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人道鬼途

更新时间:2019-06-17 01:50:27

人道鬼途 连载中

人道鬼途

来源:微小宝 作者:优必利 分类:灵异 主角:明德九爷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人道鬼途》是优必利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明德九爷,书中主要讲述了:十年前,我听信谣言跑到虚妄天界里找一件东西救活我父母,不料却害死了我的一位朋友。我被叔伯救了回来,大伯因此受了重伤,那位小女孩死后却化作邪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们一路坐着大巴车来到了长绝,途中小静因为这地势,停了下来。 休息片刻的我们,发现长绝的地貌有点像喀斯特,可仔细一看这是风化自然形成的,有鬼眼样的沙洞,还有深不见底的河滩。 在盘山隧道让,司机着时让我们体验了一把什么叫电锯惊魂,由于栈道过小刚好一辆车的距离,小静和欣然时不时尖叫。 这时,糟老头子看到小静由于晕车,吐得七晕八醋的,无奈我只能让小静靠在我的肩膀上,一旁的欣然也不甘落后,直接双手抱上我的腰,由于来了个侧面接触,欣然的柔软被她用力的抱紧给挤压得有些变形,这让我一阵舒爽的同时也暗暗叫到小妖精。 本来吧,这件事我以为就能这样的享受过去,可曾想糟老头子和张远山同时发现了。 糟老头子目光透着一丝令人喘不过气的寒芒,直视的目光让我有些抬不起头来,毕竟我正享受她的女儿所带来的福利。 同样,张远山那久经黑道的眼神有些无可匹敌,那是一种嗜血的狂热,一时间我有些上下为难,正准备脱手时。 车子碰上了崖壁,老司机都有失手的时候啊! 不过不要紧,抖动一下过后又是平稳前行,可惜苦了这一下抖动,让欣然的柔软更加的贴近了我的手臂,几乎要挤进我的腋下,差点没给我爽翻。 就在我坐如钟站如松的时候,张远山终于有些忍受不了,凶狠的说道:“小子,再不放开我的女儿,我要让你后悔来到这世上。” 凶狠有力的语言,让内心世界有些触动的我想要放手。 可是,这我想松也松不了啊。 人家欣然抱得死死的,都说女儿是老爹上辈子的情人这话不假,不就站会儿便宜,至于吗? 正在我犹豫的时候,张远山飞身上来准备打我的时候,我猛的抽身,这一抽不要紧,欣然一阵舒服的呻吟,引得我连连叫罪过。 张远山看到自己的举动让女儿干出这样的叫声,很是后悔。这不是爱人面前才有的吗? 另一边的小静这时已无法安然的睡觉了,头晕归头晕,可这两人的举动比自己发烧还要发烧的热。 糟老头子正在庆幸张远山要打我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孙女满面潮红,这时的他已经顾不得自己长辈的形象。 大声叫嚷:“好你个明德,这是要刨我家祖坟啊!你看你,因为你我家小静成什么样子了,你看她现在都开始发烧了,满面潮红身体烫的厉害。今天要是不赔偿我,让你小子好看。” 我扭头看向小静的时候,直叫冤枉啊,这不会是被刚才的举动激的吧!这老头心真坏啊,我可没有欺负你孙女啊心理想着,可不敢说出来。 “这样爷爷叔叔,你们放过我吧!” “这是你们的孙女和女儿不肯放过我啊!” “放过,谈何容易!” 这时前面的司机已经从车下修车回来了,继续前行去往张家古村。 张远山和糟老头子才不得已放过了我这个坏胚子,几天不见就变坏的坏胚子,属水的女性真是自己的祸害啊。 大伯不是我不听啊,我也不想啊! 在心里想的同时,另一边的欣然又开始了手里的动作,胸前的柔软似要被挤出领口,而这是张远山有些看不过去了,可在女儿撒娇的眼神下还是退了下去。 可糟老头子却一直盯着欣然的领口,远山就看不过去了,你一个糟老头子凑什么年轻人的热闹,当小静加入了这个行列,糟老头子在也坐不下了。 小静头使劲的往我怀里钻,胸前的柔软都快要触及到我下体勃起的定海神针之间,你说这一下不要紧,关键是车子突然又抖动了一下,直接把定海神针塞进了山峰之间直接给小静来了个穿心透。 我在招架两女车上两个半小时后终于快要达到张家村的时候,小静和欣然不忘用自己的金锁套住明德的手腕以防水属性的女人对自己造成伤害。 “你小子赶快给我起身,在不起来我打你了,远山一脸的不耐烦,糟老头子却颇为玩味的道:你小子若是能够对小静好,也不无不可。” 这句话刚说完,却遭到了欣然愤怒的火眼金睛的灼伤。 糟老头子顿时觉得没天理,这什么世道,世风日下啊! “别磨磨唧唧了,说你呢糟老头子,想啥呢?赶快去张叔家,前面出事了,别一天到晚想不正经的。” “好你个明德!” 来到张叔家前的三转大蛇的盘山山路,两路那里还有之前的先貌,到处都是被洪水冲击过后的荒夷之感。 “张叔这次洪水冲击不小啊,你看东边的,山体已经走样了。你准备怎么干。” “先去我侄子家吧,听说出现了一口棺材,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所以请你们来看看。” “那这就走吧,糟老头子我不知道你是害怕啊还是怎么的,这次的真家伙还没见着就吓着你了。” “放那门子屁,我堂堂一代捉鬼门人会放弃、会害怕,你在说笑吧。” “”那我们就走着瞧,不是我吹就我这身功力,多少美女投怀送抱,得了吧!……修炼灭天九式学傻了吧。” 张远山看到我两斗嘴,实在看不下去了,就阻止了。 “马上要到我侄子家,你就不能安静会儿?安静我能安静的了吗?你瞅瞅这老道,那像捉鬼的,面相都不准,我看还是早些放弃吧。” “我说明德小子,存心的?由于糟老头子不能说出自己门派的原因,憋得满脸通红,那本来就小的眼睛已经要快要成一条直线了。” “你两别吵了,到我侄子家安静会儿,要不扒了你们的皮。” 就快要到张远山侄子家时,突然出来一个人,自称马汉三。在等我们这些人,他说张家村也就是长绝汉代时的小地名称呼。 这次的洪水冲出了一口棺材,想求助我们这些人,在还没进去我侄子家时他突然说:我侄子死了,被棺材没内的尸体咬死了,本来呢这尸体经过多年的沉寂后应该没什么事。 因为吸收了人血,也就是咬死我侄子,发生了尸变成为了僵尸,这下可不得了,村子里一片慌乱,村名们到处找躲避的地方,一部分人因为害怕僵尸,逃到了外村。 我姐姐因为害怕,让我去求助明德等有法力的术士来镇压。 中年男子渐走渐远,最后回头告诉我们,等我们要除掉僵尸的时候自然会出现。 张叔你说我们是不是要准备准备,要不碰到僵尸很难解决的。 首先,我想要一点黑狗血马蹄子鸡鸣剑,这些缺一不可,要不到时候我们这些人都得完蛋。 “行!我这就去准备。” “不用着急,先去吃个便饭泡个桑拿按摩按摩。”这时慵懒邋遢的糟老头子搭话了,可看见众人一脸鄙视的时候就放弃了,尤其是自己的孙女。” 这叫什么事,自己的孙女都开始鄙视自己了……唉,人生啊享受享受有什么错吗?我觉得并无多大关系。 糟老头子一脸的郁闷,边走边说道,可看见自己孙女小静又去找明德的时候,糟老头子做耐不住了,坚决要搞死我。 “这叫什么事啊,我又没把你孙女怎么着,怎么这样看着我。” 不应该啊,我和你孙女玩关你什么事。 一间外表殷红色的木头屋内,小静和欣然正在商量怎么对付我来了,房外的草坪除了有些红色的小点外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就在我要离开这个庭院出去逛逛的时候,我看到了张远山的侄女,我看到她的时候发现她的两眼有些无神,眼球有些发白,走路都没有了应有的青春活力。 眼神里透过一抹发白,还有些冷,透明的晶状体带着一丝青蓝色的诡异。 面上一副先天愚人相,总之这个女孩很诡异。 在瞟了我一眼后转身离去,没有丝毫的停留,这时小静出来了,问我去哪里,我说去后山转转。 三人在悬崖上,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然后张欣然突然很害羞的对着袁德明说道“小哥哥,今天我们玩点刺激的”。 看着突然变得有点色迷迷的张欣然,我也有点受不了对着张欣然说道“阿然别这样,你去找你父亲去吧”。 然后一旁的小静就不高兴了,用着鄙视一般的眼神看着他们两,然后有意无意的说了句“哎呦喂,你们个在这荒郊野外的干什么了”。 张欣然勃然大怒,看着也准备插进来一脚的小静说道“你什么意思,我和德明哥在荒郊野外这样又怎么了,不想要你管”。说完把我的手夹在自己的两个大白兔面前勾引道“你说是不是啊,德明哥”。 可是我发现自己居然无意中卷入了两个女人的战争,不是有句老话说得好,一个女人是个鸡,两个女人就是鸭子么,可以不停的吵。 我迫不得已的对着两人说道“小静,阿然,你们两冷静一点好不好”。 两个女人异口同声的说道“不好”。然后两人一只手用大白兔夹着我的一只手,朝着两边拉。 我正欲使力震开小静,小静却已经吻住了他的红唇,并轻易就撬开了他牙齿的防线,我一下子就沦落了, 双手只是软软地反抗着,却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不过最终,我还是将她们推开了,这深山老林子里,脑袋里还是保持着清醒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