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点天灯

更新时间:2018-12-23 00:00:13

点天灯 已完结

点天灯

来源:掌中云 作者:半鬼 分类:灵异 主角:陈陈家沟 人气:

主角是陈陈家沟的小说《点天灯》此文是半鬼原创的灵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我叫陈五行,七月十五生,五行缺五行。嫡系点灯人,命理传承。八卦乾坤万象生,万象不出命理中。心魂通天命理在,三界无咒任我行。来说说,我的那些事,我和鬼气的那些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个县警局来的人,叫做王坤,爷爷跟他打过交道。

虽然我不知道此人是什么来头,是什么门派,但是从爷爷的表情可以肯定,爷爷一定和他打过交道。

爷爷说,此人虽然道行不是很深,但是却极为极端,若是二奶奶被他遇到,恐怕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被打得魂飞魄散。

要想救二奶奶,唯一的办法,那就是在王坤之前,我们提前找到她,提前解除她身上的禁锢。

千里追踪,我万万料不到爷爷居然还会有这样的本事。

不过这也是可以解释,为何当初我上高中的时候,爷爷总是可以准确无误的知道我躲藏位置了。

因为有血脉关系,爷爷追踪我似乎并不是很难。

但是爷爷要追踪二奶奶,没有任何血亲,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等到法事做完,一口鲜血从爷爷的嘴里喷了出来,只见他面如金纸,气若游丝,良久方才缓缓张开了眼睛“乱石崖。”

此刻的爷爷,肯定是不能够跟我们一起去了,而二奶奶此刻就藏在了乱石崖,我们要想赶在王坤之前解除二奶奶身上的黑猫禁锢,由不得有片刻耽误。

让爷爷都十分忌讳的人物,必然不会简单。

该说的,这两天爷爷都跟我和翠祥嫂说过了,虽然担心爷爷,但是我们还是踏上了前往乱石崖的路。

临行前,爷爷拉着我的手,再一次语重心长道“五行,有时候你看的,并不是一定是真的;有时候,你感觉到的东西,并不是一定是假的。”

山中的夜晚,总是会有风,不过,我总是觉得,今日的风,有些不同。

尤其是,乱石崖的山风。

一轮皓月当空,嶙峋怪石耸立在小道的周围,顾不得腿上的疲倦,我和翠祥嫂一道,终于爬到了崖顶。

风,更盛了。

“五行,二奶奶真的在这里吗?”翠祥嫂的声音有些发抖,拉着我的臂膀道。

爷爷说在,我相信一定在,我沉重地点了点头。

山风,还在呼呼地挂着,可是整个乱石崖却是变得出奇的安静,除了风声,还是风声。

“哇!哇!哇!”惨烈的叫声从石崖旁的一颗老松树上响了起来,我和翠祥嫂不由得脸色大惊,紧紧地注视着前方,手心更是冒出了浓密的细汗。

“五,五行,会,会是二奶奶吗?”翠祥嫂的声音都有些颤抖,显然十分害怕。

“不知道。”虽然心中害怕,我却不愿意在翠祥嫂的面前表现出来,稳了稳心神,接着道“要不然,我们过去看看吧。”

一手握着桃木剑,一手抓着招魂铃,我想要往前走,却发现自己的腿,如同灌了铅一样的,根本不听使唤,开始哆嗦起来。

而身边的翠祥嫂,亦是好不到哪里去,左手握着乾坤卦的手剧烈地抖动着,右手的招魂幡几乎都拿捏不住,使劲吞了吞口水,目不转睛地盯着我。

男人,本就该保护女人的,男人,本就该绅士一些。作为即将跨进二十一世纪的大好青年,自认为受过了良好的教育,也是懂得绅士理论的娃儿,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打退堂鼓。

深深吸了口气,我终于鼓足了勇气,抬起了脚,朝那棵大树慢慢走了过去,翠祥嫂却是紧紧跟在我的身后,寸步不离。

“哇!哇!哇!”惨烈是叫声从老松树上冒出,就如同婴儿啼哭一般,在这空荡的乱石崖上,悠远传送,经久不息。

我觉得,自己的心脏跳的越来越激烈,就仿佛要从喉咙里冒出了一般,嘴角变得极为干燥,甚至有些隐隐作痛。

“啊!”翠祥嫂再也经不住这种巨大的压力,大叫一声,直接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哇!哇!哇”,叫声再起,呼啦一下子,从老松树上飞出了一直大鸟,迎着月光冲上了远方。

原来,不过是只猫头鹰罢了,刚刚被翠祥嫂那么一嗓子,给惊得飞了出去。

虽然是一场虚惊,可是刚刚高度的精神集中,亦是让我极为疲惫,此刻干脆一屁股在翠祥嫂的对面坐了下来“不过就是一个猫头鹰罢了,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你看,这乾坤卦不是没有动静吗?”

乾坤卦,乃是个八边形的物件,模样有些像指南针,可是将整个卦面按照阴阳八卦分成了八个方位,却乃是这一种可以感知灵异的法器,也是爷爷的法宝。

翠祥嫂终于从刚刚的紧张中缓和了过来,此刻捋了捋额头上的那丝散发,脸色微红,长吁了一口气,带着淡淡的笑意“刚才吓……”

翠祥嫂的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住了,而我发现,她脸上的笑容已经凝固,露出了却是更多的恐惧。

更为糟糕的是,原来还一动不动的乾坤卦的指针,现在突然像吃错了药般,猛烈的旋转了起来,而且中央位置,居然透出了淡淡的血红色。

有东西,就在我们身侧。

一股寒意从我背后升了起来,我顿时知道,事情有些不妙了。

上次,在守灵堂的时候,我和翠祥嫂面对面,二奶奶就是那么爬到我身后的,翠祥嫂亦是花容失色,这次,我们,又是,面对面……

头刚刚转过去,我已经闻到了一股臭不可耐的气味,中间,更是带着浓浓的血腥味,一对死鱼白的眼睛,几乎贴到了我的脸上。

二奶奶,真是二奶奶,她果然在这里。

可是,此时的二奶奶,与当初我们在灵堂看到的二奶奶却是截然不同。

她仍旧是一半人脸,一半猫脸。

不同的是,原来干瘪的人脸,此刻已经变得丰满苍白,而原来那微微带毛的猫脸,此刻已经布满了浓密的毛发,只留下了那只死鱼白的眼睛。

月光倾洒在二奶奶的脸上,就这么几乎脸贴着脸,她打量着我,我也在打量着她,谁也没有动。

或许说,此刻的我,心中不恐惧,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若是说我恐惧,我却发现,我的腿,此刻却没有刚才遇到猫头鹰的时候抖得那么厉害了。

“嗬嗬!”盯着我,二奶奶的嘴里又发出了阵阵笑声,而这时我发现,她的嘴角,溢出了淡淡的血丝,更是露出了嘴里的尖牙。

血丝,是黑色的血丝。

尖牙,居然是血红色的尖牙。

看来,二奶奶少人喝血的事情,必然是真的了。

一股寒意从我的心底涌了上来。

若是,喝了人血的二奶奶,已经完全不记得我们了,那么,我和翠祥嫂今日就成为了她嘴里的美味,而明日,乱石崖上便会出现两具被喝干血的尸体。

双腿又开始有些哆嗦,我不由得紧紧地握住了手中的桃木剑,不过仅仅这么一个小小的举动,却是没有躲过二奶奶的注意。

似乎,她很恼怒。

不错,她就是很恼怒。

死鱼白的眼睛瞟了一眼我手中的桃木剑,在我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刻,二奶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之势,一把握住我的脖子,将我狠狠的丢了出去。

“二奶奶,不要。”几乎是同一时刻,翠祥嫂已经如同发疯一般,朝二奶奶扑了过去。

拼了命的翠祥嫂,速度很快。

可是,二奶奶的速度更快,随着一阵“嗬嗬”声想起,翠祥嫂便被抓着脖子给惯了出去。

狠狠地撞到一块山岩上,一阵巨痛从背上传来,全身似乎都快散架了一般,我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可是,我还未坐正,一团黑影便朝我飞了过来,不偏不倚,正好砸到我的身上,将我掀翻在地。

一阵淡淡的香味,从那飞来的物件上传了过来,努力用嘴顶了顶,却发现压在我脸上的东西还是软绵绵的。

迅速抱住了胸前的物事,翠祥嫂从我的身上爬了起来,满脸通红,这时我才发现,原来那物事不是别的,却是被二奶奶击飞了的翠祥嫂,而刚刚那软绵绵的东西,居然是……

不过饶是这样有些太过暧昧,可是此时的我们却没有心思去胡思乱想了,因为那“嗬嗬”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那张半人半猫的脸,又凑到了我们的跟前。

月亮从躲进了云层,只留下一缕淡淡的光芒,不过,此刻面前的二奶奶身上,却是泛起淡淡的荧光,让人看得更加清晰了。

一边是惨白的人脸,一边是毛茸茸的猫脸,两只死鱼白的眼睛翻起,腥臭的大嘴怒张,露出了猩红的血牙,就如同从地狱中冒出的恶鬼,正在阴森森地盯着我们。

“五行,你没事吧。”抹了抹嘴角的血水,翠祥嫂看了一眼我道。

我心中不禁诧异,都这个时候了,翠祥嫂居然还有心来关心我,而不是想着,我们该如何逃跑。

虽然胸口巨痛,可是我却不敢说出来,脸上挤出了一丝尴尬的笑容“我没事。”

爷爷给我们的保命道具都掉落到了一边,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乱石崖上,根本就没有人可以救我们。看着翠祥嫂脸上露出的淡淡的笑容,我知道,她已经做出了最坏的打算了。

本以为,二奶奶这次会毫不犹豫地朝我们咬下来,却不料,她居然盯着我们说话了“五行,小翠。”

二奶奶,居然有神识了,我和翠祥嫂不由得大喜,看来,二奶奶有救了。

“在那边。”一阵犀利的脚步声由远而近,我看到远处一群人冲了过来,而带头的警察,便是那个连爷爷都极为忌惮的王坤。

看着他的枪,闪出一丝银光,已然瞄准了二奶奶的头颅,我心中大骇,顾不得多想,一个虎跃,向二奶奶扑了过去。

读者扣扣群197448289,欢迎大家加入,一起聊天,一起讨论,跑龙套建议剧情,提出建议,书里书外,大家都是好朋友,半鬼恭候同志们光临,嘿嘿。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