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最强特种兵之战鹰

更新时间:2019-09-08 09:13:52

最强特种兵之战鹰 已完结

最强特种兵之战鹰

来源:落初 作者:小小青蛇 分类:军事 主角:凌厉幸存者 人气:

经典小说《最强特种兵之战鹰》由小小青蛇所编写的军事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凌厉幸存者,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鹰眼,一个过去被列入绝密档案的特种兵王,带领着蛟龙分队成为山海丛林中最凌厉的刀刃,直刺入敌人的心脏,长白山的一桩特别任务让蛟龙分队迈进了前所未有的任务中——保护国家宝藏,追讨失宝,不让外敌染指半分!为了国家尊严与荣誉,蛟龙跨越野外,在都市中与敌人短刃相见,战争不止是硝烟弥漫,人心难测更是悬头刀。前路艰险,身为军人,宁战死,挺一身傲骨!(小小青蛇读者群372855502)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是花瓶摔碎的声音,金发男人一个眼色,便有两人端起枪,沿着楼梯走下去,楼下黑漆漆地,两人在黑暗中对视一眼,一人占据楼梯的一边,枪上膛,待到楼下,靠墙的那人率先摸到开关,啪,大厅里明晃晃地,地板上的花瓶碎片溅得到处都是。

“怎么回事。”这人看着紧闭的大门和窗户,狐疑道:“这种地方不会还有野猫吧?”

对面的家伙已经松了一口气,放下枪:“可能就是野猫,今天晚上怎么回事,猫猫狗狗一点也不消停,走吧,上楼。”

话音刚落,啪,客厅的大灯灭了!“格老子的,怎么回事?”这人去按开关,鹰眼已近到他身边,提起一脚击向这人的小腹,这人痛呼一声,还未来得及出声,便被鹰眼抓住了头,用力一拧,咔嚓一声,这人的身体沿着墙壁缓缓一滑,手里的枪落到了鹰眼的脚上。

几乎在同时,对面的那人也被狼牙同时解决,雪豹满意地从电箱边站起来,电箱里的电线被剪断了,不要说楼下,就是二楼的电也同时熄灭!

楼上陷入一片黑暗,楼下的人又没有上来,汉斯打开手电,褐色的眼睛在手电光里闪闪发光:“事情有些不对劲。”

小女孩趁着黑暗往墙壁边上靠,身子紧紧地缩在一起,汉斯一把将她提起来,像拎小猫崽子似地夹在腋下:“走,迅速离开这里。”

那两人将汉斯护在其中,身后的窗户突然被撞开了,玻璃碎了一地,三人回头,不约而同地护住头,地鼠像幽灵一样出现在窗户外面,一只脚蹬在岩壁上,身子紧贴着窗户,架起手里的脚,在夜视镜的帮助下,对准汉斯左侧的家伙,砰!

“终于轮到我开枪了。”心里早就憋着劲的地鼠畅快淋漓地解决了这个家伙,汉斯闻到了血味,大喝道:“走!”

地鼠清楚地看到了在汉斯腋下挣扎的小女孩,混蛋,瞄准汉斯的额头,却没扫到汉斯身边的家伙已经看到自己,枪口已对准自己,砰砰,两声枪响同时响起,地鼠看着那对准自己的枪口,后脑勺凉嗖嗖地,喘着粗气回头看着狼烟,这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跳上来的……

狼烟收起手里的枪,拍着地鼠的后脑勺:“这次放你一马,这件事情不会告诉队长,下次嘛,可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地鼠心有余悸,若是狼烟没有上来,倒在枪口下的何止是汉斯?自己这条小命也没有了!

汉斯与那家伙同时瘫在地上,地鼠猛地跳下去,小女孩死死地闭上眼睛,在血尚未沾上小女孩衣服前,地鼠一把将小女孩抱进怀里:“我们是来救你的,你现在没事了。”

小女孩抓住地鼠胸前的衣服,抓得死死地,小小的身子仍在颤抖,但她连丁点眼泪也没有,地鼠暗自吃惊,灯重新亮起,鹰眼上楼来,看到地上的三具尸体,快步走到三人身边,开始搜身,在汉斯的身上翻出一本护照,眉头却皱起来,护照上的名字是汉斯不假。

但是,这本护照是假的,另外四个人身上毫无身份证件,鹰眼示意拍照,检查这些人使用的武器,将整个房子搜寻一遍后才离开。

灯,熄灭了,刚才的两声枪响在这寂静的地方丝毫没有惹来任何人的怀疑,山间炸开山石时也有这种声音,附近的别墅住客早就习惯了,地鼠一直将小姑娘抱得严严实实,直到上车后,小姑娘怯怯地探出头,好奇地打量车里的人。

看到鹰眼,眼里没有丝毫惧色,稚声稚气地说道:“你们不是坏人,对吗?”

“为什么这么认定?”雪豹好奇地说道:“我们也有枪。”

“他抱着我的时候,感觉完全不同。”小女孩指着地鼠说道:“爷爷说过,虽然都是人,虽然都一样,但是骨子里面是不一样的,你们是好人,对吗?”

众人面面相觑,狼烟感慨道:“难道是因为和爷爷住一起的缘故,这孩子的思维真是……不像个孩子啊,更像拥有大人的才智。”

鹰眼的眼神变得柔软,拍拍小姑娘的头:“我们带你回家。”

夜已经深了,赵家的客厅里,赵一山昏昏欲睡,头不停地往下点,就跟小鸡啄米似地,当他再次惊醒,却看到白狐端坐在椅子上,毫无睡意,一双眼直盯着大门口。

“姑娘,你不累吗?”赵一山无力地扶着头,叹息道:“天已经快亮了。”

“应该快回来了。”白狐说道。

“姑娘,你既然是学考古的,为什么要成为军人?”赵一山好奇地说道:“看你的谈吐,出身一定不俗,专业素养更是不在话下。”

赵一山的目光落在墙上的那幅画上,至今为止,踏入自己家门且能清楚说明这幅画的来历,并且可以解析出画之意境者不多,这个姑娘,自称叫宋樱的姑娘却能娓娓道来。

“我的父亲是一名军人,在一次任务中为掩护战友牺牲,我的母亲……”白狐微微迟疑了一下:“她是一名修复学家,专事从事受损文物的修护与维护。”

“真是巧妙的融合啊。”赵一山说道:“为什么这么相信自己的队友?”

“我加入的时间很短,但我明白一点,”白狐说道:“执行任务时最重要的一点是——背靠背的战斗中,我们只能将自己的后背交给队友,把性命交给队友远比交给自己安全。”

此时,地鼠狠狠的打了一个喷嚏,心虚的他一直看着鹰眼的脸色,身边的狼烟拐了他一下,他才收回目光,待看到前面宅院的大门,小女孩马上趴在车窗上,兴奋地说道:“到家了。”

与此同时,白狐猛然站起来,下一秒,车灯照亮了门口的大道,赵一山惊诧于这个女孩的灵敏,但马上意识到了什么,他迫不及待地冲出去,院子的门始终没有关上,车灯光越来越近,当车子开始减速,赵一山的手握成拳,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