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神秘博士:人类唯一

更新时间:2021-02-21 02:02:32

神秘博士:人类唯一 已完结

神秘博士:人类唯一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加雷斯·罗伯茨 分类:科幻 主角:杰罗尼安德 人气:

经典小说《神秘博士:人类唯一》由加雷斯·罗伯茨所编写的科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杰罗尼安德,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时空发生了畸变,有人在干扰时间。博士、罗丝和杰克上校来到21世纪的伦敦,却发现了一个尼安德特人——早在28000年前就灭绝了的原始人。本想在远古找到真相,博士却激起了更多谜团:未来人的负面情绪究竟去了哪里?博士为什么会任由别人解剖自己?藏在灰色之门里吃人的丑陋怪物到底是什么?在人类被吃光以前,博士能否逆转崩塌的时间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薇若妮卡拉开病床四周的帘子,把枕头垫在一个毛茸茸的脑袋下,专业而善意地咂着嘴,“我知道你醒了。”她轻声说。

即使作为英国人来说,床上的男孩也着实有点难看。薇若妮卡对英国的年轻男性没什么好感,毕竟每个礼拜五,她都得把时间耗在为他们包扎伤口上——周五之夜的酗酒和打架几乎成了雷打不动的全民消遣。医院里的工作人员来自世界各地,单单这个病房的护士就有印度人、乌克兰人、波兰人和越南人,尽管他们都说英语,但他们都暗自厌倦他们照顾的病人——正是这群人将英语传遍了全世界。

“该洗澡了。”她微微提高了音量。

她注意到男孩的眼球正在厚厚的眼睑下转动。他眉骨突出,嘴唇厚嘟嘟的,微微有些干裂,头发和胡子凌乱不堪,身上的气味闻起来……很古怪。薇若妮卡无法形容这种气味。一般来说,大部分受伤入院的人身上不是烟臭味儿就是尿骚味儿,而男孩的味道闻起来同样刺鼻,但又夹杂了一丝新鲜的自然气息。

“该洗澡了。”她又重复了一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男孩蓦地睁开了眼,眼中丝毫没有打架后的兴奋或是懊恼的情绪。薇若妮卡不由得后退了一步。男孩瞪着海水般翠绿的眸子,漆黑的瞳孔异样地放大,眼中流露出纯粹的兽性恐惧。

“你没什么大碍。”她告诉他,“现在去洗漱一下吧,午饭前就可以回家了。”她发现男孩似乎一个字也没听明白——他不是英国人。“你叫什么名字?”她放慢语速,吐字清晰。

男孩还是不回答。她留意到他的整个身体都紧绷着,于是笑得愈发和蔼,轻抚着安慰他。让人欣慰的是,他也缓缓抽出了藏在被子里的手,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男孩前一晚被套上了病号服,洁白崭新的布料同他多毛的手臂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薇若妮卡打量着这只手臂,说它多毛并不确切,它简直就是动物的“毛皮”。

她温柔地扶男孩起身,牵着他穿过病房进入浴室。男孩走得很慢,脚步迟疑,视线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她。薇若妮卡涌起一阵怜悯,也许昨晚他头部遭受的那一击比急诊医生的诊断结果糟糕得多,还是说,他的脑袋原本就不太正常?男孩身上没有任何能证明身份的物件,也没有朋友或家人前来探望。待他洗漱完毕,她需要同护士长详细谈谈。

走进浴室,薇若妮卡放开他的手,旋开了水龙头。男孩目瞪口呆地盯着,仿佛从未见过自来水。薇若妮卡冲他打了个手势,示意他脱掉身上的睡袍,而他却只是直勾勾地回望过来,茫然无措。她仍然保持着微笑,伸手绕到他身后解下衣带。男孩似乎很乐意从病号服的束缚中解脱出来。他自觉地抬起双臂,让薇若妮卡帮他拉下衣服。

男孩赤裸地站着。薇若妮卡一下子就注意到,他浑身上下全都覆盖着粗糙的、浓密的毛发。随即她又注意到,他的身体从腹部到腹股沟几乎是一条直线下来,没有任何弧度。

他弯下身子,急不可耐地从浴盆里舀起一大捧水,大口大口地吞咽起来。

那一刻,薇若妮卡决定立即向护士长汇报情况。她见过很多赤身裸体的英国人,可他们都有腰。

“运气好的话,他们可能还没意识到有什么古怪。”博士冲杰克说,手指轻轻敲着塔迪斯控制台的边缘。塔迪斯正通过时空漩涡向医院驶去。博士一边调整着坐标,一边看着另一只手拿着的《A到Z伦敦街道首字母检索图册》。这次降落必须精准无误。“即使如此,我们也得加快营救野人的行动。要是那野人被人识破就糟了,搞不好已经有人发觉异常了。”

“好吧,那咱们瞧瞧所谓的‘野人’想利用裂隙引擎干些什么。”杰克说,“这东西在46世纪很普遍,不过那个时代可没有野人。”

“是,我知道。”博士耐心地说道,“不消你说,我心里也有一大串问号,列成单子就和你的胳膊一样长。”

罗丝从塔迪斯的深处走了出来,显然她已经为这次匆忙的救援行动准备完毕。经过刚才的一番苦寻,她只从塔迪斯的巨型衣橱里翻到一身护士的行头,是那种20世纪80年代啦啦队短裙和18世纪80年代威尼斯舞会华丽礼服的混搭。她径直走到杰克上校面前,挑衅地望着他——他胆敢拿这个取笑她试试。

杰克扮了个无辜的鬼脸,举起双手表示投降。尽管如此,他还是忍不住上上下下地打量罗丝的装束。“我啥也不说,”他说,“看,啥也不说。”

罗丝走到博士身旁,“如果他真的是野人,未开化的野蛮人之类,他很可能并没有随身携带裂隙引擎。他或许是被突然传送过来的,这样的话,倒是不会造成太大的危害。”

博士控制着塔迪斯准备着陆,“他赤手空拳地攻击别人,嗯,听起来倒像是被吓坏了,又孤立无援、势单力薄,还真是值得帮助。”他用余光扫了一眼地图,一边旋转控制杆。引擎发出一阵阵的嘎吱声,罗丝只觉得胃部一沉,脚下的地面也随即震动起来,这意味着塔迪斯就要着陆了。“但医院只会诊断他是醉酒,”博士继续说道,“所以,我们只要混进医院,找到他,再带他出来就行了——轻而易举,不费吹灰之力。”

塔迪斯发出一阵令人满意的着陆声。

博士检查过扫描仪,得意地咧开嘴笑了,还给自己挑了个大拇指。他把地图册随手丢在控制台上,自信满满地大步走下登船坡道,同罗丝和上校一起迈出了塔迪斯蓝色警亭的大门。

罗丝不得不承认,博士在导航定位方面果然是天赋异禀,塔迪斯刚好停在了医院的正对面。不幸的是,医院此刻已经被一排军用装甲车围得水泄不通。荷枪实弹的士兵正把守着各个科室的大门,医院的工作人员和病人源源不断地从候诊大厅里撤出,被警官催促着走到街两头黄色封锁带的外面去。带着杂音的无线电通话声不停地响着,一架黑色直升机在头顶呜呜盘旋。

罗丝看看博士,博士正努力保持着先前自信的微笑。

“又或者,这真的是非常、非常难办。”他说着,言语里没有那种自信了。

杰克皱起眉头,“没必要这么兴师动众吧?他或许浑身虱子跳蚤,但事实上他也只是一个人。”

“除非他不是人。”罗丝说。

“计划要做一点小小的改变。”博士转向杰克,“我和罗丝需要有人打掩护,你做得到吗?”

杰克稍加思索,点了点头,“没问题。我有一套绝佳的掩护方案,从未失手。绝对是有史以来最完美的掩护手段。”

“好极了。”博士说。随后,他示意罗丝跟上。他们穿过马路向医院走去,他又回头冲杰克喊道:“等五分钟,然后就看你的了!”

没一会儿,博士和罗丝就挤过混乱拥挤的人群进入大门,向候诊大厅走去。眼前的场面着实令人费解:一波波从下行电梯中出来的病人和医生被一群肩上斜挎着来复枪的大兵催促着匆匆撤离。

“别怕,”博士悄悄对罗丝说,他们正穿过候诊区,朝大厅尽头的宽楼梯走去,“要有主人的架势。”

“我的确算是这里的主人,我可是交了医保的。”罗丝观察着说。

人们行色匆匆,没有时间多看他们一眼。

“瞧,”博士说,“你这一身穿对了,他们把你当成了医院的人。”

罗丝笑了,她的目光扫了扫博士的皮夹克和牛仔裤,“那你这一身是怎么混进来的,嗯?”

“我任何地方都混得进去。”博士说。像是为了证实自己的话,他拉住了一个正朝反方向小跑的女清洁工,“嘿!你好,这都是怎么回事?”

女人立马停下来,对博士回以一笑——她这反应,罗丝毫不稀奇。然而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他们正在封锁这个地方。”女人向他们透露道,神情又惧怕又兴奋,“昨天晚上带进来的那个家伙,医院后来确诊他感染了埃博拉病毒。”说完她又开始小跑,从他们身边擦肩而过,“我们都得离开这里!”

“好吧,看来他们是这么敷衍她的。”博士说。

“说不定是真的呢?否则怎么能引发这样大规模的恐慌?”罗丝指出。

博士摇了摇头,“唔,不可能。埃博拉病毒只是他们第一时间能想到的说辞,真是蹩脚。如果当真有感染的风险,他们只会把大家关在这里,而不是把大家赶出去。更何况,埃博拉病毒1976年首次感染人类,2076年就被彻底战胜。在这一个世纪里,还没有发明时间旅行技术。”

罗丝又笑了,“你总这样无所不知无所不晓,难道不累吗?”

他们这时已经走到了楼梯间,正要迈步上台阶,却被一个大兵挡住了去路,对方指着大门冲他们嚷嚷:“你们必须马上撤离!请吧!”

两人于是原地后转,打算换一条路。罗丝看了看手表,“咱们的掩护到哪儿了?”

话音未落,大门口就突然爆发出一阵骚动和尖叫,罗丝还听到了几声奇怪的干笑。好一会儿,她都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看见杰克上校一路号叫着从人群里冲了出来,最最关键的是,他全身赤裸,一丝不挂——

罗丝连忙把脑袋扭向一边,然后偷偷瞥去。杰克这时已经冲了过来,而且眼看就要冲进一部即将关闭的电梯,于是,楼梯口执勤的大兵不得不追了过去,却很快就被淹没在一群看呆了的人群中。

罗丝盯着地板,“真不害臊。”她嘀咕着,又忍不住为杰克的厚脸皮笑出声。

博士也着实大笑了一番,“唔,这可不算我见过的他引发的最大骚动!”他抓住罗丝的手臂,“我们走!快!”

面对无人把守的楼梯,他们一步三个台阶地奔上楼去。

没有想到,二人轻而易举就找到了目标。医院的走廊像是被遗弃了一般,空无一人。博士很快找到了挂在墙上的楼层科室示意图,隔离室在七楼。

他们来到七楼——连续爬了十四段楼梯,罗丝已经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而博士却大气不喘,面色如常。他们走进长长的走廊,里面回荡着远端传来的说话声,于是他们又继续蹑手蹑脚地前进,直至来到一间冲走廊大开着窗户的房间,这才小心翼翼地蹲下身,脑袋悄悄探过窗台。

罗丝看到,一小群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正围着一个病人站成一圈。一位长相和善的年轻女护士站在一旁,显得忧心忡忡。她身旁站着的军官则一脸困惑。罗丝的目光最后落在那个穿着白色病号服的病人身上。他很矮,第一眼看上去就像个孩子,顶多十来岁。一位医生走到旁侧,罗丝这才看清了他的脸。他五官粗笨,鼻子硕大,眉骨突出,眉毛又粗又密。尽管五官俱全,但却莫名让人觉得那不像是人类的脸。

“他不是人类,对吗?”她悄声问。

博士小声咕哝道:“这取决于你对于‘人类’的定义。显而易见,他也绝不是外星人。”

罗丝努力回忆着仅存的那一点从科学课上学到的知识,BBC二台[.BBC有两个频道,一台播放吸引力大的大众节目,如体育、娱乐、时事政治、戏剧以及儿童节目;二台则针对特殊兴趣的观众,播放纪录片等小众内容。

]纪录片的某些片段也浮现在她的脑海。她最终吐出了那个词:“尼安德特人。灭绝于几百万年前。”

“应该是差不多两万八千年前,”博士随口纠正她道,“从进化的角度来说,就是‘上星期二’。”

罗丝皱了下眉头,“那个时候他们就有裂隙引擎,能进行时间穿梭了?”她一脸怀疑,不过她确信博士会否认这种鬼话。

博士果然摇了摇头,“唔,他们确实很聪明,但还没聪明到这种地步。”博士看上去也是一肚子困惑,不过他耸了耸肩,微微一笑,“我们待会儿就知道了。”

“说得好像你认识很多尼安德特人似的。”罗丝揶揄他说。

“确实认识几个,”他收起笑容,脸上挂着一丝不安,“他们没有完全灭绝,而是逐渐衰落了。气候变化了,他们无力竞争。”

“同人类竞争?人类毁灭了他们?”罗丝很快反应过来,博士显然正为此苦恼。

博士点点头,“倘若我们不把他从这儿弄出去,这里的人类恐怕会让悲剧重演。”

罗丝扭过头去,隔着窗户望向室内。无声的恐惧凝固在尼安德特人的脸上,他一定是在害怕围着自己的人。她随即又转向了博士。

“我就是人类,”她提醒他,“人和人是有区别的。”

博士笑了,“是啊,你们人类里偶尔也能冒出一两个好人。”

薇若妮卡自认为英语说得还不错,但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几乎听不懂在场的医生和大兵都在说什么,他们都不是这家医院的人。她之前向护士长汇报了病人那不同寻常的特点,护士长随后就把这些情况报告给了医院的医生,医生安排病人拍了照片和X光片,再通过电子邮件发送出去。约莫二十分钟之后,医院收到了疏散通知,接着,这些陌生人就出现了。薇若妮卡一直在病人身边打转,所以没人费心遣散她。她想,自己的存在大概是无关紧要的,毕竟来客的注意力完全放在病人身上,没人对她感兴趣。他们一直细细观察着男孩,不时地摇头,嘀咕着一个她听不懂的词:尼安德特人。

她不停地安抚着男孩,看到久久不散的恐惧在他的眼中渐渐缓和,才退回到自己的位置。不过她仍然暗暗为男孩担忧。直觉告诉薇若妮卡,不管男孩是什么人,也不管这些陌生人将要做出什么决定,一定都会对男孩不利。她由此产生了深深的无力感——她只想把这些人轰走,简简单单地照顾他,但是她不敢这么做。

突然,隔离室的门开了,一个穿着皮夹克和牛仔裤的男人走了进来,男人留着平头,湛蓝的眼睛里闪着火焰般热切的光,他的身旁还站着一位非常漂亮的护士小姐。薇若妮卡立即对他们产生了一种似曾相识的亲近感,尽管她一点也不信任在场的其他陌生人,但她却无条件相信这两个新来者,就像是她大脑深处的潜意识做了判断。她就是知道他们是好人。

“大家好,”男人自信满满地开了口,“抱歉我来晚了,我是……”他的目光在屋里打了个转,最后落在床边的小桌上,“塔布莱[.桌子Table的英语发音。

],我是塔布莱医生,目前国内重度肢端肥大症领域的权威专家。我一看就知道这个病人需要我的帮助,如果你们认为这是某种尼安德特人返祖现象,那就大错特错了。不过病人的症状很有误导性,的确很容易出错,我也不会责怪你们。如果你们愿意让我来接手这个病人,我很快就能查明病因,并且承诺给他最好的照看和治疗。”和往常一样,话由他说出来总是那么热情、随和却又不容反驳。其他人还来不及接话,他就转向了随他来的那名护士,“泰勒护士,”说着他又冲薇若妮卡露齿一笑,灿烂的笑容驱散了薇若妮卡心中满布的阴霾——“还有你,请把我们的病人扶上担架车。”

薇若妮卡发现自己无条件地照做了,仿佛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

当她和另一位护士小姐将男孩扶上担架车时,她听到在场的一名医生长舒了一口气,“肢端肥大症,”他说,“毫无疑问。”

“没错,”陌生人说道,“病人的情况会越来越糟。我,塔布莱医生,恰好是治疗这种病症最出色的专家。现在你们就去把那些愚蠢的大兵打发走,我来帮助这个可怜人。我的救护车已经等在外面了,所以……”

说着,他已经同薇若妮卡护士、泰勒护士以及那辆担架车一起离开了隔离室,向电梯走去。

“看到了吗?”他神采奕奕地对护士小姐说,“我告诉过你,人们一筹莫展的时候,最需要一个带着确切答案的人来帮助他们解脱。轻而易举。”他扫了一眼薇若妮卡,辨识着她的护士牌,“你好,薇若妮卡,你的家乡克拉科夫怎么样了?自打宰了那条龙,我就再也没去过瓦维尔[.波兰的民间传说中,克拉科夫城经常会遭到来自瓦维尔山恶龙的侵犯,克拉科夫的国王因此承诺,打败恶龙的人就能迎娶公主。

]了,算起来已经有差不多一千三百年了。”

薇若妮卡对他的问候投以微笑。

他们走进电梯,薇若妮卡感到内心涌出呐喊的冲动:不管你们是谁,请带我一起走吧!她又看向泰勒护士:你们是朋友吧?我要是你就好了!

博士按下通往一楼的电梯按键,电梯门缓缓合上。然后,他握住了担架车上男孩的手,“没事儿了,伙计,我是博士。但我和他们不是一伙儿的,也许我看上去和他们很像,但我的确不是,明白吗?”

令薇若妮卡吃惊的是,男孩看着他的眼睛,肯定地回应了一声——她怎么也想不到,男孩的声音尖细得像个女性。

“快点,加把劲儿啊!”泰勒护士焦急地去按电梯按钮。

警报器却突然响起来。博士的脸色沉了下来。

“好吧,我的错。”泰勒护士说着,对博士咧嘴一笑,“这电梯罢工得可真是时候。”

薇若妮卡扒开电梯门,把担架车拉出来推到拐角。她捕捉到警报声中匆忙跑动的脚步声。

“这边,”她冲他们喊道,“货运电梯!”

博士跟上她,冲她露出了一个迷死人的微笑。“你们真是两个善良的人类!”他不可思议地大声说道。

薇若妮卡欢欣鼓舞,她感到自己从未如此心潮澎湃。

他们俩帮她一起把担架车推进了货运电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