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灵门鬼事

更新时间:2019-03-09 09:40:02

灵门鬼事 连载中

灵门鬼事

来源:落初 作者:老陈先生 分类:灵异 主角:祖宗祖先 人气:

火爆新书《灵门鬼事》是老陈先生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祖宗祖先,书中主要讲述了:韩非本是一名普通南漂,机缘巧合继承了舅舅的衣钵,半道出家,身怀奇门异术,混迹都市,怪事不断!黑白无常、牛头马面、修仙畜生、恶鬼索命、墓葬千古幽灵、帝王古墓、城市灵异事件,一桩比一桩惊悚诡异。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看的很入神,不时的在纸上涂鸦一些太极图符号啥的,二胖不知什么时候回来的,饶有兴趣的凑过来,我被他手上打包盒中浓重的辣椒爆大肠熏的回过神,只见他一脸揶揄的说:“悍匪,修仙呢?”

平时我待人还算温和,办公室内挺和谐,旁边小庄和小邢闻声捂嘴笑了起来,几个人合起伙打趣开了。

无论是出于对老祖宗的尊敬还是这件东西本身,我都不想随意和人乱说,便一本正经的开着玩笑:“嗯呢,我觉得人生百年太过苦短,咱得未雨绸缪,争取多活个十年八年的,这不在网上找到了秦始皇修仙的法门,弄过来试试看,改天我羽化升仙带你们飞着玩儿,咱们去巴黎艾菲尔铁塔还是北京八达岭长城?”

三人笑成一团,二胖上气不接下气指着我说:“悍匪,哈哈……没想到你还有这嗜好!秦始皇只活了五十岁,你可不能学他啊,咱哥俩还没登上世界五百强呢。”

我翻个白眼说:“你这话我不认同,始皇帝阳寿五十载,阴寿谁知有多久,阴寿你懂吧?他建了那么大的宫殿,就是死后居住的,说不定他现在还活的好好的,每天搂着小妃子,喝着红酒玩电脑,抽烟就抽你那老南京。”

三人又是一阵爆笑。

下午二胖去了加工车间,最近两种食品销售还不错,各大经销商都快断了货,已经催了几遍,他一直敦促工人赶工,并且重新设计品牌包装袋,忙的焦头烂额。

我将小庄汇报的事情处理完,接着研究起了《基础篇》内容,随着将五行、八卦、星宿这些字迹认全,接着就是背诵其中的内在含义,万物皆分阴阳两面,而阴阳生五行,简单的金木水火土五个字包含庞大到整个宇宙本质,小到极小的微生物、具体的人体五脏,然后到复杂的医学、建筑、风水;五行生八卦,八卦用阴爻阳爻推演万物变化,乾天,坤地,巽风,震雷,坎水,离火,艮山,兑泽……星宿则代表着四灵与二十八星宿,七星宿组成一方神兽,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这些只是最基本最简单的道理,但普通人哪里会随时记得清楚?将这些东西彻底明白之后还要用以套用组合局势,比如要顾及到天地分两极与山势、河势、海势等,《基础篇》中还介绍有些特殊地形会形成百兽之势,有人为的也有天然而成,往往在这种地势中,五行八卦很可能失灵,不利于施术。

《基础篇》后面便是对推演日期禁忌,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每一天演变都不同,比如阴月阴日阴时等等,再往后是叫小灵印的古怪符号。

这些东西看似简单,真正细究才会发现其中的庞杂多变,对我来说简直是丧心病狂,好在只需死记硬背不出差错即可。

我拍拍晕沉沉的脑袋,颤抖着双手点上烟,深深吸了一口,以我的智商弄懂这些不难,但若随时随地沾手捏来,灵活运用不出差错,那就特么的是个大工程了。不过我这人是个死脑筋,或者说叫强迫症,某种东西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这也是和二胖俩人能混个人模狗样的主要原因。

很快到了下班时间,小庄等人打招呼说晚上见,就笑嘻嘻的离开了。随后二胖满头大汗的回来,和我商量着晚上的事,我说蛋糕我包了,他便提前去酒店安排。

我揉揉发酸的脖子,关上公司大门,开车去一家蛋糕店定了一个三层蛋糕,然后准备回出租屋换套衣服,天还没黑,刚进偏门处的巷子便见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儿蜷着身子,肩头不停抖动似乎在抽泣,从侧面看有些面熟。我上前几步笑着说,怎么了小娟,谁欺负你了?

这女孩儿叫张娟,正是张保的妹妹,今年十六岁,在市二中念高一,以前经常搭我的车去上学,关系还算熟络。

张娟闻声抬起头,泪眼朦胧楚楚可怜,见是我喊了声“韩哥”哇的一下哭了出来。我这人心软,最见不得女孩哭,连忙哄劝,又讲了一个蹩脚的笑话,这才令她情绪稍微稳定下来。接着她便说出了原因,说是张保的女朋友今早上门后就不愿意走了,这原本是好事,生米煮成熟饭离结婚就不远了嘛,可谁知她这准嫂子却不愿与她哥同房,硬是霸占了她的房间,还穿了她的衣服,将她赶去与父母同住。

我忍不住失笑出声,这丫头还是小孩子心Xing啊,太小心眼了,我劝她说,那是你哥的对象,你哥都三十多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女孩儿,以后都是一家人,她现在脸皮薄不好意思跟你哥同房,过几日跟你家人熟悉了,房间一准还你,是不是这个理?没必要嘛。

张娟小脸微微一红,怯懦道:“可是、可是她好凶的,不和我说话,还拿眼睛瞪我,关了房门不准我进去,我爸妈喊她吃饭,她也爱搭不理。”

我摇头苦笑,这新媳妇上门,姑嫂闹别扭,谁能说清楚,当下胡说八道一番,总算把小姑娘哄了回去。

上了二楼打开房间门,我如往常一样换上拖鞋,刚走进里室顿时愣住了,早上晾晒的被子竟然乱糟糟的回到了床上,而电视被掀翻在地,衣柜里也是凌乱不堪,最关键的是前两天买的点心还没吃完,此时上面被泼了粪便似的东西,一堆白花花的蛆虫翻滚攀爬,恶心至极。

我检查了一下,见值钱的东西一样没少,再一想门锁完好,这就不是闹小偷了,顿时怒火上涌,拨通了房东老侯的电话就是一通咆哮:“老侯你特么什么意思,老子欠你一毛房钱了吗,你他娘的跟老子拽什么,老子若不是外地人,就你这破房,八套都买得起,啊?你说,老子哪里招惹你了?”

老侯被骂懵了,半晌才Cao着一口苏州普通话慢声细语道:“韩老板侬疯了吧?我都几个月没去了,出了什么事?”

听他不似撒谎,我挂了电话,怒气未消又拉开房门骂道:“谁特么看我不顺眼直说,玩这缺德带冒烟的事有意思吗?有种冲我来。”

说完也不顾左邻右舍探头探脑的出门观看,砰的一下关了房门,坐在床上呼哧呼哧的生闷气,过了好久才平静下来,按耐恶心用垃圾袋将点心一股脑的包起来扔掉,粗略的打扫一下房间,又打电话叫修锁工上门换了锁芯,一通忙活已经接近晚上七点,二胖打电话过来说就差我了,于是匆忙换上衣服赶去酒店。

酒店包厢中坐满了两桌人,除了办公室人员还有加工车间的大小头头,另外小庄的男朋友与几个平日里要好的也一块来了,但都没动筷子,就等着我呢。毕竟是人家过生日,我有点不好意思,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祝小庄你生日快乐,越来越漂亮,我刚刚有点儿事,太对不住了,大伙随意啊。

二胖贱笑说,别想躲啊,先自罚三杯。其余人一起跟着起哄,我只好干脆的干了三杯啤酒,执杯示意,众人鼓掌齐声叫好,接着嬉笑闹开了。

二胖与我从小一起长大,我有什么不同他一眼便可以瞧出来,这时悄声问我:“出了什么事?脸色这么难看,不会是又遇见那女鬼了吧?”

我轻碎一口说娘的女鬼没遇着,被人摆了一道,我将情况一说,二胖也是义愤填膺骂道,他三大爷的,这样的人抓住了,你也别送警察局,我从车间带几个人过去,直接打断他的腿。

我摇摇头,心说打腿也得我自己来,提到腿,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就对二胖说:“顾哥家那小子我前几日听说又犯了腿疾,知遇之恩当涌泉相报,咱们当年救他顺手为之算不得事,你明天提点东西上门看看。”

顾哥就是当年被我们救的那个顾程明,三十来岁才生了根独苗,平时疼爱的不行。这年月凡是有点钱的人大都在外面有笔风流账,顾程明就养了个二房,听说是个十八九岁的漂亮妹子,平日里总用出差等等借口敷衍他媳妇跟那妹子混在一块,也就是那段时间他儿子莫名其妙得了腿病,隔三差五便疼的死去活来,可是全国各大医院跑了个便,也没查出所以然,听说为了这事夫妻俩闹的很僵,而顾太太是市里某位官佬的闺女,颇有背景,顾程明惹不起,自此收敛了一些,不过最近小家伙腿疾越来越严重了。

这时人事部的老刘站起来端着酒杯说:“我们一起敬韩总、王总一杯吧。”

二胖还没反应过来,我抢先起身,故作不喜说:“小刘这话说的不对,怎么能敬我们呢?今天寿星最大,该敬寿星。”

于是大伙儿齐齐给小庄敬酒,小庄男朋友带着副眼镜,斯斯文文的,人也长的挺帅,小夫妻俩甜甜蜜蜜的回敬大家,看着他们我忽然想起了前任刘倩儿,她是我的初恋,以前我们也是时常秀恩爱,不知羡煞了多少人,遗憾的是最终却因为她父母的极力反对而分手,这事我一直想不明白。

过了会小庄站起来莫名其妙将我好一顿夸,什么年少有为,人帅多金,有才干等等,想我往日自诩脸皮极厚也被她夸的老脸暗红,手足无措,末了小庄话音一转,拉起她身边一个女孩儿说:“我同学陈津津,名牌大学毕业哦,现在在一家著名企业做销售主管,我觉得她和我们家韩总很般配呢。”

女孩儿脸蛋唰的一下红了,锤了小庄几拳,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却悄悄打量我。

没想到小庄还有做媒婆的潜质,只是大庭广众之下不太妥当吧,我硬着头皮也打量这女孩儿,发现她披散着长发,身材苗条,肤色白皙细嫩,樱桃小嘴,水汪汪的大眼睛,很合我的脾胃,于是自然的伸出手:“韩非。”

“陈津津。”

女孩儿落落大方的跟我握在了一起。

大伙儿见我们对上了,一起起哄:“在一起、在一起。”

我闹了个脸红,假装训斥道:“你们这样开玩笑可不对啊,把人女孩吓坏了。”

二胖这时酸溜溜的说:“小庄,太厚此薄彼了吧,我的呢?”

大伙儿哈哈大笑。这顿饭吃的十分尽兴,到了九点来钟,又一起去了KTV唱歌,我和陈津津被特意安排坐在了一起,经过闲聊彼此也熟悉了不少,陈津津是本地人,和我一样都是二十三岁,父亲是教师母亲是公务员,有个弟弟在读高中,家庭条件还不错。

包厢里嗨歌的嗨歌,玩游戏的玩游戏,我见俩人光聊天也没意思,就邀请她玩筛子赌酒,她本来还迟疑着不愿意,我心想女人不醉男人没机会,不行一定要玩,她禁不住便答应了。谁知这一玩我竟完全不是对手,没一会被灌的头晕脑胀,乐的她呵呵直笑。

到了晚上十一点多,我一直输多赢少,好在提前换了饮料。这时大家见差不多了,便唱着生日歌吃了蛋糕,随后便各回各家,只是这些无良的家伙有意无意将我与陈津津落在了后面。我们只好一边闲聊一边在附近绕圈圈,我大着胆子本想牵她的手却被她打开了,闹了个没趣,又见天色太晚便开车送她回家,她家离的不算远,半小时就到,临下车前,她红着脸小声说:“你。。很好。”

我刚要谦虚两句,她突然掰开我的手,塞给了我一张纸条,然后推开车门头也不回的跑上楼去,我迎着路灯打开纸条,见上面是一行电话号码,顿时觉得整个天空都亮了,忍不住鬼叫,哥们的Chun天来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