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血与火

更新时间:2020-01-22 05:36:18

血与火 已完结

血与火

来源:落初 作者:独狼萧潇 分类:军事 主角:赵刚安静 人气:

主角叫赵刚安静的小说是《血与火》,它的作者是独狼萧潇最新写的一本军事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场亡命开拓  一次惊险新生  一支绝世小队  一段热血传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开拓?”小队在会议室集合,会桌上横七竖八地摆着各色Qiang支,队员们在桌边沉默,帕克在给他的枪装上新的瞄准镜,仿佛修复一颗受损的心灵,新瞄准镜的玻璃亮得逼人,一个复仇者冷峻闪耀着理智与疯狂的旷世共舞毫不客气得从深邃的狙击镜中传递出来,和帕克异常冷峻的神情说不出的默契,默契,赵乐把弹夹从微冲上拔下来、插上去、扒下来,插上去,“咔吧咔吧”很有节奏的金属撞击声娴熟而显得无聊透顶,谢尔顿把一挺班用机枪拆了装、装了拆,暮雨摆弄着他的单兵潜望镜——这年头在舰上也就他对这种相当古代的光学仪器感兴趣,只是暮雨为它加装了高分辨率CCD数码成像部件和各种传感器,并且连上了小队影响传输系统,纯粹是为了以资娱乐,他为什么这么干?因为他能,这是天王老子也改不了的理由了,现在他正在对着方泉大吹自己的先见之明,知道早晚会用上这种“发明”,方泉并不反驳,因为计算机里的影响分析与处理系统里面的视频确实来自暮雨正在摆弄的七扭八歪的“发明”,而且方泉很惊讶的发现这个不起眼的装备收集到的影响完全可以用“专业”来形容,像质清晰,角度完美,还有高分辨率红外影像,虽说这些东西都不是什么高科技,可是能把他们集成到这个地步确实也是要水平的。

“帮我叫帕克来!”方泉吩咐暮雨。

暮雨扶了扶耳机“猎人,独狼呼叫,受夜莺之命。”

“你找死啊!哪有独狼找猎人的,这代号也太??????”“夜莺小姐,您既然能命令一头独狼,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到呢?”

“猎人报道!”“帕克,你在狙击镜里见到的那个人是在这里么?”方泉把中心锁到一个区域——经过弹道计算得到的粗略位置,两块巨石。

“就是他!”帕克叫的几乎带上了笑的腔。

“人在哪里?”“拉近,在拉近,看到没有,看到没有?狙击镜!枪口,这是个老手,栽倒他手底下不丢人。”

“可他为什么没有再开枪呢?你打中他了么?”

“不知道。”“总不能摸到鼻子上去吧!”

舰长到了。“舰长!”“坐。”“经舰队安全委员会评估决定,‘开拓?’任务继续,增加一个任务,找到那个狙击手。”

“这破地方怎么会有人类的狙击手?”暮雨很快意识到这发子弹的背后有故事。

“这不是你该关心的。”“我要带着我的兄弟去拼命!他们有权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战!让我的人毫不怀疑地去执行任务,这是我关心的!”

“你要答案,那我告诉你,得到答案的钥匙就是那个狙击手,找到他,我才能有底气告诉你答案,因为这一切我也一无所知。”

“活的死的?”“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这么说他是人了?和我们一样?”“看着这发子弹,它像是外星来客么?”舰长抓起证据袋,里面一发黄橙橙的子弹头,和帕克枪里的别无二致。

“执行命令!”?“是!”这是每一个军人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但这是军人的宿命。停机坪上,暮雨看着重新集合完毕的“开拓?”小队,众人的脸上散去了轻松与自在,取而代之的,是严肃,是弥漫在空气中的杀气,方泉就像一朵血泊中的白玫瑰,那么扎眼,她的美丽不属于这该死的杀戮。

“登机。”一百多人的小队分乘四架大型运输直升机外加八架武装直升机护航和提供空中支援,旋翼卷起狂风,直升机编队向着预定的地区飞去,舱门口架着舱门专用的大口径机枪,弹链从贪婪的枪机里延伸出来,黄灿灿的在昏暗的机舱灯光里显得突兀异常,舱内的队员在静默无声地整理着装备,耳机里响着暮雨的命令。“前方有一块林间空地,空地上有两块巨石,二号武装直升机,检查巨石附近是否有尸体或者潜伏者。”

“收到。”

“前红外装置表明没有生命迹象,图像已传入小队共享。”

“他溜了。方泉指着屏幕。”

“赵乐,带上你的分队,准备机降,小心。”

话音未落,林间数枚火箭弹袭来,武装直升机用来对付红外导弹的干扰系统对于这种完全是打完了就不管打得着还是打不着的“放养”式武器实在是没多大办法。还好直升机上加装着主动防御系统,编队将近九成的火箭弹打得凌空爆炸不具威胁而且武装直升机用强大的火力迅速压制了火箭弹阵地,天空逐渐平静下来,但是编队的一架运输直升机被一发火箭弹命中油箱,化作一团烈焰坠向林间一段人的胳膊飞进暮雨的直升机舱,焦臭味迅速弥漫,血还在顺着参差的断面汩汩流出,手里还抓着炸得变形的步枪的提把,暮雨似乎没有注意到外界的一切,继续下达着命令。

“夜莺,向总部报告位置。武装直升机继续保持压制,为运输直升机开辟着陆场,位置北纬12度20分点1220,东经20度45分1356,保持编队形状,人员机降,着陆后机组人员关闭发动机封闭油箱编入战斗序列,以直升机为依托向四周扩展建立半径五十米的环形阵地。”

炮弹在林间爆炸,扫清地面上的一切障碍,高爆Zha药爆发出的力量在几分钟里曾经莽莽榛榛的一片林木从地面扫净,只剩下枯枝败叶和正在燃烧着的残渣。直升机缓缓降落,静谧,死一样的静谧,令人恐怖的静谧,远处几声凄惨的鸟叫,似乎在为“开拓?”小队唱响绝命悲歌,风停了,周围的树木静下来,静下来??????直升机停稳,后舱门缓缓打开,对面丛林中瞬时爆发了近乎疯狂的扫射,子弹像暴雨一样扫来,演绎着机枪生命收割者不变的神话,一时间舱门口血肉横飞,子弹拖着令人胆寒的呼啸穿过刚刚爆炸过充满硝烟的空气织成一道道网,屠杀者立足未稳的“开拓?”小队,绞杀着,狂笑着,舱壁上瞬时绽开了血色的涂鸦,恐怖的气息不用渲染早已弥漫整个空场,机舱内子弹反复反弹,火花四溅,制造着更多的没有归宿的灵魂,有的子弹在队员身体里扭曲着弹道,残忍地绞碎内脏,撕裂动脉,任鲜血汹涌??????“开拓?”小队是精锐,精锐中的精锐,精锐的定义,就是砍掉脑袋还有战斗力。在队友的哀号之中,暮雨带着众人冲出机舱,趴在一段倒下的大树后,背靠着直升机机体。

“所有队员注意,节省子弹,注意观察环境!”

“开拓?”小队开始还击,所谓还击,就是冲着有枪焰的地方开枪,虽然武装直升机为他们开辟出这块空场以便于降落,但是原始森林的昏暗和诡异依旧不减丝毫,除了他们的脚下,四周都是林木,林间闪着火光,喷射着死神的使者,不断地制造着鲜血与死亡。

三架运输直升机停在地上,作为掩体已经被打得千疮百孔,机载舱门机枪打得枪管通红,几发单兵火箭弹把一架的旋翼炸飞,顺便要了一个队员的脑袋。武装直升机借助高精度的传感器渐渐确定了对手的位置,空中支援强有力地向对方阵地泼出死亡之雨,一排排敌军和一排排树木一起倒下,大口径机载机枪的威力足够把一个人腰斩,阵地上到处是人体的碎片,主动渐渐回归到暮雨这一边。

“燃油告罄!我们必须返航!”武装直升机返航,战场形势瞬间逆转,敌兵依靠绝对的数量优势又压住了小队。

“请求总部空中支援!快!”

“请求拒绝!”“什么?”

“请求拒绝!”

“原因?!”

“未说明!”

战斗在继续,丛林原有的静谧不复存在,剩下的,是你死我活的厮杀,毫无目的的厮杀,杀,就是为了杀,为了杀戮而杀戮,为了不被杀戮而杀戮。渐渐地暮雨感到很奇怪,这只未知的力量明显缺乏训练,从刚才满天飞的单兵火箭弹,到现在头顶上飞过的弹网,很明显缺乏有效的组织,更像是匪帮的作风,用学术点的话来讲,叫“喷射子弹,祈求神灵。

“赵乐!”

“到!”

“带上人,摸上去!”

暮雨指着一处小坡地,坡地上林子边缘有一处火力点。

“是!”

赵乐甩着两挺枪口还冒着青烟的微冲,“咔吧咔吧”又上了两个新弹夹,暮雨觉得这声音说不出的悦耳。

“尖兵组没挂彩的,跟我走!”

“机载机枪,火力掩护!”

机载大口径机枪把那个坡地上的火力压得头都抬不起来。一组人窜出掩蔽,娴熟的相互配合,间或射击,对面的一挺机枪没了命地扫射,把队员们的脚边打得尘土飞扬,但是都在几米开外,或者直接从头上飞过去。很快迫近,赵乐挥舞微冲打了一个扇面,整排的敌兵倒下去,有一杆机枪,赵乐觉得太容易了,敌兵就这个素质?赵乐冲上阵地,掀过一名敌兵,正面看了看,人。“报告独狼,对面是人,看不出和我们有什么差别,他们枪法很差,不是一般地差,装备是破烂货,咱们十几年以前就不用的家伙。”

“收到,继续向两翼延伸,撕开口子!”

“是!”

“其余人跟进!”

“是!”谢尔顿把一杆机枪打得像疾风骤雨一般在前方开路,赵乐在口子的两翼已经撕开了一个足够宽的口子,但是他的尖兵组战损也超过了三分之二,已经被打残,只好并入谢尔顿的突击队。小队剩下的人冲出圈子,进入丛林,统计了一下伤亡,人员损失过半,小队冲出来的只有四十多人,赵乐满脸鲜血,双手的微冲枪管热得烫手,衣服破烂不堪像是刚从垃圾堆里捡出来的一样,谢尔顿满脸的烟火,衣服上一打弹洞,方泉收里拎着一把微冲,伪装油彩下的眼神带着不安和恐惧,帕克的狙击步枪背在背后,手里是一把**,狙击步枪在这个距离上的战斗中占不着便宜。暮雨继续盘算,今天遭遇的,究竟是一伙什么样的家伙?缺乏训练和组织,素质低下,装备低劣但是风格强硬,越想越没有头绪,头脑中一团混乱搅在一起,说不上来的让人心烦,何况自己的人马竟然就这样损失了一半,四分之一天上就炸的支离破碎血肉横飞,另外四分之一中倒是有一半在打开舱门的一瞬就被穿成了漏斗,而对面多少人,是什么人,他压根什么也搞不清楚,自己来的任务目标——找到狙击手并进行安全评估完成无望,现下保命要紧,可是舰长为什么要派自己出来?为什么拒绝空中支援?为什么?难道自己的队伍被抛弃了?前方又是一阵乱枪,扫得满地尘埃乱飞,赵乐带尖兵组逼近,其余人两翼包抄,暮雨带着左路,手里**有节奏地响着,谢尔顿从右边围上去,不断有人倒下,有一个人举起**像是要**,暮雨抬手一枪打碎他的手腕,过去一脚踹倒在地,包围圈逐渐缩小,里面的人好像没有投降的意思,谢尔顿一颗手雷扔进敌堆,炸得血肉横飞。暮雨看着脚底下的家伙,哆哆嗦嗦似乎吓坏了,是个不大的孩子。

“能听懂么?”暮雨问。“你是??????道格??????拉斯将军??????手下的人么?”他的声音像是刚从冰窖里掏出来的一半,瑟瑟发抖,掉了一地的渣。

“我不知道道格拉斯是谁,他是谁?”

“我不知道!我不知到!我什么都不知道!”

那个孩子疯狂地揪着自己的头发,碎掉的手腕鲜血迸溅。

“噗。”一发子弹钻进了他的胸膛,鲜血喷涌,成为灵魂的喷泉,远远的,悠远的枪声传来。

“狙击手!”“隐蔽!”

“帕克!一点方向,一点方向!”暮雨近乎咆哮。帕克已经在树上了,端着枪仔细地搜索着每一片树叶。可是,枪声,却从此沉寂。每当他们准备继续行进时,对面枪的子弹总会被送进一名队员的胸膛、脑袋或者小腹,留下一阵哀号。而死神就像传说中的那样,无影无踪地飘在对面的幽深的森林之中,日光从林间洒下,像是光柱撑起了整片丛林,静谧,带着生命的气息说不尽的诗意——如果对面没有死神。

“帕克!给我干掉他!”靠在一棵树上,暮雨喊。“我在找他,是一个人,可是我找不到他!”“帕克,准备接受高品质图像!方泉,准备分析!”暮雨掏出潜望镜,慢慢地伸出去搜索着幽深昏暗的丛林,带着神秘的色彩与难以言状的阴森,方泉的计算机屏幕上显示着即时传输的信息,正在疯狂地分析狙击手的的位置,丛林严重阻隔了仪器的使用,方泉没有任何发现,枪又响了,潜望镜的物镜被击得粉碎,方泉的计算机最后接受的图像是一发正对着自己飞来的子弹。帕克的枪响了,那个方向,不会错的——暮雨的物镜正对着的方向就是枪口的方向,帕克迅速的从环境中分割出一个人的身形,激发枪机,撞针点燃了子弹的满腔怒火,在狙击镜里,他亲眼看到了那个人的额头冒出一朵血云,然后,无力地趴在树干上,喷了一树干的粉红色的脑浆正在缓缓地变成灰白。

“目标已击毙!”“搜索前进!”小队慢慢地摸上去,大约一公里,他们看到了倒在地上,穿着良好伪装服的狙击手的尸体。他死了,拄着靠在树上,还是一个步兵经典的蹲踞的姿势,他的枪,还在他的手里。旁边是另一个人的足迹,他的观察手,他大概已经跑远了。

“啊!你们杀了我,你们杀了我!”一个人歇斯底里地在另一棵树上向着人群扫射,打空了一个弹夹,没有伤到人。“我——投降!”树上滑下来一个同样伪装良好的人,双手举着突击步枪——弹匣已经自动卸掉了。直接回星舰是不行了,那里又会有一场混战,而现在这支队伍很明显对混战唯恐避之而不及。“我们从东边来,那么我们先向北迂回三公里,再折返到河岸,沿河归队,太阳已经挂在山头了,我们必须加快行军。”暮雨命令。这只队伍看似散漫而缺乏组织实则步伐矫健的队伍向北而去,远山,一支狙击步枪缓缓地移动着枪口,把十字线锁在了暮雨的后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