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有鬼画符

更新时间:2019-10-22 02:56:17

有鬼画符 已完结

有鬼画符

来源:落初 作者:有鬼非闻 分类:灵异 主角:莫语江锦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有鬼非闻原创的灵异小说《有鬼画符》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莫语江锦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此书略崩,可不点~希望支持新书,绝对不让大家失望~《诡世阴阳录》:https://book.qidian.com/info/1010588487见鬼十几年,直到十八岁才首次看清它们的“真面目”。从此她仿佛陷入巨大的旋涡,无数次濒临死亡的体验让她怀疑起自己的人生。阴阳眼,猞猁符,以守护为名的利用,一重又一重的阴谋。光怪陆离的世界里,究竟要如何强大,如何求生,如何守护想要守护的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冲进厕所,莫语发现里面没有人。

白炽灯的灯光一片惨白,投射在同样苍白的洗手间里,显得景象更为凄惨。

莫语顾不上许多,踉跄跑到洗手池边拉开袖子察看。

当手腕上的“符”露出来之后,她彻底震惊了:那九尾猞猁竟然比往时更黑,像粘稠的墨汁一样让人压抑,而一双眼睛却和她的皮肤一样白,大大地睁着,里面没有眼珠!

它醒了?!这是莫语的第一个感觉,随后她的心里生出强烈不安!

不知道带着这种不安愣了多久,直到手腕越来越痛,几乎到了难以忍受的地步,她才回过神来打开水龙头把手放到水下冲。

然而冰冷的水流对符没有丝毫作用,它还是越来越烫、越来越烫,肿胀的感觉像是有什么要从中挣脱而出。

就在她的额上已经有冷汗流下,而整个人完全不知所措时,突然,厕所的灯“啪”一声关了!她下意识回头,但门外的灯光泄入少许,照出那里空荡荡的并没有人!

这时,莫语心里的不安愈加强烈,心脏快要从胸腔仓皇跳出,与此同时,昏暗的空间里只剩下水声,哗啦哗啦地响个不停。

水流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有即将失控之兆:

哗哗——

哗哗哗哗——

一股烦躁伴随着水声自心底涌出,莫语回头,粗暴地想把嘈杂的水龙头关上,耳朵却捕捉到来自龙头“吱——”的声响。

她睁大眼睛透过微弱的光线看去,果然不出所料,龙头自己动了!

它缓缓地、一顿一顿地向逆时针扭转,像有无形的人正悄悄地把它关上!

龙头下的水越来越少、越来越少。

莫语感觉四周的气温冷到凝固,屏住呼吸,连连后退。

忽然,厕所的灯在她后退的同时快速闪烁起来,然后,随着清脆的“啪”的声响,灯重新亮了,灯光却不是她进来时的灯光,这时厕所里被填满的,是暗红如血的光线,镜子的周围不知何时也布满血迹!

莫语的手腕已经疼得快要断掉,炙热和寒冷在她体内剧烈冲撞,这时,她眼前红光一晃,她马上抬头,看到对面镜子的映像后惊得连呼吸都忘记——

血红的嫁衣,断开的头。

那个频繁出现的新娘站在莫语镜像的位置,头向肩膀扭曲倾侧,新娘瞪着莫语的眼一片血红,内中充满了幽怨和狠戾!

看到这个极其冲击的景象,莫语终于忍不住,双腿一软靠到墙上,呼吸急促得快要窒息。

镜子里的新娘定定看着她,从喉咙发出一串怪响:

“啊——咕噜噜——”

“啊——咕——”

她那样子像是要说些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因为她的嘴每张一次,大口大口暗红的血便哗哗流出。

莫语的胃翻滚得十分难受,却只能呆若木鸡地看着新娘缓缓地、僵硬地向她伸出双手。

新娘的手通过镜子伸了出来,向莫语逼近的身子竟也从镜中逐渐脱出。

莫语死死捂住嘴巴,双腿如同被钉在了地上动弹不得。与前几次看到新娘无甚威胁的情形不同,莫语这次明显感觉到她充满敌意、恨意与杀气!

新娘愈发向她逼近,僵硬的骨头随着每一个动作发出“喀拉喀拉”的声响,在隔绝了外界的静寂空间里尤为刺耳。

莫语动弹不得,无路可退,也无路可逃,心脏如擂鼓一般跳得又急又痛,双眼却一丁点也没法离开那个女人。

跑!快跑!

她在心里拼命催促自己,奈何身体还是动弹不得。

血红的灯光在女人脸上打下狰狞的色彩,她靠近了,莫语才发现她的脸上布满又细又长的划痕,乍一看去像盖了一张巨大的血红的蜘蛛网。

莫语看到又是一颤,双眼的泪水就快汹涌而出,就在新娘的双手即将抚上她的脸时,她蓄起一口气张嘴,这时——

“退下。”

门外来人一声冷喝,莫语眼前的境像马上如梦醒一般,随着冰冷的声音轰然炸碎!

红光、女人霎时消失,待莫语回过神来,洗手间里已经恢复到原来的模样——刺眼的白色灯光、哗哗的水流、映着她模样的镜子……唯独镜子里背靠着墙一脸恐惧的她时刻提醒着方才可怖的经历。

虽然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但莫语知道自己暂时安全了。

顿时她浑身一软,死撑着的身子便再也无力支持,就要沿墙倒下。

门口之人见状两步跨来,伸手拉住瘫软的她,并一手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拉了起来。

他的手正好抓在“符”的地方,手覆上去的刹那,莫语惊觉手腕的疼痛像被风吹走了大半,身上的寒意也瞬间消退。

那人手心的温度一丝不差地传入她的皮肤,让人有种心安的感觉。

莫语诧异地回头,看到对方的脸后险些叫出声来:路央旗?!

“还好吧?”无视莫语惊讶的目光,路央旗犹自以低沉的嗓音询问。

她一时愣住,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摇摇头,然后想起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你怎么在这?”

这里……是女厕。她到底没敢明着问出。

路央旗听罢眉一挑,眼神一凛,眼神里尽是不耐:“我愿意?”说罢,不等她回答便拉着她往洗手间外走。

路央旗默默拉着莫语走向卡座,期间莫语因为满脑子惊疑并没有说话。

他拉着她的同时让她身上的寒意和手腕的疼痛迅速消退,等到他们走到卡座后面时,莫语身上的寒意已经消失得差不多,而手腕的疼痛也全然没有——这让她对他产生强烈的怀疑。

路央旗在转入卡座之前放开莫语的手,这时,她的体温竟又开始急速下降,她更是笃定此人绝不简单,正想问他,月茹已经急切地迎来,她只能不动声色地随她回到座位。

莫语方一坐下,赵月茹就抓着她的手问:“小语还好吗?你的脸色很差!”

说罢突然一顿,像感觉到了什么,把另一只手也放到莫语手上和身上摸了一阵,随即一脸惊慌道:“天哪!你很冷吗?怎么浑身冰凉冰凉的?!”

这话把许君泽也吓了一跳,伸手把莫语的手握住,另一只手往她额头一探,顿时神色大变:“我送你上医院吧?冻成这样很不正常!”

莫语连忙阻止这两人要把她架走的冲动,抽出许君泽掌心的手,不安地想:已经寒透衣服了么?看来她今天遇上大问题了啊。

她强扯出笑容向他们撒了一个慌:什么本来体温就偏低,晚上又有点冷才会这样,这种现象在她身上十分正常。

可两人还是不放心,月茹让服务员拿了一杯热开水给莫语,许君泽则建议送她回去,莫语赶紧让后者不必紧张,又接过热水喝掉,再费了好一番功夫才让他们放下心来。

独处惯了的莫语少有被人这般关切,她觉得有些别扭和不惯,同时也十分感激。

拒绝了许君泽送她回去的好意,她发了短信让温凌过去接她。

把短信发出后,莫语才想起来查看自己的手腕。

她趁着三人不注意把衣袖拉开,然后惊现猞猁已睁开的眼睛又恢复到之前的样子——半开半合,半睡半醒。

她一恍神,随即再把惊疑的目光投向路央旗,但后者只低头细细品着咖啡,好似什么也没发生过,看着这样的他,她皱紧了眉头,心里盘算着要不要找一个机会问他一下。

随后的时间里,莫语不再说话,直到温凌来到。

温凌在接到短信后半个小时就赶到了,莫语马上向许君泽等人告辞,随着温凌逃也似的离开。

回到开了暖气的车子里,莫语紧绷的神经终于得到释放。虽然还有很多疑问,但她此时还不想思考,只想安安静静地让自己躲在这个还算安全的环境之中。

身旁的温凌看莫语一脸疲惫,连忙紧张地询问,莫语却没有告诉她实情,只找了个理由应付过去。

温凌显然不相信莫语的话,但看莫语坚定的神情,她料想她不会对自己坦诚,起码现在不会,她只能摇摇头,确认她身体没有问题,便沉默地开车带她离开。

经历了方才可怖的事情后,莫语确实感觉累了。

坐在副驾座上,看温凌没有对她盘根问底,她小心翼翼又如释重负地舒出了一口气。

她无声地看向车窗外繁华喧嚣的城市——那里依然有许多可怖的东西躲藏在人群里,穿梭在车流间。

它们在任何一个角落都有可能出现,在任何一个地方都有可能躁动。

但是她知道的,它们很安静,同时也很危险;它们无处不在,并且如影随形。

躲不开,逃不掉,招惹了或许就是一辈子,又或者……是死后的事情。

她看着它们,看着看着,无奈又疲倦地闭上眼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