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末世邪花

更新时间:2020-02-12 20:31:08

末世邪花 连载中

末世邪花

来源:落初 作者:嘟嘟淘气羊.QD 分类:科幻 主角:覃晴杨义 人气:

主角叫覃晴杨义的小说是《末世邪花》,它的作者是嘟嘟淘气羊.QD最新写的一本科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末世降临,边界崩溃,人间与怪物之地—冥界炼狱逐渐相连。  人间炼狱或将真实出现……  这必将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活着的人都只能在难以扭转的劣势中苦苦挣扎。  或许,只有死者,才能看到战斗的终结……  -------------------------------  (新人新书,需要支持,本书绝不会太监,请大家放心收藏)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是杨义?蘑菇头在这个城市只找到了我和杨义啊”,覃晴惊讶地问道。

“小屁孩在这个城市里已经找到了两个人了吗?她只告诉了我你一个哦”,鲜于也有些奇怪,像是没料到这个城市里还有另一个能看到蘑菇头的人一样。

“是吗?那另一个人,是谁?”

“哎呀,你问那么多干嘛”,鲜于敷衍地挥了挥手,复又看见覃晴满脸疑问的神情,深深叹了口气,“你的问题还真是多,你前面的问题,我还要不要回答。”

“要,当然要。你先回答,你怎么找到我的?你怎么进来的?你进来了多久?你干嘛看着我睡觉?然后,还有,这一切是怎么回事,还有,下一步要做什么?还有,还有......另一个人是谁?”

“好”鲜于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怎么找到你的,很简单,小屁孩告诉我你住在这里的;然后,怎么进来的,从大门进来的,你门没反锁。”

看着覃晴一脸怀疑的样子,鲜于晃了晃脑袋,耸了耸肩膀;“you-know?扣掉猫眼,从猫眼伸进一根铁丝......一勾一拉就打开了,再把猫眼装好。所以啊,以**一定要反锁,不过也只是多耗费一些时间而已.......”

“呃,还有什么......噢,进来了多久,你醒之前大约一个小时吧,干嘛看着你睡觉?呃,这个问题嘛,你的警惕Xing实在有够糟糕,我在你房间里转了一圈,又进到你卧室待了一刻钟,要不是你好像做噩梦被惊醒,估计你会睡得跟猪一样。”

“你!”

“我什么我?还有什么......问题真多,哦......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下一步要怎么办,呃,我是你的队长,你以后听我的就可以了,现在我知道的真相就是小屁孩所在的世界乱了套,而且已经波及到了我们的世界,找到我们,就是帮她们擦屁股的……确切的说,小屁孩的世界跟我们本来不应该有任何交集的,可是,you-know,边界破了,就像是,额......怎么讲?他们的世界跟我们的世界不在一个空间节点上,可是有些边缘是相接的,但是一般情况下而言,那个边缘是不会破的,可是.........”

鲜于说了半天,好像把自己都绕糊涂了,于是他彻底放弃,想蒙混过关,他向覃晴眨了眨眼睛,“你懂的......”

“我不懂!”覃晴一点都不领他的情。

“真是不可爱。”鲜于瘪了瘪嘴,“好了,我回答完了,哦,对了,另一个队员是谁,其实我也不知道,我还没收到指令。现在,请你告诉我,我住哪?”

“什么住哪?”覃晴被问得有些莫名其妙。

“呃......”鲜于想了想,“我想,我的意思是,这套房子,哪间房是我的?”他的脸上洋溢起了讨好般的笑容。

“这套房子......?”覃晴瞬间就反应了过来,她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许多分贝“你是说......我这套房子?!”

覃晴涨红了脸,握紧了两个拳头,最后一个字落下去的时候,她的两个拳头也使劲的上下挥了挥。

她耸着肩,气呼呼的站在鲜于面前,狠毒地瞪着他,她耸着肩的样子就像一只受了惊的小猫,弓着背准备随时窜出去逃跑掉一样。

“是啊,在得到下一步指示之前,我要保护你啊,我是你的队长嘛”,鲜于笑着说。

“你的行李呢?”

“在客厅。”

“在客厅?有多少?”

“一个包”

“为什么住我家?”

“我不是本地人啊,我没地方住。”

“你可以住宾馆啊。”

“没钱。”

“卡呢?”

“没卡。”

“那你凭什么认为我会把我的房子分给你住?”,覃晴忍住怒气,咬着牙问。

“有我这样的帅哥加高手可以保护你,你有什么不满意的?”,鲜于嘴角又洋溢起一抹夹带着Tiao逗意味的温柔笑意。

覃晴的牙咬得紧紧的,恶狠狠地从嘴里挤出了几个字“给我......滚.......出.......去”

“小妞,take-it-easy!”

“take你妹!take你全家!”

.

当天开始亮起来的时候,覃晴和鲜于终于达成了协议。

覃晴允许鲜于睡在客厅的沙发上,但是鲜于必须负责做饭、洗碗、洗衣、拖地等所有家务。

还有鲜于必须支付房租,虽然鲜于一再表示,他吃的很少,但是覃晴还是在天一亮就把他赶了出去,让他找份工作。

当覃晴一脸倦意的来到单位的时候,迎接她的却并不是好消息。

那天助手跟工作人员死伤了大半,唯一活着的两个工作人员,一个男同事被压断了腿,另一个小丫头虽然跟覃晴一样只受了些轻伤,但精神受到了刺激,Xing情大变,她总是神神叨叨地,认为世界末日要到了。

世界末日?覃晴想,如果我说我是末日英雄,估计没人会相信吧。

单位给覃晴放了一周休假,这周的主持也换做了张秋去做,覃晴去了失物招领处,没有找到自己的钱包,估计被埋在了废墟下面,需要等待进一步的清理。

拿着户口本去派出所申请补办了身份证,被通知要过段时间来取。于是又改办临时身份证,也被通知一周后来取。

拿着派出所的证明和户口去银行挂失了银行卡,覃晴郁闷极了,本来以为打个电话就可以的事情,非要搞得这么复杂。

我的密码,我的身份证号,我都记得啊,明明就是我的卡,难道我自己都不能证明我是我吗?

在小店子里面买了一只旧手机,又去把手机号补了回来,结果还是需要身份证,拿着派出所的证明和户口,好说歹说把号补上了,覃晴实在是被折腾得很疲惫。

覃晴给爸爸打了电话,万分抱歉害他和妈妈担心了,爸爸却在那边说:“我一直安慰自己,一定要有信心,你一定没有事,我跟你连着心了,你有事,我一定有感应,我一直在等,等了四天,终于把你等到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听得覃晴一阵想哭。

“爸”

“怎么?”

“这个世界要变了。”

“傻孩子,这个世界早就变了。”

.

回到家里,鲜于已经等到门口了,覃晴笑吟吟地望着他,“咸鱼队长,怎么这次不自己进去啊。”

鲜于讨好似的笑着,“寄人篱下,不得不低头嘛。”

“钱呢?”覃晴示威式的向他伸出了手。

“什么钱?”

“房租啊”

“没有。”

“没有?你没去找工作?”

“没有。”

“那你去哪了?”

“南湖。”

覃晴脸上的笑意慢慢撤去,“那里很危险。”

鲜于嗤之以鼻“切,政府做的事才危险。”

“政府做的什么事?”

“抽水呗,我说,小妞,你倒是开门呀。”鲜于催促着说。

覃晴一边开门一边问:“怎么危险了?”

“以我和你的造诣,还管不了这摊子事,别问这么多了。小妞,我们吃什么?”,鲜于推开门,率先进了屋,然后像是男主人一样,打开冰箱开始找吃的东西。

覃晴赶紧脱了鞋,换了拖鞋追了上去:“你不换鞋呀……橱柜里有泡面。”

“你让我吃泡面?”鲜于一百个不愿意。

覃晴走近冰箱,把鲜于推到旁边,拿出一条黄瓜,“不愿意吃啊,那么巧克力?橙汁?黄瓜?”

“我还是吃泡面吧,你们女人这么活着不累吗?”鲜于拿了两包泡面去煮,还特意加了两个鸡蛋,给覃晴也盛了半碗面。

不得不说,这男人煮的面还蛮好吃的,“不错啊,咸鱼队长。”覃晴打趣地说道。

“队长?你什么时候当上了队长了?女人,他可不是什么队长,他是个危险份子!”,一个男人的声音很突兀的响起,鲜于眼睛都没有抬一下,他甚至都没有停下吃面的动作。

覃晴却吓得一惊,转身望去。就看见,一个戴着眼镜,穿着黑色西服的清瘦男人,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平静地望着他们。

男人大约二十来岁,有一米八左右的样子,他的脸极瘦,眼睛细细长长的,因为眼镜戴久了,双眼有点内凹,也不知道是不是眼镜颜色的原因,隔着镜片看上去,显得眼珠特别黑,感觉眼睛有点深邃。

覃晴这次是真的有点生气了,看鲜于不鸟他的样子就知道,这位一看也不是什么善主,这人鲜于一定认识。

“我说,你们就不能走正门吗?”,覃晴将筷子摔在餐桌上,双手叉腰,摆出泼妇骂街的姿势,准备开骂。

来人推了推眼镜,指了指开着的门“门是开着的。”

“你没关门?”覃晴质问鲜于。

鲜于喝完最后一口面汤,把碗放下,淡淡地说:“你在后面。”

没错,自己追进来的时候好像是没有关门,覃晴用力拍了下自己的额头,像是惩罚一下自己一样,“好吧,但是,你不会敲门吗?”

黑西装男人笑了笑,他的笑很淡,就像是一滴露水落在水潭里,只泛起了一丁点涟漪,然后很快连痕迹都一起泯灭了。

“女人,你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吧,我劝你离他远点,他很危险。”

“什么?”覃晴被弄糊涂了,她看了一眼鲜于,鲜于面上的痞里痞气的神情慢慢消失了,他瞟了一眼覃晴,然后用一种命令的口吻,不容质疑的神情对她说:“小妞,退后,离他远点,他才是最危险的那个!”

覃晴被鲜于的表情震住了,她看了看黑西装,又看了看鲜于,不由自主的向鲜于身后躲了过去。

“笨女人!”虽然黑西装轻轻地骂了一句,但覃晴还是看到了那一瞬他眼里闪着的兴奋的光芒,黑西装淡然的笑了,他的笑带着一丝鄙夷“你真的相信他?”

坦白讲,那一瞬间,覃晴又被黑西装的笑容和问话迷惑了,她停在了原地,“小妞,相信我!”鲜于见覃晴有点犯迷糊,不由得焦急得吼了一声。

“不要,不能相信他。”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电梯到层的提示音,然后又有一个人快步走了进来,“相信我,跟我走”

当来人在三人面前站定的时候,覃晴的心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她再次跟鲜于对视了一眼,鲜于脸上还带着那种焦急跟不容置疑,坦白讲,跟这个男人虽然只认识了不到一天,可是她的心似乎很排斥自己怀疑他。

可是,当她的眼再次对上了最后跑进来的那个人的眼睛之后,她终于像是突然崩溃了一样,慢慢地滑倒到了地上。

她的声音带着一丝哭腔,“我不想怀疑你,鲜于”,然后,她转头望向了最后一个人:“那么,我应该相信你吗?杨义。”

Ps:哇哈哈,淘气羊写到这里基本上也已经疯了,尼玛,世界观要崩塌了,有木有啊。不过,咦,哈哈,下一章的题目出来了,就叫崩塌地世界观,吼吼~

最后友情提示:有猫眼的铁门不要认为绝对安全哦,一定要反锁。反锁的话,虽然在锁匠手里也只要几分钟的事,不过对于做坏事的人,还是可以造成一定阻碍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