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最后一个护陵人

更新时间:2020-10-23 20:05:43

最后一个护陵人 已完结

最后一个护陵人

来源:掌中云 作者:七月守门人 分类:灵异 主角:王铮符彩云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七月守门人原创的灵异小说《最后一个护陵人》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王铮符彩云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传承千年的护陵人,神奇的血脉异相,神奇的巫蛊之术,墓道里的机关与毒物,恐怖的是鬼神,亦或是人心?生存千年的不死之人,长生不死,于人到底是幸福?亦或是痛苦?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能真正的感受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镜子是怎么来的?” 麦建国听了我的话,不由得挠头。 麦建国的反应在我的意料之中,在这个行当里,贸然询问别人东西的来历是一件坏规矩的事儿。 “嗨!我就告诉你吧。” 麦建国犹豫了一阵,还是冒出了这句话,显然他做出这个决定,经过了一番思想斗争,“其实,也没啥可隐瞒的,这是从乡下杂货店里收来的破烂。” “乡下杂货店?破烂?” 别看这面琉璃八宝镇魂镜是给死人用的东西,可它毕竟是一件货真价实的古董,更是一样不可多得的宝贝! 咱这样讲,可不是说它的价值,而是在说它的用途。 虽然镇魂镜在历代古墓中也有出土,可它们不是镜身锈蚀,就是阵法不全。等到明清之后,道法进一步失传,这种器物便只有装饰的作用,不再拥有实际的意义了。 “对啊!我是从东戈乡汪溪村的杂货店里花三百块买来的。” “三百?”我瞪大了眼睛问。 这种乡间杂货店,我之前也经常去。他们除去会经营一些日用品之外,也会出售些二手和古旧的东西;故而,这些地方也算是我们做古董行的淘换宝贝的去处。 “是啊!我给他这些钱,那哥们儿还乐得屁颠屁颠儿的。” 麦建国显然没意识到自己买了个大麻烦回家,还在那里洋洋自得地说,“他以为这东西是现代做旧的玩意儿,值不了几个钱!要不是他认得镜面的那块儿琉璃,恐怕就白送我了。” “老麦,你的运气可真好啊!”我叹息着点头,却把麦建国说的地名牢记到了心里。 麦建国不知死得向前靠了靠,又贴在我的耳边低声说,“老王,你不会跟着地名,就能找出一座汉墓来吧?” “老哥,你看我象是盗墓贼吗?”我摇摆着脑袋微笑着回答,“再说了,这镜子上面半点泥土都没有,也不象是新近出土的物件。你说,我到汪溪村去能找到什么?” “这倒也是!这镜子是我三个月前收来的东西。” 麦建国的话说得很随意,可我听完却变得有些紧张,“三个月?那你为什么现在才把它拿出来?” “这可怪不得我!当初,我把镜子收回来,就想要找你来着。可出版社却刚好组织我们出去采风,这一走就是一个来月。等我回来,老娘又生病住院,所以事情才拖到了今天。” 我知道麦建国从清水塘中学离职后,就一直在家里写书。据说,他的书在网络上还很畅销。只可惜具体的书名,我就不知道了。那时,我对这方面的事情一点儿都不感兴趣。 听完麦建国的这番讲述,我的心情却变得比先前更加沉重,我见过麦建国的老娘,那是一位慈祥的老人,待我犹如子侄一辈,关爱有加。 “兄弟,咋了?你今天心里像是藏着什么事,让哥哥的心里老是感觉不安生啊!”麦建国察觉到我的不对劲。 既然麦建国问到了这里,我也就不想再做隐瞒了,“老麦,你知道这面镜子是用来干什么的吗?” “这个?我怎么知道!不过,听它的名字蛮吓人的,想必是道士们故弄玄虚的法器吧。”麦建国倒腾古董可不是一天两天了!他通过琉璃八宝镇魂镜的名字,也能大概知道它的用途。只不过,按着现代人的观念,这些都是古人瞎诌出来的事情,根本就不可信。 “那好吧!我跟你讲讲这面琉璃八宝镇魂镜的来历和用途。”这么说着,我把手向着桌上的红布口袋指去,“老麦,你看过古镜后面的铭文了吗?” “看了!没看懂。”麦建国爽快地回答。 “那是段有关七王之乱的记述。”我的话只一出口,麦建国就随声应承,“这我知道。汉初分封各地的同姓王,在景帝年间由于晁错削减他们的属地,便发动了集体叛乱。那时候天下大乱,哀鸿遍野饿殍满地。” “那七王当中,楚王刘戊的事情,你也知道吗?” “楚王刘戊?”麦建国听了,无奈地摇了摇头。 麦建国的表现,我一点儿都不吃惊! 毕竟我要说的事情,根本就没有见诸于正史典籍。这可是我从我老爸的那些故纸堆里看来的故事。 根据记载,楚王刘戊战败被俘。 按着当时的惯例,叛乱的王侯只会被贬为庶人,并不会害及性命。可刘戊却性格顽扭,在押解回京的路上,用青龙发簪刺腕自尽了。他死去时鲜血流干,整个尸骨抽成了一条干尸。 后来入殓时,刘戊的尸体暴起尸变,当场咬死了所有为他进行装殓的宫人,趁乱逃离了墓地。 为了这件事情,景帝派出了大量兵马,四处缉拿这个尸变的僵尸,换来得却是各地不断传来有人被僵尸咬死的消息。 直到后来,有一个方士带回了刘戊的尸体。 他告诉景帝需要以活人活牲殉葬,并给了景帝一面八宝琉璃镇魂镜,这才让刘戊安安分分得入了葬。 麦建国听完我的讲述,整个人的表现都不对了! 他的面色惨白,身子斜倚到了沙发上面。当他再开口说话时,声音变得沙哑,可舌头却象是打了卷儿,“你说得这些,还有他、他跟我有什么关系?” “那块八宝琉璃镇魂镜,现在就在你的面前。”我回答道。 “老弟,咱们哥俩可是,可是多年的交情,你可别骗我,老哥可经不起,经不起这样的折腾。”麦建国看着八宝琉璃镜,话都说的不利索了。 这也难怪,原以为白捡个价值连城的宝贝,到头来却是一场空,受得了这个打击的人可不多,麦建国现在的表现还算不错了。 “这在镜身上的铭文当中有记载,而且,你家中所发生的事情也证明了这一点,那分明就是怨气作乱。老麦,你做古董这行也不是一天了,想必你也明白。” “是!我养的狗死了。幸好我不在家这段时间,你嫂子回娘家去住了。我回来之后,家里也是出现了很多异常,还有我娘曾经过来帮我看过几天房子……她,她的病会不会也是因为……” 说到这里,麦建国用力地咽了口唾沫,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上冒出来。 “老王,你说!有什么办法破解吗?”麦建国紧紧抓着我的手,紧张道。 “破解的办法……”我沉吟着回答,却没能把后面的话说出来。这倒不是我不想告诉麦建国应该怎么去做,而是我之前也没有遇到过类似的事情,不得不多加几分小心。 “我把它丢掉,怎么样?”麦建国突然问。 “丢掉?恐怕不行?”我思忖着摇头,把目光看向麦建国,“老麦,这可是件价值连城的东西,难道你真舍得吗?” “我当然舍不得,可咱也不能把它留在这里害人啊?” 麦建国忽然一拍大腿:“哎呀!我真是个笨蛋。那个卖东西的家伙一定是知道的,我还以为自己拣了个便宜!他一定知道这是个祸害,才把它贱卖了。” 我不否认!事情的确有这样的可能。 在古董行里,有嫁祸的说法。当人收到诡异、或是不吉利的东西时,可以通过买卖将原本施加到自己身上的诅咒转嫁给别人。 “老麦,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我想把它卖掉。可,可我真得不想害人啊。”麦建国面色煞白地回答。 我虽然不想过多插手旁人的事情,可麦建国的事我却不能不管。沉吟了片刻,我便低声说,“老麦,你信任我吗?” “信任!一百个信任。”麦建国忙不迭地点头,“老王,帮帮我!只要你能帮到我的忙,我就把它……你要什么我都给!” 我听得出来,麦建国本来想说,要把琉璃八宝镇魂镜送给我。只是这话到了嘴边时,他又觉得这是在害人,便把它咽了回去。 我想了想,把麦建国方才放到茶几上面的钱又推了回去:“老麦,这样吧!咱俩写个字据,这面镜子就算是我买你的。” “买?”麦建国瞪大了眼睛询问。 “嗯!破灾有破灾的规矩,这东西送是不好使的,必须要买卖才能消灾解难。” “老王,你的意思是说……” “不要说了!”不等麦建国把话说完,我就将他的话打断了,“天机不可泄露!有些事情,你知我知便可,若是让天地也知道了,那可就不灵了。” “好!我懂、我懂。” 按着我的要求,麦建国写好了售卖的文书,我俩又像模像样得在上面签字画押,盖上了各自的印章。做完这一切,这面琉璃八宝镇魂镜名义上就更换了主人。 为了让麦建国安心,我并没有提出带走古镜的要求。毕竟他家里的事情还没解决,我就把东西拿走,哪怕关系再好也说不过去。 回去的路上,我还在想着麦建国这个镜子的事情。 这麦建国刚收了镜子,就接到出版社的通知让他去参加采风,难道事情当真就这么巧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