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印度诡迹

更新时间:2020-09-12 12:00:04

印度诡迹 已完结

印度诡迹

来源:掌中云 作者:风轻 分类:灵异 主角:张阳凯莉 人气:

完结小说《印度诡迹》是风轻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张阳凯莉,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神秘的印度,有着许许多多不为人知的东西, 也许你听说过“婴儿水葬”,也听说过“童婚”,或者也知道“杀女婴”等等,但你绝对不知道,印度民间还有一种非常神奇的东西,叫做“神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问婶子是什么?可她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来,最后说了句算了,等你二伯醒来你亲自问他吧。 我问婶子,能不能先把他放出来,你放心,我能弄得住他。 婶子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接过钥匙,打开铁笼子后,我们两个合力将二伯抬了出来。 不知多久没洗澡了,二伯身上散发出一股臭味。 进了二伯的卧室将他放到床上,我才得空打量了他的屋子。 虽然这是第二次来巴罗达二伯的家,但他的卧室我还是头一次进。 这间屋子怎么形容呢?只有两个字可以概括:豪华。 虽然说对这个国家没什么了解,但我很清楚,在印度,只有天堂和地狱,要么是富人,要么是穷人。 很显然,二伯就是富人那一类。 不过让我奇怪的是,有一件东西,与这间屋子的格局很不匹配。 在床对面,有一个供桌,上面摆着香烛等物件,一看就知道是在供着什么,和我们国内很相似。 供桌的正上方,挂着一幅画。 这幅画上的东西很奇怪,说是猴子吧,又不像,说不是猴子吧,又想不到是什么其它动物。 这个动物全身披着红棕色的长毛,柔软而稀疏,它的脸是方的,眼睛炯炯有神。 它与猴子唯一的区别就在于这张脸,除此之外,其他地方都很像。 我有点纳闷,这是啥玩意儿?二伯为什么要把它供起来? 在中国有着东北五大野仙儿的传说,民间确实有供这些东西的,难道在印度也流行这玩意儿么? 我刚想问婶子,就听见身后有响动。 回过头,原来是二伯,他的嘴唇干裂,脸上一片通红,双手放在胸前剧烈的喘着,挣扎着要坐起来。 我赶紧扶住二伯,示意他不要起来,躺下好好休息。 婶子在后面嘱咐我,小心,不要被他伤到。 二伯都这个样子了,怎么可能伤人? 为了第一时间解决问题,我赶紧问他,二伯,发生什么事了? 见到是我,他的嘴角微微上扬,只说了四个字:找萨米特…… 说完后,他再次晕了过去。 无论我再怎么叫他,他都醒不过来了,我看见婶子“吧嗒吧嗒”掉眼泪。 萨米特?我脑海里迅速想着这个人名,很耳熟,像是在哪听过。 想起来了,这个萨米特不就是我上次给他送“神油”的那个中年男子么? 一想到这,我立刻掏出手机,查看通讯录。 谢天谢地,萨米特的电话我还保存着。 电话打过去之后,对方又传出半冷不热的声音,问我什么事。 由于情况紧急,我只是简单地说了一下,并强调二伯让我去找他。 萨米特说,他现在过不来,让我给二伯拍几张照片,然后让我去找他,并给我留了地址。 不过这个地址并不是上次那个地方,问了婶子之后,她告诉了我具体乘车路线。 由于她需要在家看守二伯,所以只能我去了。 为了防止意外,我又把二伯再次放回笼子里。 临走前,婶子说给我弄点吃的,先简单吃点。 我一想,肚子确实有点饿,就先吃两口吧。 等东西端上来的时候,我才知道,只是一碗酸奶而已。 不过让我难以接受的是,酸奶里居然放了孜然…… 婶子说,往酸奶里放孜然是为了增加保质期。 我说好吧,为了尊重她的劳动成果,我喝了一碗孜然味儿的酸奶,肚子半饱不饱的就出发了。 萨米特留给我的地址是在“亚姆纳河”,听地名,应该是在海边,我不知道他在那里做什么。 辗转了四个小时,连问带找的,总算找到了地方。 但当我到了这个地方之后,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这里是一个海边,在亚姆纳河河边的一小块土地上,落满了凌乱不堪的黑纱以及污物粪便,时不时飘来一股臭味。 岸上有四个人,其中两个中年男子和一位中年妇女,旁边站着另外一个老头,身上的穿着类似于牧师之类的服饰,他正在拿着一本书,念着什么。 而第四个人,我一眼就认出了,他正是我要寻找的萨米特,此时的他正在弯着腰,在河边搅和着什么东西,由于视线被他挡住,并没有看清。 来到跟前的时候,我才吓一跳,原来这里正在举行一场葬礼! 萨米特的身前,是一副木架,木架上躺着一个四五岁左右的小孩,身上盖着白布单。 小孩双眼紧闭,黑黄色的皮肤显出一丝苍白,而旁边那两个中年男女正在抹眼泪。 萨米特见我来了,点了一下头,让我先等会儿。 说实话,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死人,也特别忌讳葬礼这种事,早知道我就不来这找他了。 但没办法,既然来了,只好坐在沙滩上,不敢往那边看。 可越是害怕不敢看的东西,却又忍不住要看。 萨米特在小孩的身上放了一些叫不上名的奇怪东西,然后拿出一张黄纸,放在了小孩的头部底下,双手合十,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印度语。 弄完这些,他示意中年男女走过来,然后两人跪在地上,行了一个礼,萨米特将木架放入水中,向远处推去。 那一对儿中年男女应该是死去孩子的父母,此时他们哭得比刚才更厉害。 没用多久,载着孩子的木架随着海水飘远了。 萨米特站起身,喘了口气,像是如释重负。 我靠近他,问他这是在干啥? 萨米特的回答让我浑身一颤。 他说,这里是德里最有名的“婴幼儿坟场”! 接下来他给我解释,这是他们印度教的一项传统,六岁以下的婴幼儿夭折后都不能火化,而只能水葬。如今,这项传统引起了不少印度人的反对,一家法院还专门下令制止这种习俗,但没什么效果。 他说旁边拿着书的这位叫“纳瓦尔”,是当地著名的阿訇,他的工作职责就是为婴幼儿主持水葬,他在这干了十年,每天都要将三四个孩子的遗体放进肮脏的亚姆纳河河水中,或者安葬在亚姆纳河边。亚姆纳河是印度,也是世界上最肮脏的河流之一。 这时候中年男女已经离开了,阿訇走过来看了我一眼没说话,然后掏出几张卢比,递给了萨米特。 不用问都知道,这生意肯定是萨米特介绍的,然后阿訇给他一些好处费。 关于水葬这件事我也不想过多的了解,毕竟和我没啥关系,我把萨米特叫到一边,将二伯中邪的事情经过完整地说了一遍。 听到最后,萨米特的眉头越皱越紧。 最后我掏出手机,把刚才给二伯拍的照片拿给他看。 萨米特看完后,脸上显出难以置信的神情,愣了好一会儿才用英语骂了句,卧槽,你怎么不早说?你二伯摊上大事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