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血狼雇佣兵的古代征战

更新时间:2020-03-12 04:20:00

血狼雇佣兵的古代征战 连载中

血狼雇佣兵的古代征战

来源:落初 作者:亦是君子 分类:军事 主角:赵辰孤鹰 人气:

《血狼雇佣兵的古代征战》为亦是君子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齐楚秦燕赵魏吴卫汉,九国争霸,文将武将尽出,谁才能拔得头筹,赢得天下?赵辰,一个小小城池的将军,不被看好的赵国三皇子,且看他如何在这乱世之中,打响属于他的名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环城城外环树林

环树林位于环城城外西北处两公里的地方,名字的来由很简单,由于树林呈环形状,于是取名叫环树林。这里的树木枝干非常的粗壮,比之人的大腿还要粗上许多分。下身分节错支的根扎入泥土之中,往下蔓延。上身身躯挺拔,向天伸展,枝叶繁茂。

一阵微风轻拂过,枝叶如小孩子追逐蝴蝶般想要追逐微风,并随之摇曳着自己那翠绿的身躯,熙熙攘攘碰撞间发出飒飒的声响。微风远去,枝叶少了玩闹的“伙伴”,平静了下来。

透过树叶间的缝隙,阳光如数的撒了下来,打在了地上,给原本阴凉的树林带来了一丝的暖意,带走了些许的黑暗。

“叽叽。”小鸟落在树上,转着脑袋,时而用嘴啄了一下翅膀,时而眯着眼睛打着盹。

走在林道上,如果仔细地闻一下,会嗅到空气中夹带着淡淡的血腥味,鼻子微抽,吸着气,循着这股味道往前走,血腥味越来越浓郁,直冲鼻腔,进入肺部,让人忍不住想要咳嗽。

地上躺着一个年轻男子,有一道阳光刚好打在了他的脸上,映衬出他那一张俊俏白稚的脸蛋,似婴儿般稚嫩,给人一种柔和感,棱角分明的脸庞,却又带着些许的坚毅。

下身修长,身子骨看起来没有正常人那般圆润有力,显得比较瘦弱,但离瘦骨嶙峋又差伤几分。他那一张清纯的脸蛋,如果不是浑身都是血迹的话,倒像一个风度翩翩,缺少营养的书生。

身上穿着的白色外衣,此刻已然不再是白色的了,就好像是在冰天雪地里,有人吐了一口血一般,他那白外衣便是如此,全被鲜血染红了。

致命伤似乎在他的胸口处,那里有着一处剑伤,其他位置反而完好无损。

在他的周围躺着四具穿着一样侍卫服侍的尸体,照外形来看,四人各有特色,一个壮汉,175cm左右的身高,方形脸,下巴留着扎人的胡须,脸颊两边的胡须也是较为旺盛,眉毛浓郁,浑身是肉,也不知是肌肉还是肥肉,用彪形大汉形容也不为过。

一个矮小男子,167,脸蛋比较小,倒是比彪形大汉干净了许多,嘴角处有一颗痣,鼻子矮塌,整个人与大汉比起来,就是蚂蚁与大象的差距。

剩下的两个都是中等身材,一个177cm,脸蛋光滑,眉毛似女子般修长,也不稀疏,刚好恰到好处。鼻子高挺,嘴唇薄而不厚,给人阳光的感觉。

另外一个176,脸形尖削,如锋利的剑,给人生出一种距离感。胳膊很细,手指修长。

他们身上同样都是伤痕累累,各自的致命伤却有所不同。

流淌到地上的血液早已凝固,小草的身上还残留着打斗时溅射出来的鲜血,犹如它穿上了一件血衣,在阳光照耀下显得异常的妖艳。

再往旁看,附近的几棵大树上留下了一道道几公分深的剑痕,树皮剥落了下来,露出了浅棕色的内里。

地上散落了大片的树叶,踩在上面发出喳喳的声音。泥地上一个个杂乱的脚印,不难看出,这里曾发生过一场激烈的战斗。

照目前的情况看来,这个书生似乎是某个家族的儿子,带着侍卫出来游玩的时候遭到了别人的刺杀,几个侍卫不敌,最终连同书生一起被人杀害。

是劫财?还是家族仇恨?

或许只有那伙离去的刺客才能给出答案。

突兀之间,竟出现了五道柔和的白色光芒,直直地照射在了五具尸体之上,只见原本僵硬的身体开始慢慢变得柔软了起来,随后开始剧烈的颤抖,大概过了五秒左右的样子,白光全都融入了他们的体内,消失不见。

“宿主寄生成功,系统启动,开始修复宿主身体。”

一道冰冷的机械声,在这个寂静的森林之中响了起来,让人不禁为之乍舌,这是闹鬼了吗?

不过追寻着声音的来源,却定格在了书生的身上,声音似是从他的体内发出来的。

这可真叫人心里发慌,明明人死了,却还能发出声音,这到底是寄生还是附生。

话音刚落,书生的额头处浮现出一道强烈的绿光,光耀夺目,带着浓郁的生命气息。它开始向外延展,形成了一个绿色的光罩,将其整个人笼罩了起来,身上的伤口缓慢地愈合、修复。

自我修复!

这怕是只有那令人为之向往的外太空,才可有的技术。

这还没完,强烈的绿光分出了四道绿色的小光芒,同样形成了一个小光罩将其余四个人笼罩了起来,他们身上的伤口竟也开始慢慢地愈合,被修复。

真是神奇!如果现在有人从这经过的话,怕是会吓趴在地上,也有可能晕眩过去,这已经完全超出常人的思维,更别说是在这个地方......

大概过了一个时辰,他们身上的伤口完全愈合,伤痕全都消失不见了,除了衣服上的血迹之外,看不出有任何受过伤的痕迹,伤口处的皮肤恢复了正常的样子,只是有点白,显得有点突兀。

书生慢慢地睁开了双眼,一双黝黑而又深邃闪着亮光的眼睛,像天上的繁星,泛着迷人的色彩。阳光照射下来,他不禁用手挡住了自己的眼睛,等到慢慢适应了之后,才把手放开。

他轻轻用手撑在地上,坐了起来,树上的鸟儿发出叽叽的叫声,似乎被吓到了,扑凌凌地飞走了,树枝摇晃,有几片树叶从上面掉了下来。

书生左右打量了一下,都是茂密高耸的大树,遮蔽住了大部分的阳光,使得这里非常的黯淡。除了刚才小鸟发出的声音以及偶尔蝉的叫声,就没有了其他的声音了。周围静悄悄的,再加上那几具动也不动的尸体,显得这里非常的诡异。

书生稍微转了一下身,胸口就隐隐作疼。打开自己的衣服一看,胸口处还残留着已经干涸的血迹,之前的剑伤消失不见了。

“导弹,穿越,被人杀?”赵辰将这三个词语联系了起来,皱着眉头,扶着额,再看看自己身穿古代的衣服,不禁释然了,尽管这种事情在现实中不可见,但发生就是发生了,他又活了过来,重生在了古代。

此刻的身体已然不在是曾经的那具身体,现在的他瘦弱无力,没有任何的肌肉,少了以前那种爆炸性的体魄。

他搜寻了一下这具身体的记忆,顷刻间,记忆被解封,如潮水般涌了出来,席卷了他的大脑,与他的灵魂中带着的记忆混杂在一起,谁也不让谁,争斗了起来。

此刻就好像在平静的大海中,投入了一块如山岳那般大的巨石,引发了大海啸,海浪翻卷,有十几层楼那么高。

他捂着自己撕裂般疼痛的脑袋,就好像有无数的针扎在了脑袋上以及无数的蚂蚁啃食着他的脑髓。他的眼神变得迷离,瞳孔涣散,神志开始变得有点不清了,眩晕感就像一记重锤,狠狠地砸在了脑袋上。

睡吧,睡过去!

心里面有一股呼声,想要赵辰沉睡过去,眼皮也不由得低沉,浑身无力,一旦昏睡之后,能不能醒来,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一想到这,赵辰咬了一下舌头,强制自己清醒,左手使劲掐着大腿内侧,眼神暂时清明了一些。他紧紧地咬着牙关,冷汗一阵一阵地冒了出来,背后的衣裳早已被打湿。脑袋的疼痛牵引着身体轻微的颤栗,他看了看远处的剑,想要过去拿在手里,却无奈地发现自己已然无力。

“这刚醒过来,就要死过去吗?”赵辰内心苦笑道。

眼看着撑不下去了,两具身体的记忆终于是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疼痛感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仿佛没有来过一般。脑袋逐渐恢复了原有的清明,毛孔梳张,整个人舒爽了起来。

当你睡到正午醒来,慵懒的伸了个懒腰,那种不言而喻的舒坦,便是赵辰此时的感受。

“活着真好!”

刚刚那一刻,他都觉得眼前一黑,要和世界告别了。

身份揭晓,书生就是被导弹炸死的赵辰,灵魂阴差阳错的穿越到了另外的一个世界,一个死人的身上。

他搜寻了一下这具身体的记忆,得到许多重要的信息:

这是一座地域辽阔的大陆,名叫玄冥大陆。大陆地域辽阔,海域面积广泛,大陆上有着九个国家,分别是魏国、赵国、齐国、楚国、秦国、燕国、卫国、吴国、汉国,每一个国家的实力不同,各国的城池分布在了大陆的各个地方。

国家与国家之间少不了摩擦,但都还没有上升到发动大型战争的地步,时间久了,有的国家已经习惯了和平,人民安居乐业;有的国家摩肩擦章、养精蓄锐,不断地扩大地军需储备,为的是将来踏平他国做准备。

在这个大陆上,不单单有强大的国家,还有着各种各样的刺客组织、钱庄、部落、镖局、家族势力,各种暗里明里的势力层出不穷,明争暗斗。

在这个世界里,钱和权就成为了有心人所追求的东西,钱是基础,有了钱可以购买粮食,招募士兵。权是矛,有了权,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培养自己的力量,师出有名,不至于落得只是匪兵的名头。

身处这样的世界,一个不小心,脚下便是万丈悬崖,跌得个粉身碎骨,没有任何翻身的可能!

至于这具身体的主人,原名“赵辰”,与赵辰同名。而前者是赵国的“落魄”三皇子,与其说是落魄,不如说他为人软弱、无能。他的母亲在生他妹妹的时候身亡了,于是毫无疑问的,缺少了母亲保护的他,就被其他皇子排挤,赵国的国君赵训甚是宠爱他的母亲,不忍心地他呆在宫里遭人欺负,便委任他为环城的守成将军,加上四个武力强大的侍卫,派遣到了偏僻的环城,目的是希望他能够改变自我,不再是以前那般的懦弱。

不得不说,赵训对待赵辰,都如接班人对待了。将一个城池交由他来打理,虽偏僻些,落后些,却也是一城之池,意义重大。

不过终归赵训还是太想当然了。

来到环城之后,赵辰行事畏畏缩缩,有四个强大的侍卫,也不懂得运用,只当他们是一般人对待,他们四人觉得保护住赵辰便是了。

在环城这个偏僻的地方,哪来的什么危险,于是渐渐地,他们开始酒肉人生,城内的几个家族现了他们的趣味之后,钱、色等纷纷砸在了他们的头上,魔掌一伸出来,他们全然失去了抵抗能力。

赵辰在兵营中并不得军心,你说你打斗不行,文也不行,就差不多是一个愣头青,还是一个傻乎乎,见人都不太敢正眼看人的弱鸡,谁会服你。

士兵们只把他当作了一个无能的年轻人,仗着自己强大的后台,才当上了这么大的军职。

军营中有两个都尉,周子昂和冯竹,是兵营内职位最高之人,前者专心训兵,虽如士兵般不理会赵辰,但也没有任何怠慢的地方,只是想要命令他去做什么事情,就不好意思了,我不听你的。

后者就没有周子昂这样好说话了,他早已被城内的家族收买,自然不会给好脸色赵辰看,每天几乎都是冷嘲热讽,后来直接将赵辰赶出了军营,不准他踏进半步。

赵辰这么大的一个人,被当成了空气,要说不憋屈,肯定是假的。

没权没势,能做什么,无奈之下,赵辰只好躲在将军府中读书,勉强过日子。每当想修书一封,寄回皇宫,但都内心发慌,颤抖地撕掉。

本来在皇宫内就是人人欺负的对象,这要是自己在环城毫无作为,每天只能躲将军府读书过日,传了回去,赵辰这个名字就会成为天大的笑柄,自己的父亲只怕也会沦落为别人口中的昏君。

为何如此不堪!

每每半夜思考至此,不禁泪流满面,恨不得剥开自己的心,扒开自己的脑袋,好好地质问一番:“江山易改,本性...真的...难移吗?”

赵辰也想要有所改变,他向几个侍卫讨教,不知出于内心的愧疚,还是人性中带着那么一丝还没有泯灭的良心。他们还是教了赵辰一点皮毛功夫。

幸运之神并没有降临到赵辰的头上,不知道谁盯上了他们,在这一次外出练武的时候,遇到了几个武力强劲的黑衣人,在这里截杀他们,虽成了酒囊饭袋,可照旧每天练武的侍卫勉强抵挡住了一波攻势,但占据了人数上优势的黑衣人,不给他们逃跑的机会,很快地就干掉了四个侍卫,至于赵辰,被人捅到了心脏,身亡。

“明明我想要努力了,想要变好了,上天却不给我这个机会,我不甘!不甘啊!父皇儿臣不孝,不能侍...。”最后一句话还没有说完,赵辰就两眼一黑,死了。

死之前,连自己的敌人是谁都不知道,要是用死的不明不白来形容,还真的沾的上钩。

“是个苦命人。”回忆到此,算是结束了,再往前的记忆就是宫内黑暗的日子,细细品之,赵辰内心发出了一阵哀叹。

“既然借用了你的身体,那么我定帮你报仇雪恨。”赵辰目视前方,神色坚定,嘴角微微上扬,说不出的英俊潇洒。

咔擦,背后骨头摩擦声,清脆,也有点让人毛骨悚然。赵辰猛地转头一看,除了地上的四具尸体外,没有任何的东西,他的笑意全然消失,皱了皱鼻子,活动了一下有些许僵硬的脖子,安慰道:“可能是听错了吧。”

呼~呼~呼,突然间,赵辰感觉到好像有人在自己的后背吹着气,脖子一僵,被汗水打湿的后背传来一阵一阵冰寒的感觉,身体一顿激灵,全身的鸡皮疙瘩都翻了起来。

“不会是闹那啥了吧?”赵辰心里想着,想要起身离开这个地方,双腿却跟灌了铅一样,动弹不得。

就在这个时候,他隐约感觉到有东西爬上了自己的后背,然后耷拉在了自己的肩膀之上,微微偏过头一看,一只苍白肥大的手掌出现在了自己的视野之中。

“一个人,坐在这里干嘛呢?”背后传来了一道阴森森的问候。

难道是那伙人没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