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特种兵之战狼出击

更新时间:2019-11-18 14:34:11

特种兵之战狼出击 连载中

特种兵之战狼出击

来源:落初 作者:风云冷剑 分类:军事 主角:唐彩军雄 人气:

完结小说《特种兵之战狼出击》是风云冷剑最新写的一本军事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唐彩军雄,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为先锋,我是英雄!  当唐彩军在军旗下立下誓言开始,他的人生就再也不能自主,他的一切都奉献给了祖国和人民。  职责和信仰,让他勇往直前。  铁血和勇毅,让他永无畏惧。  顽强和不屈,谱写一篇先锋血史,颂出一曲英雄赞歌。  ps:本书系作者特种兵系列第二部,继《特种兵之特战狼牙》之后。欢迎大家阅读。不一样的精彩故事,一样的热血纷呈。另:新浪微博‘风云冷剑’求关注,求粉。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寒冬凛冽,晨风霜降。

东南军区,先锋训练营。

宽敞的集合营地上,数十名年轻军人穿着作训服列成方阵,背手跨立在营地内。在他们方阵前,一名女军医推着一架手术床轻步走来。

近前,女军医跨立着,秀气却又清冷的明眸一一扫过满场的集训战士。她幽幽看着众战士,语气清冷的自我介绍。

“我的名字叫白璐,白天的白,王路的璐,军衔上尉,军区特战部队先锋医疗团队员。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们先锋训练营的特训护理医师,并负责训练你们有关医护和人体Xue位的理论知识。”

白璐的声音很清冷,就好像一只高傲又圣洁的白鹭。她站在方阵前,让不少人都是眼前一亮,目光中透着一种别样的情绪。

“这娘们儿长得还挺标致的诶。”

方阵中,唐彩军小声嘀咕,目光上下打量白璐,眼神有些欣赏。

方阵前,白璐眉头微不可察的皱了皱,清冷的目光平淡的瞥了唐彩军一眼,眸子闪烁过一道异样的冷光。但很快平静下来,就好像不曾听到一样。

“下面,我将对你们进行指导,初步认识人体各大Xue位及系统神经的分部情况。”

白璐目光看着方阵,随口说道:“我需要人做示范,你,出列!”

白璐扬手指着方阵第一排的唐彩军,后者不由愕然。我的个亲娘诶,为嘛是我嘞?

“出列!”

白璐叱喝,唐彩军不禁苦着脸踏出方阵。他有种不祥的预感,这娘们儿是要刻意报复。

“报告,集训队员编号510请求指示!”

唐彩军还是保持着沉稳,像模像样的回应。

“躺在手术床上,我需要你的配合。”

白璐随手指了指身后的手术床,语气平淡。

唐彩军见状,忍不住的香了口唾沫,这娘们儿千万别来狠的啊。

回头看了一眼方阵中的其他战士,却见所有人都憋着一股笑,看向他的目光充满了幸灾乐祸,与一种友好的怜悯之色。

迟疑了下,唐彩军最终还是无可奈何的躺在了手术床上。结果,白璐转身将他的四肢都锁扣在了床上,四仰八叉的平躺着。

随后在众人关注的目光下,只见白璐取出一盒金针,摆在了手术床旁边的小推车上。在众人瞩目下,只听白璐介绍的声音传来。

“人体内存在着系统神经,人体Xue位是位于这些系统神经上的点。而这些点相互连接,就构成了人体内较为复杂的经脉图。”

“人体周身约有52个单Xue,300个双Xue、50个经外奇Xue,共720个Xue位。有108个要害Xue,其中有72个Xue是轻度Xue,其余36个Xue是致命Xue,俗称‘死Xue’。”

“死Xue又分软麻、昏眩、轻和重四Xue,各种皆有九个Xue,合起来为36个致命Xue。在生死搏斗中,如果强力击中这些Xue位,可导致敌人瞬间毙命。”

白璐一边介绍,一边挑出一根金针,走近唐彩军的身边,她继续说道:“下面,我给大家详细做个示范,让大家能够清楚的认识到,什么叫死Xue,及死Xue的轻重区别。”

看着白璐举着金针靠近,唐彩军脸色一变,顿时忍不住的挣扎起来了。

“喂喂喂,白医生,你这是要干嘛呢?别……别这样啊,会死人的!白医生,唉哟我的个亲娘诶,白医生,我错了,我知错了,求您放过啊……”

唐彩军眸子大瞪,对那根手指长的金针惊恐极了。这娘们儿果然是要报复,要给他来次狠的啊。

白璐不为所动,依然走近唐彩军身边,一手按住了唐彩军的脑袋,随意的摸骨后,那根金针就缓缓的插进了唐彩军耳后的一处Xue位中。

“下面为大家展示的Xue位,属于轻度死Xue,强力击中后,会导致人体耳鸣,眩晕等症状。如果出现意外,甚至也会导致人体神经抽搐,肌肉萎缩等症状。”

金针插入后,白璐便是拍拍手介绍,方阵顿时一片哗然,只觉耳根子都是一阵发凉。

这婆娘还真是下得狠手,居然玩真的。

唐彩军眼珠子大睁,极为不甘的瞪着白璐的背影:“疯婆娘,老子跟你没完……没……”

话还没说完,唐彩军就只觉耳内传来异响,不觉间好像失聪了一样。紧接着眼前发黑,只觉一种极强烈的眩晕感传来。

“你咩……”

唐彩军刚想破口大骂,结果嘴角也是忽然间抽搐,竟是渐渐的朝上咧开了。

唉哟我的个亲娘诶!

唐彩军这次是真的惊恐了,这娘们儿真的没留手啊。

耳鸣,眩晕,歪嘴,神经抽搐,让唐彩军整个人都好像发了羊癫疯一样,在手术床上抽搐个不停。

这种折磨足足持续了半个小时,折腾得唐彩军的脸庞都是发白了,嘴里的口水都是不自觉的流溢出来时,白璐这才解除了他的痛苦。

金针拔出,随后在唐彩军的上唇口轻点了下,唐彩军这才脑子轰然一震,抽搐的神经才渐渐平稳。

而此时,再看向白璐的眼神,都是变得惊惧了些。

以后惹谁,也千万不能惹学医的娘们儿,分分钟能让你生不如死啊。

唐彩军欲哭无泪。

“记得,女人都是记仇的。”

解开了束缚,白璐轻飘飘的冷笑声传进了唐彩军的耳内,让得刚刚爬起身来的后者腿肚子都是忍不住的哆嗦,险些滚倒在地。

娘诶,我真的错了。

唐彩军哭丧着脸,跟丢了贞Cao一样,可怜极了。

而这,就是他和白璐的初次见面,更也是两个人的第一次交流。算不上友好的相识场面,但却算得上极为深刻的一次。

就因为这一次会面的深刻,让两个人都是深深的记住了对方。直到最后,渐渐的难以舍忘。

沙发上,唐彩军回忆着这些,那嘴角都是忍不住的掀起了一丝甜蜜,一丝温情,更也有着一丝苦涩。

“我很想她,想了足足三年。”

唐彩军深切的看着对面的黎文华,语气认真的恳切着。

【求推荐票~求收藏,求打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