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午夜诡店

更新时间:2020-03-20 18:34:01

午夜诡店 已完结

午夜诡店

来源:掌中云 作者:白拾弎 分类:灵异 主角:白啸博扈瑗 人气:

经典小说《午夜诡店》由白拾弎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白啸博扈瑗,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这是一间只在午夜开张的小餐馆,却有着这么一群奇怪的家伙们, 浑身懒散可身份成迷的店主人;帅气俊美什么都会做的双胞胎厨子; 古典风韵冷情冷面又美艳的女掌柜;话多唠叨成性但热情热心的跑堂小二。 伴随着还有发生在他们周围的那些离奇怪诞的案子,而真相,却只有一个……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啪!”聂臻一拍桌子,“死者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他们都被凶手杀死了,死得如此冤枉,还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呢?” 白素素点头,继续接着说道:“苍老板难道觉得他们的死亡还不够可怜吗?白发人送黑发人,或许你是没看到死者的家属们痛不欲生的模样,才会说出这么冷血无情的话来。” “白警官,你觉得作为一名警察的职责和权力义务是什么呢?”苍凌反问。 “当然是声张正义,抓获凶手为死者伸冤,维护公民们生的权益和权利,保护公民的人身安全,坚决维护法律的公证和公平。难道苍老板有不同的理解?” 白素素有些激动的站起来,身体微微前倾。 啪啪……苍凌一点也不吝啬的给予一阵掌声。 道:“白警官说得太好了。但是你是否想过一件事情吗?这几桩案件里为什么会是这几个男人死亡了呢?而不是其他的人死了呢? “根据我的了解,从张婉清进入大学校园之后,追求她的男人并不少,这几位死者只是其中的很少数而已。” “不,我想警察最重要的职责应该是找出案件的真想,还原事实。我相信就算是凶手也会有冤屈的一面。” 康智永此时也起身,对着苍凌伸出右手,“谢谢苍先生给我提示。” 苍凌起身回握了康智永,也对康智永有些好印象,他这番话的意思,康智永是真正明白过来的。 康智永亲自送苍凌走到刑警队大门口,本打算安排白素素或者聂臻开车送苍凌回去的。 但是苍凌笑着拒绝了,反正这里离着餐馆也不算太远的距离,走路倒是也很快。 苍凌其实并没马上就回餐馆,他先站在刑警队大门口,用力吸了一口空气,似乎品尝了一番之后,嘴角翘起来。 原来她也来过这里的啊…… 苍凌喜欢这个味道,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味道代表着一餐足以安慰饕餮的美味,还代表着久违的见面,他很期待这次的见面。 有多久没见到它了呢? 苍凌抬头看看天生挂着的大半个月亮,日子过得真快,转眼又快十五了啊,还真是想不起自己和它有多久时间没见过了呢! 半小时之后,苍凌站在理工大学背面的山脚下,这是丰市最大的一座山脉——桂山。 桂山属丰市人文历史保护项目,海拔810米,傍着封河矗立在大学城的范围内。 当年理工大学选址的时候,特意选在这里,一来是依山傍水风景不错,二来是希望学子们在忙碌的学习之余还能爬爬山运动健体。 只是谁都没想到,这桂山却不是那么好爬的。 山上长着参天大树,密密麻麻的,有的地方连阳光都照射不进去。 别说爬山了,从山脚到山顶,就没有一条可以上去的道路,羊肠小路更是没影子,山脚下的荆棘灌木丛仿佛天生的守护者一样,死死地守护着桂山。 城建规划局当年还想从理工大学往山顶建造一条爬山游览的通道,于是设计了一条马路绕着山形往山顶修建。 结果园林局拿到市府给的砍伐古树的许可证之后,才刚砍开一条宽约十米的荆棘灌木丛口子,然后伐了不到一百米的古树,就出事儿了,倒下的参天古树硬生生的压死了不下十名伐木工。 那天事故现场,谁都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儿,也谁都没想到几十年的老伐木工,正常的判断和工作经验竟然完全没救得了自己。 站在灌木丛外的人,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一个个呆立的原地被古树压|在底下。 最后从古树下挖出他们的时候,已经是残缺不全的烂肉,身体大部分被压瘪,四肢和骨头都碎成了骨头渣子,连临时赶来帮忙的殡仪馆的人,都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尸体。 市府最开始还想着息事宁人,却还是有不少消息走漏了出去,加上这座带着浓厚的历史沉淀的古城里本身就一直流传的各种民俗和传说故事。 人们的心里多少还是惧怕鬼怪神魔的,一时间各种带着民俗色彩的迷信说辞也就多了起来。 百姓之间私下里都悄悄的把桂山叫做鬼山。 也就自这次事件之后,市府和规划局、园林局再也没人敢提开发桂山。 理工大学也再不敢想着让学生们课余还有去爬山之类的活动了,反而在规划局申报了要建设一面高墙,把桂山和理工大学相比邻的地方隔断开来。 曾经并不是没有好奇胆大的学生想要爬过石墙,可是当年的校方也是考虑到这样的问题才把石墙建成三层楼的高度。 然而即便是这样,也还有些学生不幸摔下来伤了自己,再后来校方又在顶部装上了密密麻麻的铁荆棘,这堵厚石墙才彻底的让好奇胆大的学生们放弃了探索。 因此也就有了苍凌现在面对的这堵高约三层楼,宽约八十公分,顶上还有铁荆棘的厚石墙,这堵石墙完整的将理工大学和桂山完全彻底的隔开。 一面是明亮且热闹无比的理工大学校园,一面是黑暗又阴森恐|怖的桂山,倘若从空中观看,它俩仿佛太极八卦图的黑白两级一样,互相围绕并存着,但是颜色和层次却清醒分明。 石墙建立起来至少有四十多年的时间,从崭新矗立随着年月的冲刷,变得满是斑驳的痕迹。 如今的校方似乎并没太多的管理和打理这堵石墙。 灰色的墙面上约一人身高高度范围内,全部喷刷着各种各样的街头涂鸦和各种肆意挥洒写出来的大字。 仿佛这里成为了理工大学很有特色的一面艺术墙一样,重新展露出生机。 苍凌慢慢的在石墙前走过,这里的味道太过于浓郁了些,他能百分之百的肯定,他要找的那个它就在石墙的另一面。 忽然他停下脚步,伸出手触碰在墙壁上,一块很有趣的图案就在他指尖的前方,那是一个美丽的女性身体的侧面剪影,掺杂在奇奇怪怪的涂鸦中间却一点也毫不违和,似乎很和谐。 剪影中的女性有着比例非常完美的S型身躯,仿佛奔跑中的少女一样,长发飞扬,裙摆绰绰,一只手高高的举起,在手的上方还有一顶随风飘起来的太阳帽。 这幅画面优美而恬静,似乎来这里涂鸦的学生们也发现了这美丽的画面,所有的涂鸦都避开了少女的剪影,而在它的周边喷绘出各种有趣的图案来更好的衬托这幅剪影。 剪影本身并没毛病,连苍凌也觉得很美。 美得让他不禁遐想到,如果他是个普通的男人,或者说是这个学校里普通的男学生,仅仅看过这幅剪影的话,他也会为这个少女着迷的。 倘若这个剪影少女出现在真实的生活中,他也必定会使出浑身解数地想要追求到她。 自古男人为红颜而创造的任何事情或者话题,背后都是一个美好的爱情故事。 既然剪影没毛病,苍凌现在这么在意它的原因就只有一个了,那就是这幅剪影的本身创作途径。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剪影的本体就是那个消失了的神秘校花姑娘——张婉清。 而这个张婉清姑娘实际上并没‘消失’,而是回到了她本身应该待的地方而已。 苍凌收回手臂,翘着嘴角,再次深呼吸了一次这附近的空气。 喔,那美好而浓郁的香气,让他有些迫不及待的要大快朵颐一番就好。 只是,现在还不到时间,它还没成熟,再耐性的等待十几天就好…… ** 当时钟指在晚上九点的位置上,当当当的敲响了下课的铃声。 晚自习结束之后,理工大的学子们陆陆续续地从各教室里慢悠悠地往外走。 一路上打电话的,三三两两并行谈论说笑的,叫着去校门口吃点宵夜的,一时间原本沉寂的校园忽然间变得好不热闹。 理工大的宿舍楼当初在建设的时候规划得很统一,齐整整的排布在最靠近封河的地方,使得大学里的大部分宿舍房间的窗户正好面对着静静流淌的封河。 景观很是宁静和谐。 理工大里向来是女生少男生多的搭配模式,因此女生宿舍就建在了所有宿舍的最里面的位置,整整一栋七层楼高的小回字形筒子楼的样式,刚好住满全校的女生。 而在女生宿舍的后面就是硕博楼。 顾名思义,就是专门安排在工大就读的男硕士生和博士生们。 九点下课之后,宿舍区里热闹起来,一间间宿舍都亮起了白色的灯光,拉上的窗帘后面隐约有着来来回回走动的身影。 硕博楼的501室,此时有两个肩上搭着毛巾轮流洗澡的男人在屋里。 戴眼镜的叫章张,宿舍寝室长,建筑专业在读的硕二,带着一副黑框眼镜,一身白晃晃的略微显得有些水肿肥肉无不宣告着他是个典型的宅男,不出门不运动。 此时他坐在自己的书桌前打网游。 在他边上看书的是工管专业的硕一生,叫谷城一。 他也带着一副眼镜,是金丝边的,他的书桌和章张挨着,他也喜欢打网游。 不过今天他觉得有些闷热,南方的潮湿闷热的秋天依然让他这个北方人很不适应,所以他一手看书,一手抓着章张放在电脑后面吹风散热的小风扇给自己吹着。 而此时在浴室里洗澡的则是刘霖。跟章张一个专业,低一届,不同导师。 刘霖是个运动狂热分子,有着一八八公分的身高和一身纠结的肌肉,经常参加学校的各种比赛,引来隔壁师大的女生们阵阵尖叫声。 硕博楼的寝室户型都是两室一厅一卫的格局,房间里配备了网络、空调、电视以及独立的热水器和暖气。 每套寝室住四个学生,如果凑巧安排不满的则有可能会有前面本科住不下的学生被安排过来,自然价格也就高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