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悬案

更新时间:2019-10-09 16:55:46

悬案 连载中

悬案

来源:掌中云 作者:透明眼 分类:灵异 主角:徐天宋晓 人气:

火爆新书《悬案》是透明眼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徐天宋晓,书中主要讲述了:海城市,残缺的女尸挂在树上、多名红衣女子无端死亡、多名儿童离奇失踪、一代代碎尸被弃……一件件悬案,让人毛骨悚然,寝食难安。以徐天为首的重案组,顶着巨大压力,剥丝抽茧,一步步寻找答案,每个故事环节紧凑且悬念不断,一波三折,参杂着多种悬疑、灵异元素,更注重恐怖气氛描写……每一个故事都有你意想不到的结局,想要知道谜底吗?那就快来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跟两名死者有关的人都通查了一个遍,但一切都是徒劳,没有一点线索,那怕是一丁点的线索都没有,这让重案组很是沮丧。难道这凶手有升天入地之能,竟然像是人间蒸发了似的。 要不是上面催得紧,徐天一定把案子当作悬案,把它给沉封起来。 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就在重案组一筹莫展,社会舆论都快把他们骂的窒息了,这时突然警局竟然收到了一封神秘的来信。 信的内容很短:这只是一个开始,我还会动手!落款竟然是“摧花辣手”。徐天拿着信,久久不能说话,这……这怎么可能,这肯定是有人借此故意蛊惑人心。 “徐队,‘摧花辣手’难道真的没死?”马小宇问道。 徐天,不语,他脑海中浮现当年他亲手枪毙“摧花辣手”情景,杨彪瞪着眼睛,怒吼,他还会回来。难道真是他回来了。 “把王小山叫来?”徐天回过神来,对马小宇道。 马小宇马上去叫来王小山,然后退出房间。 “徐队,您找我?”王小山虎头虎脑的杵在那里,不解的问道。 “小山,坐。”徐天让王小山坐到沙发里,勉强露出点微笑。 “徐队,你有话就说吧。”王小山笑着,从徐天手里接过递给他的那支一枝笔香烟。 “小山,我问你,这世上难道真有鬼吗?”徐天问道。 王小山听到徐天这么问,不禁一笑,他知道自己以前述说什么前因后果,鬼魅魍魉的时候,大家都是当笑话听的,没想到这一次,徐天竟然问他世上有没有鬼。 王小山顿了一下,心想该如何回答才好。 “从科学的角度,鬼可能不存在,但,有很多事情是没有办法用科学去解释的。比如人们所说的鬼打墙,幼儿被惊吓等,这些都没有办法用科学去解释。”王小山说道。徐天一听,王小山委婉的说鬼是存在的。 “你的意思,这些鬼东西还是存在的?”徐天问道。 王小山耸耸肩膀,诡异的笑了笑。 “那这两个案子会不会是……”徐天问道。 “不好说,但就现在的线索来看,很是奇怪,没有头绪,竟然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留下。”王小山皱眉道。 徐天拿过那张纸条递给王小山。 “摧花辣手”难道真是他,或者是它的…… 王小山想着,但却没有说出口。 “这张纸竟然连一个指纹都没有,而且不知道谁从邮局邮出的。”徐天无奈的说道。徐天这些天吃不下,睡不着,满脑子是案子的事情,局里该用的手段都用了,但却仍然没线索。 五年前,真正的“摧花辣手”做案虽然干净,却不是一点破绽没有,而现在,两个案子,竟然连一个头发丝都没有查到。 徐天这天做了一个梦,梦到“摧花辣手”杨彪向他索命,杨彪满脸是血,披头散发,干枯的双手,死死的掐住了徐天的脖子,徐天挣扎着,呼喊着。 “老徐,老徐,你怎么了?”徐天的老婆郑秀推醒做恶梦的徐天。 徐天满身冷汗,惊魂未定。看了下放在床头的手表,才夜里两点半。 “做恶梦了?”郑秀问道。郑秀下床,拿来一块毛巾让徐天擦脸上的汗。 “没有……没事……”徐天从郑手手中接过毛巾,虽然嘴上说没事,但他脑海里仍然想着那张血脸。徐天心想,自己怎么会做这样的恶梦,杨彪作恶多端,理应该死。 “你这些天,老是心神不宁,这案子真这么棘手?”郑秀亲昵的靠在徐天身边。 “不说案子。”徐天冷冷的说道。 “我看你呀,就应该放松放松。”郑秀说着,伸手到徐天健壮的胸膛抚摸着。郑秀比徐天小五岁,才刚刚四十。姿色不错,身材更是没说。徐天娶上郑秀,也算是郎才女貌了。 徐天知道这些天因为案子的事情确实冷落了老婆,看着郑秀的俊模样,心头也是一热。他们的儿子在学校住宿,平时也就他们两个人。徐天和老婆做了应该做的事情,过了许久,徐天大汗淋漓,而他的老婆却一脸的娇媚,很是满足。 “你先睡,我下去洗洗。”徐天搂着老婆说道。 “好,有点累了,我先睡了。”郑秀甜美的笑道。 徐天下了床,来到浴室先冲了凉,然后,来到书房。坐在老板椅里,给自己点了支烟,深吸了一口。这时突然电话响了,徐天心里一惊,心想,深更半夜,是谁打电话来。 徐天拿起桌上的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竟然是欧阳楠的电话。 “这么晚了,怎么了?”徐天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徐队,你快点来,我从尸体上发现了疑点。”欧阳楠的声音有些异样,很兴奋的样子。 “有新发现?”徐天马上坐直了身子,提高几个分贝问道。 “您来了就知道了。”欧阳楠兴奋的急道。 徐天放下手机,穿了衣服,和自己老婆说了声,便驱车来到公安局,停车后,直接到停尸间,解剖室来。 “徐队你终于来了,您看这两具尸体有什么区别?”欧阳楠拉着徐天没头没脑的问道。 徐天看看欧阳楠,欧阳楠一脸的倦容,但却眼睛发亮,掩饰不住的兴奋。 徐天看了半天,有啥区别,不是一个呀,张三李四肯定不一样,再有就是身材不同,虽然都是二十三四岁,但一个高一个矮,一个胖一个瘦。 “你什么意思?”徐天不解,欧阳楠把这两具尸体排在一起是什么意思,便问道。 “您没看出她们是有什么区别?”欧阳楠两眼放光,再一次问道。徐天看着欧阳楠异常兴奋的样子,又看了看眼前的两具尸体,并没发现什么实质性的不同。 徐天看了看欧阳楠摇摇头。 “哎呀,您真没看出来?”欧阳楠再次问道。 徐天又摇摇头,见徐天啥也没看出来,急得欧阳楠直拍大腿。 “徐队,您这具,这些缺少的部位组合起来,像不像一个‘我’字?”欧阳楠指着左边的尸体说道。 经欧阳楠这么一提示,徐天再去看尸体,竟然尸体上出现了一个模糊的“我”字。他再看右边那具尸体,竟然从缺口上看到了一个“回”字。徐天心里更是一惊,刚才自己做的恶梦还在眼前,在梦里杨彪叫嚷着“我会回来的”。徐天脸色煞白,不禁后退了两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