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异能女主在末世

更新时间:2021-04-05 21:00:24

异能女主在末世 连载中

异能女主在末世

来源:落初 作者:冰桃脆 分类:科幻 主角:秦嘉乐陈晨 人气:

《异能女主在末世》由网络作家冰桃脆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秦嘉乐陈晨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在传说中的2012世界末日过去百年后,末世真的到来了。面对一夜之间冒出来的病毒丧尸、突然爆发的暴雨海啸……秦嘉乐感觉自己的小命岌岌可危。好在身边有个神挡杀神的军校生男友。末世而已,还有自己的金手指,好像也没那么难熬了嘛。遇到丧尸,秦嘉乐撸袖子就想冲过去,被身后的男友一把拉住。“你好好歇着,我来。”秦嘉乐不愿意:“我想试试最新的打法。”林仲豪邪魅一笑:“打丧尸这么简单的事情,还是交给我吧。”后面的丧尸:喂喂,还能不能给人家丧尸留点面子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先不管末日是不是真的,反正体检是板上钉钉的事。

秦嘉乐麻木地拿着体检表,在医院中来来回回地跑着。血压视力什么的还可以理解,可是为什么还要检查牙齿呢?

当戴着口罩的医生拿着专用的小手电和棉签,一脸认真地检查秦嘉乐的牙齿,她感觉自己仿佛进入了口腔医院。偏偏这次的体检比以前经历过的所有检查都要认真,不仅医生比以前多了不少,而且全部都采用了无菌操作。

秦嘉乐揉揉自己因为长时间张开而酸痛的侧脸,忍不住问道:“姐姐,请问这次的体检很重要吗?”

给她做检查的医生很年轻,直接就开口回答了她的问题:“噢,这个啊。最近不是有传染病,所以看看你们身上……”

“小张?!”在后面准备试管的年纪稍大的女医生喝止道,“专心做检查!”随后扭头一脸严肃地回答秦嘉乐的问题:“是因为最近卫生水平持续下降,当然要重点关注。”

被训了一句的年轻医生立刻闭上嘴,对秦嘉乐报以歉意。

看来在这里是问不出什么来了。

可是为什么只是传染病而已,医生却要这样讳莫如深呢?难道是非常严重的传染病,以至于现在还没有办法解决?秦嘉乐想起昨天晚上看到的消息,心里感到越来越困惑。

做完一切检查的时候已经快要到六点了,因为抽血的结果还要送去化验,所以体检情况今天出不来。走出医院大门的事,秦嘉乐被阴沉的天气吓了一跳:如果说昨天还有阳光温暖的话,今天的太阳大概是连一丁点都不愿意施舍了。

黑压压的乌云遮盖住了天空,明明只是傍晚,路灯却都自动打开了。

秦嘉乐在路边买了杯奶茶,打算从医院一路走回学校。

……

林仲豪今天穿了黑色的短袖,后面印着nba某个球队的名字,黑色长裤让他本来就高的个子越发显得颀长。

“学长!”秦嘉乐气喘吁吁地跑过来。

林仲豪扶着她:“怎么这么急?”

因为距离很近,秦嘉乐可以闻到林仲豪身上好闻的松木香,让她心脏的跳动更是无法缓下来,为了转移注意力只好喝了一大口奶茶:“在路口的时候就看到你等在门口了,怕你着急……”

林仲豪哭笑不得:“没事的,是我提前二十分钟过来了而已。今天去体检了吗?怎么样?”

两个人慢慢沿着小路往前走。路灯明亮温暖的光芒照在柏油路上,莫名让人感到安心。

秦嘉乐想了想,还是决定说出自己的经历:“我觉得那些医生好像在隐瞒什么。”

“隐瞒?”林仲豪问。

秦嘉乐:“我也说不好,反正就感觉好像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正在发生一样。”

“你相信会有世界末日吗?”

秦嘉乐一愣,她没想到林仲豪会说这个:“也算是相信一点吧,不是有什么全球气候变暖一类的吗?”

林仲豪噗嗤一声被逗笑:“逗你玩的,就算是世界末日也该有个前兆吧?你看电影里一般都是先有洪水海啸什么的。”

秦嘉乐呆呆地看着林仲豪的笑颜,迷糊着点头:“也是。”

“走吧。”林仲豪控制住自己想要摸一把秦嘉乐头的冲动,“篮球已经快要开始了。”

林仲豪所在的军校算是一所国家重点,招生要求很高,不仅要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对学生的人格等各方面品质都有测试,而且定期会举办一些规模不小的体育项目比赛,篮球就是其之一。

体育场的人很多,拉拉队已经在台下开始热身舞蹈了,随着大音响放出的节奏感很强的音乐一起踩着点挥洒活力。观众席上差不多已经坐满了,人们的情绪已经完全被啦啦队的舞蹈挑起,欢呼声和掌声交织在一起,热闹非凡。

林仲豪提前占好了位置,选了一个非常适合观赏的第三排,离赛场非常非常近,可以看到每个运动员的表情和动作。拉拉队就在他们左手边,音乐和运动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近在咫尺

“哇,真棒!”秦嘉乐忍不住叹道。

林仲豪耸耸肩:“其实这里一半男生一半女生,女生基本上都是过来看帅哥的,只有男生才会静下心来好好看球。”

发现了。秦嘉乐暗自腹诽。从刚进来体育馆的大门开始,就已经有不少女生的目光追随着他们了,严格来说是追随着她身边的林仲豪。目光有些好奇有些嫉妒,反正都让她感到如芒在背。

林仲豪对这些就好像很迟钝,完全感觉不出来。

“要吃点什么吗?”迟钝的人问道,“刚去体检应该很累吧?”

“这里也有卖吃的吗?”秦嘉乐感到很好奇。

“只有一些简单的炒面或者爆米花一类的,可以先垫垫肚子,如果一会儿还感觉饿的话我再带你出去吃。”

秦嘉乐本来要客气的话在听到最后这句的时候被她咽进了肚子。如果看完比赛还能继续和他呆在一起的话,那么就算承认自己是个大胃王也没有关系。

“那就麻烦你啦,随便什么都可以的。”秦嘉乐说。

当林仲豪端着两纸盒炒面上来的时候,比赛才刚刚开始。

他把其中一份递给秦嘉乐,一边对赛场上的情况进行着解说:“紫色运动服的是其他学校的,蓝色的是我们学校的。”

“嗯嗯,”秦嘉乐吃了一口炒面,“能看出来的。”

毕竟军校生的体格本来就要比一般同龄人强壮,体力也要好些,紫色衣服的那一队在开局就不算很顺利,不仅没有抢到球,甚至被带着满场跑。

简直就是压倒性的。

林仲豪说:“不过他们学校在以前和我们的比赛中也没有这样弱势啊,难道是今天不在状态,没有发挥出来?”

正说着,赛场上一名身穿紫色运动服的被盖了一次火锅之后突然就倒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

比赛临时被叫停了,现场的秩序顿时乱起来。两方学校的裁判教练和医护人员全部冲到了台上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那个学生像是昏迷过去了一样,不管怎样都没有醒过来。

他们开始询问盖了昏迷学生一次投篮的那个人,可是从他的表情上来看,他自己也很迷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可能是他的问题。”秦嘉乐说,“我刚才看得很清楚,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肢体接触。”

“而且就算有接触,也绝对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倒在地上无法起来。”林仲豪表情严肃,“而且这个人我有印象,实力不错,但今天这场比赛完全没有发挥出来。”

“会不会是身体不舒服?”

正在所有人都在猜测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医护人员已经抬来了担架,似乎是要把人送到医院去。

在抬出去的时候,秦嘉乐正好可以看到,担架上的运动员脸色惨白,手腕处呈现一种不自然的灰白色,更可怕的是,他的脖子上开始出现紫红色的大块斑状。

这一幕让她吓了一跳。

为什么会变成那样?到底是什么症状才会让人出现那样的红斑?秦嘉乐的脑子里嗡嗡响,该不会那就是传说中的传染病?

“嘉乐?”林仲豪微俯下身,担忧地问道,“怎么了?脸色很糟糕。”

“没,没事。”秦嘉乐还在回想刚才的一幕,“那个人到底是怎么了?”

林仲豪摇摇头:“问了别人,他们都不太清楚,只知道好像是犯了什么病。”

“能治好吗?”

看出她的不安,林仲豪柔声安慰道:“没关系的,人已经被送去医院了。”

救护车的声音渐行渐远,场上的比赛又重新开始,观众好像又都重新投入到了对比赛的激情中去。秦嘉乐却一直都不能完全安定下来,担架上那个运动员的样子不断在脑中回放。

……

林仲豪在晚饭结束后又把人送回了学校,临走时说道:“如果有什么事一定要给我打电话,好吗?”

秦嘉乐点点头。

夜风呼呼吹着,学校里路灯不能关照到的草丛发出簌簌声响,看过去的时候是一片黑暗。秦嘉乐抱着双臂,不敢左右乱看,低着头一路小跑回到寝室。

宿舍里居然只有两个人,一个躺在床上吃东西,一个坐在桌子旁照镜子。照镜子的那个是徐娟,看到秦嘉乐回来赶忙站起来:“正好你回来了,能帮我看看我背上是怎么了吗?”

“背上?”秦嘉乐疑惑地问道。

“是啊。”徐娟看起来很苦恼,“特别痒。”

她用手伸到短袖的下摆用力撑开,好让秦嘉乐可以从上面看。

“你看看是怎么回事?”

秦嘉乐不太在意地看了一眼,只是这一眼就让她整个人顿住了。

徐娟的背后也开始出现那个篮球运动员脖子上一样的红斑!只不过她的颜色没有那么深,看起来像是过敏了一样。

徐娟也被传染了?

“说呀,怎么回事?”徐娟催促道。

秦嘉乐退后两步,摇了摇头:“就是在发红而已,我也不清楚。”

“我就说嘛,”在床上的室友说,“肯定就是过敏了,有什么好操心的。”

“我以前从来没有过敏过。”徐娟嘟囔着。

“想想你今天都吃了什么呗,忍住别挠啊,越挠越痒。”

徐娟重新回到桌子那里坐下,不停地在用镜子照自己的后背。秦嘉乐注意到她的眼睛里也开始出现红血丝,莫名的恐惧袭上心头。

她走到寝室门外,给好友陈晨打了个电话。

“喂?”

“晨晨,你听我说,”秦嘉乐有些焦急,“你现在在寝室吗?”

“在啊,怎么了?噢我知道了,是你今天晚上的约会……”

“不是那个,”秦嘉乐无语,“你能陪我出去住一晚上吗?”

陈晨愣住了,从床上一骨碌翻身坐起来:“怎么了到底?”

“我们学校门口见,”秦嘉乐当机立断,“到了我再和你解释。”

她也说不好自己这种恐惧来自于哪里,只不过在她看到徐娟背上的情况后,她觉得今天晚上的寝室是真的没办法住了,哪怕当作是避一避也好。

挂了电话,秦嘉乐回到自己的床边开始收拾东西。徐娟瞧着她的动作不由得问道:“秦嘉乐,你要干嘛?”

“我今晚想和朋友一起住。”秦嘉乐头也没回,不敢去看此时的徐娟。

“怎么一个二个都要回去啊。”徐娟说。

秦嘉乐停下手里的动作:“其他人也是出去住了吗?”

“没有,她们直接都回家了,不知道要干嘛,走的时候慌慌张张的。”

秦嘉乐点点头,她父母离婚,早就不在一起住了,而且两个人工作都忙,差不多是一年就只能见几次面的程度,平时最多的联系就是打生活费。

现在虽然还没有消息,但最好的消息就是没有消息。

赶到学校门口的时候,陈晨已经在了,抱着胳膊哆哆嗦嗦地,看见秦嘉乐后说道:“你最好是有什么正当理由哦,要不然我这可都是要准备睡觉进被窝了,又给我喊起来……”

“先去宾馆再说。”

学校附近一般都会有很多宾馆,条件好的和条件不好的。秦嘉乐随便选了一个看起来比较正规的,拉着陈晨去登记。

前台的态度不怎么样,斜斜地看了二人一眼,默不作声接过身份证办理。

两人要了一件大床房,墙纸非常陈旧,有些边缘部分都开始脱落了,床头柜又窄又小,下面放着两双宽大的男士拖鞋。整间屋子只有床单非常惹人注目,白得刺眼。

陈晨一屁股坐在床上:“说吧,到底什么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