上写上赵延顺的八字,又将红纸缝进寿衣内,接着他又配了一副菩提十八子,用厉阳酒浸泡,最后嘱咐赵延顺,寿衣要贴身穿,红纸放在胸前护体,待那人出现,就用他们茅山派的天罡手擒住他的要害,将菩提套到他的腕上。

赵延顺犹疑之余,接受了。

两人这次告辞。

就是诀别。

唐琅没想到。

赵延顺还是死了。

他曾试过招魂,但,很意外,他的阴魂都已不在了。

转念一想。

自己家门口的那堆烧过的黄纸。

快递送来,用朱砂刻有自个儿八字的红布,以及那套寿衣。

绝逼是那人,故意针对自己的了。

唐琅惨笑着道:“有意思了。”

如今困着唐琅脑子的两个问题,显而易见。

第一个,就是凶手的身份。

第二个,是赵延顺是如何续命的?他的心脏没了,奇迹的活了数日!

唐琅反复琢磨着,这人已经连续暗害了十个人,而且,至今没有留下任何作案证据,用林木的说法,就是极完美的犯罪,完美的让他们都感到不安。

林木是无神论者,但从他的眼睛里,唐琅曾看到过断续的动摇。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