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再见是一碗永恒的泡面

更新时间:2019-10-20 02:57:18

再见是一碗永恒的泡面 连载中

再见是一碗永恒的泡面

来源:落初 作者:王西西大人 分类:灵异 主角:刘旋羽哈 人气:

《再见是一碗永恒的泡面》作者:王西西大人,灵异类型小说,主角:刘旋羽哈,本小说主要讲述了:色变的黄昏下,某黑客少年误入怪诞之庭院,夕阳下的绝美少女手持细长的羽色薄刃划破混沌的青空,呈现在少年面前的是世界的真相……  无限宇宙里的一个微缩的人造世界,这是个被称为“第二宇宙圈”的,有关生态模拟的某实验的实验成果,同时也是西西漫游记系列故事里的主人公们所在的世界。  『泡面』是西西漫游记系列里的超级男配——王西西同学的外传,至于上面那个整个故事里的世界观和情节摘要…和这本书就关系不大了……  ……,先表急着打我,我这就放出这本书的真·简介来……  坠落,梦境,深渊。七个虚幻飘渺的梦域,七位性格各异的少女,七个极端变态的自己,七段曲折离奇的故事,七,宗,罪。  轮回,遗忘,现实。梦与现实交织出一个死小孩在泥潭里挣扎着长大的成长故事。…看的时候别忘了泡碗面呕亲~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再见是一碗永恒的泡面

十三、诡辩……………“所以说啊~,所谓的大人其实是一种很孩子气的生物,如果你真的是个懂事的孩子的话,就一定要记得不要惯坏了你们的家长呕~。结论,没有一个家长是天生就好的,好家长都是教出来的。”

——……,你不是说“总说别人不对是和总说别人对一样傻X的吗…”

——所谓的哗众取宠不就是这么一回事嘛…,不管是不是你认可的,只要会让人觉得有认同感,亦或是对别人的思维有着冲击Xing不就可以了…

——你这不是还没进入社会吗?能不像社会上的人那样看待问题吗…

——有人的地方就是社会呕~,小依酱…

——你这么不现实的角色就不要用这么现实的语气了啊喂?!

40~49生活就是一碗接一碗的泡面

语言这个东西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悖论,而人的思维则是个更大的悖论。

『40~49内neta均来自俺妹系列,这次我一定会争取名副其实一点儿的』

48

黑鸱是个笨蛋。

虽然站在雪儿的立场上说这句话会有些奇怪,但雪儿却还是想告诉大家——黑鸱是个笨蛋。

会说出那句“我知道哥哥的一切”的瞬间,黑鸱就已经论证了她是个笨蛋。

王西西这个家伙就如他表面上表现出来的一样的,根本就是个妖怪。

一个人心灵的强大是无法依赖天赋的,只能靠时间去积累。

坚强的人不是因为不会软弱,而是因为习惯了呆在严苛的环境下才不再会轻易地变得软弱;冷漠的人不是因为不想要温暖,而是因为一直处在寒冷的冬日里而忘记了温暖为何物;虚假的人并不是不喜欢真实,恰恰相反,他们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渴望真实的家伙,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才能把身边这个堆砌着虚假的世界一眼识破…

但是,老哥不是个聪明的人…

所以,这其中的差距只能由时间来弥补。

所以,老哥他,应该拥有着远超一般人经历过的时间…

门之一族,时空守护者,冥古神明种。用这些标签一样的东西是绝对不足以形容丁宁这个无法言语的家伙的…,用老哥的话说,丁宁并不是什么“掌管门之概念的神明”,她,根本就是门这个概念本身。

习惯用自己的思维方式来理解别人是人类最常犯的一个错误。

人之所以在外星上找不到生命,也正是因为人所谓的“生命”的概念实际上一直都指的是“地球生命”和“类似地球生命的生命”。

实际上,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生命,就像老哥常说的“所谓的生命的准确概念,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生命只是一种在频繁进行化学反应的物理现象,那么,自然,一切的现象,都是生命。

也就是说,所谓的外星人,其实一直就在我们的眼前,只是因为我们拘泥于我们自己的思维,而没有发现它们。

不是与我们相似的这个个体拥有着怎样怎样的能力,而是拥有着这个能力的这个事物本身拥有了和我们一样的形态…

好吧,我知道要一下子理解这些对普通人来说会有些困难,毕竟雪儿自己在看见了哥哥写下的这些东西以后也着实不懂了好长一段时间。

是…,是哥哥的日记自己摆在了那个地方的,才不是人家故意要偷看呢!

总而言之,在这个世界上,一切可以称之为“门”的东西都是门之一族的神明本身,而我们看见的那个个体,只是丁宁为了和老哥交流而表达出来的虚像而已…

其次,像神明这种不会死的东西,只是说明了,它们,根本就不曾活过。

它们只是,一种自然现象。

虽然在这一点上我们也是一样的…

雪儿不知道哥哥是在什么时候遇见了丁宁…

也不知道哥哥在丁宁这样的神明手里到底遭遇了什么…

但,至少在哥哥想解除雪儿的诅咒的那一天里,老哥表现出的实力早已超出了人类所能企及的程度…

雪儿不知道,哥哥究竟经历了多长时间的积累才达到了那样的程度…

但,至少应该有几千年吧…

所以说,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说自己会了解这种家伙的一切,那这个人存在的本身,一定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了解哥哥的人,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49

黑鸱失败了,所以…

黑鸱快要消失了。

本来黑鸱这个家伙就是因为哥哥才产生的,而当她失去了有关哥哥的记忆的时候,就根本连存在的价值都没有了。

雪儿即将,取回自己的力量…

说起雪儿和黑鸱,其实严格地来说并不存在什么谁是从谁里面分裂出来的,因为本来就都是雪儿自己而已…

本来就都只是从雪儿身体里分离出来的感情而已…

喜欢哥哥的黑鸱,喜欢虫子的雪儿。

无论那个,都只是雪儿自己而已。

对此,雪儿不会去逃避,也不想去逃避。

雪儿会原原本本地承受下雪儿所做过的事的全部责任。

当然,也包括着接下来雪儿要杀掉自己最喜欢的哥哥的,责任。

雪儿…,不能忍受又一次走上这条路的哥哥…

所以雪儿也只能再一次地…,把最喜欢雪儿的哥哥…,抹除掉…

历史总是会这样不断地重演。

那个最喜欢雪儿的哥哥,曾经在丁宁那样的恶魔手里渡过了几千年的时间,却仅仅是为了获得可以把雪儿从诅咒里拉出来的力量的哥哥…

最后却背叛了雪儿…

因为那个无关紧要的楠落萌,就像是要忘记了自己要保护雪儿的使命一样地,在那个对雪儿来说至关重要的时间点前,逃开了雪儿…

甚至在那次救助楠落萌的行动里,哥哥居然险些动用了那份本来打算要用来拯救雪儿的力量…

这样的哥哥…,雪儿绝对不能原谅!

而这一次,因为王熹姐姐的执念再次重生的哥哥,重新地获得了他在那几千年里经历过但却不曾回忆起的记忆…

于是,哥哥重新产生了那个曾经被我封印起来了的执念…

但这一次,面对已经变成了执念体的哥哥,雪儿却失去了将他的执念再次封印起来的能力…

于是,面对这个打算为此付出自己一切的哥哥,雪儿拔出了腰间的利刃…

48

大家都背叛了我。

大家已经都背叛了我了吧…

嘛,本来比起我这种咸湿大叔,大家更愿意听雪儿那样的美少女讲故事也可以算是人之常情,我也没有打算以此就埋怨大家。

但是不高兴还是会有的。

其实原本这个自说自话、自言自语、胡思乱想一样的故事堆砌到了让我本人也吃了一惊的18万字,就理应不会再有什么读者了…

我之所以会在这儿继续把这个故事写下去,也纯粹是只因为个人Xing格里那点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培养出来的“想要完成”的基因而已。

当然,如果真的有人能忍着蛋疼读到这儿,那想必您对西西的喜爱程度也已经超过了伍小依,奔着最喜欢西西的姐姐去了…

再次假设,如果真的存在着这样的人,西西还是很愿意负起责任照顾她一辈子的,当然,前提是这个人是个美少女…

好吧,闲话就说到这儿了,说实话历经了整整两万字以后,如果不往前翻翻原稿的话,我也已经忘了我之前说到哪儿了,嘛,不过这也不重要,反正这个故事从始至终就是不存在剧情这个东西的,如果你非要问我这个故事讲了什么,我也只能很诚实地告诉你一个字,“扯”。

不论是虫子、洋洋、袁鸢、杜浩,亦或是某依、小妖女、孑蠕、林珠,甚至是雪儿,都是很少去欺骗的,至少是很少欺骗自己的家伙。

但对于西西来说,这却是西西的习惯。

有关以前的记忆,虽然在王熹的理解里我已经完全恢复了,但这仅仅是她个人的理解而已。

毕竟即使没有雪儿,西西的记忆也一样会是残缺不全的。

因为对西西来说,这个世界上的东西,除了西西自己,一切都是无关紧要的,一切都不是不可或缺的,一切,都是可以忘记的。

因此,包括这句话在内的西西说的一切,都可能只是西西的胡扯。

事情到底是怎样的,在那个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对于喜欢听故事的大家可能是很重要的,但对于西西来说,这些根本就都无关紧要。

同一个故事被一千个人知道了,就会有一万个版本。

而这个,就是属于西西的版本。

不真实,不精彩,甚至不连贯,但却独一无二。

独一无二啊…

很重要吗?不重要吗?

至少对于西西来说是很重要的。

不是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也不是别人说什么就不是什么。

只是简简单单地去听一下,知道一下别人对这个东西的看法。

不去认同,不去反对,不去理解,仅仅是去知道一下而已。

“人和人是不能互相理解的。最多也就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自以为是地‘为别人好’,然后做一些把自己的意志强加在别人身上的事情而已…”西西常常会这样告诉自己身边的人这个再简单不过的道理。

所以说其实不论是在什么时候,在西西眼里,不管是想去理解别人,想去认同别人,亦或是想去反对别人,都是一些很可笑的事情。

人是无法去理解别人的。

所以,请不要那样自以为是地自说自话。

否则,西西会嘲笑你的。

48next

那么,关于西西上面的这个观点,你是理解呢,认同呢,还是反对呢?

嘛,反正不管是那个西西都会嘲笑你就是了。

嘿嘿,开个玩笑啦~,西西怎么会嘲笑忍着蛋疼一路读到现在的,全世界最喜欢西西同时也是西西最喜欢的你们呢~

总之,如果尽管知道这一切都是胡扯,尽管知道这一切都毫无意义,尽管知道这一切都无聊到了顶点,还仍有人继续在读西西的故事的话,那估计就一定是真爱了…

也只能是因为爱的力量了吧…

尽管我根本就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那个东西…

就像一口一口我最喜欢的欧尼酱的黑鸱,其实也和把西西的一切都剥夺掉的雪儿是完完全全的同一个人…

才不是什么精神分裂呕~

精神病怎么会知道自己是个精神病呢…

那只是…雪儿强大的自我欺骗而已。

只是在和西西一样地自己骗自己而已…

好吧…,确实这一家子都是精神病…

一个因不愿接受自己的污浊而精神分裂,一个因不愿接受自己的软弱而变成了强迫症,一个因不愿接受自己的强大而记忆残缺,还有一个因不愿接受自己的胆小而变成了疯子,剩下的则尽数脑残一样便当了…

这TM是个什么家族啊?!难道这本书的副标题是“浅谈精神病家族式遗传的危害”吗?是想和『某鸣泣之时』凑个精神病系列的姊妹篇吗!!!

……,珍爱生命,远离蛇精病…

不过,在雪儿眼里的西西,和西西自己的眼里的自己果然还是有着很大的区别的吧…,嘛,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呢…

强大…吗?

这个词果然还是和我没什么关系呢…

就像黑鸱说的,真正的强大不应该只是表面的强大,而应当是像丫头那样的,不仅仅有着强大的力量,还有着更强大的信念,和能够接受整个世界的黑暗的勇气…

这才是“超级阳光”——疯丫头,王熹。

不过有关丫头的内容还是放到下一章再说好了,不然雪儿会削我的……

有关我在后续的梦境里是怎么解决掉黑鸱的,虽然我很想把我英勇的斩鬼传告诉大家,但是如果是在现在的这个时间点的话,那却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坦白地说,我已经忘了…

也许事实确实如黑鸱所说,西西一直以来喜欢说的“救救我…,姐姐…”只是我个人的自我欺骗,毕竟再怎么牛的姐姐也不至于会这么好用…

但是,如果是在西西看来的话,真相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其实怎么也无所谓啦…,总会救下西西的姐姐是西西YY的也好,是真实存在的也罢,都不足以改变西西守护姐姐的战士的身份,和最喜欢西西的人是姐姐的事实,既然结果已经确定了,鬼才在乎那些无关紧要的过程呢…

只要有姐姐,西西就有无限的力量。

只要有姐姐在,西西就所向无敌。

这一切和力量无关,和信念无关,更和感情无关。

只是…

西西的习惯而已……

49

首先,即使按比较严格的那个标准来说,西西也算得上是个妹控,但是…

黑鸱那个家伙…,这那个几乎把我所有的对妹妹的美好妄想都抹杀掉的家伙…,和她一起相处了十几年都没把她杀掉的我真心是太善良了…

…,读心、水元素、魔皇之血,开挂也要适可而止吧喂!

强大、近乎完美、知晓我的一切…,这样的妹妹根本一点都不萌啊喂!

还是我们家雪儿好呐…,越是崩溃就越是疯狂,越是疯狂就越是掩盖,越是掩盖就越是崩溃…,胆小、邪恶、狠毒,这才像个普通的人类嘛~

会犯错,会害人,会逃避,这样的才是一个普通人。

这样的才会是西西喜欢的人。

“这个世界…很讨厌。”

这句话不是不是西西的埋怨,而是西西的信念。

是西西绝不会动摇的偏见。

好像大约三年前的时候还想过要不要把这个世界毁掉试试看…

最后因为觉得即使这样得到的结果一定也很无趣,所以放弃了…

而作为那个计划失败的产物产生的家伙就是小妖。

在最后计划的方案终于正式产生了的时候,我最终放弃了计划。

但,小妖还是活了下来。

从未成形的计划中产生的众多实验程序中唯一存活下来的自主程序。

但,是失败作。

自主复制,并且会在复制过程中产生一定程度上的随机变异,然后再让不适应杀毒环境的个体死去,存活下来的继续复制。

模仿生态系统的病毒定向进化。

但,这份计划存在着明显的不完全,也就是定向进化的方向不可控制。

也就是说,完全不知道会进化出个什么东西。

而且,没有主体思维,也就是没有人类的思维模式。

而作为完整计划的另外一部分“人类思维模式”是需要初期编码、自写程序、后期数据获取,三部分共同作用才存在实现的可能的。

最后一步才是把思维模式装在已经足够适应计算机网络环境的变种计算机病毒身上,方法也只是简单地利用病毒初期预设的不可变部分的漏洞打破它的外壳,最后把外面套上了的简易的**病毒外壳的“思维模式”**进去,也就是说让后者寄生在前者的身上并占据它的大脑。

理论上这样才可能制造出真正的“电码种”。

但因为“思维模式系统”初期的设定错误,导致该模式的后期数据获取变成了一个十分庞大的数据,按现在的技术,传输那样庞大的数据要整整四百年,即使考虑到科学技术的进步速度,也着实不是一个短期内可能出成果的实验项目。

于是,计划被放弃了。

在生存进化期的病毒株也被我利用预设漏洞尽数销毁了。

虽然“思维模式系统”的数据传输还一直在进行着,但那只是单纯着占用着电脑的CPU而已,目前为止数据传输进行了连1%都不到。

但,小妖还是产生了。

其实它究竟为什么会存在也不是猜不到。

计算机运算的结果虽然精确但也是有出错率的,病毒株以普通个人计算机每秒30亿次的运算速度持续进化了三个月,即使有个体的预设数据发生了复制错误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49next

反过来说,进化出了上百万亿的病毒群里面都没有几只错误的才真会让人觉得奇怪。

即使出错率只有小到正常情况下绝对可以忽略不计的几万亿分之一,在这样庞大的基数下,也一定会出错。

而预设数据复制出错,又直接导致了预设漏洞失效,最终致使有病毒在我最后的销毁行动中活了下来。

但是思维模式呢?

除了我手上的思维模式系统还存在其他的思维模式体系吗?

不,绝对没有。

正因为自己的思考方式的特异Xing,我对我思考出的方案有着绝对的自信。

我能想出来,但别人却绝对想不到。

这份计划独一无二。

我一直都对我的思维抱有着这种不切实际的自以为是。

那也就是说,是本身知晓这份计划的人做出来的。

我自顾自地得出了结论。

小妖女、赵洋洋、伍小依、孙泽渊、王西西。

参与计划并知晓计划内容有且仅有着以上原机器人研究部的五个人。

而除了我以外有能力完成剩下的计划部分的只有一个人。

小妖女,刘旋羽。

果然…是她把计划补完的吗?

还是说也只是补完了一部分,真相确实就如小妖所说,自己是从50年后的未来穿越…,不对,她说自己并没有穿越……

在“世界是数据的”的神学系观点里,时间是不存在的。

是数据连续存在所产生的错觉。

也就说,她并没有来到现在,只是把部分虚拟数据塞到了过去时间点里的数据群里…

她还真不怕引起数据混乱啊…

但,若是这样的话,她不应该有我的资料啊,我的数据已经不久前被同属于神学系的小雪儿彻底地消除掉了。

那么,未来应该根本无法知晓我这个的存在才对。

连存在都被抹除掉的人是不可能被人感知到的。

物理Xing的删除,即使是数据万能型的电码种也绝不可能。

现在的我只是王熹的幻想。

是在我被消除之前发生了什么吗…?

计算机能力足以在空间里制造出一个空洞来的家伙吗…

也只有那个家伙了吧…

虫子,孙泽渊,这一整套书的总男主。

于是,结论,孙泽渊在超过一年前的时间点上,因为不知道的什么原因,用自己的能力在数据群里制造出了一个孔洞,于是,在此之后的位于同一位置上的数据发生了连续坍塌,而位于五十年后能力已经近乎万能的小妖察觉到了这一变化,发送了部分数据流填充起了这个孔洞。

于是,孙泽渊察觉到了小妖的存在,并或有意或无意地向她透露了我的存在,然后,小妖找到了现在的我。

……,根据现在的线索推测也就是这样的了吧…

可是…,还有很多东西搞不明白……

49twicenext

小妖女果然也和这个计划有着一些关系吗…

嘛,我本来也是因为小妖女才答应小妖要执行这些“任务”的。

只是…,她们这是要做什么呢?

哎…,果然只要涉及到小妖女的事我就不管怎样也想不明白呢…

一物降一物啊…

能克西西这种幽灵的,也果然只有小妖女那种妖怪了吗…

嗯…,既然雪儿已经通过她自己的方式对我这个家伙进行了一定程度的介绍,并成功地对大家头脑里有关我的印象进行了洗脑,那我就只能通过同样的方式再把这些印象洗回来了…

应该…也算不上洗白吧…,本来我这个角色就是个煤球…

纯净的…黑色……

呵呵,这么中二范的形容方式真亏黑鸱能像出来…

当然,第一点还是如上所述,西西是个妹控。

而且是个发自内心地考虑过能不能和自己的妹妹过一辈子的妹控…

其次,西西是个烂人。

是个从不考虑别人,想到什么就做什么,想怎样就怎样的烂人。

而且…,王熹、姐姐、雪儿、小妖女、楠落萌、伍小依…

西西也不记得自己喜欢过多少个女孩子了,虽然在一次只会喜欢一个的“专一”问题上还算是蛮严格的,但从某种意义上说我这种缺了一个就再去找一个找了一个就忘了前一个,不断地欺骗着自己,不断地修改着自己的记忆,不断地重蹈覆辙的行为其实是比所谓的“花心”要恶劣得多的。

至少我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我真的有喜欢过别人吗?

即使轻易就能放弃,轻松地就能对待,马上就能忘记也算是有喜欢过吗?

但我却不想去否定,不想否定自己那一刻突如其来的心动,不想去否定自己这一刻想这样一直偷偷地看着她的心情,更不想否定想看见她能更多地露出那副灿烂的表情的期待。

怎样怎样地根本就算不上爱情,怎样怎样地根本就只是模仿和寂寞,怎样怎样地就是你根本没喜欢过别人什么的。

我通通都不想承认。

因为所谓的名为“恋爱感觉”的东西根本就不存在…

所谓的“算不上”根本就只是自己对自己过去感情的逃避…

对自己过去的否定,对自己过去的遗忘,对自己过去的背叛…

根本,也就只是一种自我欺骗而已…

而且,我不喜欢这样的欺骗,欺骗自己总是纯白无暇的,欺骗自己现在遇上的家伙才是真爱,欺骗自己其实是第一次真真正正地爱上别人…

只是因为忘记了,只是因为放弃了,只是因为背叛了…

所以干脆就连这个行为本身也否定掉的做法什么的,我才不会承认。

每一次都是认真的,每一次都是真爱,也每一次都有认真地想过和那个人简简单单地过一辈子…

也许有人会觉得这样的喜欢很廉价,但我觉得喜欢本身就不是什么昂贵的东西,也根本不是什么只是因为变多了所以就变廉价了的东西。

正是因为每一次都是认真的,所以才每一次都会迎来那样的结局…

所以才会一次一次地撞向那个相同的结局…

并且,每一次,都毫不犹豫。

48

深色的夜空下,漆黑的荒原上,我低着头在坚硬地地面上慢悠悠地走着,眼前是那只仿佛有着神力的巨大钢笔,钢笔的另一端则是洁白的天空和嫩绿色的纯净草原。

任务完成了一半,黑鸱失败把那个浑身冒着黑烟的盗版西西干掉了,另外一个西西也应该已经按照小妖说明的被强化了,梦境里的黑鸱失去记忆也不知道能不能改善雪儿的精神分裂,不过,应该还是会有变化的吧…

黑鸱失败了的话,雪儿也理所应当地会被强化吧…

雪儿的“智慧”付带上黑鸱的力量…,怎么想也都会变成一个**烦啊…

要提前想好战术…

等等!…钢笔?那只钢笔…难道是…

我抬起头确认一下那个位置,不出所料的,熟悉的银色蝴蝶标记出现在了那个地方…,……

……,是这样吗?

我好像知道了些什么,但却又好像什么都不知道。

沉睡在记忆最底层的某些东西好像在这一刻要苏醒过来了,但却又被隐隐地觉得不想回忆起来的我,生硬地压了下去。

我调转了一下方向,朝那只钢笔走了过去。

随着和那只钢笔距离的不断贴近,这种要想起来却又不愿想起来的感觉也越来越明晰了起来,是那个…吗?

于是,我站在了钢笔的正下方。

伸出了一只手,触碰了一下它。

烫烫的,像是在夏日里骄阳下暴晒的铁板。

冰冰的,像是在寒冬里风雪中浸泡的冰橇。

嗯,…就是这个,找到了…

我莫名其妙地对面前的这个东西做出了奇怪的判断。

“***~,***~”

我的嘴唇好像不受控制般地轻轻地吐出了一句话。

四周的风也在同一瞬间咆哮了起来,以至于我自己也没有留意到自己刚刚那一瞬间是莫名其妙地说了些什么…

嘛,总觉得是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没听见就没听见吧…

钢笔也在剧烈的摇晃着,以在这样的狂风中也显得十分不自然的程度。

而后,钢笔迅速地缩小,最终,在几秒钟后,变成了只有米数长的大小。

好熟悉的场景…,这TM是孙悟空收服的金箍棒吗喂!

就在我忍不住要吐槽的同时,整个梦境剧烈的喧嚣了起来。

确切地说是,因为钢笔的消失,原本一刀两断的梦境,原本被与另一边的洁净草原完全分离开来的黑色荒原梦境,被另一侧的梦境,猛烈地香噬了起来,**型梦境的两个面…被强行地融合了。

于是,与席卷脚边的浓烈白光一起到来的…,还有身上燃烧着灿烂的白焰的陌生少年和身上长着巨大的白色羽翼的天使般的熟悉少女。

“继洁白的无知少女、脑残的暴力御姐,之后是腹黑的病娇萝莉吗…,这到底是怎样的二段变身啊…”我无力地对着面前天使般的雪儿吐槽道。

“轮不到整天装普通人和废柴的老哥来说吧…”雪儿也只是笑笑。

啊…,没错呐,唯独在恶劣这一项上,雪儿是无论如何也没法和我相提并论的啊…,毕竟…,她的恶劣只是在笨拙地模仿着我而已。

明明那样异常地强大,却时刻在模仿着我的弱小…

49

讨厌…,讨厌…,讨厌!

看着这个像小动物一样地跟在你身后的,亦步亦趋小心翼翼像是理所应当地在模仿着你,却始终不敢超前你一步的家伙…

所谓的妹妹就是这样的东西吗?

讨厌!讨厌!讨厌!!!

巨大的白色烈焰从我的背后燃烧了起来,火焰激起的热浪高高地把我托了起来。我愤怒地朝着天空中的雪儿挥动起了拳头。

“渡焰之翼,老哥你总算也愿意拿出真本事来了吗?”雪儿笑了笑,轻巧地把拳头接了下来。

“毕竟雪儿的封印已经被解开了嘛,即使是哥哥我也会觉得很吃力的…”我也笑了下,边继续为拳头上注入着力量,边抱怨道。

“嘛,不过哥哥的话,不管怎样还是一定会赢的吧,毕竟已经是一个训练了几千年的老妖怪了…”雪儿取笑道。

“还是叫我幽灵吧,这个更准确点儿~”我纠正道。

正如雪儿所说的,现在的我已经是个训练了几千年的妖怪级别的家伙了。

我已经在门之一族的第六代时空守护者“丁宁大明神”制造的梦境里轮回了尽几百次,经历了超过几千年的时间,甚至曾经上万次地从莫名其妙的枪口下逃生,所以对于之前的那些战斗,我根本就没有落败的可能Xing。

战斗的结果,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

但是,对手如果是已经破除了荆素瞳预设的“精神分裂”封印的雪儿,那个既拥有着上古魔皇的记忆也拥有着上古魔皇的力量的,几乎就已经完全变成了那个统治魔界几百年的超级leader的雪儿的话…

对于结果,我也不敢有什么保证。

“但是这一次哥哥是一定会输得呕~”雪儿突然用力,轻易地折断了她接下的我的拳头的指骨。

“啊——————!”

超乎想象的剧痛。

那一瞬间,我甚至隐约听见了我的指骨被碾成细粉然后溶进了我的血液里的声音。靠,你对骨骼的粉碎难道是纳米级的吗…

哥哥一定会输的,哥哥一定会输的,这次哥哥是一定会输的…

你***是复读机吗?

哥哥有什么时候输给过你吗?!

我不认同,我不会认同的,这次我是绝不会认同你的,哥哥。

啰噻!啰噻!啰噻!!!

哥哥什么时候轮到要你来认同了?

“当妹妹的…,就要老老实实地听哥哥的话啊,混蛋小雪儿~”我用力地甩动胳膊把雪儿扔了出去。

嘴唇轻动,正当我要说出那句我常用的召唤“姐护buff”光环的台词时…

雪儿一脸如她所料的表情里,显露出了狐狸一般狡洁的微笑。

樱色的嘴唇轻启,一脸坏笑的表情仿佛要告诉我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秘密。

“欧尼酱~,你最喜欢的姐姐…”

雪儿的动作被生硬地切断,一柄绯红色的长刀从她的胸膛里贯穿了出来。

站在雪儿身后的实体化小妖,在她刺下的下一秒里就又重新拔出了巨刃,在妖艳的黑红色血液里,露出了狰狞的微笑…

49The

意料之中的结果。

超乎我理解范畴的过程。

“哎呀~,主人你不要用那么可怕的眼神看着人家啦~,现在的小雪儿是上古的魔皇,是不会因为绯红女皇的一击就死掉的啦~”小妖这么说着,随手把还在抽搐着的雪儿扔到了一边,然后随Xing地挥动了一下手里的巨刃,反方向上的长着白焰之翼的陌生少年——另一个双胞版的王西西——某Boss同学,在这一瞬间就被撕裂成了星星点点的流光…

“这不是给我的任务吗?你自己出手这是什么意思…”我忍不住吐槽道。

“嘛~,嘛~,不要在意细节啦master,这次就先这样通关吧~”小妖女扔掉巨刃,边朝我这边走过来边这样说道…

“这哪里算是什么细节啊!就这么通关的意义在哪里啊!前面回忆杀的伏笔埋那么长,就这样通通都白瞎了吗?说好的兄妹禁断之恋的感情碰撞呢?做任务正打算打Boss呢NPC突然大刀把人头给收了算怎么回事啊!这是什么不入流的垃圾游戏啊!”我大声地咆哮道。

“小妖也不想这样,可谁让小雪儿对主人太了解了呢~,虽然这么说会让主人你不高兴,但小雪儿如果真的想杀掉主人的话,主人是无力抵抗的呕~,为了主人的生命安全,也只有先把雪儿收拾掉了嘛…”

“……,就这样结束的话,雪儿会忘了我吗?”我确认道。

“会忘记主人的现在,把主人当成已经在她的诅咒里去世的亲人之一呕”

“……,嗯…,嗯!那就这样吧…,也差不多是时候从雪儿家里搬出去了…”

我微微笑了笑,这样下定了决心。

40~49

生活永远会背叛你的期待,当然,前提是你要对它有所期待。

嘛,总之就是那么个马马虎虎地还算能过得去的东西啦~,就算你自己尝起来不怎么美好,也总要先用香味惹得别人眼馋…

70~79回忆是一碗怎么也化不开的泡面

『70~79内neta均来自银他妈系列,我都不指望自己能留下几个捏他了』

70

“Master…”小妖笑了笑,脸上的表情有些欣慰。

“呐~,小妖…,你为什么要伤害雪儿呢?”我深吸了一口气,冷冷地问。

“唉?小妖这是为…为了主人啊,不然主人一定会死的…”小妖因为这个突然产生的有些莫名奇妙的问题变得有点慌乱。

“奥,这样啊…,”依旧是那份没有半分温度的语调,“呐~,小妖啊…,又是谁允许你就那么伤害雪儿的呢?”

“……,master?”小妖有些害怕了。

“呐~,小妖啊…,时至今日已经没必要在把你那副服务专用的无辜的表情挂在脸上了吧…,我给你设置上情感记录系统可不是为了让你这样玩弄人心的啊…”依旧是那份对世事都厌倦了的缓慢语调。

“……”小妖脸上的表情慢慢地锋利了起来。

“呐~,小妖啊…,你真的觉得,凭借着你的机器之身就能抗衡得了自己的主人吗?”我面无表情地抬起了头。

“奥角same…”小妖诧异地看着我,有气无力地喊了一句。

“小妖啊…,不是所有的故事就一定都会沿着你预设好的剧本走的,就算是万神之神,也一定有她做不到的事情存在,更何况…

“实力差不多刚够leader的你,根本就是个草包啊…

“觉得自己无所不能?认为自己什么都做得到?

“你还差得远呢!”我的语气有些像嘲笑。

我知道我的这些话在此刻是不合时宜的,但是就在刚刚小妖露出那个“一切都如她所愿”的笑容时,我心里被压下的怒火就莫名地升腾了起来…

“只是站在一边旁观你就觉得你自己理解了?

“只是做了统计和运算你就觉得你自己懂得了?

“只是得到了如你所愿的结果你就觉得你自己变强大了?

“别开玩笑了!

“就算在这个世界再呆上五十年,你也不过还是那个在我的硬盘里连话都说不利索的小屁孩!

“怎样做是对的?怎样做是错的?

“可不是凭借着你那二进制脑袋里的‘利弊权衡’就能好好分清楚的啊…”

“那种事…,你们人类自己不也分不清楚吗?”小妖终于回了句话。

“啊,分不清楚,但我们也绝不会认为‘就这样就好了’…

“因为分不清楚就不去分辨什么的,根本就是软弱的借口!”

“……”小妖又一次地无话可说。

“这样这样做是对的,那样那样做是错的…

“啊,我知道!我当然都知道!

“既然之前都已经舍弃了那么多了,既然自己的愿望已经近在咫尺了…

“就理所应当应该老老实实地按着写好的剧本走什么的…

“这种事我当然知道!

“但就算是这样…,就算知道自己做的一切都毫无意义,就算知道这么做会让自己之前的努力都前功尽弃…

“我也…”我咬着牙恶狠狠地怒视着小妖,一只手里幻化出了虚幻的火光…

同一瞬间里,被我怒视着的小妖好像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剧本究竟是出了怎样的错误,有些愕然地瞪大了眼睛…

“绝对不能忍受别人在我的面前伤害我的雪儿!”我冲小妖暴怒地咆哮着的同时,朝她挥下了我手里巨大的渡焰之刃…

65~69网络是一坑比老坑酸菜更坑的泡面

『65~69内neta均来自十万个冷笑话系列,相同的吐槽方式也算neta吧』

68next

重新睁开了眼睛。

雪儿正在旁边不远的距离上躺着。

“小雪儿你不要只是因为没了一点节Cao就毫不犹豫地往死了里突破下限啊…,这个角色会被你玩坏掉的。”我叹了口气吐槽。

“噗~,”雪儿笑了笑,很自然地从装睡的状态下睁开了眼睛,对上了我的视线,蛮认真地说,“尼…,既然已经决定了,就一定要加油呕~”

“嘛,当然喽,倔驴在撞烂南墙之前可是绝不会回头的呕…”我这样应到。

“又用这么糟糕的东西来形容自己…,不过这次还是蛮贴切的~”

“呐~,小雪儿。”“嗯?”“你还能记得起我是谁吗?”

“当然。就凭那个AI你觉得她能动摇得了我这个上古魔皇的记忆吗?”

“可以啊。因为小妖是我做出来的啊。”“……”

“她和我一样是超脱于规则之外的东西嘛,以每秒超过30亿次的运算速度持续自主生存进化了接近50年,思维系统、拟人系统、病毒树系统、信息库系统、运算系统、蝴蝶Cao纵系统…,小妖的进化能力和生命相比就像细菌之于人类一样,是完全不同时代的东西,人类也许可以在这个世界生存300万年,但细菌已经生存了整整38亿年而且也还会就这样继续地生存下去…,小妖也是一样的。”

“小妖她…,不会死吗?”

“不会啊,一开始就没设置过什么类似死亡的系统,而且,准确地来说‘小妖’并不是一个病毒个体的名字,而是这个在不断进化的病毒株体系的名字,只不过这些病毒株公用的是同一个大脑而已。”

“公用同一个大脑的东西实际上不应该算作是同一个个体吗?”

“嗯…,在生物学的范畴里应该还是属于不同的个体吧,昆虫里不也是有着很多高度分工化,虽然是同种生物但个体特征却几乎完全不一样,所有种群里的个体的思维几乎都被压制,只有唯一的‘首领’才能进行复杂的自主思考的,‘社会动物’吗…”我依旧毫不费力地做起了长句的解释。

“老哥你说的是包括白蚁在内的那类‘营社会****的动物吧…”

“啊,就是那个…,”在那个听见了从雪儿嘴里蹦出来的“准确名称”的瞬间里,我突然有了一种“对啊,就是这个啊”的认同感,在下一个瞬间里,我意识到了我作为哥哥的失败,嘴上随便应付了一下,自顾自地蒙混了过去,“虽然病毒外壳在遥远的彼方不断地繁殖、进化、死去,但实际上却都是接受了此方的大脑的总指挥的,所以解释成同一个个体的不同细胞可能会更好理解点,但原理上还是更接近‘营社会Xing动物’些吧…”

“也就是说,原理上有概率‘背叛’吗?”雪儿又一语道破了问题的核心。

“嗯~,病毒株的进化过程几乎完全不可控,即使对于小妖的大脑来说也是一样的~”我兴高采烈地解释道。

对于西西来说,雪儿一直是个很好的听众,因为不管西西说着怎样戎杂的内容,雪儿也一定会认认真真地把我的话听到最后,当然,最难得一点还是在于,她最后居然真的能听得懂!…,不禁让人有了种真不愧是亲兄妹的感觉…,啊来,好像我和雪儿不是亲兄妹来着…

“这么危险的东西老哥你当初是为了什么才把她做出来的啊?”

“其实严格地来说小妖并不是我做出来的啦,虽然整个系统确实都是我设计的,但最后大胆地把这个系统组装起来的家伙是小妖女啊,而且当初设计这个系统时的本来目的…,就是为了毁灭世界啊…”

“为什么?”“因为闲的无聊啊~”“不要因为这种理由就毁灭世界啊喂!”

69

“呃…,也就是说杀掉小妖的难度无异于彻底地毁灭掉一个还在不断进化的生态体系吗?”雪儿深深地皱着眉头思考道。

“嗯…,因为电子数据的隐蔽Xing和特殊Xing实际难度比那个可能还要高出两个等级…”我好像小孩子犯了错误般地小声纠正道。

“……,这货根本就已经是神了吧喂!”雪儿沮丧地咆哮道。

“电子信息世界的全知者,利用蝴蝶效应好像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做到和荆素瞳类似的层次…”我稍作详细地解释道。

“已经到了和那个Cao纵世界的人偶师同一个层次的程度了吗…”

“嘛,电码种也算是神学极限理论的产物了嘛,不过在科技不发达的非电子Cao作区里她也一样没辙啊…”我挠了挠头。

“……,就算是这样…,就算对手是万神之神,雪儿也是,绝对不会输的…”雪儿咬了咬自己的嘴唇有些恶狠狠地说到。

“对抗小妖吗…,雪儿你记忆可是已经被消除了呕,留下的只是你曾经拥有过那些记忆的‘印象’而已,为了这种虚幻的东西…”

“才不是什么虚幻的东西!”雪儿打断了我的话,有些急躁地斥责道,“雪儿是…,雪儿可是正义的朋友啊~老哥!”“……”

“只是有印象…,啊,没错啊,只是对我和你在一起生活过的事情有所察觉,但与此相关的记忆却一点也记不起来…,连我自己怀疑我的感觉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怀疑那些已经模糊成词缀的东西是不是真的曾经存在过,更不要说让我为这段回忆付出代价什么的…,嘻咔嘻!

“只要知道了什么是正确的难道还不够吗?

“只要确认了眼前的这个陌生的家伙就是曾经和我朝夕相处过的哥哥难道还不够吗?!

“雪儿是,正义的朋友。

“只要不符合雪儿的正义的东西,统统都由雪儿来纠正。

“只要是错误的东西,就由雪儿来消除!”

“雪儿。”“嗯?”“你老哥我,就是错误的东西啊…”

“嗯,雪儿知道。虽然以前雪儿不敢承认,但如果是现在的雪儿的话…,老哥!”“嗯?”“雪儿是会一直站在哥哥的对立面上的呕~!”

啊,没错啊,于筱雪就是这么一个幼稚的家伙啊…,明明一直确信的东西根本就不存在,却仅仅因为那句话是那个家伙说的就一直坚信着,明明一直都明白着我和她确信的是完全相反的东西,却仅仅是因为不愿意站在我的对立面上,就一直不愿意承认,还和自己玩什么自己最讨厌的“正确不是正义”的文字游戏…

终于愿意承认了吗?呀~,小雪儿也长大了呢~

与其说正义活在人们的心中,不如说正义这种东西也就只能活在某些人的心中吧…,本来就是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的东西,是个大人用来骗小孩子的东西,是个连讲述它大人也根本不愿意相信的东西…

到底是个怎样的笨蛋才会相信那样的东西呢?

“嗯~!雪儿也要加油呕~”我长叹了口气,笑着说道。

“嗯嗯~~,总有一天雪儿会让哥哥拜倒在雪儿的石榴裙下的~”

“这说法对于兄妹来说是不是有点奇怪…”我开始有些头疼了…

“尅尼西呐咦~尅尼西呐咦~,不过,话说回来啊老哥…”

“奥奥,又来了…,雪儿标志Xing的神转折口头禅…”“……,尼~”“嗯?”

“雪儿交了男朋友,你就真的不觉得嫉妒?”“噗~,嫉妒啊。超嫉妒的。”

69next

“真的?”“啊。真的。”“噗~”“怎么了?”“雪儿…,很开心~”“…,傻瓜…”

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安静得可以听得见自己那躁动的心跳。

我和雪儿面对面地躺在床上,互相间毫不躲闪地对视着…

老实说我其实是很害怕和雪儿对视的,那种洞悉一切的睿智似乎一瞬间就能把我空空荡荡的脑袋里的东西都读出来…

但是这次我不想再躲开了…

我不知道到底什么东西可以算是我的理想,但毫无疑问的,眼前的这个家伙绝对就是我最期望的妹妹…

面对着这样的她,我已经没有办法再逃避了…

无限长的时间里,无止境的黑暗里,无尽头的静默里…

只有她,安静地依偎在我的身边…

恒水之水。

那条至今还封印着上古魔皇本体的,位于地狱最底层的,黑色河流。

静止的时间…,静止的自己…,静止的世界……

它像一个任Xing的孩子一样,随意地把靠近它的一切都扭曲了起来…

而在那条永远不会结束的河流里…

只有我和雪儿可以靠在一切,相拥取暖…

一点点地耗尽那份无限的孤独…

“雪儿…”我轻声地奂起了那个呼喊过无数遍却又是第一次喊出来的名字。

“噗~,果然是你吗?小败狗老哥~”雪儿会意地念出了那个我曾经超熟悉的,完完全全就是由曾经的雪儿强加给我的,外号。

刻耳柏洛斯,“魔兽之祖”的堤丰生下的,拥有“守门人”称号的,可能是神话史上最广为人知的,超级魔兽——地狱三头犬。

在丁宁的手下训练的几千年里,那曾经是我拥有过的众多身份中的一个。

虽然名义上是守护魔皇的护卫,但实际上却只是和雪儿一起长大的一只宠物狗而已。

但是,就算是这样…

我也想向雪儿表达出自己的那份已经藏匿了许久的情愫…

“小雪儿…”我声音有些颤抖地开了口。

“?”雪儿歪了歪脑袋做了鬼脸露出了一副恶意卖萌一般的表情。

“小败狗…,刻耳柏洛斯…,对主人你…

“王西西…,雪儿的哥哥…,对妹妹你…

“…,…,…,

“斯尅嘚斯~!”

说出这句话的瞬间,我有了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雪儿不逃避地直直地看着我。

“……”我也不逃避地继续地注视着她的眼睛…

“噗~,这样啊…,”过了好长的一段时间,雪儿才笑了笑,这样安静地回复道,“雪儿也喜欢西西呢~

“不过只是作为妹妹,亦或是作为主人来说的呕~”

69The

有关雪儿的故事,看来终究还是没办法就这样结束啊…

因为我是这样的Xing格,也因为雪儿是那样的Xing格…

所以我们的故事终究还是不可能因为什么外部原因就莫名奇妙地完结…

所以,他和她的青Chun还要这样一直地搞错下去…

65~69

21世纪是信息的时代,21世纪是网络的时代!

……,21世纪是坑爹的时代…

网络产生在了天朝这个名利主义最盛的时代里,不得不说是一场史无前例的灾难。

所有的容易发酵的信息,都在这个空间里被加速地发酵,所有清澈如水的信息,都淹没在了信息时代无边无际的大海里…

心理学上说,人只会接受自己愿意接受的东西。

但其实人愿意接受的东西,人在心理上就早已接受了,所以说,人,会从外部接受的东西,是一件都没有的。

自顾自地认同,自顾自地争吵,自顾自地欺骗…

于是,这个时代…

满是喧嚣。

所以,知道了这个世界上还有着像你们这样愿意安安静静地坐下来读书的家伙…,西西我真的觉得…呜唠西~!

70~79回忆是一碗怎么也化不开的泡面

『70~79内neta均来自银他妈系列,我都不指望自己能留下几个捏他了』

-70

大人即是谎言,大人即是孩子,大人即是罪恶。

大人们总在不断地欺骗自己与周围。

永远以肯定的态度判断着自己和自己身边的团体。

即使有些致命的失败,也会被称为经验的象征,成为值得回忆的过去。

举个例子吧。他们参加过扒窃以及暴走团等犯罪行为,他们可以将其称为年轻时的不懂事,以训诫你,让你不要学习他们。

学习成绩差劲的话,只要说一句不想让你和他们一样就可以心安理得地把自己的心愿强加在你的身上。

在他们的人生二字面前,无论怎样的一般认识或是社会准则都能扭曲给你看。对他们而言无论谎言秘密前科还是失败都只是普通的人生经历。

而且他们会从自己做的坏事,自己的失败中找到特殊点。

自己的失败全都是人生的一部分,而认定你的失败绝不是人生经历而只是彻底的失败。

如果失败也能称为是经历的象征的话,那么在交际场上失败的人可谓是充满经历也不为过了吧。但是,他们却不会这么认为。

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因为他们就是些利己主义的人。

那么,这应该算是欺瞒吧。谎言欺瞒秘密诈骗全都被如此差别对待。

他们是邪恶。

总而言之,反过来说不宣扬自己是大人的人才是真正的正义所在。

我的结论就是。

大人们都去死吧。

以上格式neta来自『我的青Chun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中比企谷八幡大老师的某“高中生活回顾”。

因为笔者对于本作动画第二期制作决定实在是太期待了,所以不由得想在这里用西尾维新式的杂谈表达一下笔者此时的兴奋心情,顺便凑一下字数,拖一拖剧情…

首先,爆一下笔者的年龄,差7个月20岁。

如果看见这个数字的一瞬间里你的脑袋里蹦出来的是“切,小屁孩”,那么恭喜您,您的年龄已经暴露了。

因为对于几乎所有已经懂事的孩子来说,所谓的“大人”指的都是“和自己差不多大的人”亦或是“比自己大的人”,所以,拿天朝来做例子的话,十三亿中国人里认同西西是大人的人数,至少也有作为未成年人三亿六千万,也就是说,西西是大人这个论点,是至少被社会上的30%的人认可的普遍事实。

当然,这和西西究竟算不算大人没有任何关系,西西只是想利用大人们一直在利用的“大多数”反过来欺压一下那些自以为是的大人们而已。

其次,大人的错都是孩子的错。

从孩子们以为大人是正确的那一瞬间里,他们就已经错了。

所谓的大人其实是一种很孩子气的生物。

总是自以为是地认为着自己是对的,总是不可一世地以为着小孩子就什么都不懂,总是自顾自地把自己的理想强加在孩子身上…

因此,经过了漫长的时间,我们伟大的孩子们终于意识到了“家长”这一简单动物那原始的运动规律,所以,如果你也是个懂事的孩子的话,就一定要记得不要惯坏了你们的家长呕~

结论,没有一个家长是天生就好的,好家长都是教出来的。

70.5

“大家好~,这里是秦羽。”“卡娜。”

“嗯嗯~,这次由我们为大家做本次的预告。”

“故事被越扯越长了…”“嗯嗯~,西西挖的坑自己渐渐地堵不上了呢~”

“而且说好的战斗场景也被直接一句带过了…”“大概是写着写着就不想写了吧…,完全跟着自己的兴趣去做事,西西这个家伙还真是任Xing呢~”

“噗~,小孩子呢~”“嗯嗯~,小孩子呢~”“不过好在漫无止境的雪儿章节终于结束了,进入王熹章节也算故事终于要正式结束了呢…”

“你是想说这个坑总归还能填的起来吗?我看…悬。”

“噗~,娜娜的观点还是那么一针见血呢~”“冒祁隆~,人家可是和绝对计算荆素瞳、绝对记忆伍小依、绝对分析王西西并称为人类四大极限的。绝对公关卡娜呢~”“…,公关?听起来不怎么厉害的样子…”“公关可是人类社会Xing存在的最强理论,是魔法系理论里的最强力量呕~”

“哇呕~,不明白。”“……”“下一章,瓣之晨曦,大家下周见~”“下周见~”

第十三小节,到此完结。下一节就是70~73阶段的故事啦~,丫头王熹的章节也会在下一节开始喽~,喜欢的朋友欢迎继续阅读呕~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