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特种军刀

更新时间:2019-02-25 12:58:39

特种军刀 已完结

特种军刀

来源:落初 作者:南征猛将 分类:军事 主角:姜耀国丛林 人气:

主角是姜耀国丛林的小说《特种军刀》此文是南征猛将原创的军事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一把军刺,一双透视眼,从混子到军人,兵王之子,是龙终啸九天。一座空坟,一身绿军装,承载着期望,也铭记着怨恨,攘外安内,震慑敌人胆魄。热血男儿,立足报国征途,有我在,雄关美,军威壮,祖国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周涛,你帮姜同志办一下手续吧,对了,还有和他一起来的那个女孩。”边城派出所的所长孙喜才是龙志文之前的兵,熟人好办事,所以直接吩咐完周涛,便继续和老班长聊天喝茶。

“是,所长。”周涛也不敢马虎,如今面前谁都不敢得罪,老老实实的出门把姜明浩心目中的麻辣小仙女领了过来。

可当这姑娘进门的瞬间,龙志文一下便愣住了,这不是欧阳锦吗,他怎么和姜明浩这混世魔王在一起了?就在龙志文看着她满脸诧异的时候,欧阳锦冲着他微微的摇了摇头,龙志文也不傻,欧阳锦现在的身份,她来找这小子一点都不奇怪,看她向自己示意,摆明了还没跟姜明浩透露身份,于是稍稍点头示意,当做不认识,继续喝茶。

“哎呀,媳妇儿,你可来了,他们没打你吧?”

姜明浩见欧阳锦过来,一副心疼的模样,上前问长问短,就像三秋未见老婆的小男人,倒是把龙志文吓了一跳,刚喝到嘴边的茶噗的一口就喷了出来,这小子太他妈能扯了,人家好好的黄花大闺女,怎么就成你媳妇儿了?这小子的演技都能跟影帝有一拼了。

见龙志文把喝下的茶喷出来,孙喜才却是以为自己的老班长生气了,下面的人如果把姜明浩的媳妇给打了,这和打姜明浩有啥区别?都等于是在打他老班长的脸,于是赶紧争辩道:

“姜同志放心吧,我们警察都是文明执法,如果有类似事件,我一定严惩不贷。”可他却不知龙志文纯粹是惊讶而已。

“啊?文明执法?我怎么没看出来。”

姜明浩看到孙喜才毕恭毕敬的样子,尤其是在龙志文那一口茶喷出来时,就知道他俩关系不一般,而且龙志文治他妥妥的,这张虎皮不借白不借,于是继续说道:

“那为什么我一进审讯室,就直接被架上老虎凳,关了摄像机,又是要给我抡棍子又是要断我胳膊的,如果再来点辣椒水,我还以为被岛国鬼子的汉Jian抓了呢。”

姜明浩的一番口吐莲花,着实把孙喜才吓了个半死,他没估计错,这个派出所所长在龙志文面前,依旧还是以前那个言听计从的小兵,但还有一位目前的心情,可比孙喜才忐忑多了,他就是黄家的走狗周涛,或许是做贼心虚,他立马跳出来狡辩道:

“姜同志,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这里可是为人民服务的地方,怎么可能出现像你说的暴力执法呢?如果真有,您尽管上访,我们一力承担后果。”

既然你说打你了,但现在你完好无损,那我们打你哪儿了?何况你刚刚又说摄像机关了,那就没证据,所以周涛说的理直气壮,就连孙喜才听了他这番豪言壮语,心中也暗暗点了赞,准备时候好好表扬一下。

见周涛跳出来,姜明浩心中一喜,要的就是这个正主,你要是自始至终不发言,我还拿你没办法,既然你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于是一副痞子气的晃悠到他面前,摸了摸自己的鼻头,冲着他咧嘴一笑道:

“周警官是吧?你的意思是话不能乱说,但饭就可以乱吃了是吗?那就是说,可以不说话,只受贿喽?”

“你·······你血口喷人······”

周涛一时被他说得语塞,这不摆明了耍流氓嘛,但眼前形势摆在这儿,自己打死都不能承认,眼神恶狠狠的瞥向王大龙,这小子吃里扒外,等会儿一定得给他好看,让这白眼狼继续遛大街去。

看着周涛的表情,孙喜才更是胆战心惊,龙志文出了名的刚正不阿,眼里揉不得沙子,虽然自己没和黄家扯上关系,但下面人的可不一定能抵住诱惑,做官嘛,懂得有的放矢,所以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今天不一样,要是真像姜明浩说的,周涛暴力执法,还**受贿,搞不好自己这个所长都会被撸了,所以立即跳出来表明立场:

“姜同志,你放心,只要有证据,我一定依法严惩!”说完之后还看了一眼龙志文,似乎在征求他的意见,但人家继续淡定的喝着茶,压根没有任何表情。

“嘿嘿”。

姜明浩轻轻地笑着,虽然声如细蚊,但在场的周涛却如雷震耳,心中惊慌不定,偷偷摸了摸自己右手裤袋,确认是空的,幸亏自己没随身带着黄家给的那张卡,不过他估计王大龙应该没机会把卡藏了,到时候直接把责任推给他,想到这儿,立即心声大定。

看着周涛的脸色由紧张到坦然,姜明浩知道这混蛋已经想到对策,他瞥了一眼龙志文,又看了看欧阳锦,刚刚这俩家伙一个点头一个摇头的,虽然动作细微,但却没逃过姜明浩的眼睛,他俩铁定认识,加上这麻辣仙女脖子上的吊坠,估计她的职位不一定比龙志文低,既然这两尊神都面无表情的在这儿坐镇,那大爷我就放开了玩一把。

于是走到周涛跟前,瞬间从小混混吊儿郎当的模样变得正义凛然,眼神中散发出一股迫势,逼得周涛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他竟然从这小流氓的眼中看到了恐怖的气息,吓得后背冷汗森森。

“你要证据是吧?”姜明浩字字如针,直戳得周涛瑟瑟发抖,见他额头冷汗直冒,姜明浩知道这是人心底防线最脆弱的时候,尤其这种紧张的气氛下,全身肌肉的敏感度也是最差的时候,于是一把拍在他的右手裤兜上道:

“证据就在这儿。”

就在姜明浩的手拍下去时,周涛浑身一振,立即回过神来,心底暗叫一声,‘糟糕,让这小子给阴了。’便感觉到口袋了多了一样四四方方的东西,不用想也知道是张卡,再想想审讯室里这小流氓和王大龙亲密的样子,显然王大龙被策反了,原本属于王大龙的银行卡现在成了自己的了,瞬间便慌了神。

“小周啊,你口袋里有什么证据,拿出来,证明一下我们警察的清白。”

在场所有人,除了王大龙,都知道姜明浩玩的什么把戏,尤其是欧阳锦,清楚的看见这小子一抖手,把袖子里的银行卡塞进了人家的口袋里,但却都默不作声,作为所长的王喜才此时更是装傻充愣,自己坐到这个位置也不容易,这种情形,也只得弃车保帅,所以就着姜明浩的坑就往下跳。

这是所长办公室,又没有摄像头,就是给他一百张嘴也说不清啊,只能摆出一副死了爹***苦瓜脸,委屈的把手伸进口袋,颤颤悠悠的摸着,却始终不往外拿,他干了这么多年警察,也不傻,只要证明不了这张卡是自己的,那也就坐实了**受贿的罪名,到时候王大龙再出来一指认,又坐实了暴力执法的罪名,两罪并罚,轻则扒了身上的狗皮,重则蹲几年号子。

“你他娘·的磨磨唧唧没吃饭啊?拿不动还是怎么的?要不我来帮你?”周涛是自己的老部下,王喜才本来还想着保他,但看他那半天憋不出一泡屎的样,就知道这小子被姜明浩给吓住了,想保他只能见机行事了。

听到孙喜才的叫骂声,吓得周涛一抽手,卡直接落在了地上,一张龙国工商银行的卡就仿佛是被扯掉的最后一块遮羞布,周涛的脸就像憋了尿似的,让人又气又好笑。

一旁的龙志文和欧阳锦依旧没有说话,默默的看着这三人唱着对台戏,他们想看看这炮兵学院榜上有名的混世魔王如何一对二唱赢这场戏。

“所······所长,这······这卡不是我的。”周涛抹着满脸的冷汗,结结巴巴的解释道。

“我知道不是你的,那你说是谁的?”孙喜才一脸严肃的问道,心底却暗自希望周涛能想好对策,不然不仅保不了你,自己的脸还得丢了。

“我······我······其实······”周涛突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了起来:“所长,其实我妈病了······呜呜·······是癌症,晚期,现在在医院········呜呜······你也知道,我们的工资就那么点,别说化疗,连手术费都不够。”

看着他泪如雨下,满脸伤痛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真的呢,只听他抹了把泪继续说道:

“所长啊,你也知道,我爸死的早,我妈一个人一把屎一把尿的把我抚养大了,临老了,还没享福呢,就得了这个病,我不孝顺啊,没钱呐,没法给她治病,所以就向人借了这钱·······”

听着他有板有眼的哭诉着,姜明浩的心底写了一个大大的‘草’字!

满满的套路啊,都是演技派,出来混能他妈讲点真诚吗?遇见这种诅咒爹妈又是死又是病的,姜明浩也彻底服了,也不枉你妈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抚养’长大,不过既然你跟我拼演技,那我就得给你讲讲道理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