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惊魂记事本

更新时间:2019-09-09 11:00:40

惊魂记事本 已完结

惊魂记事本

来源:落初 作者:ita 分类:灵异 主角:李斌老爷爷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惊魂记事本》的小说,是作者ita创作的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她叫暮瑟,是一名记录者。自被抛弃的那一天起,便背负了不属于自己的责任。她放弃了正常人该有的一切,从此踏上没有尽头的旅程,途中还被一只黏人的狐狸给缠住,匆匆路过那些不属于她的地方,然后一起记录着许多怪诞的故事。归宿是什么?她不知道。于是她习惯了在路上,永远的路上。群:397232757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在这里做什么?”老人的声音很低沉,像是在隐忍着什么。

暮瑟支支吾吾了一下,毕竟自己理亏在先,又闯进他孙女的房里。

“那啥,我听到尖叫……”

“出去……”

“……”

“你给我马上出去!”老人大吼。

暮瑟捂着耳朵出去,不过幸好她留了一手。

说起来,这里的老人还真是可以,声音都这么的洪亮,看了老来以后,澜镇是个适当安度晚年的地方。

呸!什么安度晚年……

又晃着自己晕呼呼的脑袋回到自己的房里,被遥控器砸了一下,她感觉头更加的晕了,真是人逢倒霉事,连喝水都塞牙缝。

“看起来,你的状态不怎么好。”

“是啊,头都快晕死了……”

“……”

尼玛,她房里怎么会有人!?

寻着声音的来源她望向了自己的床,她的床上躺着一只骚包的狐狸……

狐狸这次也是以人形出现,他侧躺在床上看着暮瑟,其中一只手还卷着自己散开的头发,细细把玩着。

“我说,那是我的床。”

“我知道……”

“……”

也许是因为脑子晕的问题,暮瑟感觉自己迟钝了很多。

“你不用以身相许的。”

想了这么久,暮瑟只想到这个,她从救了狐狸以后,狐狸明里暗里都跟着她,这不是想报恩不然是什么?

“……”这下轮到画青朝无语了,其实他来这里也只是想看看暮瑟的反应,不过看着这副样子还挺可怜也就不捉弄她了。

“你还是休息吧,再会。”

画青朝的身影渐渐淡化了,最后完全消失在这间房里。

还真是来无影去无踪啊……

摸不清他的实力,对这只狐狸,尽量还是不要惹的好。

暮瑟又瘫倒在床上,这次她没有从口袋里把烟给摸出来,一直以来,烟都是她幻化而成,从口袋里拿出烟和用火机点火不过是形式上的样子而已,这样,别人看起来也比较正常。

手中再一次把烟幻化而成,抓着烟嘴轻轻在空气中一晃,烟头即刻被点燃了,因为发烧而变得红润的嘴唇勾起了笑容。

暮瑟用烟头在空气中画了一个圈,而烟圈渐渐形成了一个屏幕,是不是似曾相识?与雨娘给她看的东西很相像,其实道理一样,道具不同而已。

先前说她留了一手,那是因为在她离开那间房的时候趁机在墙上抹了一把,上面留下了她的印记,一个非常非常简单的结界。

正因为它的简单,所以往往很多时候它都会被人给忽略掉,暮瑟也是赌一把,如果发现了那就硬着头皮上去,如果没有发现,那她就赚大发了。

屏幕中渐渐出现了画面,这便表明了结界并没有被人给发现,暮瑟偷笑了一下,然后仔细的看着,还顺便拿着枕头靠在身后,毕竟她现在是病人啊。

老人的身上湿的很,暮瑟奇怪的看了看窗边,应该没有下雨啊,那他身上这么湿……

雨娘在脑中一闪而过,她还记得今天雨娘对她说过的话。

‘时候到了。’

“……”想不明白,于是她继续看。

老人是赶着回来的,因为他担心自己的孙女会出事,能看着她的,也就只有他一个人了,作孽啊。

孙女的不正常行为越来越反复无常了,以前醒来的时候至多就是发呆上个一整天,现在是一醒来就发疯砸东西,半夜会像鬼一样尖叫。

幸好今天的旅客也走的差不多了,除了那个女人,可疑的女人。

“香玉,爷爷在这里。”老人慢慢的朝着自己的孙女走过去。

也许是朝夕相处的亲人让她有了安全感,她渐渐的不再发抖,也没有拿周围的东西到处乱砸。

她哑着声音对自己的爷爷说道:“我不是故意的。”

老人眼眶红了红,若不是怕她受到伤害,他也不会把她关在这里。

他轻轻拍拍香玉的背部,让她慢慢的安静下来。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知道。”

“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她仍然在重复着这句话。

老人拨弄开她前面的头发,终于露出她的脸蛋,说实话,这个女人的长的真不怎么样,甚至可以说难看,五官组合起来就是一个不和谐的场面。

“睡觉吧,爷爷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香玉点了点头,在老人的搀扶之下走到床边,当她躺好,被子盖好的时候又开始发疯了。

头发再一次散乱,被子踢开,一直重复嘴里的话。

“我不是故意的,爷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没有杀她,我只是不小心,我不是故意的……”这个时候她激动的很,眼泪不停的往下掉,但因头发遮住而看不见。

老人被她突发的动作给吓到了。

现在真是心力交瘁。

“香玉啊……”

她现在听不进任何声音,开始不停的用指甲往自己身上抓,抓出一道道血痕。

“我没有要杀你,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找我,对不起……”

“对不起……”

突然,她停止了自己所有的动作倒在床上。

由于老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所以一个手刀把自己的孙女给砍晕了,然后让她平躺在床上,再为她盖上被子。

“很快就结束了。”

他就只有这么一个孙女,也就只有这么一个亲人。

把凌乱的房间简单的收拾了一遍,然后加固了这间房里的结界。

“幽远啊幽远,要怪就怪你的那张脸,生来就是祸害。”

“安心的死在江底吧。”话中带着浓浓的杀气。

看着房间里布满的结界,老人重重的咳了一声以后才缓缓离开了这间房。

暮瑟也咳了一声,她那是生病。

房间里恢复了平静,也没有什么好看了,她现在就想着两个字:幽远。

听起来像是女人的名字。

这与她们是什么关系?

手一挥,屏幕散去,再把手握成拳头碾碎了剩余的烟。

她的头越来越晕了,头也渐渐痛了起来,重重的呼出一口气,暮瑟把枕头放下来,缓缓躺下,再随意的把被子盖上就浅浅的睡下了去,其实她一直都不舒服,都是用毅力在撑着看完屏幕的中显现的画面。

暮瑟的体质向来很好,在以往,就算淋雨也不会生病,不过那都是普通的雨,然而这次她淋的是雨娘所降下的雨,也怪不得会病成这样了。

黑暗中,一只白影渐渐在房中显现,一只白色的狐狸,是画青朝,他又到再次回暮瑟的房里。

悄然跳到暮瑟的床上,走至枕头边,然后在旁边趴下细细的看着脸颊红通通的暮瑟,似是叹了一口气。

“你这样病是不会好的……”

第二天早上暮瑟是神清气爽,精神的不行,恨不得马上出去打一场架。

在起床的时候她就发现自己的病已经好了,虽然觉得奇怪,但她没有多想,洗漱完后换了身衣服便打算出门了,因为她想到处‘走访’一下,问问这里的老人认不认识或者知不知道幽远是谁。

昨天从老人口中听到这个名字时她就已经很在意了。

可她没有想到,这门竟然打不开了。

“搞什么?”

试了几次都打不开,便一掌拍在门板上,出乎意料的是,门板呈现了一个圆形的图案,图案中间是一个权杖一样的模型,它刻印在那里。暮瑟先前在门口设下了结界,可这个不是她弄的,她可以肯定。

于是她暴力的踢了几脚,知道没用,只是发泄一下心情罢了。

昨天还好好的,这也只能说明,有人在外面把她的门给反锁了,而且还加固了封锁结界。

谁会这么做?

除了旅馆的老板还会有谁?

昨天就知道他看她不顺眼了,那么凶,不就进了他孙女的房间么……

早该知道这旅馆的老板不简单,在第一天见面她就该知道了。

暮瑟气呼呼的到回去,把注意力给放在窗边,她走过去,敲打了下玻璃。

“这是漏了吗?”门有结界而窗没有,这是故意还是真的忘记了。

摇摇头,暮瑟退后几步。

她不会知道,这窗边原本也是有结界的,之所以现在没有,也是多亏某人的帮忙,当然也包括她的病。

思量了许久,她终究还是把窗给打开,接着探出个头四处张望,发现真的没什么问题才松了口气。

也亏得她住的地方是三楼,三楼对她来说简直小意思。

不过这里下去以后就是月江了。

现在是早上,她特意看了下下边,没有昨天晨练的老人,一个人的人影都没有,就空荡荡的,即使现在是大白天看着也挺渗人。

把窗给打的最开,暮瑟跳了上去,她扶着旁边的框架最后观察了一次,有的时候她真想很想说,这地方有必要冷清成这个样子嘛……

还是澜镇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在这里?

暮瑟是直接从三楼跳下去的,没有用任何技巧,就这么直直的跳下去。

站起来拍拍自己的手,丝毫没有压力,她转了一圈,感觉这里不太对劲,这气息不对。

“还真给你破了结界出来。”

是老人的声音。

苏子寻着声音走过去,刚才在三楼没看到是因为这里的树给挡住了。

瞧瞧她看见了谁?

寺庙中的小哥,还有那个脾气比她还暴躁的姑娘,这三个人在这里是什么阵势?

要跟她掐架的意思吗?

暮瑟还注意到一个不对劲的地方,那个寺庙的小哥,他的眼睛……

看不见?

按下心底的疑惑,她笑了笑:“你们要我打架?”

老人明显不把她放在眼里。

突然就把往暮瑟身上泼了一盆水。

没有反应过来,她把脸上的水给摸走,想生气,但她忍了下来,是她太轻敌了。

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后面。

身后就是月江,平静的江面泛起一阵涟漪……

“趁现在!”老人大吼。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