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杂鱼

更新时间:2020-03-20 17:54:42

杂鱼 已完结

杂鱼

来源:落初 作者:叁拾伍 分类:科幻 主角:霍戴安澜 人气:

火爆新书《杂鱼》是叁拾伍所创作的一本科幻风格的小说,主角霍戴安澜,书中主要讲述了:西元3000年,人类已经进入银河系时代。  但由于科技的局限,和人生的有限,因此人类依旧被困于时间和空间的牢狱中,于古地球时代并无本质区别。  随着资源的枯竭,历经千年的黄金时代终于临近尾声。  强大而激进的日耳曼军团再次向世界露出了他们的獠牙,亚细亚和新罗马被迫应战。  3022年,战争爆发。  3032年,盟军装甲兵上校霍成功阵亡。  3016年,16岁的霍成功带着他后世的记忆,再一次跨入了时间的长河中。  于是,一切终将改变。  穿越那洒满鲜血和泪水的战场  所有荣耀和美誉/我们终将胜利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但他们怎么敢问?

而魏虎臣已经离开了监视,走回了自己的办公桌继续忙碌,他们赶紧各自归位。

这个时候田伯光也已经带着他的学员们进入了念力训练区,然后这个家伙带着他们直接走到了最好的一个场域的门前。

念力区内,一位默默的观察刚刚动静至今的上尉大手挥舞,岗位立即打开了门,田伯光于是昂首挺胸的带着他的雄鸡崽子们鱼贯而入,上尉微笑着看着,霍成功和他的眼神对视,回报以真诚的微笑,在心里问候道:“邓伯方大校您好。”

邓伯方,第五军,军区直属侦查团长官,这位在几年后将留起络腮胡子的男人,于3028年2月16日,执行“风语者”任务时为掩护战友带回情报,而壮烈牺牲于欧罗巴所属“尼伯龙”号太空堡垒前。

但现在,他才不过四十岁,他娶了一位漂亮的女孩做他的妻子。

霍成功看过他的新婚照片,在那个过去,在这个未来?

一具孤零零的合金棺从宇宙的深处行来,漂到了战舰的前方,投影通过屏幕向着整装待发的全体官兵转播了那一幕——邓伯方穿着虽然已经破损但整洁的军服,紧闭着双目躺在其中,他的右手就放在心口,正压着那张他一直随身的照片,他的嘴角还有一丝微笑。

欧罗巴尼伯龙号太空堡垒司令官,那个时代里最耀眼的年轻人,星海银狐隆美尔将军的亲笔信笺就在邓伯方的左胸袋内,他说:他是名真正的军人。

“他是我见过最好的新兵,没有之一。”而邓伯方对着身边的属下们说道,在目送霍成功走过去之后。

“是的,长官。”

“田伯光这个狗Ri的。”邓伯方骂道。

“是的,长官。”

这个时候,狗Ri的田伯光走到了本念力区域的总台,他站在那里,他对着他的士兵再次表示了祝贺,赞美了霍成功成熟而精彩的处理方式,然后他说:“但别指望我对你们任何人留有情面,三个月之后不合格的一样走人,明白了吗?”

“明白了,长官。”

“念力,机师的根本。普通人的念力值只有五十至于六十,而念力是天赋,念力只有六十的人就算再艰苦的努力和训练也绝无可能提升。只有念力达到了八十的人,比如你们,才有可能通过训练提升自己的能力。这就是机师为何以80念力值为入门槛的原因,不要问我为什么这样,你们也不要去思索为什么这样。我们是机师,不是研究人员。”

学员们哄笑起来。

但田伯光愤怒了:“有什么好笑的,老子拉链开了吗?”然后他大声的道:“真正的正规作战机师的最低标准是下士的100,你们其中有些人的最高值已经达到了,不过达到者也不要沾沾自喜,不经过刻苦的训练提升,你最多也就只能做一个小兵。”

“并且。”他尖叫道:“你们的技能不达标,你们也将走人,机师不是机动玩具师,是机动战甲师,明白了吗?”

“明白了,长官。”

既然明白了就好,田伯光喘了口气,开始讲解念力。

光脑测算人脑的念力强度再参照发出指令的清晰度,通过念力公式计算后得出的一个值,就是人的基本念力值。

而念力值的提高训练方式,就是反复驱动小于等于该值负荷10度之内的光脑,发出指令而后组成动作,直到动作达标,达标时你的念力值也就有了相应的提升。

正常情况下10度的负荷训练达标后,能提升机师一度的念力值。

而由于这样的提升,只是后天训练所得,所以,它提升之后还会衰退,必须要机师刻苦的反复的练习巩固才行。

机师在念力上的训练是最耗费时间的。

更要强调的是,由于这是完全的驱动光脑假想指令,一旦方法不适当,就会对人脑造成损伤。

所以田伯光在那里也发出了警告:“不要急于求成,而把自己搞成一个脑残,智障,最不济也会成为一个人格分裂者,必须要严格的按着一千年以来的延续的传统,也是唯一的标准规定,逐步进行念力的提高。”

看着下面的学生们似乎有人在笑。

这群不知所谓的麻木不仁的家伙啊,田伯光气的喊道:“你们不仅仅要对自己负责,也要对联邦负责,每培养一名机师,联邦要花费五千万点的费用,浪费了一名机师,鉴于我们的福利制度,联邦则要花费一千万来负责你的一生,而你们想做寄生虫一样的人物,想一辈子浑浑噩噩流着口水吗?”

“不想,长官。”

“不要被我发现你们有任何破坏规定,急于冒进的行为,一旦发现,哪怕你再优秀,我也将亲手把你送上军事法庭。”

“是,长官。”

但田伯光感觉到似乎还有人不以为然,年轻人总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总是急于功利的,他们只看到机师的光荣想享受光荣,而不知道光荣背后的艰辛和危险,担忧之下,田伯光按下了自己个人信息终端的按钮。

他想把自己记录的,一些冒进而失败的人悲惨的现状展现给这些年轻人,用触目惊心的事实告诉他们妄为的代价。

他一激动,他就按了下去。

随即投影闪耀:俯拍的镜头上,一间充满了罗曼蒂克气氛的,用能刺激**的红色调和粉红色灯光布置点缀的房间出现了。

一张硕大的圆形水床在微微的起伏着,一位金发碧眼的妖**子穿着联邦机师的中尉军服,敞开衣襟,横陈其上。

她的双臂被粗大的铁锁缠绕着,分开。

她分开的衣襟内什么也没有,而她褪到了膝弯的军裤束缚下,那双闪耀着象牙似光洁,且涂抹了一层情动的嫣红的,修长的腿,还在情不自禁的扭动着,金发散在了枕上,她星眸迷离,她睫毛扑闪,她喘息着胸口在剧烈的起伏,Xing感的唇撅起…

年轻的预备役学员们觉得口干舌燥,这,这和念力训练有什么关系吗,最好有必然的联系!

这时一只手从镜头内出现,在那只手迅速的准确的狠狠的,撕下那条军裤瞬间,那个女子猛的绷紧了身躯,娇声哀求道:“Baby,***,me…”

“我,我的上帝…”戴安澜口干舌燥的解着风纪扣,武安军那已经微微凸起的喉结滚动。

霍成功则飞快的冲了上去。

他不知道怎么会提前发生这种事的,但在这个危急的瞬间深感意外的霍成功动了,霍成功冲上去一把就握住了田伯光的手腕,按下了终止键,同时回头圆睁着眼对着下面那些目瞪口呆的学员们怒吼道:“是谁在偷看A片,不知道念力磁场内信号会乱窜吗?谁?”

“对,是谁?”田伯光如梦初醒,立即脸红脖子粗的怒视着下面的学员们,恶狠狠的跟着喊道。

学员们恍然了,学员们纷纷的互相看着,这是哪个缺心眼干的?

田伯光则在继续恶狠狠的咆哮:“一定要查出来是谁。”学员们被他极度心虚装腔作势后爆发的超高音量吓的浑身一颤。而田伯光已经看向了霍成功,他感激的看着他,但严厉的问道:“这件事交给你负责,相信你能处理好的,是吗?”

“是的,长官。”

“你一定要查出来是谁。”田伯光继续严肃的道,霍成功郑重其事的点头:“遵命,长官,我将在明日中午前,给您一个准确答复。”

“嗯,你是值得信赖的。”田伯光威严的,一字一句的道。

随即他**了下念力区监视镜头,想起邓伯方那张刻板的脸,他心中就有些七上八下的,但他自我安慰的想,应该不会有麻烦吧,好险,克丽丝就要说出自己的名字了。

这个时候,一直注视着这个区域画面的邓伯方,疑惑的看了看左右,然后他命令回放镜头再停下画面,放大了那只手,手腕上有一块绝无可能伪造的,机师个人信息终端腕表。

邓伯方更为狐疑,这就看向了那个女人身上的制服,制服上的编号特写出现了,NO.国1002025.国防机甲学院3010期2班25号,这是军人一生的编号信息…而镜头内的田伯光还在对了学员内,那位根本不存在的制服爱好者大声的威胁道:“你记着,我不会放过你的,但是不能因为你一个人影响了大家!”因此他转了口风说道:“下面开始念力训练。”

他身边的霍成功站的笔直的,面无表情的敬礼,转身,入位。

监视室内的邓伯方和周围的一群属下面面相觑,沉默了可怜的几秒钟后不由哄堂大笑,邓伯方抹着眼泪道:“等他们结束,叫田伯光滚过来。”

“是,长官。”

“这个不要脸的家伙!怎么能让一个异族披上伟大的联邦军服,老子一定要好好的收拾他一顿。”邓伯方恶狠狠的道,但眼中有着笑意,于是他的属下们再次大笑起来,而投影上的田伯光特写镜头中,额头有细密的汗珠,他平均五秒钟**一下镜头,眼中有着哀求的神色,如此动人。

“十足的败类!”邓伯方笑着骂道,随即他就关了镜头,懒得再看他一眼。

而在念力区域内,016级预备役3班的学员们已经在光脑的程序引领下,开始了他们一生中第一次的念力训练。

坐入训练位的霍成功,在戴上头盔之前看着界面里出现的数据值:95

他苦笑了起来,自己离士官还差5度,离少尉还差205度,离少校差了905度,离自己前生没有达到的少将级则差了恐怖的1905度,至于星海银狐隆美尔,当时他已是整个文明内最年轻的中将级机师,35岁,念力值2500+,机动28/秒。

努力吧,新兵---想到这些,霍成功不由的对着新生的自己高喊道。

正走到他身边的田伯光吓了一跳,而不知什么情况的3班全体学员,听到了士官长的喊声,于是他们整齐的回答道:“是,长官。”

田伯光又被吓了一跳,他气急败坏的喝斥道:“全体,闭合头盔。”

全体戴上了头盔,进入了独立的虚拟世界之中,一片方圆只有五十平方米的空间,他们以外观视觉看到其中矗立着一架制式机甲。

系统按着程序分解的步骤,开始逐次提醒,机师则按着提醒要求,专注自己的精神力,在高于本值10度的压力下进行想象Cao纵,高于各自能力10度的负荷,体现在虚拟环境Cao纵上,就是2倍的重力环境。

训练系统要求学员在这样的环境下,完成走动,跳起,跨越等各项任务。

达标者升级。

而鉴于他们是新生学员,此刻系统的设置,负荷只增加了5度值,但就算这样,各学员完成了一系列Cao纵后,也汗流浃背,因为就算他们只是用念力驱动,但他们的身体还是不由自主的,在束缚内要挣扎着做出相应的动作来。

如此,所以疲倦。

最痛苦的,莫过于霍成功,他的感受要比这些新生难受许多,因为他享受过更高级的发挥,他的习惯记忆内这些本不是问题,但他的身体他的大脑却又不能如它以为的轻松自如。

这样的比较之下,霍成功的呼吸格外的沉重,他的手臂青筋都有些凸起,血管内血液快速的流淌,心跳也在加剧,田伯光感觉到了一些异常,他赶紧走来观察,他看到了霍成功念力训练器上,警示已经是淡黄色。

这是一般的训练者,到了一个小时才会有的情况,田伯光大惑不解,而这种警示也即时反映在了总控台,邓伯方看到3班有情况发生,他赶紧去看,却发现是那个他觉得很不错的新兵位置发出的,他吃了一惊。

镜头在拉大,他看到田伯光在边上焦躁的观察着,他赶紧也拉近镜头观察,通过脸部投影测试软件,读取霍成功此刻的精神状态细微值,同时邓伯方口中抱怨道:“学院不该派上尉以下军官负责新生训练,他们的经验还不足。”

而这个时候,霍成功的指示灯警告色已经变成了三级,橙色。

刚刚时间一个小时,他的负荷能力似乎只有一般的学员的一半,邓伯方看到这一幕他心里忽然生出了一丝遗憾,人同此心,田伯光也沮丧了神色,念力是根本,今日的表现来看霍成功的成就最多只能到一个少尉,那还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为何老天这么的不公平,他有这样优秀的组织能力,本该是个好的机甲指挥官,前途将不可限量。可如果这样的实力的话,有背景的霍成功一定会选择其他兵种,比如战舰指挥等系去了…

不能再等了,田伯光神色黯然的伸出手指,在警示灯变成红色之前,他按下了停止键,让霍成功从虚拟中醒来,霍成功茫然不解的摘下了头盔看着他,田伯光脸上的惋惜和痛心让他迷茫。

莫非这家伙的事发了,该不会的吧。

他看看其他同学还在继续,于是压低了嗓子道:“你就说是我放的…”一瞬间,他习惯Xing的用上了同级才有资格有的口气,这在田伯光看来是如此亲切。

尤其是,他看到霍成功的未来前途时,霍成功却第一个想的是为自己。

面对这样的好学员,田伯光都不忍心开口了。

可这个时候,霍成功忽然觉得不对了,现在他是自己的长官啊,然后他低头看去,橙色的灯还有些残光未散,界面上显示出疲惫曲线,一个惊人的走高飚红,霍成功自己也目瞪口呆,这怎么可能!

“霍成功啊霍成功…”田伯光对了霍成功低声的说,喊着他的名字,眼中悲哀的神色浓烈,同情,惋惜,他摇摇头,叹了口气。而他面前的霍成功呆若木鸡,还愣愣的看着那个橙色的灯光,眼中有些思索,紧张,但绝无慌乱。

这表示他的心理素质极强。

田伯光看的更是痛不欲生,这么好的小子怎么能从自己手上溜走,不开机甲却去打炮?他咬牙切齿的道:“我想办法…”霍成功道:“不对。”而念力区外有人大步走了进来,脚步声沉重。

不过这并不影响其他带着全息头盔,隔绝了感知的学员们训练。

邓伯方大步走来,田伯光回头看着,霍成功也回头去,而邓伯方一直走到了田伯光的面前,一脚就踹了过来:“你这个笨蛋!幸亏老子帮你看着,不然你要毁了一个好兵。”

田伯光被踹了个跟头,檐帽都掉了,露出了他的难得见人的地中海发式,可他仰躺在那里却兴奋起来,在喊着:“真的?他还有救?”邓伯方气的骂道:“你他娘的才没救了呢。”但看到他真心真意的为自己的学员高兴,邓伯方的口气已经缓和了。

而当他转过头来时,霍成功已经笔直的站在了自己身边,对他敬礼:“长官好。”

邓伯方看着他的眼,狠狠的看着,霍成功不眨眼的回看着他,并不闪避但不冒犯,半响之后邓伯方仰头长叹:“妖孽啊。”霍成功不由的扑哧一笑,赶紧又板了脸,跨出一步,去扶起了田伯光,田伯光还不解的在问:“长官,到底什么原因?”

真是欠揍的家伙。

霍成功能感觉到邓伯方在努力克制暴打他一顿的冲动,赶紧的护住了田伯光,这个举动让邓伯方一愣,然后笑骂起来:“小兔崽子。”也就算了,但他问的人却是霍成功了,他问道:“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不知道,长官。”

“你知道。”

“你知道?那你说。”田伯光喊道,霍成功立即道:“是,长官。”邓伯方险些吐血,田伯光则面上有光,得意洋洋的后退一大步:“你说吧。”

“是,长官。”霍成功憋着笑道:“我的疲惫曲线如此之高,是因为我将自己的部分念力,不由自主的转移到了对自己身躯的反应控制上,太过追求念力训练时的专注度,可我的能力还不够,所以,我的疲倦反而超过了放任身体自由反应的其他学员们。”

说完之后,霍成功更加严肃了表情,他自负的道:“但我这样下去是对的。”他当然自信,这是尉官也未必能做到的,念力训练时的全控制境界,而他目前才是个新兵蛋子。

“那么你是如何知道这样的要求的?”邓伯方心中诧异,不由开口问道。

霍成功一愣:“真有这样的要求吗?”

田伯光立即在一边睁大了眼,这家伙在装!

他敢打赌,霍成功不知道这样的要求他就跟霍成功姓,毫无疑问,他赢了。问题是霍成功坚决的不承认,而他以为的理由也是错的,他怎么能想得到面前孤儿身世的新兵士官长,是从自己的前生得知的校级标准呢,他就以为他有背景,大背景,连那身世都是伪造的。

但邓伯方却是相信了。

他没有见过魏虎臣对霍成功微笑的一幕,他只看到霍成功之前的优秀表现,和刚刚眼中的思索,以及坚定自信,他赞许的点头,并大声的道:“你,非常的出色,希望你继续保持。”

“谢谢长官鼓励,在下一定继续努力。”霍成功同样大声的道。

“毁了他,老子就割了你。”

这是同一天里,又一次有人对田伯光这样说了,其他的他可以不屑一顾,这次,田伯光赶紧立正:“是,卑职绝对会尽心尽力培养好他。”邓伯方冷哼了一声道:“训练辅导结束后,到监控室来找我。”

然后又指了下霍成功,用三个人都懂,而外人无法理解的眼神,瞪了他一眼。

霍成功面无表情的站着。

邓伯方看着他,这次他严肃了起来:“你,很聪明,但记得要走正道。”霍成功一惊,自己维护田伯光的举动,如何让邓伯方留下这样的印象,引起他这样的担忧,而他当我是什么人,老子也是条好汉,老子可没丢了联邦的脸!

于是霍成功血涌上了脖子,又上了头,他恶狠狠的看着邓伯方,几乎破口大骂,但他很快反应过来了,赶紧低头去装怂包,

被他眼神吓了一跳后,邓伯方再看他这副摸样,站了那里好气又好笑之余,心中也有些诧异这小子在刚刚瞬间流露出来的强悍,但他是个大度的人,倒没有什么被晚辈冒犯的感觉,最后不过悻悻的骂了一句:“真***。”也就这么走了。

田伯光却再次如见鬼一样的看着霍成功,他可是感觉到了,刚刚邓伯方如果再废话的话,指不定这小子敢上去打他一顿。而田伯光也有把柄在他手上,现在就没什么脸面和他装威严了,于是口气很不高调的道:“你小子不知道他是谁吗?”

“不知道,长官。”

田伯光气的不行了,你又装!

他于是皮笑肉不笑的介绍道:“邓伯方上尉,国机院念力部副主任,联邦最年轻的少尉记录创造者,目前还有希望创造全文明最年轻的校官记录,他能夸奖你是妖孽,那是说明…”

全文明最年轻的校官记录创造者,是—埃尔文.隆美尔

全文明最年轻的将官记录创造者,还是—埃尔文.隆美尔

全文明最年轻的…是…埃尔文.隆美尔…

……

喋喋不休的田伯光住口了,他问道:“你在想什么?”

霍成功无声的一笑,对着田伯光道:“长官,我将打破他的记录,我保证。”然后他对着田伯光郑重其事的敬礼道:“在您的旗下。”

这小子,太给力了!

田伯光激动的想着,他坚信他能做到,他激动的来回走着,走到霍成功眼也花了,他才去开启了训练座,然后又有些显得八卦的问霍成功准备去干什么,当听到霍成功说去找张自忠中尉,田伯光情不自禁的冷笑起来,淡淡的道:“那个人啊,其实不行啊,他喜欢抢新生的钱,他赌钱还喜欢赖账,他借钱不还…”

总之他在说,霍成功你要离他远点。

霍成功提醒道:“长官,之前邓伯方上尉请你过去的。”

“啊,对,对,那明天见。”

田伯光立即狼狈的停止了搬弄捏造,他匆匆的答应了一声然后转身,在解散了学员后,霍成功按下了通讯键,呼出了张自忠的军号。

张自忠的声音响起:“快来B区,这里女生真***漂亮,我发你坐标…我兄弟,帅哥,绝对的帅哥。”他就急急忙忙的把通讯切断了。

霍成功听的一头冷汗,这难道就是我的长官,我们第五军区十年后的领袖兼精神领袖吗,这时腕表却已经震动,坐标立即发至。

而戴安澜正死死的拽住武安军,就在他的面前不远处纠缠着,霍成功诧异的问:“你们在干吗?”

“霍哥,能不能带我们去见识见识?”

武安军脸色涨红了,在那里挣扎着:“你这个不要脸的家伙。”

“你是怕张自忠中尉吧。哈,你一定害怕了。”戴安澜很了解的放开了手,武安军因此而吼叫:“我怕他?”

霍成功赶紧的拉住了他们,他本就想带他们去的,可他都没来得及说对方就挂断了,他于是又按下了通讯键,张自忠很诧异的问:“你难道没收到坐标?”

“是这样的,长官,我想和两个兄弟一起去。”霍成功觉得还是说一声为好。

“哦,就是你那个跟屁虫,还有那个脑子少根筋的家伙吧,没问题。”

听到张自忠的话,戴安澜是无所谓的,武安军则咬紧了牙关,谁脑子少根筋啊,中尉了不起吗,而霍成功憋着笑道:“走吧。”两个家伙于是跟了上来,三人的军靴在已经空旷了许多的楼道里回响着,但忽然之间,霍成功想起来了,那本书呢?

戴安澜赶紧的双手捧上,他早就帮着收的好好的了,既然如此霍成功就要他先拿着,但霍成功在想,她会不会是后勤系的呢?

这时电梯门打开,有几名严肃着表情的中尉军衔的参谋走了出来,但本是严肃着脸的他们看到门口站着的是霍成功,都笑了笑然后才走了过去,他们是奉令去找摄影爱好者麻烦的。

放下了手的霍成功茫然不解。

而这次连武安军都直了眼,霍成功他到底是什么背景,为什么人人对他这么客气,戴安澜倒是很淡定,他撇了一眼边上那位少根筋的家伙,他在想,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意料之中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