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冥情难了:我是通灵师

更新时间:2019-12-07 10:52:38

冥情难了:我是通灵师 已完结

冥情难了:我是通灵师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缄默 分类:灵异 主角:杨树林王 人气:

经典小说《冥情难了:我是通灵师》由缄默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杨树林王,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姓苏叫妃,熟悉我的人都叫我喜妹。我天生笑眼,却从不懂得喜怒哀乐,我以为我是个榆木疙瘩,却不想随着年龄的增长,鬼眼突生,嗜血如命,嗅觉敏锐,奔跑如飞。那些怪异和荒诞的事情,在我的身边陆续发生。家人的离故,奶奶的欲言又止,无不是在说明我的与众不同。我究竟是什么?时过境迁,我褪下丑陋的皮囊,傲然独立于这世间,才发现原来所有的一切不是阳差只是阴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呃……”

躺在炕在炕上一直昏死的男人终于醒了,他虽然脖子还全都是腐烂的伤痕,但气色明显好了不少,不再是死白死白的了。

“刚,刚刚发生了什么事?”男人迷茫的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老太太。

老太太并没有回答男人,而是先用手按了按男人的肚子,随后才道:“你的命已经看好了,明儿一早我再给你开点涂抹脖子上的药,你记得按时擦就可以了。”

男人一听说病好了,松了口气:“杨婆婆,您今儿晚上就给我把药开了吧。”

老太太摆了摆手:“我说明天就明天,你脖子上的药必须要用新鲜的露珠做药引子,这么晚了我上哪给你弄露水去?”

男人一听,虽然不想留在这过夜,却也只能认了:“行,那我就住到天亮,不过杨婆婆,麻烦您明儿能不能快点弄啊,我家里还有老婆和孩子等着我回去呢。”

老太太冷冷地笑了:“家里有老婆和孩子,就少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男人的脸色不是很好看,讪讪地陪着笑脸:“杨婆婆您说啥呢……”说着,不自然的扫了我一眼,“小孩子嘴碎,听了要瞎说。”

老太太白了他一眼:“我说啥呢你自己心里清楚的很,若是你没做过,病也不会平白无故的找上你,脖子的伤没好之前,切记不可再有那种事情,不然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回你的命。”

男人垂头丧气的听着我家老太太的教训,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了,这样子和我偷吃糖被抓现行的表情一模一样。

“自己做了不干净的事情,就别怕其他人戳你脊梁骨,不过你放心,我家的喜妹可比有些大人懂事。”

老太太说着,一把拉住了我的手,带着我往门外走:“喜妹,走了,回去睡觉。”

我乖巧的点了点头,跟着老太太出了厢房。

漆黑的天空上,密密麻麻的星星像是无数小眼睛,在眨啊眨的。

我惊讶的指着天空:“啥时候出来的星星,我记得刚刚看是阴天没有星星啊。”

老太太拉着我的手穿过院子:“不是阴天,刚刚是鬼气遮住了院子里的天,现在鬼气消失了,你自然就看见星星了。”

我恍然点头:“原来是这样,我终于听懂了!”

老太太迈过门槛的脚一顿:“啥终于听懂了?”

我回身指了指院子那边的厢房:“就刚刚你和那叔说的话,我一句都没听懂,我还以为我傻了,现在看来不是。”

老太太无奈的拍了拍我的脑袋,带着我进了弄堂:“你不是傻,只是很多事情你现在还不知道所以听不懂罢了,喜妹啊……人心是最复杂也是最难满足的,因为它太过贪婪……”

我摇了摇头:“老太太,我又听不懂了。”

老太太叹了口气:“你现在不懂,但是早晚有一天你会懂的。”

“泥娃娃,泥娃娃,泥呀泥娃娃,也有那眉毛,也有那眼睛,眼睛不会眨,她是个假娃娃,不是个真娃娃,她没有亲爱的妈妈,也没有爸爸……”

孙桂琴的歌声还在继续着,干巴巴的嗓子配上完全没有调的歌,简直就是对耳朵的折磨。

本来随着老太太进屋的我停下了脚步,作势往小里屋走去,可才走一步,便是被老太太给抓了回来。

“苏喜妹,你又拿我说的话当放屁呢是不?”老太太竖起眼睛。

“不是……”我摇了摇头,指了指八仙桌上的茶杯,“我就是想给孙桂琴送点水喝,你听她嗓子都唱哑了。”

老太太的态度很坚决:“我和你说过,你千万别进那间屋子,孙桂琴乐意唱就让她唱,她就算哑巴了和你也没关系!”

我急了:“怎么没关系?她是我……”

那个妈字我还没出来,脸蛋便是火辣辣的一疼,老太太的鞋底子果然是又准又狠,抽的我眼前直冒金星。

老太太举着鞋底子,在我的眼前不停的晃悠:“又犯浑了是不是?我看你就是皮子紧了,三天不打你就上房揭瓦!”

老太太说着又要拿鞋底子抽我,我哪里还敢还嘴?捂着脑袋一溜烟的跑进了屋里,蹬了鞋爬进了被窝。

“吱嘎……”

没过多大一会,传来了小里屋房门被推开的声音,我知道,我家的老太太就是嘴硬心软。

“孙桂琴,你也别太委屈了,苏喜妹心里一直是有你的。”

“泥娃娃,泥娃娃……”

“唱吧,唱吧,还能唱就说明你这病还有的救,水给你搁这了,渴了自己喝。”

“泥呀泥娃娃……也没有爸爸,也没有妈妈……”

“吱嘎……”

小里屋的房门再次被关上,老太太趿拉着鞋走进了屋子,见我躲在床上装死,也不揭穿我,直接关了灯也进了被窝。

屋子里黑咕隆咚的,我松了口气,闭上眼睛,困意马上就袭来了。

和老太太的称呼一样,老太太也不准许我管孙桂琴叫妈,一声都不行,只要我敢喊妈,老太太就敢打我。

其实,我知道老太太不是平白无故不让我喊妈的。

孙桂琴是个可怜的女人,别人生孩子那是喜事,初当妈的人都特别开心,可孙桂琴生了我根本还没来得及笑就吓傻了。

听村子里的老辈人说,没有人知道孙桂琴看见了什么,想当初杨树林他奶奶端着热水盆子进屋的时候,孙桂琴就已经傻了,根本不知道用力和疼,要不是我自己爬出来,恐怕我就直接闷死在孙桂琴的肚子里了。

杨树林的奶奶看见我爬了出来,直接吓死了。

周围的邻居听见了我家院子里的动静,好信儿的都赶了过来,只见刚出生的我满身是血的坐在地上哈哈大笑着。

而孙桂琴则是不停的指着我家屋子的一角,就说那角落里站着一个浑身长了毛的东西,还说什么:“别找我,和我没关系……我不知道,我啥也不知道……”

没有人知道孙桂琴口中说的那个东西是啥,因为除了孙桂琴谁也看不见,但村子里的人都知道,从那之后孙桂琴就疯了。

一夜之间,黑风村多了一个疯子,一个丧门星,我家门口第二天就变成了死胡同,村子里的野狗都夹着尾巴不敢路过,就更别提村子里的村民了。

就在村子里的村民不知道该把和孙桂琴如此处理掉的时候,我家的老太太来了,很威风的来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