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踏遍天涯影随谁去

更新时间:2019-06-27 14:04:10

踏遍天涯影随谁去 已完结

踏遍天涯影随谁去

来源:掌中云 作者:大叔一号 分类:军事 主角:章语默莫非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踏遍天涯影随谁去》是大叔一号最新写的一本女生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章语默莫非,书中主要讲述了:又到农历的十六,黑夜以洪水般迅猛之势将整个大地一口吞掉,唯独的剩下一轮圆润如玉明月悬挂在纤尘不染的夜空中。它的光不带一丝的柔情,这个混沌的世界似乎就此安宁!所有的事物都死一般的沉静,一切超乎寻常,夜风掠过时,树枝轻轻起舞,那摇曳的光和影像极了放肆在黑夜里面的鬼魅幽灵……...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回到自己的房间,莫非将门关上,灯也不开,就一个人坐在黑灯瞎火的房间内。长此以往,他一直都跟着玄真道人在昆仑山上锻炼功夫,玄真道人不在乎什么名跟利的,他有的是对武学发自肺腑的迷恋,他经常说起来每当自己更上一城楼的时候,他就会觉得自己的人生也更上了一层楼,要不断的来发现自己的内在潜力,当自己的境界更上一层楼的时候,自己就是最开心的时候,红尘之中的那些名和利益都是过往云烟,真正的快乐是无可取代的,是自己的,从不需要外人给你吹捧出来的。 名声越大,烦心事就越多了,这样的话并不是很自在的,所以及时玄真道人的武艺超群,但很少在武林之中出现,他没有朋友也没有仇家,二十年前泰山顶的一战是他唯一一次出山去。 然而,从小莫非就受到了玄真道人的影响,对江湖中的哪一些事情看的很淡薄,江湖中的人很多都不晓得玄真道人还有徒弟,而做官对莫非来说,更是发自内心的厌恶。 莫非一年都会回家一次的,虽然他都知道自己家里面的那些不为人知的神秘事情,但莫忘忠也跟别的有钱人一样子,在自己的家里面养了好多的所谓的门客,别的就爱大多是一些有才华,琴棋书画精通的人,但自己的家门客都是身怀绝技的!莫非也看到过莫忘忠跟官府的人往来的事情,但自己家里面是商人,和那些官府往来也是在所难免的。他从来不多问什么,每年回家住的时间也不是很多,莫非的心中,也只有昆仑深处的那间小屋子,才是他真正意义上的家。 莫非一想起来自己的爹爹见到那个女人时候样子,心里面就很不平衡起来,那个女人的话语在次的浮现在他的脑海里面:“如果这件事情办好,上面一开心,你的心愿还是难事吗?”自己的爹爹的心愿是什么?竟然那样讨好那个女人,这个女人又是谁呢?有仿佛自己的爹爹加入了某种组织,而这个组织的势力很大,他们家虽没有富到流油的程度,也很有钱的自己的爹爹竟然还有想要却不能够轻易得到的东西? 莫非想来想去的,天色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大亮了,莫非闭上眼小憩了一会之后,就起来随便的吃了点东西,听见莫忘忠又出去之后,就直接的去了莫颜的房间了。 “哥哥昨天跟爹爹说我了没有啊,我简直都要闷成傻妞了!”莫颜一见莫非过来,就用极其苦恼的口气对莫非说道。 莫非笑而不语,他径直的来到了莫颜的卧房里面,在她精致的大床上面坐下,然后才说:“哥哥也想帮助你来着,但是你连你离家出走的原因都不肯告诉我,我想帮也不知道该怎么帮助你不是!” 莫颜看着莫非的样子,她已经知道了,莫非已经什么都知道了,她的脸一红,“我不是跟你说过你吗,我就是想出去走走而已,没有别的的!”莫颜看莫非在看自己的房间,只得这样掩饰。 莫非不在看莫颜的房间,很认为的问道:“这样说的话,就不是因为曲路了!” “曲路?这个人是谁啊?”听到莫非这样说,莫颜给吓了一跳,她满是困惑的望着莫非。 “哈哈,你谁是曲路都不知道!”莫非也很是疑惑,这个小丫头不知道人家是谁就已经这样无可救药的痴迷了,他手一扬,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床头的琴抢走了,“那你拿人家的琴干嘛?” 莫颜见琴被拿走了,心中一动,什么都明白了“原来他是叫做曲路!”她呢喃着。 莫非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的样子,他蹙紧了额头:“你刚刚在嘀咕什么?” “没有啊!”莫颜给了莫非一个微笑,“这是一个陌生的朋友送我的,不要乱讲哦!” 莫非看到了莫颜的样子就知道墨玉的话是真的,自己的这个妹子是真的动了春心了。他清楚自己的妹妹脸皮薄,但在次想起了自己的父亲说的话,解铃还须系铃人,这话还要自己的妹妹自己讲出来才好的!他很快的整了整自己的衣衫站,站起来就往外走道:“我看见你有这架琴,还以为你是认识曲路兄的,还想问问你,他现在怎么样呢!我差不多有一年没有见他了。” 听莫非这样说起来,莫颜就知道自己的哥哥原来是认识他的!虽然他很害羞,但是又对曲路爱慕的紧,便拉住了正要离开的莫非!“哥哥你最好了,我只跟他见过一次,他弹琴好好听,人也很有意思,你跟我说说吧,就当是无聊陪我解闷吧!” 莫非点了点头,“好是好,不过你要告诉我你是怎么看见他的!” 莫颜的脸再次红润起来,但想到其实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时候,就大胆起来,让莫非做到桌子的旁边,她将那日发生的事情如实的告诉了莫非,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也没有发生大事,只是莫颜心中对曲路暗生情愫,所以脸上时不时的会发热起来。 莫非将莫颜的神色尽收眼底,他很认真的说:“妹妹,你跟哥哥说实话,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欢那个叫做曲路的?” 莫颜此时还在那天琴声的意境之中沉沦着,听莫非这么一问自己,心里面没有了底细,慌乱如麻,脸上火一样的烫,“我没有!你胡说!” 莫非很无奈的苦笑了下,“你要是真的对他没有什么的话,又怎么会讲琴放在自己的床头呢,你如果真的对他没有别的心思,更不会在听到自己被父亲定亲之后离家出走了,你如果不喜欢他,你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慌乱了!” 莫颜被莫非说的手足无措,无言以对,她心里面不仅仅有恼怒,还有羞涩,想起来自己的爹爹为自己定亲的事情他就伤怀,心里面很不是个滋味,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 莫非轻叹了一声,伸手为莫颜擦干净了眼泪,莫颜这样难过让他的心里也很不痛快,他柔语说:“好了好了,不要伤心了,你跟哥哥说,你当真很喜欢曲路吗?如果你真不想让父亲给你安排的婚事,那你跟哥哥说,哥哥替你想办法,好吗?” 莫颜望了望莫非,看到莫非正在认真的看着自己,眼里面满是对自己的爱怜,她觉得更加的难过了,她大声了起来,搂着莫非的手臂大哭起来,莫非什么也没有说,等到莫颜哭完的时候,她自然会告诉自己她的决定。 莫颜哭过以后,情绪显然是好很多的,她松开了莫非的胳膊,眨巴大眼睛望着莫非,她的眼神似乎要射进莫非的身体里面,还带着无比坚定地神色,她非常郑重的对莫非说道:“如果要父亲要将我嫁给那个京城的什么大人物,我就是去死也不嫁的。” 莫非宠溺的拍拍她的头说:“瞧你说的,什么死不死的,我不过是你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爱上了曲路?爱到了何种地步而已。” 莫非一说到曲路,莫颜刚刚好转的脸上面又泛起了红云,加上脸上还风干的泪痕,跟一朵刚刚濯清涟而不妖的芙蓉出奇的像,看起来出尘脱俗,莫颜半天才莫非的话:“颜儿除了他谁都不嫁!” 莫非无奈的叹了口气:“你不过是见了他一次而已,怎么就这样的决定呢,你对他的为人又不了解,他有没有娶亲你又不知道,怎么能够这么仓促呢?” 莫颜听到莫非这么说,心里面有些反感了,莫非的话让她的心里面更加的坚定起来“我和他相处的时间不久,可我能够从琴声听出来他是一个正人君子,他有没有娶亲我不了解,但我无论如何都要找到他,从我见到他的第一眼开始,我就的心就属于他了,他是我这一生的牵绊。” 莫非微微的点了点头,心里面也有了一个很不错的主意,他微笑道:“那好吧。” 莫颜听的出来莫非并没有反对的她的意思,心里面也是感动无比,又回忆起来刚刚莫非的话语,沉不住气的问起来:“哥哥你跟他熟识吗?” 莫非微微一笑道:“我不认识他的,只不过在墨玉告诉我你和他见面的情形的时候,我就知道那个人一定是曲路的。” 莫颜不解起来:“哥哥就这么确定?” 莫非说:“他的琴艺非常的精湛,曲艺绝伦,更重要的是他还能够听懂鸟儿的语言,他的年亲就是江湖上面有名的百灵宫的掌门曲夫人,曲夫人也只有曲路这么一个儿子,而这个曲路是一个人中的龙凤,在百灵宫里面武功是最搞的,还很懂音律,在曲夫人那里懂得了鸟语,在江湖上面的名声很不小,他对音乐痴迷到了极致,他经常在外,走南闯北的,只是为了寻找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 听完莫非的话之后,莫颜更加的对曲路爱慕,在莫颜心中他就是一个仙人一般的任务,莫颜又想到自己此时的模样,心中更加的难过了,莫非又开口了:“如果妹妹真的很不喜欢父亲给你定的亲事的话,非跟那个曲路在一起,我有一个很不错的主意,只是我并不想你去那样做。” 见莫非这样的说了,莫颜高兴的手舞足蹈起来,急忙问了起来。见莫颜如此的着急,莫非也只有帮助这个小丫头了,他不想让莫颜成为自己父亲的利用品,莫非在莫颜的耳边轻声的低语着,莫颜不断的绽放着笑颜,对莫非的感激犹如滔滔江水般连绵不绝。 两个人很快的就商量好,莫非叫莫颜打点好东西,不出几日就能够大大方方的走了,他回到书桌前面开始写信了。 次日的早晨时候,一吃过早饭,就朝着莫忘忠的房间里面去了,正好跟自己的父亲碰到了一起,他正在吃早膳,莫忘忠看到了莫非,他让莫非一起来吃,莫非说自己吃过了,莫忘忠也不多说什么,莫非一直在旁边等待着。 很快的,下人们就将食物给撤走了,莫非这个时候才上前去,对莫忘忠说:“父亲,孩儿有见事情想跟爹爹您说下,只是父亲这几天似乎一直都很忙,所以就没有顾得上说。” 莫忘忠坐了下来,“爹爹这几天一直都在忙生意上门的事情,你都回来两天了,我们爷俩都没有好好的聚聚,今晚定要去那个醉仙楼好好的喝一顿,你刚刚说你有什么事情要跟爹爹说呢?” 莫非给了莫忘忠一个大大的微笑:“也没有什么事情的,只是孩儿经过安徽的时候,去了一趟姑母的家中,她让我带了封信给您。”说完,莫非就手托着提封信,递给了莫忘忠。 莫忘忠速度很快的就将信给拆开了,这是自己妹子的笔迹无疑了,莫忘忠认真的读起了信,表情一会凝重,一会又变的很轻松起来,看完信之后便没有了什么表情,他将信随意的放了下来,面无表情的的坐到了凳子上,看起来是在想什么事情。莫非看着他变化的神色,他也不知道莫忘忠究竟作何感想了。他也不敢随意的开口了,他也只好安静的等待着自己的父亲开口说话了。 许久,莫忘忠才说话了,莫非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思:“算了,走就走吧!” 莫非装作一副不解的样子问:“父亲,姑母信里是怎么说的?” 莫忘忠看了看莫非一眼,才开口:“你姑母说好久不见了很挂念,她一直都很忙,抽不出时间回来看看,所以就想让你妹妹过去住一些日子,我想也是,反正你妹妹最近心情不好,就当是散散心吧。” 莫非暗自得意起来,面上却波澜不惊,正正身子道:“这样也行,妹妹出去散散心也是好了,总比现在闷在家里面好的多,我昨天问她为什么要这么任性的时候,她哭着喊着跟我说在家里面太闷,爹爹太忙,没有时间陪她。” 莫忘忠的脸上欣慰的笑了起来:“你爹爹我一直都忙,你去安排吧!”莫颜是自己疼爱的女儿,这次将她关起来也是无奈之举,他最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怕就怕莫颜出去给自己闯了什么祸端,现在有莫非陪着也不会出什么事情的,就让她出去散散心也好。 莫非听到莫忘忠同意了,就去安排起来,他很替莫颜感到开心,只是这样做难免会有点过分了,不知道莫颜在外面会不会吃苦什么的,他很为她担心,这样想来,心里面不舒服起来,想起来莫颜跟自己保证的话,心里面安定了许多,他安心的往后面去安排事情去了。 晚上的时候,莫忘忠已经在醉仙楼订好了位置。一家人难得的聚在一起,莫忘忠的头发已经有些花白了,想想自己明天就要走的事情,她的心情就不好起来,她觉得自己愧对父亲,莫颜闷闷不乐的低着头,一个劲的闷头吃饭,一句话也不多说。莫忘忠看到莫颜的样子,还以为莫颜在生自己的气,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丫头了,和莫非在一起的日子并不多,并没有多少共同语言,于是更觉得烦闷,一桌子的美食佳肴都没有心情吃了。莫非觉得自己对不起父亲,想起那天夜晚的谈话,心里也不踏实起来,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了,也跟莫颜一样埋头吃饭。本该喧闹的场面,却异常的安静。 第二天,莫非早早的就去找了莫颜,两人吃完饭之后,就出发了,莫颜走进了自己的房间里面拿起了自己的行李来,莫非无奈的拍拍莫颜的肩膀道:“颜儿,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好不好,你这一去想必是要吃上许多苦头的,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家人毕竟不在你的身边,如果你觉得外面人心险恶的话,就回家来吧,知道吗?” 莫颜扑到了莫非的怀里面,肆意的哭了起来:“哥哥请不要为了担心了,我一定会照顾好我自己的,你不必想我,我愧对父亲,你一定要帮我好好的照顾父亲!我会经常给你写信的。我会将雪雁带走的。”莫颜抬了抬手上面的包袱。 莫非欣慰的一笑,便跟着莫颜一起往外走去,千叮万嘱起来:“人心险恶,不要相信任何人,扮成男儿也要格外小心,明白么?不要跟任何人说自己的底细,更不要主动的去惹麻烦,还有,务必要记住……” “好了好了,你重复第六遍了,我耳朵起茧子了!”莫颜笑着捂住自己的耳朵调侃着莫非。 眼望着莫颜的笑容,莫非想想自己做的应该是对的吧!是没有做错的,他给了莫颜一个明媚的笑意,也不在多说什么了。莫颜感觉自己心里面酸酸的,自己还没有离家这么远过,今天就要一个人在外面漂泊了,要是莫非的话,她也会很不放心的!她很感动莫非会这样的帮助自己,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感谢的话好了,该说的都已经说过了好几遍了,多说也不过是旧事重提而已,会让人感觉到烦的,两个人都心事重重的样子,马车在外面等候了很久了,只等着莫颜上去,莫颜回首最后望了望自己生活了十七年的家,看了看莫非,她含着泪水跟着一切的人和事物告别,再见时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莫非朝墨玉点了点头,墨玉心下领会也点了点头,便骑上马往西而去。莫颜掀开窗帘见莫非还站在门前看着自己,便挥了挥手,终于还是放下帘子不再张望,毕竟这条路是自己选的,终究还是得自己好好地走,再有不舍也是打定了主意要将它割舍的。 莫非给墨玉使了一个颜色,墨玉心里透彻的很,他骑着马朝着西边的方向是驶去,莫颜打开车帘子,莫非还在目送着自己,她挥了挥手之后,就不在看了,越看就越是心酸,路是自己选择的,也要自己的去好好的走完,需要得到一些东西的时候,就必须要去舍弃一些东西,虽然那些东西对她很重要。 很快的就过了一个月了,莫颜应该到了姑母那里了,这一个月里面莫忘忠也没有跟莫非说任何的事情来,莫非的心里面很疑惑,不是要自己帮忙吗,怎么不说?而且莫非也留意着,莫忘忠也并没有什么很反常的举动,他心里面也不想有什么事情的,但还是期待,自己又不好去打听什么,莫忘忠不说的事情,就一定不是什么好的事情的! 这一天,莫非跟平时一样,吃过了早饭就去父亲的屋子里面小坐会,莫忘忠平时比莫非起来的晚些时间,莫非今天去的时候他还在吃早饭。莫非刚刚坐下没有多久,就看到一个慌慌张张的家丁奔了过来,大声的喊着:“出大事了啊,出大事了老爷!”莫忘忠一听,动作很敏锐的放下了筷子,脸色阴沉:“出什么事情了?” 他累的一直在喘着粗气,被莫忘忠的样子明显的给吓到了,他的嘴巴也变得很不利索了,张口结舌的说了起来,“老爷,是……是……是墨……墨玉回……回来了!”他总算说完了自己要说的话。 莫忘忠听了他的话,就大惊失色起来,墨玉的回来一定跟莫颜又关系的,墨玉现在不该回来的,他一回来是不是就说明,莫颜出了什么事情?他很不客气的将家丁给推到了地上去,他失魂落魄的朝着前面跑去,他正好碰到了墨玉,墨玉的身上带着上,头发都打成了结子,完全不像是墨玉平日里面的风格了,他平日里面可是特别的爱感觉的,这样说来,莫颜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的,如果不是的话,他不会这么狼狈的! 莫忘忠看的胆战心惊的,大怒起来,上去扯着墨玉的衣领子:“到底出什么事情了?你怎么这么狼狈,小姐呢,我的颜儿去哪里了?你不是有保护她的吗?” 墨玉瞬间就跪在了莫忘忠的脚边去了,他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都是墨玉不好,墨玉没有将小姐给保护好,老爷责罚我吧!” 莫忘忠听到墨玉这样说,心里面更着急起来,“到底出什么事情了,你快点告诉我!” 墨玉这才说:“那天,我跟小姐一样在赶路,到了一个很荒凉的地方,就杀出了一个蒙面人,就去来抢劫小姐,我们合起来都没有能够打赢那帮子的人,那人的武功特别的高强,我们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的,其他的人都已经死了,我也已经昏迷了过去,他们还以为我死了,就离开了,我醒来的时候,发现小姐一句不见了,我找了好久都不知道小姐去了哪里,我也受了上,就只好一边养伤一边赶回来了,可仍然没有一丝小姐的消息,我的盘缠也没有了,就只有这样马不停蹄的回来了!”墨玉说的也很痛心。 莫忘忠听后大怒起来,他开始运功,他要杀死这个没有保护好自己女儿的人,他的掌风很凛冽,朝着墨玉打去,莫非的心里面已经,伸手就接住了自己父亲的掌风,“父亲,不能怪墨玉的,我们还是找到颜儿在说吧!” 莫忘忠的心里面也有点毛毛的,自己的儿子居然有这样身后的内力,心中也高兴起来了,刚刚的怒意也消掉了许多“你的命就先欠下!” 莫非看到莫忘忠的脸色好看了点之后,就说:“父亲,我想绑走妹妹的那个人武功一定很高强的,一般人估计很敌过,就让孩子去吧,孩儿定会竭尽所能!” 莫忘忠低头沉思了一会之后,仿佛又想来了什么更加重要的事情了,“墨玉都胜不过的人,看来应该很厉害的,这件事情我自己来安排就好了,你爹爹自有好办法,你好好的守在家里面,我有别的事情要安排你做! 莫非听了之后心里面很不安宁起来,他想莫忘忠说要自己去办的事情估计就是那天晚上自己已经探听到的事情吧!不过有很多的事情都是躲不掉的,他还是面对的好,莫非没有拒绝莫忘忠。莫忘忠叫人将墨玉带到房间里面去休息,莫忘忠远望着墨玉被人带回去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的精光,眼里面即刻又被蒙上了忧愁。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