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北马

更新时间:2019-09-09 10:33:00

北马 连载中

北马

来源:起点小说网 作者:江北士 分类:灵异 主角:张旭 人气:

主角叫张旭的小说是《北马》,它的作者是江北士最新写的一本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北马》由作者江北士所写的都市恐怖灵异小说。小说精彩片段:下午五点,晚高峰刚刚开始就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人们狼狈的在雨中奔跑、匆忙的打车,或者躲在屋檐下等着雨势渐小。然而压城的黑云使整个城市都笼罩在一片阴暗中,许多店铺亮起了微微的灯光,路灯的亮光在渐渐变大的雨中隐隐约约,所有建筑和景物的线条都模糊了起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张旭醒来已经是第二天十点,此刻她正躺在医院里接受着警察的问询。

但是她的记忆似乎出现了混乱,说了一大堆让警察奇怪的话,她说自己被一大堆虫子给袭击了,只是她的身上很奇怪的除了一些擦伤外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咬伤。被发现时似乎被注射了什么不明毒品,浑身瘫痪麻痹。

由于近期失踪案频发,而且多发生在雨夜,所以警方十分重视张旭这个幸存的受害者,希望以此作为突破口。

第三天大雨终于停了。

雨后初晴的早晨,唰的一声,一间叫客先来的小饭馆开门了,他们不做早市,所以开门较晚。

老板娘穿着拖鞋懒散的走进后厨盘点食材,随后又打电话给菜贩要菜。和她一起来的是一个穿着黑色运动服的女孩,她打着哈欠坐到角落里,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厨师和一个服务员来的晚了一点,这个小店也就这四个人。

“姚姨,早。”厨师和服务员纷纷跟老板娘打了个招呼就开始各忙各的,老板娘只是点头示意并没有说话。

这个小馆子饭菜一般,生意也不温不火,靠着老板娘的精打细算勉强维持,原因就是这里虽然房租便宜但人实在太少,除了中午这附近的几个私人小公司里会有点餐外,晚上基本就没有什么客人。

此刻门口铃铛叮铃一响,老板娘以为是来客了,笑着就迎了上去,却看见进来的是两个穿警服的男人,随即就讪讪的笑问道:“哎呦,警察同志请问有什么事儿么?”

“哦,是这样的,我们是来询问一下,关于前天晚上的事情……”

两个警察一个问,一个记录,就将自己的来意说了明白,原来是为了张旭被袭击昏迷有关.。

K市最近发生了多起雨夜失踪案,没有任何头绪及线索,那些失踪者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张旭的出现则给了警方侦查工作的突破口,据张旭说自己被袭击之前曾在这家餐馆用餐,所以警方要进行例行的调查询问,看看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或者是目击者。

老板娘把自己知道的全都说了一遍,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线索,其中一个警察接着问:“当时还有其他人在吗?”

老板娘犹豫了一下,便冲着里面趴着的人喊:“晓歌儿,晓哥儿,过来过来,警察同志有话问你。”趴在角落的人动了动,晃悠着站起来。

弯腰驼背、精神萎靡,看到自家女儿这样,老板娘气的骂到:“小兔崽子,大白天就跟丢了魂儿一样,快精神精神……”

名为晓哥儿的人站起来时左腿好像有点不便利,一瘸一拐的,走到近前还能闻出一股酒味儿。

老板娘抬手就把还在慢悠悠晃荡的她扯了过来。晓哥儿一头齐耳短发,打扮中性,脑后拖着一根小辫子看着很有个性。一般人乍一看大约会认为这是一个男人,但那两个警察却一眼就看出她是个女的,二十出头的样子,女孩长相打扮都较为男性化,一双眼睛非常大,但瞳仁小,四周漏白,看上去有点凶恶的样子。

“叫我干啥?”女孩不耐烦的问,小刘发现这女孩的左腿似乎受了伤,虽然故意装成醉酒的样子,但根本瞒不住他毒辣的眼光。

“是这样的,前天晚上……”刑警小刘又对女孩说了一遍情况。

“不知道,喝多了。”女孩说完就想往回走,但小刘却拦住她继续问:“好吧,那请问您的腿是怎么受伤的?”

女孩顿住脚步,听完小刘的问题冷笑着反问道:“这跟你调查的事有什么关系吗?”

“嘶,好好说话。”站在一旁的老板娘立刻训斥到。女孩则耐着性子敷衍了一遍:“跌伤的。”

撒谎,对于刑侦专业毕业,对微表情非常有研究的小刘立刻就发现那女孩在撒谎。他不动声色的对着同事使了一个眼色,同事会意的悄悄按下了背包里的录音笔。

“那在案发时间,您在什么地方呢?”通过刚才的询问,小刘知道老板娘做完张旭那单生意就开始盘点营业额,准备关店。

而据她所说让孩子先回去了,那么那个时间段这女孩就有很大可能路过街旁的那条小巷子。

“正往家走呢。”晓哥儿回答道。

之前小刘已经问过老板娘了,母女两个都住这附近,只不过老板娘是住在隔了几条街的老旧楼房,那里是现在已经搬迁走的纺织工厂的职工楼,而她女儿则住在这条街后面那栋新建成的小高层里,入住率很低,因此也没有物业入驻,监控工程也没有做完,所以调不到事发地的监控录像。

小刘之前也看过这附近,这女孩想回家是要走相反方向的,而他却没有从女孩脸上找到隐瞒的痕迹,看来她确实是要回家的。

一圈下来,虽然没有问到有价值的线索,不过他觉得这个女孩一定对他们隐瞒了什么,值得注意。

警察走后,客先来小饭馆照常营业,一天的营业额也没有一千块,也只能勉强维持着。等到了傍晚要下班的时候,又开始刮起了大风,不过那风怪的很,一时狂风大作,一时又风平浪静的。

“这真是妖风阵阵的。”马晓歌嘟囔了一句.

最近K市怪事多,不过跟她一毛钱关系都没有。看着天色渐晚她对自家老妈说了一句:“我先走啦,差不多就关门吧。”

马晓歌晃晃悠悠的走出去,看得老板娘直皱眉头。

夕阳之下,马晓歌没有像往常一样抄近路跳墙进小区,而是从正门进去。在上电梯的时候碰到了一对夫妇。那个做丈夫的小心的护住妻子的孕肚,两个人看起来甜甜蜜蜜的,似乎是刚搬来的住户,马晓歌之前打过几个照面,但这女的什么时候怀孕的,肚子怎么这么大,她却没什么印象。

不过双方也仅仅是打过几个照面,就互相点了个头算是打了一个招呼。

在电梯密闭的空间里马晓歌非常不自在,她站在了最靠门的地方,好像随时要准备逃走一样。四周的金属墙壁反射着电梯里明亮的灯光,照得自己跟那对夫妇都惨白的吓人。

片刻后她忽然就皱着眉头想捂住鼻子,因为她闻到了一股臭味,很像坏掉的鸡蛋发出的味道,令人作呕,可身后那两个人根本闻不到的样子。

她也不太好意思问,也许是他们谁放屁了,如果问了多尴尬呀,索幸这种尴尬事没持续多久电梯就停下了。

她走出电梯不由得回头看来了一眼,就在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刹那,孕妇背后似乎长出了一些扭动的根须,就跟蚯蚓似的,转瞬即逝。

马晓歌以为是自己眼花了,也没在意,她觉得自己不应该喝那么多的酒。

打开门回到家,踢开丢在地板上的易拉罐,又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冰啤酒打开,坐在沙发上喝了一个透心凉。

“爽啊,这才是人生。”

随手按开电视浏览着,并掏出塞在沙发缝里早晨剩的一点点薯片吃了起来。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了十点,十点对于其他人来说是城市夜生活的刚刚开始,而对于马晓歌则是一天的结束。

自从一年前回来,她就搬出去独居,不再交朋友,也没有领毕业证,每天十点必须拉灯睡觉,白天去老妈经营的小餐馆帮忙,过着无聊又规律的啃老生活。

“该睡觉了。”

她站在十楼的高度看着这个多彩的夜世界,鼻尖嗅着美好夜风中的各种气味,有大排档食物的味道、树木、花草的味道,以及夏天特有的腐败的气味。伸了个懒腰,伸手拉上窗帘,便把一切隔绝在外。

但是躺在床上的马晓歌却陷入了噩梦中:

那是夜晚,冷白的月光下,山沟里的小院子、地上破碎的白色石子、倒在地上生死不知的老人。马晓歌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她被掐住脖子提到半空中,对面是一具高度腐败的女尸,与其说是女尸不如说是巨人,肿胀腐烂的躯体像是由许多肉块组成的,沾满粘液的手臂掐着她将她提起,喉咙里一阵腥甜,从身体深处一股zao热升起,濒临死亡的窒息使她双眼上翻,双臂已经折断,无力的垂下,对面的女尸张开嘴伸出细长的仿佛蛇信的舌头,与腐败躯体不同的是这条舌头鲜活无比还流淌着粘腻的浆液,舌尖如同蚊子那样尖锐猩红,猛的一下子就朝她刺过来…… “啊……”马晓歌一下子坐起来,大口的喘气,她出了一身的冷汗,心脏如同擂鼓一样的猛跳,这样的噩梦已经有很久没有做过了。明明是夏天却感觉彻骨的冰寒,左小腿抽疼着,使马晓歌龇牙咧嘴。她打开小夜灯查看着左小腿,只见黄红的脓液慢慢的渗出绷带。

“艹,疼死爷了……”

她看了看手机,才凌晨两点多,此时的马晓歌完全没有了睡意。

窗帘外透进来的灯光映照在室内,有种半是模糊半是清晰的古怪形状,雪白的顶棚上吊着孤零零的节能灯,一些奇怪的阴影随着外面驶过的车灯而摇曳。

‘咯吱’‘咯吱’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墙壁开裂了一样,这莫名的声音在静室里格外清晰。随后马晓歌便看见顶棚上仿佛延伸出许多的根须的影子,蜿蜒舒展着像是魔鬼伸出的爪子,她的心陡然一跳,以为自己喝多又眼花了,可是揉了揉眼还是很清晰。

这时窗外又驶过一辆车,霎时间车灯的光亮一下子将顶棚上的阴影逼退,那阴影一下子就消失了,仿佛根本没有存在过一般。

她抬手从枕头下面摸出一把黑色的匕首,放在床头上,只当一切都看不见。可是眼睛闭住了,耳朵却仍然能够清晰的听见‘咯吱’‘咯吱’的噪音。

那辆驶过的车最终停在了路边。不多时从车上下来一个人,一个男人。

他望着马晓歌所在的卧室窗户,直到那根须一样的影子消失。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