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重生千金很腹黑:顾少,自重

更新时间:2019-10-07 05:42:54

重生千金很腹黑:顾少,自重 已完结

重生千金很腹黑:顾少,自重

来源:落初 作者:那时烟花 分类:灵异 主角:薛薛悦 人气:

经典小说《重生千金很腹黑:顾少,自重》由那时烟花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薛薛悦,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A市商海第一女强人被人设下意外而死,重生到了第一世家沈家废柴孙女沈滴舟身上。忍气吞声?这不是她的风格。低三下四?这不是她的习惯!看她浴火重生第一世家千金如何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睚眦必报!“跟了我,你想要什么有什么。”男人势在必得的说。沈滴舟慢条斯理的拿起一根香蕉缓缓剥开,伸出晶莹玉润的舌头,看着对面的男人,淡定的咬了上去。顾飞阳莫名觉得某处一凉,立刻改口。“做我的女人,你杀人放火,我毁尸灭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薛梵只觉得自己肺里面所有的空气都要被挤空了,她奋力抬起了仿佛有千斤重般的眼皮,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完全陌生的面孔。

这是一个英俊的男人。

如果不是现在他的两片薄唇紧紧的抿着,如果不是他一双浓密的眉毛麻花一般的拧着,如果不是他那张俊俏的脸现在有些狰狞的扭曲着,最重要的是,如果他现在的手不是狠狠的捂住自己的口鼻仿佛要致自己与死地的话,那么这便是一个实实在在英俊的男人了。

尽管根本就不认识这个人,尽管对于这莫名其妙的情况不了解,可是人求生的本能让薛梵猛地挣扎了起来。

人在绝境的时候往往会爆发出连自己都不会料想到的爆发力。

薛梵猛地的抬起了手,就朝着那个男人的眼睛扣去,那个男人下意识的一躲,原本狠狠的紧紧的捂住薛梵口鼻的手就放开了。久违的空气一下子充斥进了薛梵的肺部,让她犹如一条久旱的鱼被人丢回了水里一般。

她大大的吸了两口空气,甚至被这美好的感觉给呛得咳嗽了起来,不过,她也来不及好好的感受这种美好的滋味,薛梵可没有忘记,在屋子还有一个想要置她于死地的男人呢!

作为薛氏的继承人,从小到大当然是有很多人觊觎的,所以,在薛梵自小就学了一些拳脚功夫,以避免不时之需,而现在正是有用的时候,她用右手猛地撑起了自己的身体,让它侧了过来,以左腿为支撑,右腿用力的朝着那个还坐在床边的男人狠狠的踹了过去!

那个男人大概没有预料到薛梵回来这么一手,在要踢到他的时候,他才下意识的躲了一下,不过,他还是没有完全的躲掉,薛梵那扫出去的右腿还是踹在了他的肚子上。

奇怪!

她平日里最注重的就是锻炼身体了,这拳脚功夫可是从来都不间断的练习的,可是,今天这抬起了腿,她只觉得双腿绵软无力,身体也没有什么力道,更不要说这一脚踢出去会给人造成什么大的损伤了。

不过现在薛梵却顾不上深入的思考这个问题,她已经从床上翻了起来,做好了备战的姿势,紧紧的盯着那个男人。

虽然刚才薛梵踢出去的那一脚绵软无力,却踹在了那男人的小肚子上,他被蹬得一个趔趄,差点跌到了床下面,这更是激怒了他,他站起来,原本想要上前抓住薛梵,不过却又看见薛梵现在的姿势,他眉头皱了起来,没有再上前,不过却压低了声音恼怒的警告:“沈滴舟!”

薛梵微微一愣,沈滴舟?这是谁啊?

那个男人也不是一个吃素的,趁着薛梵这一愣神,直接将她给提了起来,一个转身就紧紧的压在了墙壁上,他的脸上罩着冰霜,一双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厌恶和愤恨:“别耍花招了沈滴舟,没用的,告诉你,不管你用什么下三滥的手段,我都绝对绝对不会跟你在一起的!我心里只有雪珍,永远只有她一个人!”

雪珍?

沈滴舟?雪珍?这都是谁啊?

薛梵忽然只觉得自己头疼欲裂,她想抬起手推开这个男人,可是浑身上下却一点力气都没有。她从来都是个坚韧的人,一点点疼痛想来是奈何不了她的,可是,今天的疼痛却让她无法忍受。

而耳边这个男人又在一脸怨恨的喋喋不休让她越发的心烦意乱,她眯着眼睛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张开嘴,声音却柔弱的好像是一只弱小的猫:“你闭嘴,我头很疼!”

那男人只是冷笑,没有半点的怜惜,“少来这一招了,沈滴舟,知道你德行的人,谁还会上你的当!”

说着,他毫不客气的直接就薛梵狠狠的丢在床上。那床有些硬,撞得薛梵的脊背生疼,她忍不住“嘶”了一声。

那男人还想说什么,忽然就听到门被轻轻的敲响了。那男人转头看向了门口。门开了,从外面探进来了一个容貌清丽,但是却装扮合体的年轻女人,她有着一双大大的杏眼,她朝着男人笑了笑,然后目光就落在了床上。

几可不见的,她秀气的眉毛得意的挑了挑,不过却没有对薛梵说一句话,只是看向了那男人笑着说:“明哲,你跟滴舟的话说完了吗?外公要见你呢。”

高明哲冲着那女人点点头:“说完了,我马上就来。”他又看向了蜷缩着身体躺在床上的薛梵冷笑:“沈滴舟,这是我最后一次见你,以后也请要点脸,不要再纠缠我!”

走到了那女人身边的高明哲先是在她的唇角上印上了一个吻,声音暖得像是冬日得阳光:“一起去?”

“你先去吧,我有话跟滴舟说。”

高明哲点点头,他横了床上的身影一眼,又仔细的叮嘱:“小心点,她发起疯来六亲不认,跟疯狗一样。”

“怎么说话呢!”女人笑嘻嘻的推了高明哲一下,不过却没有半点责怪的意思,看起来,也是很是认同这个说法的。送走了高明哲,那女人则走进了屋子,她扭着腰肢,袅袅娜娜的朝着床边走去。

薛梵头疼欲裂,身上一阵冷一阵热的,难受极了。

就在这个时候,她只觉得自己的脸颊被人狠狠的捏住了,虽然身体已经难受到了极点,可是薛梵还是用最后一点的理智让自己清明一点,看向了那捏住自己下巴的人。

这是一个女人,皮相不错,面容清丽,化着精致的妆容。她那涂着鲜红的指甲油的手狠狠的捏住了自己的脸颊。薛梵很想推开她,可是此时此刻她的身体似乎已经完全不是自己的了一样,根本任何的力气。

她只能看着这个女人得意洋洋的挑了挑眉梢,唇边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怎么样?沈滴舟?被想着念着十几年的男人如此糟践的滋味如何?呵呵,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还像个人吗?”

说到了这里,她慢慢的俯下了身子,贴到了薛梵的耳边,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一字一句的缓缓的说:“跟我斗?沈滴舟,你还太嫩了!我告诉你,你根本就不配呆在沈家,这里一切都是我的!高明哲是我的,财产是我的,地位还是我的!都是我郑雪珍的!如果你不想死,我劝你老老实实的呆着,兴许我能心情好了赏给你一口饭吃,你要是再不识趣……”

郑雪珍抬起了头,看着身体不断颤抖的薛梵,放开了捏着她脸颊的手,然后轻轻的拍了拍的脸,微微笑着。

忽然,她猛的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扬起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的抽了薛梵一记耳光。

薛梵本来就难受到了极点,这记耳光又狠又重,直接将她打耳朵嗡嗡鸣叫起来,胸口更是翻江倒海的难受,她挣扎着起身转头想要趴在床边呕吐,可是身体实在是受不住,才刚刚抬起身子,就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片昏暗,身体也不可控制的一摊软,重重的从床上跌在了地上。

坐在床沿的郑雪珍静静的看着滚到了地上的人,唇角又浮现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她缓缓的站了起来,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裙子,似乎刚刚做过的地方有什么病毒一般。

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的人的郑雪珍,啧啧的笑了几声:“沈滴舟,你看看你现在像不像是一条狗?”而后她扬起了眉毛,抬起了脚,狠狠的踩在了地上的人手上,又用力的碾压着:“就像是我的一条狗?”

薛梵疼的几乎要叫出声音,她勉力的抬起了头,仰望着郑雪珍,不管现在到底是怎么一种情况,但是,这个女人真的是惹怒她了!

她的眸光中不带一丝的感情,只是看着郑雪珍,而郑雪珍却被这样的目光给激怒了,她猛地抬起脚,狠狠的踢了薛梵一下,低低的咒骂道:“贱人!”

说罢转身就走,仿佛身后有什么见鬼的事情一般。

郑雪珍的走得极快,没有几步就走到了门口,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想要将刚才那种奇怪的感觉给扫去,她才不会承认,刚才沈滴舟看着自己的目光让她心底里面泛起了一种诡异的恐怖感。

她又转身看了一眼趴在地上似乎已经死掉了的沈滴舟,低低的又咒骂着:“贱人,贱人!真是看见就恶心!”郑雪珍整理了一下自己慌乱的情绪,快速的离开了这个房间,只是她离开时慌乱的脚步,泄露了她内心的不平静。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乱七八糟的?

不过那个叫做郑雪珍的女人还有那个叫做高明哲的男人,她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这是薛梵陷入了黑沉之中前最后一个念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