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天盗情爱

更新时间:2019-09-05 21:58:09

天盗情爱 连载中

天盗情爱

来源:落初 作者:绿室主人 分类:军事 主角:洪仁斌肖玉蝶 人气:

《天盗情爱》是绿室主人写的一本军事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天盗情爱》精彩章节节选:肖玉蝶四岁被卖入娼门,受尽磨难,机缘巧合,练就天盗门绝技并发扬光大。其义父临终遗命,说她身生媚骨,是红颜祸水,严禁她嫁人,而洪父却断言她身赋异禀,命洪仁斌娶她。肖玉蝶对洪仁斌的情爱,不同凡响,她要成十倍地补偿她的清白。各类女孩,演绎了各具特色的情爱,谱写了非凡的恋歌。本书融抗战、武打、情爱于一炉,写抗战,壮怀激烈而又机灵巧取;写武打,荡气回肠而又妙趣横生;写情爱,淋漓尽致而又精彩纷呈。众女演绎了几种不同一般的情爱情节曲折,读来令人兴趣盎然。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洪仁斌是什么人,他见一芽而知Chun,见一面而知人。关啸林的这小把戏哪能瞒得过他。他要牢牢地掌握主动权,洪仁斌面不改色,一边“土匪、强盗”地大骂,一边昂首阔步地向外走去!

这情形,很对关啸林的胃口。心里暗暗说:“是条汉子!”就在洪仁斌即将跨出门时,关啸林哈哈地大笑了一通,说:“站住!你有种!你不想听第二条路?”

洪仁斌站住,回过头:“有话就说,别婆婆妈***!”

关啸林又一次哈哈大笑:“好!这第二条路嘛,就是——”他故弄玄虚地停了停,想看看洪仁斌的反应,却什么也没看出来,才又不得不接着说,“入伙。跟我们一起打日本。两条路随你挑。”

其实,洪仁斌早就想到过,如果能把这些人改造扩大成一支抗日的武装,倒也是一条抗日的路。心里愿意,口里却反问:“你要我也当土匪?”

“谁说我们是土匪?”关啸林回过头,对张喜奎说:“喜奎,把我们的规矩给他说说,看我们是不是土匪?”

开始筹办自卫队时,关啸林搞得红红火火。但从自卫队扩大后,他有点力不从心了。近一百号人聚在一起,全听关啸林的号令,一有事,关啸林会指定一个人领头带人去做。内部事务也很繁杂,把他搞得头晕脑胀,手忙脚乱。

关啸林总希望有一个读书人,像诸葛亮、吴用那样来辅佐自己,成就一番事业。他一直在物色,可总不如意。这心思,曾多次同黑罗汉张喜奎说过。

张喜奎了解关啸林的心思,想让洪仁斌当军师。如果真如此,自卫队一定会大有起色。他站起身,来到洪仁斌面前说:“这位先生,你要知道,我们关爷订了六条规矩,这‘内三条’是:不坏兄弟义气,不私藏财物,不贪生怕死;‘外三条’是:不乱杀人伤人,不欺侮小孩妇女,不许勾结外人。你说,这是土匪的规矩么?”说完,期待地看着洪仁斌。

听了“六不”内容,洪仁斌心想,看来这关啸林是条正义有远见的汉子,这些规矩不错。可他还是问:“那——你们为什么要抢劫?这不是坏了规矩吗?”

张喜奎接着解释:“我们只抢三种财物,贪官污吏的钱财,为富不仁的钱财,巧取豪夺的钱财,其它的钱财我们不抢。”

“那好,请问,”洪仁斌的目光向自己那被翻乱的行李一扫,“我的行李属于哪一种?”他故意避开“钱财”二字,只说“行李”。

“这……”张喜奎根本没想到他有此一问,一时答不上来。

关啸林却答上了话:“我们正想问清楚,可你一开口就骂我们是‘土匪’,这能怪我们么?”

洪仁斌也不想再纠缠下去,就松口说:“那好,既然你们有六条,我权且相信你们,”心里说,先加入再说,不待关啸林答话,又接着说,“不过,我话说在前头,如果今后还干这抢劫的勾当,不去抗日,那可别怪我不客气!”

谁知,关啸林并不回答洪仁斌,说抗日之类的话。他想了一下,直接就说洪仁斌入伙的事:“你要入伙,没那么容易。还有一件事要做。”

“什么事?”洪仁斌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关啸林死死地盯着洪仁斌,嘿嘿地冷笑了两声,莫测高深地说:“你读过《水浒》吧,”见洪仁斌露出不屑回答的神态,知道洪仁斌对《水浒》很熟悉,“你得像林冲初上梁山那样……”

还未等关啸林把话说完,洪仁斌就斩钉截铁地拒绝:“你要‘投名状’?你要我去杀人?不行!”

见洪仁斌反应果然很快,关啸林心里很高兴,但他也毫不退让:“别人可以不要,你必须要!”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摊了底牌,“因为我想拜你为军师,你只有交了‘投名状’,才会和我们一条心。”

这混账逻辑虽然不能接受,但他说要拜自己为军师,倒是自己愿意的。洪仁斌不愿杀人,立即反驳:“你的内三条的第一条就是‘不乱杀人伤人’,为什么现在又要无缘无故杀人?”

“我们不杀好人,但杀坏人,好人坏人由我说了算!”关啸林强辞夺理地说完,不等洪仁斌答话,站起来,来到洪仁斌跟前。他让人给洪仁斌松了绑,退出自己枪里的子弹,只留下一颗,把自己的枪递向洪仁斌,指了指被绑的那个小商人,说:“去,杀了他!”

那个叫鲁进宝的小商人,一直在看着眼前的一幕,这时听说要杀他,急得脸都白了,“大王大王,关爷关爷,饶命饶命”地乱叫。

怎么办?怎么办?绝对不能杀人!洪仁斌陈述不能杀人的理由,关啸林却固执得不可理喻,不容迟疑,连声催促,要洪仁斌接枪杀人。

洪仁斌在急剧思考如何对付,而关啸林却不由分说,在催命般的催促“快快快”,要他去杀鲁进宝。见到那德国造的大镜面二十响驳壳枪,洪仁斌马上有了主意,他想到,读书人应该是怕杀人的。自己只有装得很害怕,才更能蒙蔽他,才能不杀人。

于是,洪仁斌一反刚才那侃侃而谈的情态,突然变得害怕起来,装作不敢去接那杀人的武器,连说话都结结巴巴:“我,我,我从没杀过人,我怕……”

关啸林却不管洪仁斌的状态,蛮横地说:“怕什么?我们干的就是刀头上舔血的勾当,还怕杀人?”说着,把枪硬塞到洪仁斌手里,用力地把他往鲁进宝跟前推。洪仁斌只好装作极不情愿的样子,让他推着向前走。

那鲁进宝见关啸林推着洪仁斌,拿着枪逼近自己,吓得杀猪般嚎叫起来,拼命挣扎。关啸林对鲁进宝的哀嚎和挣扎视而不见,举起洪仁斌拿枪的手,对准鲁进宝的脑袋,连声催促“开枪开枪”。

鲁进宝吓得全身瘫痪,说不出话,只有那临死前的哀号。洪仁斌发着抖,装作十分不忍,不愿见死人的样子,抖抖索索地,让枪对准鲁进宝的脑袋,把脸转向另一面,“啪”的一响,扣动了扳机……

“啊!”一声惨叫,鲁进宝眼一黑,就晕了过去。

同时也响起了关啸林“哈哈哈”的大笑声,他说了声“胆小鬼”,回过头对人说:“把他救醒。”

枪响了,鲁进宝竟没受伤,也没有死,这是为什么?

关啸林哈哈大笑,笑毕,突然变得郑重起来。他恭恭敬敬地把洪仁斌送上虎皮交椅,让他坐好,然后退回几步,跪在地上,虔诚地连拜三拜,朗声说:“拜见军师!从今往后,全体兄弟,一切听从军师调遣!”

礼毕,关啸林站起来,回头对大厅所有人说:“兄弟们拜见军师!”话落,以张喜奎为首,全厅的人齐刷刷地跪了下来,大声说:“拜见军师,从今往后,愿听军师调遣!”早有人给洪长云松了绑,这时也心悦诚服地跪在地上,只是没有喊“拜见军师”之类的话。

洪仁斌站起来,按江湖礼节,双手抱拳,团团作了一揖,大声说:“谢谢兄弟们的信任,我一定竭尽全力,和关大哥,和所有弟兄们同心同德,保护好我们的家园和父老乡亲。日本鬼子敢来,我们就狠狠地揍他!”听了他的话,大厅里响起了热烈的欢呼声。接着,他把关啸林扶上了虎皮交椅。

有人给洪仁斌抬来一把椅子,放在虎皮交椅的旁边,关啸林、洪仁斌、张喜奎三人分别坐定。关啸林深情地左右看看二人,真诚地说:“我与二位十分投缘,想仿效刘关张,结为异姓兄弟,不知二位……”

张喜奎自然连声赞同,洪仁斌接受的是现代教育,对旧的那些江湖规矩不是看得很重,虽不是出自内心愿意,此情此景,也不得不站起来同意了。

关啸林十分高兴。他本就崇拜关羽,自称关羽后人。于是,在关帝画像前摆上了香案。三人焚香盟誓,结成了异姓兄弟。关啸林已年近三十,为长;洪仁斌二十六岁,为二弟;张喜奎二十五岁,是三弟。

礼毕,洪仁斌向关啸林提了三件事,首先,把规矩改为八条:一、听从指挥,不私自行动;二、团结协作,不坏兄弟义气;三、缴获归公,不侵占财物;四、作战勇敢,不贪生怕死;五、深明大义,不打骂俘虏;六、以理服人,不乱杀人伤人;七、待人和气,不欺弱小妇女;八、内外有别,不勾结坏人。

第二件是抓紧练兵,把弟兄们练成精兵。第三件则是招兵,扩编自卫队,

关啸林完全答应,兴高采烈,吩咐杀猪摆酒。洪仁斌站起来,说:“慢,大哥,还有一件急事,马上得办。”

刚刚上任的军师,究竟有什么急事,得马上去办?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