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冥婚鬼嫁:鬼夫太撩人

更新时间:2020-02-06 19:32:29

冥婚鬼嫁:鬼夫太撩人 已完结

冥婚鬼嫁:鬼夫太撩人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傲兰 分类:灵异 主角:齐叔齐 人气:

完结小说《冥婚鬼嫁:鬼夫太撩人》是傲兰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齐叔齐,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为了钱去做守灵人,没想到竟然被千年男鬼缠身…… “人鬼殊途,你这样缠着我,小心我死给你看。” 我第N次拽着被子威胁这个第N次厚颜无耻的爬上我的床的男鬼! “娘子,你是我的妻,我是你的夫,就算你死了,那也是我的妻,我们做一对鬼鸳鸯岂不是更好。” 某鬼笑的邪恶。 鬼夫,求求你,别这样,伦家好害羞,身体有些吃不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下意识地就跳到门边,边拍打着门,边对着外面喊:“喂,干嘛啊,为什么把我锁起来?!”

劳资还没吃饭呢我靠!

然而不管我怎么喊,门外都悄无声息,就好像这个院子里从来就只有我一个人而已。

直到拍的手心发红发痛,我才停下来,咽了咽口水,喊的时候到没发觉,现在停下来了,只觉得喉咙口火辣辣的疼,大概是分贝太高,倒了嗓子。

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还剩最后的一丝亮光从窗棂外透进来,让我能看清这个祠堂里的一切:面积挺大,足有五六十平,正前方是一张半人高的泛黄画卷,上头的人物按服饰看的话,好像是明朝人,瘦骨嶙丁山羊胡子,宽大的衣袍挂在身上显得有些滑稽,但是他的表情偏偏严肃的紧,生出很怪异的化学反应来,我看着想笑又不太敢在这样的场地笑,扯了下嘴角就赶紧撇开了视线。画像面前供奉着一堆深红漆的牌位,上头的字太小,而我又是轻度近视,看不太清,而且我也没兴趣知道上面的内容。

我继续保持着刚进来的姿势,背靠在门上,抬眼打量着眼前。

牌位下面摆放着三碟水果盘,三碟坚果盘,花生桂圆红枣啥的,长明灯以及左右各两只蜡烛,红色的。

咦,等等……

红色的蜡烛,红色的纱幔,红色的盘子,就连地上放着的两个蒲团都被安上了红色的面罩。

真是无语,谁家祠堂里的东西都是大红色的呀?

就差贴上囍字,就能成婚房了好吗?

我的心底不断的有字幕弹出,满满的吐槽。总体就是觉得宋家人脑子都不太灵光。

在橙黄的夕阳照射下,屋子里的大红色物件儿颜色都红的刺眼。死人牌位前挂着大红色,诡异的很。

我抬手揉了揉发酸的眼睛,却在行动的间隙里瞄到了什么,拿下手,被最烈的一抹夕阳反光激得刺眼,不太能看清,索性就用手蒙着眼,被好奇心驱使着,用余光看路,往前朝着案台上,一块看起来颜色特别亮的牌位走去,吸引我的正是被它压在身下,只露出一个角的红符纸。

其他的牌位虽然都挺干净没蒙灰,但总觉得旧了些,字迹的墨水也淡了,而我手上的这一块明显就是新的,上面工工整整地写着:故男宋翊之莲位,我顺手翻过来一看,发现牌位背后还有他的生辰八字,竟然是上星期才死的的年轻人,才二十五岁,真是可怜啊,我在心里默默替他心酸了下,就要把红符纸翻过来看。

卧槽!!

看到的那一眼,我直接就气血上涌,一下子冲上脑袋涨红了脸,身体却是如坠冰窖。

因为在红符纸上,我看到的正是自己的生辰八字。

为什么我的生辰八字会压在一个才死了没几天的年轻人的牌位下?而且我还要在这里给他守灵三天?巧合吗?鬼才信!

我猛然想起,两天前我正在店里算账,齐大圣跺到我面前,借口有些无聊,要了我的生辰八字说给我算算命,看我最近运势怎么样,当时我正忙着算一笔散帐,加加减减,琐碎的紧,为了打发老板并且给他点面子,就顺口报给他了。

这么一联想,我就明白了,这大概都是个圈套,齐大圣这个混蛋,竟然把我给卖了!

但是现在的我根本不知道他背着我做了什么交易,此刻又被锁在里面,地处偏僻,手机信号也一直都是全无的状态,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没法子,我只能先坐在蒲团上,边捶着有些发麻的腿边储存点体力,还在天真的幻想着等会门要是开了,我可以一个箭步冲出去。

但是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具体我也不清楚过去了多长时间,只看到红色的蜡烛快烧到底,桌面上积起小山包一样的烛油,门外也没有动静,那个老女人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坐着实在无聊,我都快把案上的牌位都背下来了。最后,又困又饿,我对背后紧闭的门也渐渐失去了期盼,就打起了瞌睡。

头一点一点的碰着膝盖,坐着睡一点也不舒服,我怀念我宿舍那张并不柔软但是温暖的木质单人床了。

我依稀觉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宿舍,淡蓝色的床就在眼前,我迫不及待地想扑上去好好睡一觉,但是身上太沉重,我就开始一件件地脱衣服,想要扑到床上的念头越急,手上动作也自然快了些,但是衣服不知怎么的,就是解不开,我懊恼的一扯,结果碰到了冰凉凉的什么东西。

我身上怎么会有冰凉凉的东西,还会动,在我身上上下游走着?

被这么一吓,我立马停住了动作,猛然一惊,醒了过来。

看到眼前昏黄的一片,我就知道我还在原地,刚刚只是在做梦而已。

诶?不对……既然是做梦,那我现在醒过来了,怎么还有东西在摸我?这屋子里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吗?!

我吓得不轻,整个人僵在原地不敢动。

“媳妇儿,你不说你自个儿来嘛,快点吧,我都等不及了呢!”一个急切的男声在我耳边响起,边说手还不停在我身上扒拉想助我一臂之力。

还好我今天穿的是牛仔背带裤,没有那么容易就解下来,我往回扯衣服,转头看到一个年轻但是明显肾虚,黑眼圈浓重,挂着两个大眼袋的男人正色眯眯的看着我……的胸,我也不知道哪借来的胆,顺势就转身抬脚,对着他的心窝口就是一脚踹了过去。

“哎哟!”男人大概是没想到我会来这么一脚,他没有一点点防备,何况我又是用足了劲,竟然把他踹出一米开外去。

“你你……你他妈谁啊!怎么在这的?”我一紧张就容易带点结巴,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不让男人看出来,我还特地加了个脏话,让他知道我不是个好惹的单“蠢”姑娘。

“我?我是你老公呀!”男人咧嘴一笑就要继续扑过来,“站住!”我大喝,说完,没想到男人真听话的站在那了,我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孤男寡女,而且我又手无缚鸡之力,刚刚那一脚也不可能再使出来,这真是要了命了!

“什么老公啊,我怎么不知道啊?!”为了先拖延点时间好想出办法来逃脱,我只能先说点废话跟他唠唠嗑。

“刚我们都拜堂了,你可别不承认啊,等洞房完毕,水乳交融,你就是我真正的老婆了,来吧,宝贝!”

男人看起来猴急猴急的,话说的不清不楚的就要往我身上扑。

我侧身一滚,堪堪躲过。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什么时候跟你拜堂了,快别闹了大哥。”我整个人都是莫名其妙的状态。

“刚刚你睡着的时候拜的堂,别以为你这样装傻就可以躲过了,我不管,今天这洞房我是入定了,你跑,我看你能跑到哪里去,哼!”

我绕着房子跑,男人跟在我后头追,两个人都气喘吁吁的。他大概也没想到我这么能折腾,直接停下来叉腰放了狠话。

“诶,说真的,我是帮别人来这守灵的,可不是来这里跟你拜什么堂的好么,你确定真的没有找错人吗?”我尝试跟他好好沟通,能做朋友就别做敌人嘛。

然而,很显然的,是我想多了,他完全没有跟我沟通的想法,我想把他当朋友,而他只是想睡我。

“那、那这样,帅哥,我们先自我介绍一下怎么样,不然什么都不知道多没情趣不是?”我好像已经自暴自弃了。

“我姓宋,宋翊,我知道你叫顾鸢,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方式我也知道了,少废话,赶紧过来,要不然让我抓到你,少不得吃多少苦头。”

他说的后半句话我已经听不进去了,只能在脑海里重复播放“我姓宋,宋翊”我总觉得这声音我很熟悉,仿佛哪里听到过。当我目光飘过正前方的灵位牌,猛然一惊,脑袋如同醍醐灌顶一般,,于是,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指颤抖地对着他尖叫:“宋……宋翊,你,不不是死了吗……为什么……”

“呵,我都还没娶妻生子,怎么可以死了呢?今天是我头七,回来留个种,我也好放心的去投胎啊不是?”宋翊冷冷地笑着,说着慢慢朝我靠近。

我的双腿跟灌了铅一样沉重,抬都抬不起来。再也没有心思跟他满屋子跑绕圈圈。我一想到我竟然被别人算计卖给鬼生孩子,就郁闷的想晕死过去,我真是愚蠢到家了,真是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的蠢货。

不一会儿,宋翊就已经在我身前,我甚至能感受到他喷出的冰冷气息。我一动不动地站在那,任他解我的衣服扣子。

罢了罢了,既然都到了这个地步了,反抗还有用吗?

都是命啊。

想想学校里有些女人去做了小姐,听说一个晚上就赚多少多少的,我也是比他们更牛逼些,陪鬼一个晚上赚一万呢。啧……

脑子里乱糟糟的,想什么的都有,想学校生活。想家里的奶奶,想村里的那只大黄,想小学门口卖臭豆腐的那个摊位……想着想着,眼泪就情不自禁地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我说,能不能快点,我都等的急死了。”一个悦耳的声音在屋子里陡然响起,又把我吓的一抖,因为这个不是宋翊的声音!

我睁着眼泪汪汪的眼睛,去寻声音的来源,看到了一个俊美无俦的美少年正磕着瓜子,好整以暇地翘着二郎腿看着我们。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