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新娘能见鬼:阴夫缠绵

更新时间:2019-01-11 23:51:35

新娘能见鬼:阴夫缠绵 连载中

新娘能见鬼:阴夫缠绵

来源:微小宝 作者:左眼 分类:灵异 主角:灵堂花梨木 人气:

《新娘能见鬼:阴夫缠绵》是左眼写的一本灵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新娘能见鬼:阴夫缠绵》精彩章节节选:大学第一天报到,谁曾想宿舍后面是个鬼窟,结果她便与鬼夜夜同床。稀里糊涂的成了鬼新娘,这只艳鬼还化身大学教授,白天晚上的欺负她。驱鬼师师兄,巫师舍友,教授鬼丈夫,她的大学生活还真精彩啊!直到有一天,这只鬼携鬼魅大军而来,她才浑然知道,原来他就是传说中的鬼王大人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定睛而视,发现男子脸上油脂越来越多,就像是松脂被火烘烤着,化成粘液,正从黑衣男子被光打到的半张脸上面一滴滴粘稠的流下来。

看得人毛骨悚人,头皮发麻。

好好的一张脸,此刻看着竟是那么的狰狞可怖。果然不能被外表迷惑。我心想,他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油脂逐渐遍布整张脸,黑衣男子抬起手看着,声音也起了变化。

“你又多管闲事。”粗犷的声音带着回音,还有些刺耳,我忙着捂住了耳朵。我想黑衣男子口中的你,应该是指他!想到他在,我安心不少。

但即便是如此,我也还是被眼前的怪物吓到了。

只见怪物一身黑衣从身上退去,皮包骨头,干干的皮肤上面凸起,不难看出那些都是骨头和筋脉的纹理。

皮肤似是被烈火焚过,烧成漆黑的表皮,随着呼吸我还能看见他身上筋脉的颤动,看了着实可怕骇人。

再怎么说我也是看过木乃伊归来的人,但看电视的时候,却没有眼前的真实可怕,甚至是一阵阵恶心。他身上什么不穿,赤裸裸的竟有些坚实,好似一个活生生木乃伊出现在我面前。叫人不寒而栗,忍不住心惊胆寒。

油脂从那家伙的脸上滴答到地上,发出嘶的声音,冒着烟,一股极其刺鼻难闻的味道在陈列室里四散。

一股焚烧尸体的臭味,慢慢充斥进鼻腔。

我一皱眉,他的袍袖向前一挥,便闻不到那股味道了,这时我朝他看去。

心想着,比起对面那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我还是喜欢他多一点。起码他是香的。

只是我也不知道,他这张皮囊要是撕下来了,会是个什么鬼样子,是否也如对面那个家伙一样,流着黑油脂,着实吓人。

“宁儿,本王是不会变成他那个样子的。”他用别人听不见的声音和我说,我顿时无奈,吐了吐舌头。

怎么我想什么,他都能知道?

无奈我只好转过去看对面那个家伙。

此时看,对面那家伙的身体没什么变化,但是一边被光线射到的脸,逐渐凹凸,形成了半面骷髅似的怪物。

看他这个样子,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想到千年木乃伊。

漆黑突出来的牙齿,可不就是他这幅尊容。

但这悬棺是汉代时候的,没听说汉代有什么木乃伊。

我看他,发现这怪物也在看我,只是他看我的眼神,凄凄怨怨,着实要人看不懂。

其实他眼眶随着身体变化,早已经凹了进去,里面看不见眼睛。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他是在和我抱怨,甚至觉得他是有些委屈的。

这怪物难不成也看上了我?

不大可能啊,他怎么会看上我,我长得一般,也没什么身材,着实不是他这种高大黑能看上的才对。

可是,他那么凄凄怨怨看我又是为了什么。

我一胡思乱想,便觉身上一股暖流刺激着身体,顿时觉得有些虚软无力了,因身子软,忍不住抬起手搂住了他的腰,一手拉着衣襟,一手搂住他的腰。

我抬头看他,这该死的混蛋,竟然这时候欺负我,害我站都站不稳。

不想我抬头看他之时,他脸上竟会一片寒冷浮现,眼底冰冰凉凉,哀哀怨怨,似是在不满我。

我无奈,他该不是吃醋吧。晕,原来鬼怪也是会吃醋的。

正待我看他之时,对面那家伙忽然吼了一声,震得人耳根子生疼,我本想抬起手捂住耳朵,奈何我没有力气。

他低头看我,瞬间将我带到墙角,袍袖一挥,将我挡在了怀里。

眼前一黑,我便人事不知了。

等我再度醒来,人又回到了学校的床铺上面。

我一翻身,顿觉事情不好,背后正一阵阵凉意袭来,我便知道,他肯定是没走,就在我身后,就在我寝室的床上!

“你说陈列室里的棺材裂了?”就在此时,我听见下铺的叶绾贞说话了,我吓得一下脸白,怎么?宿舍怎么有人?

耳边,是他轻轻的呼吸声,只是我怀疑他那呼吸声其实只有我听得见,若不然下铺的叶绾贞怎么一点反应没有。

而我,屏息凝神,就像做贼一样,

心扑通扑通直跳,就怕被人发现。谁会愿意被人发现自己床上有个男人呢,我还是个学生,当然别人未必看得见他。

与此同时,我也被叶绾贞的问题所吸引。

想到那棺材裂掉,一定是他所为。

我看向他,却不见他的影子,但他身上的那股冰凉却一直盘旋在我身上,胸前,衣襟也动了动。这个色鬼!

我顿觉呼吸有些困难,闭上了眼睛。

呼吸骤然而滞,他的笑声却在耳边响起。

叶绾贞听见声音以为我醒了,便抬头看我。

我咬住嘴唇,恨不得把他一脚踹出去。他是故意的!

而他就好像是调皮的孩子,一把将我带着手串的手按到一边,由于叶绾贞她们都看不到他,这动作就好像是我自己刚刚睡醒,把手打开拿了出去。

但事实上,是他正用力的按着我的手。

“小宁,你醒了?”叶绾贞问我,还抬头看了我一眼。

我扭过去看她,庆幸天色渐晚,寝室里光线不好,有些暗,她也看不清上铺的我什么模样,要不我真待不下去了,我想我的脸肯定红透了。

忍着那股极致销魂的羞涩膨胀感,我答应:“嗯。”

叶绾贞她们也没听出我是怎么了,估计是以为我刚醒,声音就是这样,其实不是。是他一直在动手动脚招惹我,厮磨着。

而此刻我实在是忍受不了他带来的那股极致感,忍不住抓紧被子,仰起头蹬着双脚,整个人都笔直的抻长……

“小宁,我带了一些东西给你,你要不要下来看看?”正当我要被他带至巅峰之时,叶绾贞在下铺问我。

这种时候,我根本控制不住想要的那股冲动,更不会给他离开的机会。

想必这也是他想要的,因为当我一把按住他要离去的手,我听见他低沉极富磁性的声音,浅浅的笑着,笑的人全身跟着痉挛酥麻起来,一阵接着一阵的颤动不住。

我心说,不要走,嘴里却说:“一会,一会我就下去。”

叶绾贞抬头看了我一眼:“你睡觉这么不老实,小心掉下来,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怎么这种声音,嗓子坏了?”

“嗯。”叶绾贞问我,我就答应,咬着嘴唇享受着那种要把我碾碎的快感和顶峰。直到叶绾贞去和别人说话,我才喘了一口气,吞咽着唾液。

不想他翻身袍袖纷飞,覆了上来,用他冰凉的唇含住了我的嘴,亲的我整个人都快要控制不住了,他才慢慢的离开。

他笑,眼眸落入我迷离的眼中:“本王不喜欢宁儿盯着其他人看,想其他人,宁儿记住了?”

他的话落,我感觉身体向前一吸,跟着便没了力气。

叶绾贞还奇怪问我:“小宁,你是不是真不舒服,要不我找校医来给你看看。”

“不用了,我就是有点不想起来。”我勉强能有一丝正常的声音,马上和叶绾贞说,她这才放心,去问关于悬棺的事。

我这才知道,原来那悬棺真的裂了。

“你们说奇怪不奇怪,我听说今天下午的时候还是好好的,结果到了这会,悬棺就裂了。

不光是悬棺,陈列室里好多的古器都碎了,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可怕的东西作祟。”

宋玲这个人别的都好,就是胆子小,什么事一有个风吹草动,她就开始草木皆兵。一会说有鬼魂作祟,一会担心是什么妖精惑人。

但也不光是宋玲,其实寝室里的其他人,也都是这么想。

但真的见过鬼的,恐怕也只有我和叶绾贞了,至于宋玲,充其量只是梦过鬼。因为即便是有鬼,她也是看不见的。

说了一会话,大家都说要去吃饭了,叶绾贞便问我还不起来,我哪敢起来,一起来身上的味道不就给她们发现了。

我只得说:“我想躺会,要不你们回来给我带点。”

“也好。”叶绾贞和宋玲先起来,其他的人跟着也都站了起来,陆陆续续的离开了寝室。

我听着人都走远了才敢起来,摸了摸,果然是湿了一片。

顿时,脸上再次袭来潮红。

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到底要干什么,每次他来都会欺凌我一番,让我尝到了那种滋味,他又一转身不见了。

怕人看见,我忙着起来收拾了收拾,门锁严,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剩下的都抱到洗手间里洗了。

等叶绾贞他们回来,我也洗的差不多了。

叶绾贞问我好好洗什么床单,我说脏了。

叶绾贞以为我是月经来了,也没在意,这事也就过去了。

我本以为我终于能睡个好觉了,不想,刚刚躺下就听见一阵铃铛声音,心想着,好好的怎么听见铃铛声音了。

而且这声音怎么听都越来越近,好似这铃铛就是为我响的。

我本来都已经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就因为这阵铃铛又心烦意乱的醒了。

此时,寝室里一片寂静,而我敢肯定,铃铛的声音就来自外面的走廊里面,顿觉不是好事,我马上把奶奶留给我的那串手串亮了出来。

不管有用没用,以备不时之需都是好的。

不料想,这手链平常那么积极,关键时候倒没反应了。

而这铃铛响着响着,变停在了寝室的门口。

一个黑影透过门给我看见了,顿时吓得我魂不附体。

偏在此时,寝室的门不推自开,我便看见了门口真的站着一个人高的东西。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