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诡物诅咒

更新时间:2019-06-10 18:27:10

诡物诅咒 已完结

诡物诅咒

来源:掌中云 作者:吴半仙 分类:灵异 主角:吴常张羽 人气:

经典小说《诡物诅咒》由吴半仙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吴常张羽,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在这个世上有很多诡异、邪门的物品,它们被称之为诡物,人人唯恐避之不及。陵墓地宫的千年古物,凶杀现场的带血器物,流传民间的不祥之物,在世人的眼中,它们往往带着深深的怨念,带着神秘的诅咒,会给人带来难逃的死劫。典当世家出身的吴常,在经营家族产业的时候,就接触到了这个特殊的行业中,不为人知的另一面----诡物典当。令人惊悚的神秘诡物,匪夷所思的离奇故事。每一件诡物,都着有一段令人唏嘘的真相,每一个故事,都见证了一场人性的缺失。人和所谓的“鬼”,究竟谁更可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指着外面说:“刚才树下有一个人影。” 常中华也往外看了几眼,却一脸的疑惑:“哪有什么人影,你是眼花了吧?” 我也有点怀疑自己眼花了,但我再次往外望去,这时一道惊雷响彻,天地间一片通明,我赫然看到了那个人影,正站在雨中的花树下。 只不过,这次“他”已经转了过来,面对着我,但闪电过后,他的身影再次在大雨中朦胧起来,我无法看清“他”的面容,就像笼罩了一层面纱。 “你看,那里明明有个人!”我惊骇的指着外面大喊,常中华脸上闪过一丝讶异,跟着我的手指方向看去,却还是东张西望,一脸的迷茫。 我顿时明白了,常中华看不到那个树下的怪人。 这时候大雨已经小了许多,冰冰凉凉的雨丝从窗外打进来,我不禁打了个哆嗦,再次想起了这座老宅闹鬼的传闻。 “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我有些紧张起来,这时雨已经小了一些,但天色却愈发昏暗起来,院子里的那些花树,此时看起来仿似无数人影。 “等一下,你看那棵树身上面是、是什么……”常中华的语气忽然急促起来,我忙顺着他指的地方看去,发现在雨中,院子里的一棵树上竟有鲜血流淌下来。 不,不止是这一棵树,转眼的功夫,几乎院子里的每一棵花树都流出了殷红的血,恍惚中,院子里的那些花树,竟变成了无数血肉模糊的人,默默的注视着我们,滴落的鲜血和雨水混合在一起,在地上慢慢流淌成河。 我顿时毛骨悚然,只觉浑身寒毛都炸开了,喊了一声,撞开破烂的房门就往外冲,常中华也跟在后面,这时候我什么都顾不得了,只想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 我冲进院子里,就往进来时候的回廊跑,这时候雨还没有停,刚跑了十多米我的身上就湿透了,但跑着跑着我忽然觉得不对,回头一看,常中华没有跟上来。 这时眼前的幻觉已经消失了,空旷的院子里,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和满园的花树,并没有什么血肉模糊的人,那些树也并没有流血。 我定了定神,赶紧跑回去找常中华,但他却没在那个花房里,我有点慌了,再次冲进院子里一看,就见常中华正蹲在一棵树下面,脸上带着怪异的笑,用手在树下挖着什么。 这棵树正是刚才出现诡异人影的地方,我脑子里顿时嗡的一下,第一念头就是他中邪了,冲上去就想把他拉起来,但刚跑过去就见他抬起头,一脸兴奋地对我说:“快,快来帮我挖,我找到好东西了。” “什么好东西,你赶快跟我离开这里。”我不由分说就去拉他,可他就像着了魔一样,眼中流露出疯狂般的神色,不顾两只手已经挖的满是淤泥,拼命的继续向下挖。 我拉了几下没能拉动,心说坏了,听说中邪的人力大无比,看来我得找个趁手的家伙。 我四下张望,想找块砖头之类的先把他打晕再带走,这时他忽然像是摸到了什么东西,动作停顿了一下,随后脸上露出惊喜,整个人都趴在地上,小心地扒开被雨水冲刷的淤泥,就好像那下面埋着稀世的珍宝一样。 我心里一动,因为就在他扒开淤泥的时候,我看到下面露出了什么东西。 难道他还真的在树下找到了什么宝贝? 常中华整个就像着魔了,根本不理我,就那么不断的往深处挖着,随后淤泥中竟缓缓露出了一个陶罐。 没错,这是一个看起来很粗糙的普通陶罐,大半都还埋在地下,上面用褪色的红泥封着罐口,看起来很神秘的样子。 我没想到他居然真的挖出了东西,忙上前帮忙,好在刚才的雨下的够大,现在地面的土已经很容易挖,我们两个就这么顶着雨,一起动手,片刻后,一个和酒坛子差不多大小的陶罐就完整的出现在我们面前。 这陶罐颇有点分量,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常中华的神情又兴奋又是紧张,压低声音对我说:“吴老弟,实不相瞒,我这次回来,为的正是老宅里藏的宝贝,现在八九不离十,就是这个东西,我希望你能替我保密,至于这里面的东西,咱们见者有份。” 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个常中华早有预谋,我不动声色地说:“这老宅是你们常家的,不管挖出什么宝贝,那也跟我无关,不过你放心,我们这行的规矩,不会泄露顾客的隐私。” 他不再说什么,招呼我搭把手,一起把这罐子抬进屋子里,我犹豫了下也就同意了,现在雨已经基本停了,只剩点毛毛雨,刚才的怪异景象也已经消失,说实话我也很是好奇,想看看这个陶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于是我就和他一起,把陶罐抬了起来,这时雨虽然停了,但还有风声呜咽,不知为什么,这一刻我恍惚听到,掠过耳畔的风声中,隐约有一种悉悉索索的怪异声音。 我们费力的抬着陶罐来到屋子门口,我却愣住了,这屋子的门本就是烂掉的,半死不活的吊在那里,但此时却在微微摇晃着,就像是有人刚刚跑了进去。 但常中华似乎没注意到这些,神情焦急地走进屋子里,把陶罐放在地上,然后在屋子里找了半块砖头,上前就想把泥封打开。 我也低头看着他,但就在这时,刚才那种怪异的感觉突然再次出现,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我的背后窥探,我浑身一个激灵,下意识的回头…… 在我的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人影,似乎是个女人,花白的头发蓬乱虬结,遮住了半边脸孔,穿着旧时的斜襟褂袄,就站在门口的位置,蓬乱的头发下,露出两只深深凹陷的眼睛看着我们。 轰隆! 天空又是一道惊雷,雨势突然转急,骤然亮起的闪电照亮了这个女人的面容,那竟是一张坑坑洼洼,遍布着纵横交错的伤疤的可怖脸孔。 “放下手里的东西,否则,徘徊在常家老宅里的怨灵,不会放过你们。” 苍老沙哑的声音从这人的嗓子里发出,干涩难听至极,就好像几百年都没有说过话一样。 我望着这个鬼魅一般的人,只觉一丝寒意从脊梁骨窜起,只一瞬间,就已是遍布全身。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