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萌女捉鬼之占卜阴阳瞳

更新时间:2019-01-08 18:34:32

萌女捉鬼之占卜阴阳瞳 连载中

萌女捉鬼之占卜阴阳瞳

来源:微小宝 作者:染指 分类:灵异 主角:陈琳琳陈叔 人气:

主角叫陈琳琳陈叔的小说是《萌女捉鬼之占卜阴阳瞳》,它的作者是染指最新写的一本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来自制蛊的苗族,可是我却是个有着阴阳瞳的占卜师,频频意外发生,好友一家惨死,我的心里住着一只陌生的小鬼,我莫名其妙当了妈妈? 血玉出世,我竟然是最后一个女巫,双灵融合,排斥反应让我变成另外一个人。 阴师事务所面临危机,晓月为了保全我们大家往生而死。 一个又一个惊天秘密曝光,我一次又一次死里逃生。 原来,我还有爸妈。 原来一切的一切,我才是那个罪魁祸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王生打完电话之后,伸出手在我眼前晃了晃,我才回过神,尴尬的看着王生笑了笑。 “今天太晚了,明天开始上班,我会告诉你你该知道、你需要知道的事。” 王生好像知道我想问什么,总是快我一步堵回了我到嘴边的话,无话可说的我只能灰溜溜的钻进晓月的房间和她同床共枕。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的时候,我就被晓月从床上拎了起来,和我说了一句要干活了,就拉着衣衫不整的我出了门。 我们三个人坐了半个小时的车,来到了一个支零破碎的房子面前,还没下车就能感觉到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冷风从身后吹来。 我不自然的打了个冷颤,想要回头看看,谁知道却被王生按住了头,他阴森森的跟我说了一句:“鬼吹灯。”就没了下文。 天渐渐亮了起来,看着眼前的屋子,我却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良久,我才反应过来!这不就是陈琳琳的家!破碎的大门对面,陈琳琳的尸体还丝毫未动的躺在那里。 王生带着我和晓月走到陈琳琳的尸体身边,还没等王生观察一下伤口,就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几个戴着头盔的特警,拿着枪口对准我们的脑袋。 我被吓的瞬间乱了阵脚,只见王生一伸手,打掉了对准我脑袋的枪,对着那些特警说:“你们韩局长请我来的,就这么招待?” 没几分钟,就看见一个有些苍老的警察打着哈哈走到了王生的身边,一口一个王生长王生短的,生怕那些特警把王生这个大人物给气着,没人帮他破案了。 王生看了那个老局长一眼,不屑的冷笑一声,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在我耳边轻声说:“小娜,要长点心眼,做做样子,再说出凶手是谁。” 然后王生把我拉到人群前面,对着韩局长信誓旦旦的说:“这是我们阴师事务所的新助理,她可以帮你们破案。” 那些警察看着我,一脸的不敢相信,我看着也就只是一个黄毛丫头,怎么可能会破这么大的案子,我也只是轻蔑的冷笑一声,然后学着原来看电视的时候,那些法医的样子,简单的检查了一下陈琳琳的尸体。 我走到王生的面前,拍了拍手,对着他轻轻的笑了一下。 “知道凶手是谁了吗?” “李鹏。” 韩局长听到我的回答,身体僵硬了一下,然后对着王生笑了一下,说我的功力不够,肯定是看错人了,然后就要转身收队,不再理会这个案子,谁知道,王生也不是好惹的主。 王生上前一步,拦住了韩局长的去路:“韩局长,我们也是老朋友了,你觉得我会给你假的凶手信息吗?就算是我这里新来的助理,他的话都是百分百准确的,我只能告诉你,李鹏就是凶手,接下来怎么办,就看您了,因为我刚刚已经给省长打了一通电话。” 王生说完,拉着我和晓月扬长而去,留下呆滞在原地的韩局长左右为难。 一天后,李鹏被捉拿归案,韩局长也因为破了这个大案子而上了电视,受到了省长的重视,就在电视直播之后,阴师事务所的大门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随后进来的人,是我们早已预料到的韩局长,只见韩局长拎着大包小包的礼品来拜访王生,一口一个谢谢,一口一个贵人的叫着王生,虽然是满满的谢意,但是也掩盖不住韩局长那贪恋的眼神。 王生接过礼,接过红包,还腾出一只手,搭在韩局长的肩膀上,笑呵呵的带着韩局长走到了阴师事务所的大门口,一脚把韩局长踹出了大门,礼盒和红包一批头盖脸的全砸到了韩局长的身上。 随后,王生“嘭!”的一声关上了门,伸出手,向着我和晓月展示着红包里的一沓厚厚的百元大钞。 “噗嗤……”这时,一直默默无语的晓月却破天荒的笑了,“王生,你总是这样,不得不说你有点腹黑。” “你懂什么,这叫不收红包不收礼,职业道德,但是,没人规定不能收钱,啂,小娜,这五千块是你的。” 我看着王生塞到我手里的百元大钞,不知为什么,心中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给你,熟悉一下工作流程。” 还没等我弄明白我心中的那一丝不对劲到底是怎么个情况,王生就丢过来了一本书,正好打在了我的脸上。 我拿起书,看着上边三个大字:大悲咒。 “额……不好意思,是这本。” 我还没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个情况,王生就又丢过来了一本书在我脸色,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大爷都不能忍了! 我拿着书满屋子的追着王生跑,不管是不是上班时间,在这个屋子里,不管什么时候,都洋溢着满满的家的味道,不知不觉的几天时间,我好像已经把这里当成了我的家。 可是这段时间,我似乎忽略了我心脏里还住着一个不速之客,猛然的心脏一阵刺痛,痛到我没办法呼吸。 我眼前一黑,跪倒在了地上,双手捂着心脏,仿佛下一秒我的心脏就会破裂了一样。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在晓月的房间里醒了过来,轻轻的呼吸一下,还是可以感受到心脏的位置传来的刺痛感。 “你醒了?来,把这个喝下去吧,喝下去你会好受一点。” 晓月看见我醒了过来,立马端过了一碗不知被加热过多少次的药汤,虽然药汤的味道很冲,可是我还是一滴不剩的全喝了进去。 就在我放下碗的那一刻,屋子里铃铛的声响有些让我觉得头痛、胸口痛,甚至比我昏倒前经历的更加让我刻骨铭心。 眼看着我又要昏过去,却不知为何,我的大脑却十分的清醒,强迫我面对这种痛的侵蚀。 这时,王生摇着铃铛推门而入,他看着我痛苦的表情,似乎他的心里也是五味俱全不知该如何是好。 过了一会,只见王生放下了手里的铃铛,拿起桌上的一把刀,割破了他的手指,血顺着手指一滴一滴的滴在桌子另一边的黄符上。 黄符化为灰烬,浸泡在酒里无影无踪,王生看了我一眼,然后仰头喝下那碗特殊的酒,举起桃木剑,一口酒全喷到了剑上,在我面前的无形的空气中画着一张我看不懂的符咒。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