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桑中

更新时间:2019-09-21 13:39:41

桑中 连载中

桑中

来源:落初 作者:因真实而感动 分类:军事 主角:林巧雅孔亮 人气:

因真实而感动新书《桑中》由因真实而感动所编写的军事风格的小说,主角林巧雅孔亮,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南宋初年,金帝完颜亮亲率六十万大军南下攻宋。其先锋部队在三峰山遭遇偷袭死伤过半,闻讯的西夏人质永王李天佑乘乱逃脱,在逃亡途中巧遇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样一来马蹄就正好将他的脊柱给活生生踩断了,李仁友口吐鲜血不一会儿便气绝而亡。至此西夏第一将星就此陨落。西夏军法严峻规定在战场上主帅一旦被杀其身边的护卫亲兵一律处斩决不轻饶更有甚者卫兵的家属则会变卖成奴隶。两人的贴身侍卫情急之下奋不顾身拼死来救在付出近两百条人命的巨大代价之后,一行人终于杀出重围就这样西夏国仅存的十几骑残兵败将仓皇失措的向东逃窜。

宣政殿内,崇宗和西夏国的文武大臣正在举行早朝。但奇怪的是与平日不同自上朝开始到现在都没有一个大臣上奏。所有人都用两眼紧盯着殿外仿佛在期待着什么,临近正午大殿外突然跑进来一个带刀的士兵他头盔上还插着一根深红色的羽毛。按规定除非三品或以上的文武官员和当值的殿前武士及宫女太监,否则任何人不经传唤都不许私自进入议事的宣政殿,违者将会被处以极刑。但此时这名士兵却没有受到任何处罚,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其实是专门负责传递前线紧急军情的通信兵称为羽林,因其头盔上插有红色羽毛作为标识而得名。羽林跪下启奏道:“禀告皇上,紧急军情。”

崇宗从金銮宝座上坐起来急道:“快讲。”羽林如实地道:“六月十六日,我国大军与北金决战于凉州一带的天德,我军大败全军覆没。”

崇宗大惊失色地道:“那大王子和二王子呢?”羽林道:“不知所踪。”众文武心中难过他们知道不知所踪也就意味着Xing命不保。

崇宗仰天大叫道:“十万!十万大军哪!”说着一口鲜血狂喷而出整个人也几乎同时向后瘫倒在龙椅上,众大臣和太监、宫女都大喊道:“皇上,皇上,太医,快传太医。”

一时间宣政殿上乱成一团,众人七手八脚的将崇宗抬进了寝宫。接下来的几天由于崇宗都陷入在深度昏迷当中所以一直都滴水未进,此时龙床前正坐着野利老太后在垂泪而床的四周也跪满了后宫妃嫔王室宗亲和文武大臣。大家正在哀伤之际一名宫女跑进来道:“禀告太后,二王子他回来了。”太后道:“赶紧叫他来。”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李仁孝身上缠满绷带显然军医对他的创伤作过应急处理,李仁孝急忙来到父亲床前大叫道:“父皇,你醒醒,醒醒呀,我是仁孝我回来啦!”

爱子的呼唤使崇宗回光返照起来,他缓缓睁开双眼有气无力地道:“仁孝呀,孩子,你在哪?”边说边伸手在空中胡乱摸索,李仁孝急忙上前紧紧抓住父亲冰凉的手哭道:“父皇,我在这儿。”

崇宗艰难地道:“仁孝呀,孩子,父皇不行啦从今往后这大夏的江山李氏家族的天下就托付给你啦!以后不管世事有多么的艰难你都不能……不能……让大夏国亡于你手呀!一定要……要……振兴……振……”这时话未说完的崇宗头一歪就此气绝。

李仁孝大哭道:“父皇,父皇呀!”屋内哭声响成一片。

第二年六月六日,李仁孝即位史称夏仁宗。崇宗尸骨未寒北金便开始兴师问罪,金国铁骑所到之处皆哀鸿遍野。由于天德一战大败西夏精英尽失无力抵抗,万般无奈之下仁宗只得乞和。在进献上黄金一万两白银十万两牛、羊、马、猪各四十五万以及其它大量如瓷器、字画、丝绸等贵重物品后,仁宗又不得不将亲生妹妹安乐公主李Chun娇嫁往金国和亲,而亲生儿子永王李天佑也被迫沦为人质。然而金国对于这些并不满足得寸进尺之下除了这些还要求割让夏、绥、银、宥、静五州,这五州乃是西夏龙兴之地,它的丢失可以说算得上是西夏国的奇耻大辱。得知此事的野利老太后因自觉愧对列祖列宗,怒火攻心的她就此愤然离世。

仁宗头一偏人便被惊醒了,过去那一幕幕恐怖的场景如噩梦般挥之不去每天晚上都会浮现。由于长期缺乏深度睡眠不到四十的仁宗已是两鬓斑白、老态龙钟了,仁宗喝了口浓茶提了提神又继续批阅奏折。眼前这是一份来自瓜州地区的奏报,大意是讲由于瓜州地区已连续九个月没有大量降水,导致境内大部分农田里的农作物大面积减产,有的地方甚至颗粒无收。瓜州知州希望朝廷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调拨钱粮来赈济饥民,仁宗叹了一口气瓜州地处河套平原。河套平原在历史上有塞上江南之美誉,水草丰茂、物产丰富是西夏最重要的产粮区之一。它的绝收将严重威胁到西夏国的粮食安全,由于金国近几年来一直在与南宋交战耗费巨大,为了及时补充给养他们便强行要求西夏提高贡品的数量。如果不能按他们的意思照办,他们便会当众老虎发威。去年就因为完不成任务,恼羞成怒的金国钦差竟然在太和殿上当着仁宗及满朝文武的面斩杀了敢于据理力争的左司谏崔浩。

从此以后西夏国上上下下人人自危、谈金色变,仁宗知道照现在的状况发展下去今年肯定又无法达标。也不知道这次又会是谁会血溅庙堂,刚又批完两本奏折天便大亮了仁宗伸了伸懒腰准备去洗漱一下后再换上朝服去宣政殿议事。西夏朝会分早朝和午朝两种,早朝是从凌晨六点到上午十点,而午朝则从下午两点到六点。看似实行的是八小时工作制。但实际上百官和仁宗在上完朝会后还得回各自办公场所处理堆积如山的公文和奏折。因此实际上每人每天至少要工作十二个小时以上,长时期的超负荷运转使西夏朝臣和仁宗个个疲惫不堪。刚要出屋门突然被打开了,从御书房外走进来一个年纪大约十八九岁衣衫华丽盛气凌人的俊美少年来。

仁宗冷冷地道:“你来干什么?”

那少年道:“没什么只是顺路来看看父皇罢了。”

仁宗道:“看什么?看朕死了没有如果死了你好来替朕收尸对吗?”

那少年道:“父皇说那里话儿臣其实是一直希望父皇长命百岁的。”

仁宗道:“少欺骗朕,说吧你这次来又想干嘛?”那少年道:“儿臣听说今年瓜州地区遭到了百年不遇的旱灾侵袭致使农作物基本绝收,我想得知这个坏消息的父皇现在一定很头疼吧,不是儿臣大胆父皇都在位这么多年啦也是时候该退位让贤了,正所谓无官一身轻父皇退位之后就不用再处理这些麻烦事了。也可以趁机多活几年多享几年清福啦,你看看你现在有多受罪。”

仁宗怒吼道:“小畜生,给朕滚出去。”

少年道:“遵命。”出去后连门也不关任由寒风吹进屋内。

走到御书房前的曲桥上时那少年回望书房一眼后怨恨地道:“老不死的东西,等着瞧早晚有一天我会收拾你。”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