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绝密档案:怨灵师

更新时间:2019-12-08 10:23:41

绝密档案:怨灵师 连载中

绝密档案:怨灵师

来源:微小宝 作者:百里安 分类:灵异 主角:刘氏雷声 人气:

《绝密档案:怨灵师》作者:百里安,灵异类型小说,主角:刘氏雷声,本小说主要讲述了:阴云,惊雷,赤地,骨骸 混沌的天地之间谁还在苦苦支撑 倒下的伙伴之中是谁又嘱托于我 鬼影,迷案,线索,阴谋 昭彰的正义将阴暗的角落映的出落 罪恶的爪牙被审判之剑一条条斩断 光明,胜利,昭雪,真相 谜团背后的真相一点一点清晰 滔恶之人一个一个被清除...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办公区之内,我蓦然的坐在我的办公桌前,看着外面这一群忙碌的警察,心里却在一直想着那天我们在海上擒杀鲛人的场景。 我怎么想怎么觉得有问题,脑子里面一想起那个身死的女鲛人,竟然有一种淡淡的哀伤,就像是无法阻止的瘟疫一般在我的全身蔓延。 从昨天田警官宣布结案的那一刻,这种感觉一直都在我的脑海里面徘徊,根本就挥之不去。 正在此时,一直在观察我的赵冲突然就走到了我的跟前,带着十分不友好的语气说道:“谭思,你是不是觉得这件事情另有玄机?”。 突然的问话将我的思绪一下子打断,我先是一愣,紧接着,赶紧摆出一副我自己都讨厌的嬉皮笑脸的样子回答道:“没有没有,这次案件多亏了赵警官才能如此快的结案,上级一定会重重的嘉奖你的,我这不是在设想赵大警官接受嘉奖的场面吗”。 不料我刚说完,赵冲马上就怒了,一下子冲到我的跟前,伸手抓住了我的衣服领,将我按在了椅子上,恶狠狠地说道:“谭思,你少来这一套,我还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小子的心事从来都是藏在心里,就算被人问起也装作一副没事的样子,你不觉得你这副样子很令人恶心吗?”。 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也就是只有和我相处最深的赵冲才敢说这样的话了。沉思了半响,我这才缓缓地开口说道:“既然你看出来了,我也就不瞒你了,我一直感觉你昨天杀死的那个家伙不是真正的凶手,凶手另有其人”。 赵冲闻言,猛地将我的衣服领松开,然后慢慢的起身深吸一口气说道:“既然你有怀疑,那么为什么不说出来,为什么不跟田警官再申请调查?这可不是你做事的一贯风格”。 “当时我也是想立即说出来的,但是我根本就没有任何证据来证明这件事情的真实性,我,我再也不敢做那种没有把握的决定了,我怕自己的手上再沾上自己人的鲜血”。 赵冲冷笑了一声,随后将身体转了过去,慢慢的向着外面走去。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驻足,回首,张嘴,慢慢的说道:“幸好你管住了自己的嘴巴,要不然,我肯定马上动手宰了你!”。 我望着赵冲一点一点远去的身影,心里也不是一个滋味。我又细细的想了一下他的话,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开始整理我手头的文件,准备交接给田警官了,这件案子也逝世后该做个了解了。 忙碌之中,一上午的时间很快便已过去,转眼便到了中午。我的手头还有一些文件没有整理出来,但是咕咕叫的肚子已经不允许我再做任何一件事情。 我看看了熙熙攘攘往食堂走的警察们,到底还是跟在了他们的后面。我要了一大份米饭和非常多的菜,我还是和往常一样端着我的饭走到了一个僻静的角落,准备大快朵颐了。 正在我狼吞虎咽的时候,我的眼前突然就被一个黑影挡住了,我慢慢的抬头看去,田警官的模样出现在了我的视线里面。 我赶紧起身准备敬礼,但是田警官伸手挡住了我,他随和的说道:“小谭,现在不是工作时间,所以不用拘礼,就是吃个饭而已”。 虽然这样说,但我还是拘礼,饭菜也没有刚才吃的那么香了。我们正在吃饭的时候,一个警察慌慌张张的跑进食堂里面,四处打量一遍之后,小跑着冲着我们这边赶过来。 那个警察一路跑到了田警官的身边,附身下去在田警官的耳边悄悄耳语了几句。不料田警官闻之脸色大变,惊讶又愤怒的说道:“什么?你再说一遍”。 那个警察正准备附身下去继续说,田警官一皱眉头,对着那个警察说道:“这里没有外人,你就直接说吧!”。 有了田警官的指示,那个警察直接将声音提高了一个八度说道:“刚刚接到报警,在海上又发现了一具尸体”。 “什么?”,我听了这个话也露出了极为惊讶的神色。 县局,停尸房。 我和田警官一众人面色凝重的站在一具盖着白布的男尸旁边,一位全副武装的法医在一旁给我们介绍着尸体的检验结果:“死者名叫周全,是红云村的村民,年龄47岁,汉族。死者被发现的时间是今天上午十点左右,地点在丰渔村东部的海域,死亡的时间大概是昨天下午六点至晚上八点。这个死者和以前的所有死者一样,双手双脚被斩下,血液尽数被吸干净了,致命伤依旧是脖子上的那一道伤疤,割断了动脉???”。 这命法医还没有将死者的情况说完,田警官便不耐烦的将他打断,转头过来对着我说:“谭警官,看来你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你现在有什么想法,或者头绪吗?”。 我抬手起来将下巴托住,习惯性的收颔,一边转动眼睛一边说道:“怎么说呢,现在还不能将以前的推论全部都推翻,那个死去的鲛人也不能说是无辜的,我们不妨假设她是其中的一个凶手,那也就是说这并不是一个人的杰作,而是一个有组织的团伙在作案。我们甚至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个团伙是有分工的,由同辉引诱渔民进入海里,而在海中埋伏的鲛人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屠杀这些无辜的渔民。现在同辉已经死掉了,一个鲛人也已经被我们制服,但是她的同伙还在继续作案,我们现在要想办法将剩下的同伙找出来就行”。 田警官又继续问道:“唔,你有什么好的办法么?还是你再走一趟,将同伙引诱出来?”。 “现在引诱这个办法已经行不通了,他们已经有所察觉,我们要直接将他们抓获才对”。 我想了想,对田警官说道:“田警官,我看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要不我们还是直接调集人手大规模搜捕吧!”。 田警官闻言,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对我说道:“我知道这个办法已经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但是要调动大批人手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其中的程序和调度问题更是令人懊恼。再说了,我已经向上面做了结案的通告的,如果我们现在再进行大规模的搜捕,势必会引起群众的恐慌,要是让上面知道了,为了平息众怒,你说我们会有什么结果?”。 田警官不愧是驰骋官场的老人,几句之间便将这其中的利害都道得明白,这也将我的方案间接的否定掉了。 我继续低着头,细细的深思忖度,凶手到底是谁呢?每次都先一步知道我们的计划,然后针对我们的方案做出相应的安排,可谓是密不透风。 对我们的行动掌握的如此清楚,那么一定是我们之中或者我们身边的人。我快速的将我们重案组所有人都过了一遍,但是却突然发现没有一个人有任何的问题,这令的推导一下子陷进了僵局。 这时,我突然就想到了一个人,他的样子清楚的在我的脑海里面浮现,随之一个大胆的假设也在我的脑子里面形成了,虽然这个设想天马行空,但是并不是毫无道理。 这个家伙既是我们内部的人,又对我们的动向掌握的一清二楚,嫌疑也相对直线上升。我又将整个假设在脑子里面细细的推演了一遍,果然是毫无破绽,环环相扣。 一切都想通之后,我微微的将嘴角一勾,然后转身对着田警官说道:“我知道谁是真正的凶手了!”。 田警官被我这么突如其来的回答吓了一跳,但是他快速的恢复神情,并且问我说:“你知道谁是凶手?快说来看看”。 “这个人就在我们中间,将我们瞒得好苦,我们一直在被他牵着鼻子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