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扎纸匠

更新时间:2019-06-12 12:41:17

扎纸匠 连载中

扎纸匠

来源:微小宝 作者:那年花正茂 分类:灵异 主角:黎洛白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那年花正茂的原创小说《扎纸匠》,主角黎洛白,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女人求我帮她扎个替身,事后她非要跟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爷爷不是不讲道理,而是为了我的事情冲昏了头脑。 现在听到瞎婆婆解释,口气自然软下来跟她赔不是,解释说:“他瞎姑,昨晚那个要真不是你,算我白渡桥冤枉你了。不过这事真的很邪乎,你昨晚不在家,我来的时候,可明明你就在炕上坐着。我孙子臭显摆,给死魂扎了替身,心思这事就你有这能力,没想到,竟然还了他丢了半条魂。” 瞎婆婆把剩下的米下锅,朝着我这个方向招招手,让我过去给她瞧瞧。 看到爷爷赶紧给我使着眼色,我急忙走过去,喊了一声婆婆。 对方满意的点点头,伸出干巴巴的老手摸着我脑袋瓜。半天叹了口气说道:“白老哥,你说的不错,孩子的确丢了半条魂。如果你说昨晚看到我在家,那这事可不是小事。既然娃子丢了魂,你昨晚没给他叫叫?” “他瞎姑,我带着娃子去了乱石岗,叫过了。没得用,我猜肯定是那老婊子把魂收起来了!不然我也不会这么急来找你算账。” 瞎婆婆点点头,说着:“那女鬼是一回事,另外,昨晚上来我家扮演我的那个混账东西,也不是善茬。虽然这事我没参与,可毕竟那人是冒充我的,我瞎姑也有责任。” 不知道为什么,当瞎婆婆说完,我见她七八十岁的老太婆,竟然浑身气势如虹。 紧接着,瞎婆婆又说:“这么着吧,冒充我的是人是鬼咱们先没必要调查。到时候,她肯定还会再来。倒是娃子这事情要尽快解决。那扎替身的女鬼,是什么身份调查没有?” 爷爷听到这事也跟着犯愁,只知道女鬼姓黎,至于真假还并不清楚。毕竟伐马道这么长时间,没听过黎姓家,有年轻女人死了。还问他瞎姑,你晓得谁家有这么年轻的女人死了不? 瞎婆婆摇摇头,说她也不晓得。但是上槐村的秦木匠一定清楚。 上槐村秦木匠,这人我也知道一点。他也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木匠,而是靠着打棺材营生,跟爷爷一样,也是捞阴门的。 瞎婆婆说:“那女人不管在哪儿死的,就算没伐马道,至少也应该打个棺材。所以只要秦木匠肯说,他就一定知道怎么回事。” 爷爷一拍脑门,赶紧说:“还是他瞎姑有见识,我这就带娃子过去。对了,他瞎姑,昨晚上冒充你那人,估计本事挺大。至少我都没发现端倪,我劝你自己在家,还是得注意点。” 看瞎婆婆点点头,爷爷拉着我就走。 从瞎婆婆家到上槐村,足足十里地,说近不近,可真要走起来,肯定会耽误不少功夫。 一路上,我继续追问爷爷,那女鬼为什么死了不去投胎,非要扎个替身留在阳间? 其实,经历了这么多事,有些东西,我渐渐已经相信了。 爷爷苦笑一声,说道:“娃子,那女人之所以要留在阳间,我猜她可定还有什么心愿未了。要知道,那些恶鬼都是死前怨气很重,加上大多都是横死。要么想要报仇,要么还留恋阳间的事情。等你慢慢就知道了。” 我明白,这都是我自己惹的祸,如果我不答应帮黎洛扎那个替身,也就不会落得这般田地。 “爷爷,我错了!” 听到我认错,爷爷叹了口气,跟我叨叨:“有些事情,都是命里安排好的,我们扎纸匠这一行、不,准确的说,应该是我们这些捞阴门的,最信的就是命,有因有果。希望这次也能化险为夷。” 爷爷说了一个“也”子,我心里以为,难道他以前也碰到过类似的事情? 不过转念一想,极有可能,不说别的,就说爷爷腋下夹着的木盒子和一手扎纸人的本事,年轻时候,肯定发生过不少事情。 我跟爷爷来到上槐村,往秦木匠家走。 做我们这一行的,一般人都会选择躲得远远的,认为忌讳。 所以秦木匠住在上槐村极其偏僻的地方。 说也怪了,住的偏僻,我倒也能理解,说明秦木匠这人性格孤僻。可是他偏偏住在乱石岗上头,守着坟圈子。 一想到,昨晚见到的那些影影绰绰,我浑身就起鸡皮疙瘩。 来到秦木匠家门前,透过围栏,能够清楚的看到,院子里放着的一口口棺材。大大小小,看上去不知怎的,让人头皮发麻。 爷爷站在门外,并没有马上进去,而是喊着:“秦兄弟在吗?我白渡桥前来拜访。” 话落,猛然间从门里飞出一样东西。差点砸到爷爷头上。 定睛一看,没想到竟然是一只破鞋。 我顿时心里不是滋味,你个秦木匠也太无理了。我们还没说什么事情,你就轰我们走。 可看到爷爷面带笑意,我也不好说什么。然后又喊了一声:“还有我孙子,白浮。” 这话说完,又一只鞋飞了出来。不偏不倚,就算我想躲也来不及了。刚好打在我头顶上。 虽然不疼,可觉得憋屈,当即挽着袖子,就要冲进去问他到底特么想干啥? 爷爷赶紧拉住我,喊着不得无礼,随即听到里面传来秦木匠的声音,他让我们进去。 拉开门,我跟在爷爷身后进了他住的屋子。 屋子里上着香,乌烟瘴气的,那南墙上贴着大红布,布上面写满了人的名字。 不难看得出来,这些个人名,应该都是秦木匠的祖先。因为都姓秦,又是按资排辈,中间带着家谱来的。 而秦木匠正坐在炕头上,翻着一本泛了黄的小人书,看得是津津有味。就算爷爷跟他说话,对方也没抬头。 我有点看不下去了,刚刚进门用破鞋丢我们也就算了,现在我爷爷主动跟你说话,你连搭理都不搭理。这算什么?摆明了是瞧不起我们吗! “秦木匠...”我刚开口,爷爷当即打断我道:“不得无礼!” “秦兄弟,别来无恙啊!”爷爷拱手作礼,这个秦木匠合上书,冷眼说道:“找我什么事吗?” 爷爷笑道:“跟你打听个人,一个女人...” “没有!”秦木匠不等说完,直接冷声打断。 这次就算爷爷拦着,我也要说。叫了声秦叔、我们大老远来,连坐都不让坐,话没说完你就说没有。不想帮人就直说,谁也是非要求你。 一股脑的说完,秦木匠那张同样泛着黄的老脸,皱了皱眉头,看着我说道:“那你们走吧!” 对方一句话,直接了当下了逐客令。弄得我是哑口无言,没想到对方软硬不吃。 爷爷当即给了我一巴掌,并且冷喝道:“跪下!” 我本不想跪他,哪怕他年龄跟爷爷相仿,算是长辈。可他这么没有礼貌,我打心眼里反感。 但爷爷看我不跪,一脚踹过来,就算我想不跪,双膝也沾了地。 说也怪了,看我跪下,秦木匠当即从炕上下来,扶我起来,喊着白老哥你这是干什么? 我以为秦木匠是块难啃的骨头,就算我跪下,对方也会无动于衷。没想到,他这么大反应。 爷爷好像抓住了他软肋,喊着秦兄弟,这是我孙子,白浮,我记得你小时候还抱过他的。 秦木匠把我扶起来,目光始终不离我身上,看得人毛骨悚然。但是等爷爷说完,对方直接哼了声:“别跟我套近乎,你要找什么人,我心里清楚,遇到什么事,我大概也看到了,这个忙我恐怕帮不了?” 我看着秦木匠,心里以为,如果他什么都知道,那这人也太神了吧?毕竟从我们进屋到现在,总共也没说上几句话。 爷爷一听,顿时急了,说他这事,你可不能不帮啊!关乎到我孙子小命。 秦木匠斟酌片刻,半天才开口道:“今天这事,我本来不愿意理你,但看在娃子的份上我可以帮忙!” 秦木匠说这话的时候,把那双粗糙布满老茧的手放在我脑瓜顶上。溺爱的眼神,让我不知所措。 倒是爷爷,听到对方答应,呵呵一笑,开始说我的事情。 当爷爷提到黎姓,秦木匠收回手,朝着供奉的南墙走去。到了那,重新燃起了三根清香,嘴里缓缓说道:“女娃子死的蹊跷,丧事没办,但却找我定了口棺材。我早就知道会有问题,没想到,会发生在白娃子身上。” 我本以为,秦木匠这人,空口白话,张口闭口一副高深莫测。没想到,他还真有点料事如神的本事。 “蹊跷?怎么蹊跷。”爷爷几乎脱口而出。 同时我也非常纳闷,黎洛死于清明节那天,横死怨气重,想找个替身留在阳间。这我都能理解,可大多横死都是意外,除非... “我怀疑,她被人下了降头,替人挡了灾。” 秦木匠这一句话,让爷爷立在当场,降头?如果是降头,那就有下盅的人。 我在爷爷的书柜里,看到过一本类似于,降头术的书。相传,即是四川、云南一带苗疆的蛊术,流传到东南亚后,结合当地巫术所演变而成的一种盅术。它能救人于生死,亦可害人于无形。 不过不管怎么说,如果黎洛死于盅术,那这就是一起谋杀。 爷爷追问详情,秦木匠抬手制止,回过头看着我说道:“这些事情,跟你我都没得关系,这也是为什么开始我就拒绝你的原因。不过,现在我既然答应帮娃子。那我们,就只解决这一件事情,其他一概不要跟着参与。你答应,我就帮你,如何?” 爷爷虽然好奇,但秦木匠不提,又拿救我的事情搪塞,不用问,爷爷也一准答应。 看到他老人家点头,秦木匠说道:“女娃子为什么死跟咱们没关系。但要想解决白小子的麻烦,就必须要先找到她的墓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